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夜月靜站在巨石上,將近半個時辰她才醒過神來。此時她的靈魂深處已經烙印了梅娘的一身浩瀚如海的絕學。

"昊天。"

但再厲害的絕學對虛夜月現在來說都沒有方昊天重要。醒過神來后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修鍊梅娘所傳而是方昊天的安危。

此時方昊天無法擺脫諸良的攻勢,也沒有機會扳回主動,正被諸良逼得節節後退。

但方昊天的後退並沒有半點慌亂,步法變幻,揮劍如行雲流水,看不到半點的滯礙,一呼一吸間,氣息轉變靈魂,沒有絲毫紊亂。每每在千鈞一髮之際都能化解諸良的必殺之招,避開要害。

"不知道方昊天還能支撐多久?我還是不大相信他跟魔族勾結……我們落星區難得一見的天才啊,就這樣死了真可惜。"

"跟魔族勾結,死了活該。"

"都說了我不相信他跟魔族勾結。"

"哼,他要是不跟魔族勾結,狼衛堂為什麼對他發現緝殺令?"

"但他要是真跟魔族勾結,他到了落星城,為什麼那幾大家族的人都沒有動靜?城主府那邊為何沒有動靜?如果我真跟魔族勾結,我敢說城主大人都會親自出手殺了他。"

"這點也確實奇怪……" 觀戰的人看到方昊天節節敗退,一些不相信方昊天與魔族勾結的人不免擔憂。

"我看你能支撐多久。"

久戰不下,諸良也有點心急了。

手中長劍突然一震,劍光霍霍,閃爍森寒光澤,每一道劍光都有毀滅之勢,如狂濤駭浪,欲將萬物轟碎,萬界淹沒。

"兩位劍尊,動手,別浪費時間了。"

諸良突然全力出手時出聲招呼。

一直有著隨時動手準備的兩大劍尊"嗖嗖"立馬飛射,與諸良形成了三角形之勢對方昊天聯手轟殺。

"卑鄙。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觀戰的人有人大呼。

其中也有虛夜月的斥喝聲。

看到諸良三人聯手,虛夜月急了,當則不顧一切的飛撲,手中長劍瘋狂的襲擊三劍尊。

"三劍尊,殺了她。"諸良喝起,"大劍尊,與我一起殺掉這個皇朝叛徒!"

三劍尊眉頭皺了皺,轉身迎上虛夜月。

面對諸良和大劍尊的聯手,方昊天深知不敵,落雪無影步頓時全力踏出。

嗖嗖嗖……

方昊天身化無數道殘影,突然從諸良和大劍尊的中間穿過去衝到三劍尊的身後。

"老三,小心。"

大劍尊一看到方昊天的目標竟然是三劍尊,頓時臉色劇變,大聲驚呼,與諸良瘋狂的撲去。

但還是晚了。

"怒劍寒光百萬丈!"

"魂術!"

方昊天衝到三劍尊的身後便全力出手,劍招與魂術瘋狂碾壓而出,暗中傳音給虛夜月,道:"找機會重傷這個傢伙,但不要殺他,我們需要他拖住大劍尊,這樣我們才有機會殺諸良。"

方昊天的速度竟然這麼快,一下子就到達他這邊,三劍尊大驚。身形微閃便轉身,瘋狂出手反擊對轟。

兩人的殺招對撞,轟然巨響,彷彿一聲聲雷霆在荒野炸開,氣浪摧激,花草碎石如雨飛濺。

"砰!"

三劍尊一劍刺在方昊天的右胸上,方昊天的拳頭則是砸在了三劍尊的身上。

噗噗!

方昊天和三劍尊同時噴血暴退。

但三劍尊暴退不出三米便渾身一震,他低頭一看,一截劍尖從他的背後刺穿了他的身體。

"砰。"

不等三劍尊回頭看,虛夜月一拳就將他砸飛,然後飛身到方昊天的身邊,道:"你太冒險了……剛才方昊天如此拚命,為的就是給她創造重傷三劍尊的機會,雖然她成功得手,但也有點后怕。

"沒事。"

方昊天咧嘴一笑。

富貴險中求,他賭中了。以虛夜月的實力與聰明,只要有機會就一定能把握住,絕不會錯過。

嗖嗖!

方昊天和虛夜月同時朝前方的深山射去。

幾乎兩人剛動,兩人剛才所站的地方便被兩道劍光摧毀四周一切。

諸良和大劍尊含怒一擊落空。

"老三。"

大劍尊飛向生死未卜的三劍尊。

"哼。"

諸良認為方昊天為了殺三劍尊而受了重傷,不可能再錯過這個機會,第一時間追了上去。

"果然是諸良一個人追來。"前掠中,方昊天吞下了一枚丹藥,對虛夜月說道,"他的修為比我高許多,但有你相助我們就能殺他。""昊天。"虛夜月突然說道,"我師傅傳了我一招'天魅殺'。一會你想盡一切辦法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找機會刺殺他。"

"好。"

方昊天也知道要殺諸良必須要兵行險著,當則點頭。

嗖!

虛夜月身形一閃便與方昊天分開。

"分開逃?"

諸良冷笑。他不管虛夜月,他的目標只有方昊天,於是想都沒想就向方昊天追去。

百米左右,方昊天突然停了下來,轉身舉劍。

"知道逃不了吧?既然逃不了那就老實受死。"

諸良臉龐猙獰加速暴沖,持劍便刺。

這一了刺,劍罡如十丈黑龍,當空暴刺。

天地間黯然失色,隨著黑龍翻滾撲殺,諸良與方昊天之間一下子被黑龍殺出一條巨縫空當。

轉眼間,黑龍到達方昊天的面前。

"這就是他的真正實力么?生死就在此一搏。"

方昊天面對暴刺黑龍並沒有躲避的意思,他雙膝微微一沉,揮劍,雙龍出淵悍然去破這條由劍置匯聚而成的猙獰黑龍。

方昊天覺得只有硬扛下諸良的殺招,才會引起諸良更大的重視與殺心,才更容易將所有注意力落在他的身上。這樣,虛夜月才有刺殺的機會。

砰砰!

方昊天扛下了!

諸良得自魔族無上劍秘的一招必殺劍招被方昊天扛下,黑龍與方昊天的兩道劍影在兩者之間碎然爆綻開來。

四周的樹木花草盡皆摧碎,地面上更是被劍氣瀰漫籠罩生生斬出無數道裂縫。

但方昊天還是低估了諸良這一擊的強大,低估了黑龍的強大。

噗噗噗……

可怕的力量如潮水倒灌,方昊天雙腳直沒入地面,臉色剎那蒼白,連連噴血。

"媽的。"

方昊天忍不住罵了一聲。

不是為自已受了重傷,而是因為自已受了重傷但還是沒有給虛夜月創造出刺殺的機會。

很明顯,諸良太小心了,虛夜月剛才成功襲擊三劍尊得手而讓他起了警惕。

諸良緊了緊手中的劍,向方昊天走去,道:"方昊天,我知道軒轅破有一塊虛元石。交此石交出來,我放你一條活路。"

方昊天猛一咬牙便撥身而起,腳掌一踏地面便暴退。

"哼,你受如此重傷還能逃得了嗎?"

諸良冷哼,腳尖一點便追上。

病公子的小農妻 不出五十米諸良便追上,手中長劍一振便刺向方昊天的心口:"交出虛元石,饒你不死。"

方昊天悶不作聲,一緊手中的赤霄炎龍劍便全力狂揮。

怒光寒光百萬丈!

劍光,籠罩。

"你的劍法不錯,我必須得到。但你的修為還是太低,今天你的一切都歸我,你死定了。還有,你別妄想再創造機會給那個小女孩,她敢襲殺我,她就死!"

諸良面對籠罩而來的劍光,嘴角有著一絲譏諷。同時以他的身體為中心,一股可怕的陰寒之氣瞬間四面八方波及開來,手中長劍一震便化為道道黑色劍影反撲,如同巨濤駭浪,洶湧滂湃。

"他的實力真的進步好大,跟一年前比簡直判若兩人,實力確實超越了鬼王,定然得到魔族高手的大力栽培……我太低估這個人族敗類了!"

方昊天一下子感到劍勢受制,舉步維艱。 哥哥,疼我請進來 他不斷的施展"怒劍寒光百萬丈",但劍光剛起便被碾壓碎開,再揮劍又迅速被撲,被擊散。

"他的劍法也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劍法,看來魔族真不能小看。"

方昊天越打越吃驚。

對方修為比他高,劍法又不差,感覺十萬斤重力不斷四面八方的向他擠壓。

單論一招,方昊天已經拼盡全力將"怒劍寒光百萬丈"發揮到極致,但都無法扳回半點的優勢。

虛夜月也急,她完全找不到任何出手的機會。

"小子,盡情施展你的劍法,全力發揮你的實力吧,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手段。"

諸良譏諷道。他體表寒氣不斷涌動,整個人彷彿地獄出來的萬年寒冰,劍光咻咻,已達劍道妙境。

一年時間的大蛻變,諸良雖說投靠魔族得到大量資源堆砌。但一年時間他的實力能提升到這等地步,不得不說此人也確實是一個天才,也難怪他一直不甘心屈於軒轅破之下,之前得不到更多的資源而讓他的天賦受制。

"哼。"

諸良突然冷哼。手一震,劍影更加詭異莫測,其中數道劍光突然穿過方昊天的劍光刺向他的要害。

方昊天瞳孔微縮,劍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將他身上的衣袍瞬間刺出數十小洞,但也僅僅刺穿他的衣袍,並不能傷害到他的身體。

"好詭異的劍法,我竟然都沒擋住,嚇得我一跳。"方昊天咧嘴一笑,"但刺中我又如何?你的劍再鋒利也不可能刺得傷我,諸良,你也不過如此!"

"哼。"

諸良劍法一變,變得兇猛無比,威勢暴漲。

砰砰砰……劍光與劍光互撞,爆發可怕能量波,幾乎每一次兇猛的對撞方昊天都退一步,身軀輕震。

"刺不死你,我震都能震死你。 至尊神魔 小子,你死定了。"

諸良見方昊天的身體過於強悍,改變了打法,充分利用自已高出方昊天許多的修為打算用蠻橫的力量直接碾壓。

方昊天咬緊牙關,只能將劍揮得更快,竭力將諸良的劍全數擋下,竭力撐著。

此時誰都能看出來方昊天完全處在下風,他根本威脅不到諸良,完全被壓制虐著!

四周,又再度圍滿了人。

在一棵大樹之上,有三人並肩而立。雖然他們衣著樸素,但若有人用心去觀察他們的話定能發現他們有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他們便是落星城排名在唐家之下卻在徐家之上的三大家族的家主:赫連霸、晃天青、賀千榮。

這三家,赫連家族在落星城排名第二,晃家排第三,賀家排第四。

實際上,除了唐家實力遙遙領先之外,這三家跟徐家在表面上不想上下。

身材高大,人如其名,舉手投足隱帶霸氣的赫連霸突然問道:"你們說方昊天還能支撐多久?"

晃天青高瘦,身穿青衫宛如一文士,但雙眼深邃如無底洞。他笑道:"看來赫連兄並不看好方昊天啊!"

賀千榮瞥了一眼赫連霸,瞳孔中隱有怒色閃爍,他沉聲道:"我倒是更有興趣知道諸良能撐多久。"

"哦?"

赫連霸和晃天青都有點訝異的看向賀千榮。赫連霸笑道:"現在很明顯的事,方昊天根本不是諸良的對手,賀老弟居然還看好方昊天?"

賀千榮突然笑了笑,道:"要不我們三人賭一把?" "怎麼賭?"晃天青眼眉微挑了一下,說道:"我也是不看好方昊天。"

"我賭方昊天贏。"賀千榮說道,"如果我輸了,我在城東的那兩塊地你們各得一塊。但要是我贏了,你們各拿一處產業給我賀家,如何?"

"哈哈,賀老弟真是爽快人,你是知道我們兩人早看中你的那兩塊地,想用這種辦法送給我們嗎?"赫連霸哈哈笑道,"若是我輸了,我赫連家城南的興隆大酒樓便歸你賀家。"

"那我就拿城北的銀庄賭吧。"晃天青想了想,說道,"但銀庄生意不大一樣,所以我只能拿一半的股份來賭,如何?"

"成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