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煉製的丹藥給他服用了,他的身體已經康復了,帝蒼,這些年來,我一直放任瀟兒成長,但卻不曾想到,他會受到這般委屈。」

若是她再晚來一步,是否今生再也看不到他?

她這個姐姐當的太不稱職了。

「瀟兒有自己的想法,他不願意仰仗你的勢力,才會想要離開,這一點,我很欣賞他。」

帝蒼揚眉,當然,欣賞歸欣賞,但白瀟受傷讓顏兒太過於傷心,所以……日後,就算白瀟怎麼反抗,他也必須讓他跟在身邊。

不能再讓顏兒如此憂心……

「帝蒼,」白顏揚起頭,視線凝望著面前的男人,她的唇角終於揚起淺柔的弧度,「有一件事,我得先和你說下,也許我們妖界要舉辦婚宴了。」

「嗯?」帝蒼鳳眸輕挑,摟著白顏的手臂又用深了力度,「顏兒,你怎知國師要與小雲成親了?」

白顏一愣,震驚的看向帝蒼:「帝小雲要嫁人了?她終於能夠出嫁了?」

若是她的這句話被帝小雲聽到了,必然會傷心欲絕,感情她在白顏的心目之中,就是一個嫁不出去的女人不成?

帝蒼笑了:「不錯,我之前收到妖界傳來的訊息,說是小雲答應嫁給國師,你既然說妖界要舉辦婚宴,不是因為知道了這件事?」

白顏搖頭道:「我說的不是小雲,是瀟兒的事情,你身為瀟兒的姐夫,他的婚宴自然要你來操辦。」

這個世上,白瀟最依賴的便是她,無論是什麼事,她都必須為白瀟操辦好。

「瀟兒要娶妻了?誰家的姑娘?」帝蒼眯起雙眼,「為何我之前不知道?」

「是楚衣衣。」

楚衣衣?

帝蒼對於楚衣衣倒是沒有太大的印象,唯一知道的,也便是這丫頭是楚逸風的妹妹!聽說曾經還打算撮合楚逸風與顏兒……

她與白瀟成事了?

「發展到什麼地步了?我何時準備婚宴?顏兒你放心,小舅子娶妻,我一定讓天地都為他慶祝!」

「他們還沒有太多的進展,不過,我相信,楚衣衣那般好的丫頭,只要是與瀟兒多相處一段時間,必然會成事……」

白顏揚了揚唇角,楚衣衣也算得上她在大陸上的至交好友,若是他們真的成婚了,最開心的莫過於她……

帝蒼沉吟了半響,淡淡的揚唇。

「我雖然嫉妒楚逸風陪伴了你那麼多年,但對於他的妹妹並無任何惡感,這丫頭既然被你如此喜愛,那她的性情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只要是瀟兒接受了他,那我就讓天地同慶,為他們準備婚禮!」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好。」

白顏笑了笑:「如今瀟兒也找到了,過幾日,我們回去妖界,可好?許久不見小雲那丫頭,她竟然都要嫁人了……」

這一刻,白顏的心底隱隱生出不舍之感,對於帝小雲,她是發自內心的喜愛。

只不過,帝小雲所嫁的人是國師,那她就能夠放心了……

國師如此疼寵她,定然會給她一生幸福。

……

妖界。

白色的窗紗在風中淺揚。

俊美如仙般的男人站在微風之下,他原先溫柔的臉龐卻帶著難有的嚴肅與凌厲。

「邱月最近可有何動靜?」

男人輕皺著眉頭,冷聲問道。

「國師,最近我派人盯著她,她並沒有任何動靜,每日都是吃吃睡睡,甚至也沒有再出現在公主面前過。」

一旁的妖界侍衛恭敬的回稟道。

邱月便是之前帝小雲撿回來的那隻白色狐狸,國師一直認為這狐狸不安好心,這才讓人始終盯著她。

但讓侍衛不理解的事,既然懷疑邱月不安好心,那直接殺了她便是,為何還要多此一舉?

「繼續盯著,若是她敢出現在小雲面前,惹小雲不開心了,也不用對她客氣,直接打一頓即可。」

國師淡淡的勾起唇角,若是那女人真的有任何異心,他都絕不會放過她!

「是,國師。」

侍衛恭敬的拱了拱拳頭,領命退了下去。

直至他離開之後,房間又化為了一片平靜,國師的目光凝望著窗外那一顆桃花出神,輕風浮起他的墨發,溫和似水,俊美如仙。

與此同時……

房內。

邱月坐在桌前,她的面前放著一副畫卷,或許是年代已久,那畫卷已經泛黃,更被摩擦的很厲害,就連畫上的人物都有些看不清了。

顯然,這幅畫,一定是被她經常拿出來撫摸,否則也不會變的如此。

「自從當初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對你迷戀的無法自拔……只是曾經的我,只是一隻小狐狸,沒有任何資本站在你的身邊,可如今,我已經有了實力。」

「但為何你偏偏有了愛人?」

邱月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她的笑很美,亦是很柔弱,倒是讓人有一種想要憐惜的感覺……

「不過沒關係,別說你們沒有成婚,就算成婚了我也有機會,任何阻礙我們的人,我都不會放過!」

她的眼中劃過一道寒芒,許是察覺到外面有幾道氣息的靠近,她急忙將手中的畫卷收了起來,臉上又帶上了人畜無害的柔弱笑容。

只是那幾道氣息沒有推門而入,邱月也並不曾多說一句話,她的手指輕撫著長發,笑容嫵媚動人。

那個男人對她真不放心?自從來到妖界王宮之後,就派人在外盯著她,他就如此怕她會傷害到公主殿下?

她怎麼可能……去傷害她?

邱月垂下的眼眸,她修長的手指輕撫過裝著畫卷的儲物袋,笑得嫵媚入骨:「我說過,你會是我的,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們……」

任何人都不行!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緩步向著門口走去,她伸手拉開了房門,讓屋外的月光照射入內…… 躲在暗處的侍衛看到邱月出來,頓時精神一怔,急忙站直了身子,目光緊緊的盯著緩步而出的女子……

女子仿若是沒有察覺到暗處的那些人,朝著院落之外的方向走去……

陡然,一道纖長的身影立於邱月的面前,如同一道陰影籠罩而下,遮住了她面前的光芒。

邱月揚起頭,她的目光望了眼站在面前的漂亮少女,眼中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光芒,旋即,她低下了身子,恭敬的說道:「公主殿下是來找國師的?」

帝小雲挑了挑唇角,眉眼漂亮如畫:「邱月,我來找國師不需要任何人過問,只不過,你的傷勢貌似恢復的差不多了。」

「是。」

「若是恢復的差不多了,那你也可以離開了,我們妖界王宮不收留女人,當時我也是看你受傷了,才將你撿回來,如若讓王兄知道我帶女人回來妖宮,一定會宰了我的。」

帝小雲撇了撇嘴,她一想到帝蒼的兇殘之處,眼中就滿是憤憤。

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這男人的親生妹妹!永遠都對她這般兇悍。

邱月始終低著頭,放在兩旁的手卻不由自主的攥緊。

「公主,奴婢……沒其他地方可去。」

「這樣啊?」帝小雲蹙起漂亮的眉頭,沉吟了半響,「我找人給你準備一處宅子,你住在妖宮外就行。」

看在同為狐族的份上,帝小雲也不打算對這邱月太過分,何況,她既然是妖獸,就有權利留在這妖界之內,只可惜,王兄是不許任何陌生女子留宿妖宮。

能讓她在此處呆了幾日,已經是她的極限了,不能再讓她繼續逗留。

邱月終於揚起了頭。

她的臉龐帶著凄楚而美艷的笑容:「奴婢多謝公主。」

不知為何,她這笑讓帝小雲的心裡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就好似下意識的就抵觸這般的女子接近她……

「如果沒事的話,你今晚就收拾一下離開。」

帝小雲看了眼邱月,小嘴微撇,她正想側身而過,驀然間發現從前方快速走來的國師,大眼睛陡然一亮。

「國師!」

國師看到帝小雲安然無恙之後,方才鬆了口氣,他俊美的容顏上揚起溫柔的笑容,快步走到帝小雲的身旁。

「你沒事吧?」

帝小雲漂亮的大眼中露出一道茫然:「我為什麼會有事?」

這裡是她的家,她在家中又會出什麼事?

「沒事就好,」國師輕笑著撫摸了下帝小雲的腦袋,「先去我那休息一下,如何?」

帝小雲急忙點了點頭,笑嘻嘻的:「國師,我王兄和王嫂什麼時候回來?還有我那可愛的小晨兒,我都快想死他了。」

「他收到了王的消息,稍後就會回來妖界。」

國師那溫柔的聲音,讓帝小雲的臉龐再次揚起燦爛的笑容。

然而……

在離開之前,國師的眸子淡淡的掃了眼低著腦袋的邱月。

但是這一眼,卻讓邱月如寒芒在背,渾身發冷,緊咬著唇不吭一聲。

明日,她就必須離開妖宮,所以,她的機會,只剩下這一晚…… 若是離開了妖界,興許日後,她再也沒有機會!

……

是夜。

月色如水。

廂房之內,一道虛無縹緲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在了邱月的面前。

邱月驀地睜開了如水的眸子,從床上站了起來,半跪在地,她的聲音柔媚,尊敬的道:「屬下邱月參見領主大人。」

在邱月面前的人影很是模糊,似有一道黑色霧氣圍繞在他的周身,以至於無法看清這人的容貌。

只是……

這男人的聲音很是沙啞,略微帶有磁性。

「邱月,我讓你辦的事情如何了?」

邱月垂下了眼眸:「最近妖界的王並不在妖宮之內,國師那人警惕性太強,不太好接近他們,而他更甚至派人跟蹤我,讓我沒有辦法。」

「蠢貨!」男人冷喝一聲,「我讓你辦點事都辦不好,要你這種蠢貨又有何用?」

邱月臉色一白,驚慌的揚起頭看向面前的男人。

「領主大人,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今夜公主就要我收拾行李離開,你要我找的東西,我恐怕沒有辦法找到……」

男人低眸凝望著邱月,突兀的,他冷笑了一聲。

這笑容帶著輕蔑:「既然如此,那我再給你另外一個任務,我的人是沒有辦法衝破界限來到這個地方,唯獨只有一個辦法,才能讓他們短暫的前來……這個辦法需要你幫忙。」

邱月驚訝的看向男人,她沉吟了半響,問道:「會不會……傷害到她?」

有些事情,是她不願意發生的。

可她也知道,如若沒有這個男人,她還是那軟弱可欺的小狐狸,更別提……有機會來到她的身邊。

「放心,我知道你心中所屬的那個人,我不會傷害到她,彼時,我還會成全你們,哈哈哈!」

男人嘴角緩緩上揚,他的眼眸輕輕眯起,一抹冷芒從眼底劃過。

不傷害那個女人?

怎麼可能!

他要讓帝蒼也失去至親,讓他在痛苦中活下去!

……

血色月光籠罩的山海,寂靜中透著詭異的氣息。

帝小雲如同一隻漂亮的蝴蝶,穿梭在這片山海當中。

美得驚人心魄。

「國師,你說我的小侄女會不會喜歡我這個當姑姑的?」帝小雲從地上摘了一朵玫瑰花,笑嘻嘻的走到國師的身旁,「要不要我給小侄女準備一些禮物,她一定會喜歡。」

國師的眼眸內一片深情,唇角噙著溫柔的笑容:「王與王后的女兒,一定與太子殿下一樣可愛乖巧,她會喜歡你。」

「真的?」

帝小雲的眼睛明亮而有神,這一刻,更是比那星空還要耀眼。

「國師,其實,以前的事情,我想起來了一些,卻並不是所有的事情,不過我知道,國師你當年就陪伴著我,陪了我許久……」帝小雲咬了咬唇,說道。

當年帝蒼為救白顏捨棄所有,沉睡百年,更甚至失去所有記憶。

帝小雲亦是如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