「呸呸,誰想吃你了。肉那麼老,一點也不好吃。」司空喧一臉嫌棄的說。

聞言,九眼蒼鷹頓時鬆口氣。

不吃它就好!

不過月千歡一開口,九眼蒼鷹立馬又緊張了起來。將它的反應看在眼底,月千歡嘴角冷冷上挑。

她問:「你一直住在這裡?」

「是的。我九眼蒼鷹世代都住在這山脈里。武元山脈以南,都是我的領土。」

曾經,它九眼蒼鷹可是一直稱霸這裡的。誰知道有一天打獵,竟被燕啄了眼睛。哎不對!他們才不是燕。

九眼蒼鷹看了眼司空喧。石麒麟那可是神獸!而這兩個人類可以控制石麒麟,九眼蒼鷹心中後悔極了。自己怎麼一時嘴饞,下手了。

「知道武元山脈,西南到西北有什麼奇怪,或者特殊的地方嗎?」

「奇怪?特殊?沒有吧。我剛從那邊回來。」九眼蒼鷹說。

聞言。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墨九卿問:「沒有特殊的地方。那裡都是什麼地方?」

「和武元山脈其他地方一樣啊。不過那邊靈氣更加濃郁,適合我凶獸一族修鍊。因此有不少凶獸,妖獸匯聚在那裡。」頓了一下,九眼蒼鷹又有些遲疑起來。

月千歡:「接著說。」

「是是。要真說有什麼特殊的,五百年前。那裡有一頭妖龍。妖龍十分可怕,整個武元山脈都以它為尊。不過妖龍五百年不出現了,我們都以為它死了。所以才敢過去修鍊。」

妖龍?

月千歡心頭思緒深了幾分。

妖龍是龍族嗎?她曾戰過龍族,殺過龍族。但月千歡也沒有狂妄自大到,對所有龍族都不屑一顧。

她心中有警惕。看向墨九卿,「你覺得呢?」

墨九卿沒有回答月千歡。他眸光暗了暗,開口問九眼蒼鷹。「你們親眼看過妖龍的屍體?」

「沒有。誰敢去看它?要是被它發現,會被吃掉的!妖龍要是還活著,怎麼會整整五百年都不出來?」

月千歡:「還有別的嗎?」

「沒有了。我只知道這些。我絕對沒有騙你們!我說的都是真的!」九眼蒼鷹怕極了。一個勁的點著腦袋求饒。 想要靜靜的呆在一個角落,享受一個人的孤獨,享受那份靜謐的時光,有的時候真的十分渴望有一個安靜的地方來盛放一身無處藏匿的孤獨。

不知道看過大海的人還是是否對著一處流水有感覺,就像是遇見了你,已經對於別人免疫了。有人說在愛情里誰先認真誰就已經先輸了,為什麼兩個人相愛這麼浪漫的事情非得和輸贏扯上關係。

電話事件已經過去了一天了,任夏天還在等待,等待著陳宇的一個解釋的電話,等他給自己一個可以相信的理由,可是事實不知道怎麼了,就是沒有等到,就連一條消息都沒有。

那邊的陳宇還在睡夢中,同宿舍里的人過生日,出去喝的有點多,此時的他還是頭疼欲裂的躺在床上,電話時間的另一個當事人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就是一個很無奈的事情,一方已經在那自里自導自演了一場情感大戲,而另外的那個人還不知道自己竟然是戲里的男主角。

走在校園裡的大道上,像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人,想要主動打電話過去,任夏天心裡卻像的是:憑什麼要我想給你打電話,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的不對,你到了現在,都已經股偶去這麼長時間你還不給我打電話解釋,為什麼還要我來給你主動打電話,現在生氣的人是我,犯錯的人是你。

說到底都是都是面子要強,哪有那麼多的憑什麼,只不過都是硬撐罷了,在兩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若果是兩個人都在僵持著,在你不知道的那一面兩個人能都是雙眼睜著看著手機,手機緊緊的握在手裡,生怕錯過對伐一絲的動靜,但是只是雙方都在等著,沒有一個人可以主動的邁出那第一步,去主動聯繫對方。

不知道在堅持什麼,只是在堅持著,任夏天大概已經忘記了,在最初開始看偶像劇的時候,看著電視里的男女主角因為誤會之後誰也不肯先聯繫對方,最後的結果就是分開。

一個以為不會走,一個以為會挽留,到了最後留下的只有一地無法拼湊完整的昨天,還有沒有流完的眼淚。

在那個時候她想的是:我以後要是有了男朋友,我絕對不會這樣,出現什麼問題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問題,都會去主動的解決,不然兩個人的感情就會這樣的越晾越涼,最後直至結冰,無法化解。

現在事情真正的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之前的那個最初的想法,已經被倔強面子排除在外了。

「夏天,你怎麼在這裡啊。打你的電話沒有接,快走吧,大寶跟人家打起來了。」施文青上來就抓著任夏天跑,任夏天還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浸著。

「你說什麼,他怎麼還跟人打起來了?」任夏天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出來了。

「現在也說不清楚,咱們趕緊去就完事了,翻個已經在那裡了。」施文青覺得這件事情三言兩語也是無法說清楚,只能儘快的帶著任夏天過去。

等到她們兩個人到的時候已經結束了,嚴格意義說起來兩個人也是沒有打起來,畢竟大學里打架嚴重的話要被處分的,誰也不想剛上大學就被一個處分。

看著是圍了好大的一圈人,不知道的人覺得裡面肯定很熱鬧,裡面只是兩個人女生在那裡罵著口水戰,要說這個為什麼兩個人為什麼會在這裡罵起來,那最終的原因還真是因為周從浩。

對沒錯,就是因為一個男生讓兩個人不相識的女生在操場就已經破口大罵起來了。

看著眼前的景象任夏天覺得似曾相識,記得在之前軍訓的時候她們極背周從浩的愛慕者給堵過,現在怎們還罵起來了。

任夏天施文青看著這樣的情況,先幫錢寶寶一起罵加上了唐曉凡那副冰的冒寒氣的樣子,那些女生可能覺得惹不過就走了,等到那些女生走遠之後,覺得這場這場戰爭時已經勝利了,她們轉過頭看錢寶寶的時候,錢寶寶已經在開始流眼淚。

」大寶,怎麼了,你別哭啊,有什麼事情你說出來啊?「任夏天攬著錢寶寶的肩膀安撫她,施文青和唐曉凡在旁邊也在不停的安慰著。

「夏天,要不咱們先回去吧,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施文青建議。

一行人往宿舍走回去,但是一路上錢寶寶除了默默的啜泣的聲音,也沒有說什麼,等到回到宿舍里錢寶寶才默默的開口。

「那個女生喜歡周從浩,她從周從浩那邊沒法下手,周從浩不理她,她就不停的來騷擾我,今天還找兩人來找我的麻煩。」

「那周從浩知道嗎?」任夏天問道。

「周從浩知道那個女生喜歡他,但是他從來沒有理過她,她送來的東西都被周從浩給丟了,她就不停的找我,認為是我的錯,是我擋住了她的步伐。、、、、、、、」

「先不說這個,我說的是周從浩知不知道那個女生不停的騷擾你,找你的麻煩?」任夏天打斷了錢寶寶的話問。

錢寶寶默默的搖搖頭。

「這個不行,這個他必須知道。」施文青在旁邊說道。

「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唐曉凡開口。

「我覺得我可以解決,不用麻煩他。」錢寶寶小聲的說。

「你能解決什麼啊,今天要不是我們來了,你可怎麼辦,必須告訴他,事情由他而起的,他是有知情權的。」任夏天前列的說道,說著就撥通周從浩的電話。

錢寶寶在他們的注視下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周從浩,周從浩在那邊也是很懊惱,怪自己沒有處理好,才給錢寶寶帶來了麻煩,他此刻也是很恨自己,保證一定好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晚上的時候錢寶寶被周從浩帶出去,各種玩,各種吃,周從浩在盡自己的努力再把這件事情在錢寶寶心裡的影響講到最低。

其實錢寶寶覺得只要這個人心裡想的是自己,什麼妖魔鬼怪來她都是有信心的。兩個人就這樣開心讓這件事情過去了。周從浩也處理好了這件事情。

從此那個女生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邊的任夏天還在因為電話事件而生氣,等到晚上的時候,陳宇打電話的時候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他還是從任夏天說話的語氣發覺出了不對勁。

任夏天一開始還不說,最後說出來自己的情緒為什麼不對,陳宇表示自己都不知道這件事情,考驗兩個人的信任。

結局還算圓滿,陳宇保證自己的手機今後誰也不讓碰,除了任夏天。

其實女生是世界上最簡單的生物,只需要真誠就足夠了。 看九眼蒼鷹的神色不似作假。月千歡開口說:「我們可以放你一條命。不過你得帶我們去妖龍出現過的地方。」

「什麼?你們難道是來找妖龍的?」九眼蒼鷹驚呆瞪大眼。「別去!妖龍谷那個地方十分危險!就算妖龍死了,也沒有獸敢去那裡的。」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九眼蒼鷹話語外的意思,就是它也不敢去。

墨九卿冷哼盯著九眼蒼鷹,「不帶路,殺了你。」

「嗷!」司空喧嗷的一嗓子,嚇得九眼蒼鷹瑟瑟發抖。

一番暴力交談后。九眼蒼鷹乖乖縮小了身體。在司空喧可怕兇殘的注視下。顫顫巍巍的爬上司空喧的背。它一個勁的後退,差點沒從司空喧背上摔下去。

月千歡和墨九卿也站上司空喧背上。月千歡:「帶路。」

「哦哦。」

九眼蒼鷹欲哭無淚。他要是忍住了沒偷襲。絕對不會落到這種地步。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一路往西北。

有九眼蒼鷹帶路,頓時變得格外順利起來。但一路上,月千歡也沒有忘記繪製地圖。這份地圖可以引領霽華他們來找到他們。

路上。墨九卿問月千歡。「歡歡懷疑妖龍和山川有關?」

「妖龍也是龍族。龍族非大海不可。如果不是被困在裡面,或者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一頭妖龍為什麼要留在深山山脈里。」

月千歡接著說,「而且我直覺告訴我,那頭妖龍並沒有死。」

「巧了,我也是這樣覺得。」

「哦?」月千歡扭頭笑看著墨九卿。她問:「你為什麼這麼覺得。也是直覺?」

「不。只是我曾聽神老說起過著這頭生活在武元山脈中的妖龍。」

月千歡詫異。

這頭妖龍,很多人都知道嗎?她更好奇,神老是怎麼講述這頭妖龍的。

墨九卿開口,告訴她。「這頭妖龍,誰也不知道它活了多少年。至少在神老記憶中,這頭妖龍早就存在了。歡歡,神老的年齡可有兩千多歲。」

「神老說過,這頭妖龍很強。若不是九階武尊巔峰,決不可和這頭妖龍相鬥。強悍如妖龍,又怎麼會突然死去。」

月千歡點點頭。

墨九卿又道:「這頭妖龍,說起來也和武元學院有幾分關係。傳聞三千年前人魔現世,殺入武元學院時,就是這頭妖龍將人魔重傷。逼得人魔退出武元學院。」

「還有這一出?那麼,妖龍和武元學院是一夥的?」

「不。如果是一夥的,黑袍長老那幾個老不死。早就手舞足蹈的宣傳開了。又怎麼會沒有幾個人知道這頭妖龍。」

那不是武元學院一夥的。又為什麼庇護武元學院?妖龍一直留在武元山脈中,和山川是否有著密切的關係?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只有他們親自到了妖龍谷,才能知道了。

一路走了三天三夜,他們才到武元山脈西北和西南,兩個方向的正中間。到了這兒,九眼蒼鷹說什麼也不肯領路了。

司空喧一邊嘲諷九眼蒼鷹,一邊抬頭看去,眼睛里有忌憚和警惕。

還未到妖龍谷,便已察覺到了危險! 妖龍谷就在眼前這座山的後面。隔著一座高山,危險的氣息迎面撲殺而來。寒風一吹,吹得背後寒毛聳立,飛竄起一排排的小疙瘩。

司空喧抬起爪子在地上刨了刨。他開口:「月姐姐,這裡好奇怪的感覺。我感覺不到妖龍的存在,但又覺得妖龍就在面前。」

「這是勢。」墨九卿解釋,「妖龍留下來的勢。就算它不在了,這勢也能維持數千年。甚至萬年。後來者,都會被這勢震懾,感到威脅恐懼。從而不敢進去其中。」

「看來,這頭妖龍實力的確非凡。」月千歡說。

「沒錯!妖龍真的特別可怕。我勸你們還是離開這裡吧。只要是進去的妖獸,凶獸。都沒有一個出來的!」

司空喧看向九眼蒼鷹。懷疑道:「你不是說妖龍死了嗎?」

「妖龍的確是不在了。可是那些進去的,都沒有出來過。它們一定是被妖龍的靈魂給吃掉了!」

妖龍的靈魂?

九眼蒼鷹的說法,讓他們覺得可笑。不過看在它那麼恐懼害怕的樣子上。月千歡擺了擺手,放了它。

在九眼蒼鷹離開前,月千歡給了它一樣東西。「這裡面有八個人的模樣。你如果見到他們,絕對不可以傷害他們。如果有機會,你可以告訴他們,我的下落。」

「若是見到了其他人。不管是誰,殺了他們。」

有些人留著,有些人殺了。九眼蒼鷹想的簡單。留著的應該是月千歡的自己人。殺了,都是敵人!

月千歡冷冷勾唇,「你已經聽明白了。知道該怎麼做吧?如果你做錯了,或者有一點沒有做到……」

不等月千歡說完,九眼蒼鷹著急的點頭不停。「我知道了!絕對不會錯的!」

「滾吧。」

九眼蒼鷹就等這一句話。它扭頭衝出去。沒剩幾根羽毛的翅膀撲騰著,沒飛出去幾步砰的落下來砸在地上。頭也不敢回,九眼蒼鷹乾脆就這爪子,飛快的跑起來。

那樣子,可比落湯雞還要精彩!

沒了九眼蒼鷹。司空喧變回人形,他搓了搓手。「月姐姐,咱們要進去嗎?」

「對。進去!」

一路走來。他們看到了武元山脈中的妖獸,凶獸。九眼蒼鷹沒有說謊,這裡的確聚集了很多妖獸,凶獸在這兒修鍊。

但隨著前往妖龍谷的方向。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一路,沒有看到任何一隻妖獸,凶獸。在這裡,只有安靜生長著的樹木植物。

人人畏懼,連獸也是發自內心的惶恐。但月千歡他們偏偏要反其道行之,進入妖龍谷中!

他們倒要親眼看看,這妖龍谷中到底有什麼?是妖龍,還是別的什麼。又或者,這裡就是山川。他們要找的東西,就藏在這裡!

另一方。

人魔陳凡也領著半魔魔葉和沈華容漸漸靠近了這兒。不過他們這一路可要狼狽得多。

妖獸,凶獸輪番上陣。一路廝殺,鬧的每個安靜的時候。

千辛萬苦終於到了妖龍谷前,也已經是三天後了。這時,月千歡他們早已在妖龍谷中發現了東西…… 你知不知道在下雨天的時候最想你,你知道不知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最容易想你。

只知道向前的流水,它從來不會回頭,就如一頭扎入愛情的少年,只要明白自己的內心之後就只會一往無畏的向前沖,不管前方有什麼在等待著自己,有的一腔熱血與前方的未知的困難作鬥爭。

就一如那個為愛願意付出所有的姑娘,簡一一,在她知道司喆情況的時候,內心與自己抗爭的不知道是什麼,那一刻不知道在糾結的是什麼?

自己就算知道那些他的之前的不美好,自己還是在喜歡他不是嗎?

「大寶啊,最近怎麼老看不到一一啊,你們一起上課她有在去上課嗎?宿舍最近看她都很少回,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麼。「任夏天最近總是覺得宿舍空蕩蕩的,仔細想來原來十少了一一啊,之前有她和錢寶寶在一起宿舍一天到晚總是很熱鬧,最近總是顯得有點冷清。

」她啊,上課來啊,他最近好像都在回家,和我們老師請假了,最近可能都不會回宿舍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麼,每次上完課就急匆匆的走了。「錢寶寶也是很納悶,簡一一最近上課總是按著點來,不會早一分,當然她也不會遲到。你要問她最近這麼忙總是在幹什麼吧?

她總是淡淡的一笑,說是以後再細說,就又急匆匆的走掉了。

」可能是她家裡有什麼事情吧,不然她也不能每天都不會宿舍,她再不回家她住哪兒啊。「施文青在一邊說道。

」回家她一定是回家了,就是不知道她最近是在忙什麼啊!「任夏天說道。

聽人系統這麼一說,大家也是不知道簡一一在忙什麼。

大家都在這邊想著呢,,簡一一就把電話打過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