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抱。」

離他還有一步的距離人就跳了起來,穆星辰要是不伸手接住她,一定會臉朝下摔在那不可。

穆星辰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看她這神志不清的模樣莫名的覺得好笑,「喝醉了?」

周孜月搖頭,「我沒醉,我酒量好得很,不信你問我你是誰,我認得你的,我最喜歡你了。」

她說她沒醉,可這個樣子明明是醉了。

穆星辰起身,周孜月像個樹袋熊一樣被他抱起。

走進卧室,穆星辰把她放在床上,醉意上頭,周孜月越來越歡,倒是沒有元秋山說的那麼嚇人。

她站起來,顫顫巍巍的站在柔軟的床上,「我,我是紅狐,不是電視里演的那個紅狐,我是真的紅狐,你是個大騙子,讓我等你這麼久,你知不知道你姑奶奶是有很多人喜歡的?」

穆星辰好笑的點著頭,應和道:「嗯,知道,你喜歡的是誰?」

周孜月嘿嘿一笑,嬌羞的小臉帶著微醺,「喜歡你。」

這話可真好聽。

穆星辰拿出手機對準她,打開錄像,看著這再說一遍,你喜歡誰?

周孜月扶著他的手,湊到手機前說:「我喜歡你,最喜歡你,我喜歡穆星辰,你喜不喜歡我?」

穆星辰怕她摔了,扶著她坐下,「喜歡,跟我走我就更喜歡。」

周孜月驀地推開他的手機,「不要,你都不要我了,我才不跟你走,就是不走。」

她撒潑打滾了一陣,爬起來摟著穆星辰的脖子,「親親。」

濕漉漉的小嘴胡亂啄了啄,穆星辰感覺一隻手扶著她有些吃力便關掉了手機。

她喝多的時候力氣可比平時大多了,也不聽擺弄,你讓她往前她非得往後。

周孜月把臉埋在他的肩頭,兩條腿費力的想要往他身上搭,可是搭上了一條另一條就上不去,急的她直哼哼。

「你把我帶走吧,我不想讓你走,你別走。」

穆星辰擁著她亂動的身子,「那你跟我回去。」

「不要嘛,我不想回去,我不喜歡,那些老頭子總是帶女人來,我討厭他們,我也討厭你。」

穆星辰知道她當初離開就是因為反感這些事,卻不知道這麼多天她仍舊把這些爛事放在心裡,就連喝醉了都要掛在嘴邊。

他撫著她的頭,安撫道:「你擔心的事從來都沒發生過,你不喜歡的人我都可以把她們趕走。」

「騙人,你就會騙我,我不跟你回去,死都不回去。」

撒瘋的勁頭過去了,靠在穆星辰肩膀上的人慢慢的癱下了身子。

穆星辰抱著她放回床上讓她躺好,隱約間還能聽見她嘴裡不斷的喃噥,說不要回去。

*

第二天天不亮周孜月的手機就響了。

她閉嘴眼睛坐起來,人還沒睡醒,鬧鈴吵的她心煩。

穆星辰關掉了她定的鬧鐘,把人拽進懷裡摟著,「再睡一會。」

「不行,今早遊戲,還有兩天,等這兩天過了我就可以好好陪你了。」

聽她說話井井有條的,穆星辰看了她一眼問:「酒醒了嗎?」

「醒了,我沒幹什麼吧?」

穆星辰在她耳邊輕笑,「沒有。」

周孜月拱了拱身子,摟著他說:「以後別讓我喝酒了,浪費了一晚上時間。」

「嗯?不然呢,你想幹什麼?」

周孜月抬起頭,睡眼朦朧的笑了笑,「你說呢。」

天還沒亮,記者沒那麼早起床盯梢,穆星辰說要送她去劇組,周孜月也沒拒絕。

道理劇組,周孜月在車裡膩歪了一會才下車,她剛走沒一會,穆星辰的電話響了。

這麼早打電話的人還真不是一般人。

穆星辰接起電話,只說了一聲「好」便開車離開了。

*

中午,穆星辰來到約定好的餐廳,庄禕已經提前到了。

距離上次見面似乎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這次再見他跟庄禕之間似乎調換了身份,這一次,庄禕這個親爸才是擁有周孜月決定權的那個人。

穆星辰原以為他會開門見山,結果他什麼都沒說只問他吃什麼,點了菜,吃了飯,庄禕依舊沒有提到周孜月。

「您叫我來,應該不光是想跟我吃頓飯吧。」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穆星辰不介意先開始這個話題。

庄禕看了他一眼,推了推臉上的眼鏡,「你以為我把你叫來會跟你說什麼?」

「自然是小月的事。」

庄禕沒有否認,他嘆了口氣說:「當初我像她這麼大的時候也是誰的話都不肯聽,現在一轉眼她長這麼大了,看著她就好像看著當年的自己,現在才知道為人父母關心起自己的孩子時會多費心。」

庄禕語氣平平,儼然沒有了當年的戾氣,至於對南宮家的怨恨也在周孜月六年的陪同下漸漸放下。

他看著穆星辰說:「作為小月的父親,我並不喜歡你,但同樣作為她的父親,我知道自己的女兒心裡在想什麼,這些年她看起來無憂無慮,實際上她每天都在想一個人,直到去年她生日那天,她不想被任何人發現她的難過,但我還是知道她哭了,就跟當年離開M國時一樣,自己偷偷找了個地方哭得很傷心。」

「抱歉,我不該讓她難過。」

這聲抱歉庄禕收下了,他說:「我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再出現了,可你還是來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遵守跟她之間的約定現在才來,我只想提醒你,如果你想帶她走,我不反對,但是你不可以再讓她為難,不能強求她做任何事,她當明星只是一時興起,這些年她一時興起的事情太多了,但是都堅持不了多久,如果她跟你說她還沒玩夠,彆強迫她。」

穆星辰知道周孜月在這的這幾年庄禕待她如珠似寶,所有好東西他都想給她,能讓他說出這番話想必他也經過了一些掙扎,讓他把自己最愛的女兒送給別人,恐怕任何人都不會捨得。

「我答應你,我不會強迫她做任何事,而且她也沒答應跟我離開,你說的沒錯,她還沒玩夠,我來早了。」

聞言,庄禕看了他一眼,搖頭笑了一下,「你不是來早了,而是來晚了,這丫頭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你拖了她一年,她要是不把這個平衡找回來是不會罷休的,你看她平時對什麼都不上心,記仇卻厲害。」

庄禕要是不提醒,他差點就忘了那丫頭慣會悶不吭聲的報復,難怪她怎麼都不鬆口,原來是心裡的那口氣還沒消。

穆星辰垂眸笑了一下,「沒關係,我可以等。」

異世之萬界聖尊 等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一點庄禕最能感同身受,「昨天的記者會我看了,照片我也看過,那個人應該是你吧。」

穆星辰點了下頭。

「你也別在意,小孜現在每天都要跟粉絲和媒體打交道,有些事她身不由己,但是她知道分寸,不會亂來,也不會讓不該誤會的人誤會,她之前鬧出的那些緋聞八成就是做給你看的,至於這個北希,倒是有點認真,不過到現在為止那丫頭都沒有在我面前正式提過,你應該懂我的意思。」

「嗯,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庄禕搖頭笑了笑,「我跟你說這些不是讓你謝我,我只想讓我的女兒別再陰晴不定的,動不動笑的像個小傻子,動不動又安靜的像坨冰。」

穆星辰突然覺得這些年她能有庄禕這樣的父親也不失為一件幸運的事,從以前開始她就孤苦伶仃的,如今有了家,不管怎樣都是幸福的。

庄禕又說:「對了,那丫頭不想仗著別人出頭,到現在我是她爸爸這件事她在外面都瞞著,還有布霍,一直都是下死命令不許布霍到處宣揚她的事,你最好也記著點,免得她不高興。」

穆星辰點頭笑了一下,「知道,她已經跟我說過了。」

「那就好,至於別的……」

「庄先生,她不會這麼快跟我走的,就算走了,她也會經常回來的。」

這個老父親像是在留遺言一樣,這要是讓周孜月知道了,哪裡還會走,恐怕死都不會跟他回M國了。 認識穆星辰的人看到照片一眼就能認出他,比如白蘇,再比如元秋山。

也是苦了元秋山了,明明一直都知道他在這卻不能說,現在這位任性的老闆終於耐不住寂寞自己出現了,只是這出現的方式會不會有點太高調了,居然全網皆知。

庄禕看起來是個開放的老爸,實際網上只要出現有關周孜月的新聞他一個都不會放過,這次的事鬧的這麼大,雖然北希出面扛了下來,但他認得出,那人並不是北希。

最後三天電影就要拍完了,時間比較緊迫,但周孜月拍完一場之後就拿著手機笑的像個孩子。

白蘇走過來問:「他來了,是不是?」

周孜月抬起頭,笑的眼睛都彎了,「嗯。」

「他為什麼才來?」

穆星辰沒有按照約定出現,周孜月是傷心,白蘇是生氣。

讓她傷心的人在白蘇看來都是壞人。

周孜月拉了他一下說:「別這樣,他只是想多給我點時間,晚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見見他?」

「不要。」

白蘇才沒興趣見一個不守信用的人呢,況且他本來就不喜歡穆星辰。

*

周孜月拍完戲已經是凌晨了,回到酒店,進門就看到穆星辰,這種感覺真好。

「回來了?」

周孜月鞋一踢,走過去窩在他懷裡,「好累。」

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解釋一下照片里的人為什麼不是我,第二個選擇是把這個喝了。

比起解釋,她當然要選第二個了。

回頭看了一眼,茶几上放著的居然是一罐啤酒。

周孜月抬頭看他,「我不能喝,我會醉。」

他就是想看她醉,她在那麼多人面前都喝醉過,唯獨他沒見過她喝醉的樣子,聽說很難搞,穆星辰好奇,想看看。

「不喝也行,那你就說說……」

「我還是喝吧。」

周孜月不是不想解釋,只是她知道不管她怎麼解釋這種事在他聽來都是無法理解的,她不會接受她的任何借口。

打開啤酒罐,周孜月喝了一口,她委屈巴巴的看著穆星辰說:「我真的會喝醉的。」

「沒關係,我會看著你的。」

「你是想看我出醜吧?」

穆星辰沒有否認,「在別人面前出醜都不怕,還怕被我看?」

周孜月弩了弩嘴,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大口,「喝不下了,你喝。」

周孜月把剩了一個底的啤酒遞給穆星辰,自己從他身上爬下去回了房間,「我去睡覺了,你別叫我,我喝醉了是會打人的。」

穆星辰晃了晃幾乎空掉的啤酒罐,覺得有些奇怪,元秋山說她上次錄節目的時候只喝了一口就醉了,上上次也是只喝了一杯啤酒就撒酒瘋,今天怎麼沒動靜?

正想著,剛剛進屋的人突然出現在了房間門口,她笑眯眯的,笑得有點不太尋常,她躲在牆后露著腦袋,手扶著門框一個勁的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幹嘛呢?」

穆星辰問完就見那晃晃悠悠的人從屋裡走了出來,一路直奔他走來,長著兩隻手像個剛剛學會走路步履蹣跚的嬰兒一樣。

「哥哥抱。」

離他還有一步的距離人就跳了起來,穆星辰要是不伸手接住她,一定會臉朝下摔在那不可。

穆星辰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看她這神志不清的模樣莫名的覺得好笑,「喝醉了?」

周孜月搖頭,「我沒醉,我酒量好得很,不信你問我你是誰,我認得你的,我最喜歡你了。」

她說她沒醉,可這個樣子明明是醉了。

穆星辰起身,周孜月像個樹袋熊一樣被他抱起。

走進卧室,穆星辰把她放在床上,醉意上頭,周孜月越來越歡,倒是沒有元秋山說的那麼嚇人。

她站起來,顫顫巍巍的站在柔軟的床上,「我,我是紅狐,不是電視里演的那個紅狐,我是真的紅狐,你是個大騙子,讓我等你這麼久,你知不知道你姑奶奶是有很多人喜歡的?」

穆星辰好笑的點著頭,應和道:「嗯,知道,你喜歡的是誰?」

周孜月嘿嘿一笑,嬌羞的小臉帶著微醺,「喜歡你。」

這話可真好聽。

穆星辰拿出手機對準她,打開錄像,看著這再說一遍,你喜歡誰?

周孜月扶著他的手,湊到手機前說:「我喜歡你,最喜歡你,我喜歡穆星辰,你喜不喜歡我?」

穆星辰怕她摔了,扶著她坐下,「喜歡,跟我走我就更喜歡。」

周孜月驀地推開他的手機,「不要,你都不要我了,我才不跟你走,就是不走。」

她撒潑打滾了一陣,爬起來摟著穆星辰的脖子,「親親。」

濕漉漉的小嘴胡亂啄了啄,穆星辰感覺一隻手扶著她有些吃力便關掉了手機。

她喝多的時候力氣可比平時大多了,也不聽擺弄,你讓她往前她非得往後。

周孜月把臉埋在他的肩頭,兩條腿費力的想要往他身上搭,可是搭上了一條另一條就上不去,急的她直哼哼。

「你把我帶走吧,我不想讓你走,你別走。」

穆星辰擁著她亂動的身子,「那你跟我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