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他全身冒起層層金光,一邊手多了一柄黑色的匕首,另邊一手依舊握著億斤沉岳。

「不要讓他近身,直接動用秘術。」

仲劍峰大叫道。

他可是見識過江寂塵近戰的可怕。

所以,同樣的錯誤,他們又怎麼可能重犯?

三名隱在黑袍的高階神人,聲音飄忽不定。

念出的咒語,也是充滿了異的節奏。

然後,江寂塵的身前驀然出現一道道綠色的粗大光藤,向他兇猛的纏來。

這些由神秘咒語催動的綠色光藤,不僅萬刃難斷,而且內蘊可怕的震蕩之力。

修士一旦被纏,便會被面可怕的震蕩之力,震散體內的靈力。

讓其根本無法凝聚起靈力,只能乖乖束手被擒。

利用這一招,甚至還有神道八重境的高階神人栽在他們的手。

此時,江寂塵不過天道九重境,依靠一身蠻力而已。

一旦被綠色藤光纏住,那便再也無力反抗了。

太子妃不好寵 只是,他們低估了江寂塵!

或者說,他們不知道江寂塵手還有禁忌匕首這樣的可怕利器。

那可是超越神器的存在!

雖有缺口,但依舊鋒利無匹,可以切開萬物、破掉萬防。

噗!

一根根綠色的藤光,剛靠近江寂塵,便被他以禁忌匕首切斷。

但江寂塵握著禁忌匕首的手一陣發麻,手的禁忌匕首也差點脫手飛出。

那綠色藤光的反震之力,竟然如此可怕、強大。

若是換作一個單純的靈修者,那必然握不住手的禁忌匕首。

可江寂塵肉身之力是何等強大?

只要他緊握匕首,綠色藤光無法震脫他手的禁忌匕首。

江寂塵揮動禁忌匕首。

很快,所有的綠色藤光被切斷。

但那綠色藤光無的神妙,瞬間又連結一起。

並且,繼續向江寂塵纏繞而來。

好神妙的咒術!

江寂塵不由得暗驚嘆一聲。

不過,這些綠色的藤光卻奈何不了江寂塵。

他的身法速度快到極致,在切斷綠色藤條那一瞬間,已先一步衝到外面。

所有的綠色藤光只能變成了他的身後之物。

而且,只是瞬息之間,江寂塵便已衝到了那三名黑袍高階神人面前。

「我要近身,你們又豈能阻我!」

江寂塵淡漠的開口。

然而,四周卻飄起了黑袍高階神人的聲音:「你以為靠近我們又能如何?真是夠天真、可笑的!」

在他們聲音響起之際,三人的身驀然間綻放出無窮的綠色藤光。

這些綠色藤光更粗、更密、更快,剎那之間,纏向江寂塵。

它們直接交織一起,變成了綠色的藤光牢籠。

「我不知道是否天真、可笑,我只知道靠近你們,你們得死!」

江寂塵漠然的回應。

手的禁忌匕首刺得更快、更猛。

同步劍術,一劍九影!

劍光劃過處,綠色的藤光牢籠破開,江寂塵一步踏出,便已經脫離了綠色的藤光牢籠。

這些綠色的藤光牢籠依舊無法擋阻擋他分毫。

與此同時,江寂塵手握億斤沉岳,以極盡之力,生猛的拍擊在一名擋在他前路的黑袍高階神人身。

砰!

但在沉岳拍擊在對方身之時,層層綠光從他們的身爆發。

三名黑袍高階神人,不閃不避不出手,竟然只是念出了神秘的咒語。

毫無疑問,這三人是可怕的咒術師。

修行咒術師這一道的人極少,但都是無可怕、強大的存在。

他們只需要念出咒語,能爆發可怕的力量。

然而,他們終是低估了江寂塵億斤沉岳的拍擊之力。

哪怕層層綠光不滅,但他們受到的反震之力,讓他們的道身一震,出現無數裂痕。

「咒術師確實強大,但身體卻是脆弱無!」

「我不需要破開你們的防護,只要我的力量稍稍滲入,便可以活活震死你們。」

江寂塵的聲音,如同催命符。

三名咒術師根本沒想到,江寂塵的體修之力不僅強大,而且更是他們從未見過的高等。

竟然可以輕易的滲透他們的防護綠光。

噗!

江寂塵手的億斤沉岳,幾乎同時拍擊在三人身。

然後,三具身體在綠光之炸開,化成了片片血霧。

但也在那時候,可怕的攻擊來自身後,江寂塵已經來不及作出閃避的動作。

出手之,是蒼穹拍賣會的仲劍峰。

不止他,放逐之城的那些神道八重境高階神人也要殺到了。

這一刻,江寂塵只要被仲劍峰拖住一息,那他要陷入眾神道八重境高階神人的圍殺。

只是江寂塵直接無視了仲劍峰身後的偷襲一擊。

這一擊,絕對的可怕、致命。

在所有的修士看來,江寂塵若不全力抵抗,必死無疑。

然而,江寂塵卻是加快速度向放逐之城城外衝去。

「江寂塵,你竟敢無視本公子的攻擊,你是在找死。」

仲劍峰怒吼,蓄勢已久的一擊轟在江寂塵的後背之。

砰!

江寂塵的後背炸開,血肉紛飛,森森白骨外露。

但借著這一擊之力,江寂塵反而加速,瞬間出了放逐之城。

「怎麼可能,這樣的攻擊都不死,他的生命之能怎會如此逆天、強大?」

不管是仲劍峰本公,還是四周觀看的修士,都感到難以置信。

「很好,這一掌我已記下,下次回歸放逐之城,再還你!」

與此同時,天地之間,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這聲音,自然是江寂塵傳出的。

只是,出了放逐之城后,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茫茫群山之。

一眾放逐之城的神道八重境高階神人追到,但終是晚了一步。

「該死!」

「竟然讓江寂塵逃出了放逐之城。」

「但他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他還會回來?」

一眾人驀然間想到了什麼,此時臉瞬間布滿了震驚的神情。 江寂塵,哪怕再強,也只是天道九重境。

就算踏入神道境,又如何與放逐之城中真正的絕強者為敵。

畢竟,放逐之城中,不僅僅有神道八重境,還有神道九重境的強大存在。

江寂塵不可能是對手。

但他竟然敢放言,還會再殺回放逐之城。

他哪來的底氣說出這樣的話?

所有的修士震驚之後,便覺得江寂塵若敢殺回放逐之城,那是自取滅亡。

此時,一眾追殺而來的神道八重境高階神王,憤怒欲狂。

想不到,只差最後一步,就前功盡棄。

而江寂塵一出放逐之城,便失去了蹤跡,無論如何感應,都不知他身在何方?

顯然,江寂塵身懷無上隱匿秘術,一旦進入茫茫群山中,想要找到,根本不可能。

這一天,放逐之城久久都無法平靜下來,四處之人,皆在議論江寂塵。

而海媚仙子、翟心雨也同時收到了江寂塵的傳音。

「計劃趕不上變化,一切都太突然,我在神獸之地等你們!」

江寂塵的傳音表明,此時正向神獸之地趕去。

海媚仙子、翟心雨也根本沒有想到,只是瞬間,江寂塵便已成了全城之敵。

剛才一幕的戰鬥,她們自然看到了。

本來還想暗中相助,但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太快了。

等她們反應過來,江寂塵已經破戰境、屠眾神,衝出了放逐之城。

與此同時,在群山深處,一道身影從虛無空間中掉出。

啪!

江寂塵的身體砸在地上,痛感傳來,只讓江寂塵吸了一口冷氣。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這一次,他受傷太重太重了。

幾乎是吊著最後一口氣,動用秘術逃到這裡來。

他現在趴在地上,身上已無一絲力氣,要做任何一個動作,都困難無比。

而且,道身殘破不堪,特別是仲劍峰最後偷襲的一掌,差點要了他的命。

「真是狼狽呀!」

江寂塵心中暗嘆一聲。

此時受傷太重,連噬毒珠碎片空間都暫時打不開了。

所以,若香、楊雪瑤眾女自然也出不來了。

平時,楊雪瑤雖然可以自由進出噬毒珠碎片空間,那也是要在江寂塵可以提供噬毒珠碎片正常運轉的力量下。

現在的他,哪裡還有力量維持噬毒珠碎片空間的運轉?

「先恢復一些力量吧!」

江寂塵從藏空袋中取出一把把療傷、恢復的極品丹藥。

以江寂塵的生命之力,只要有一息尚在,便不會輕易死去。

丹藥入體之後,江寂塵便運轉《源字古經》!

至於《魔鳳訣》,之前才動用了第六輪迴之力,此時已經暫時無法動用。

而《源字古經》修鍊至今,江寂塵已到了一個極深的境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