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我們又不是騙子,就是好心,你看我們幾個,也不是缺錢的人。」

四個美女身上穿的還不是普通的名牌,都是一線的奢侈品大牌。

光是從穿著打扮,就讓人很難將她們和騙子歸於一類。

小錢心裡默默為副局點了根蠟燭,單身狗傷不起,尤其是副局這種萬年處男,對上伶牙俐齒的美女,毫無招架之力。

果然,四個美女你一句我一句,副局沒一會兒就乖乖的從錢包里掏出了銀行卡遞給那美女,還臉紅紅的小聲說了句:「那就麻煩你們了。」

四個美女熱情活潑,十分爽朗,哈哈大笑著道:「不麻煩不麻煩,助人為樂嘛。」

楚香君一直盯著四個古靈精怪的美女,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就在副局掏錢買單的時候,其中一個美女還調皮的沖著楚香君眨眨眼睛。

楚香君瞭然的笑笑。

雖然只是一眼,但是楚香君卻看得真切,這四個美女剛剛在咖啡廳,就坐在物價局三人組背後的位置,因為有綠植和柱子的遮擋,所以她們可以看到別人,別人卻看不到她們。

起初,楚香君也並未注意到她們三人,是在出門的時候,忽然聽到女子偷笑的聲音,楚香君出於好奇往笑聲方向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四個女子,而那時候,楚香君正和拿pos機的美女來了個眼神交匯。

現在,楚香君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那美女一到自己攤位前,就沖著自己眨眼睛了。

原來,物價局三人組商量的策略,美女們也聽得一清二楚啊。

「您的煎餅果子,請拿好。」

月輪笑嘻嘻的走出來,將煎餅果子遞給剛刷完pos機的副局。

副局望著五官都笑到一塊兒去了的月輪,心裡覺得很不是滋味。

而那美女,已經掏出兩疊鈔票遞給了月輪,豪爽道:「這裡是兩萬塊,去數兩千塊找給我吧。」

她說罷,旁邊的美女已經對著副局他們催促道:「哎,你快吃吃這個煎餅果子,真的超級好吃的哦。」說罷,還衝著副局眨眨眼。

全職國醫 副局面上帶著笑,心裡都快哭了。

以自己的工資收入,這煎餅果子裡面它就是包著龍肉自己也絕逼不會掏錢買的啊,可是現在不止買了,還一口氣買了八個,副局覺得,這口氣不能就這麼算了。 「好,好好。」

副局客氣的跟美女道,然後轉過身,臉上立刻化為嚴肅表情。

他提著煎餅果子,鄭重其事的走到小錢和小陳跟前,從裡面拿了兩個,分別遞給了小錢和小陳,然後還遞給小錢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

小錢都要哭了:「……」副局啊,都這種情況了,還要放蟑螂誣陷帥哥的煎餅果子不幹凈嗎?

四個美女可在這裡看著的呢,不怕丟人嗎?

副局當然猜到小錢在想什麼,他鄭重的對著小錢點了點頭。

不這樣做,自己的八千塊怎麼拿回來?

那可是存著準備買房付首付的,沒有房子,以後怎麼結婚啊。

小錢:「……」

小陳:「……」

二人彼此對望了一眼,然後,開始吃煎餅果子。

小陳沒有壓力,所以一口咬下去之後,緊接著就是第二口、第三口,吃到忘我境界。

副局也不需要放蟑螂,所以,他那一口咬下去后,也是第二口、第三口,吃到停不下來。

輪到小錢了,她只感覺手裡的煎餅果子有千斤重,怎麼都送不去口中,而且,另一隻手裡握著的死蟑螂……小錢感覺,自己手心裡的汗都要將蟑螂給煮熟了。

並且,小錢望了一眼滿臉淡然微笑盯著自己的楚香君。

小錢只感覺自己現在整個人都是透明的,帥哥的眼神似乎在自己握著蟑螂的手中別有深意的望了一眼。

難道他知道副局的計劃嗎?

嗷嗚,到底怎麼辦!

就在小錢局促不安的時候,副局和小陳已經吃上第二個煎餅果子了。

小錢:「……」

「嗨,美女,你怎麼不吃啊,很好吃的喲。」

四位美女中的其中一位對小錢微微一笑,語氣活潑道。

小錢苦逼的望了一眼她,擠出一個微笑道,吞吐道:「我……我上火。」

她此話一出,正吃得不亦樂乎的副局和小陳動作一僵。

小錢於是快步走上前,將煎餅果子和蟑螂一併塞給了小陳,口中還道:「我上火,不敢吃,你們多吃點,我去買杯飲料。」

說罷,逃也似的離開了。

副局:「……」

小陳:「……」

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小錢臨陣脫逃,副局於是輕輕地沖著小陳點點頭,給了他一個「任務就交給你了」的鼓勵眼神。

小陳:「……」

「呀,你們可以一人吃四個了呢,真幸福,真土豪。」

美女適時出聲,小陳和副局簡直想要撞牆。

誰幸福啦,誰土豪啦,一千塊一個,吃得心都在滴血好嗎。

不過,這煎餅果子真的是超級超級的好吃啊,如果不是價錢太貴,真想每天都吃到。

副局對著美女得瑟道:「不就是四個煎餅果子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是啊,不就是幾千塊錢嘛,我們副……總可不放在心上。」小陳適時添油加醋。

像這種美女結伴逛街的,一般都是單身的啊。

「啊,原來你還是位老總。」其中一個美女微笑著驚呼道。

副局聽了,惡狠狠地瞪了小陳一眼。

這玩笑開大了。 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副局這個時候如果說自己不是老總,那豈不是打自己的臉嘛,所以,他只能靦腆的點點頭,客氣道:「哪裡,哪裡。」

而那美女,則繼續恭維道:「怪不得你們這麼豪,一下子買了八個煎餅果子。」

副局:「……」

小陳:「……」

明明是你們幫我們叫了八個好嗎。

旁邊的美女也跟著添油加醋。

「土豪哥哥,可不可以請我們幾個也吃個煎餅果子呢。」

另一位美女說罷,還衝著副局眨了眨眼睛。

她的長相俏皮,睫毛長的像******,一顰一笑,看得副局獃獃的。

但是,在錢上面,副局還是相當有理智的。

他咳嗽一聲,小陳立刻會意,忙笑嘻嘻道:「美女真會開玩笑,你們都提著一袋子的錢來買煎餅果子,跟我們比,你們才是土豪啊,哈哈哈哈哈哈。」

小陳尷尬的笑著,因為他此話一出,分明看到美女眼裡的鄙視和嫌棄。

小陳無奈的望了一眼副局,卻見著副局有發怒的徵兆。

小陳簡直想哭了!

之所以這樣吹副局是老總,還不是為了他考慮嘛,讓他能給美女留個好印象。

現在倒好,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這馬屁拍到馬蹄子上了,讓副局在美女面前下不來台了。

副局給小陳遞了個眼色,小陳立刻全身冷汗。

望著手中都快被吃完的煎餅果子,小陳才恍然大悟。

副局讓自己放蟑螂的啊,可是現在,吃得就剩這麼點了,要怎麼放蟑螂進去啊。

小陳無奈的沖副局舉起手中的煎餅果子,副局一看他手裡的煎餅果子就剩一點兒皮兒了,氣得恨不得給他兩巴掌。

愚蠢,讓他放個蟑螂,他居然將煎餅果子全給吃了。

二人的互動,楚香君和月輪看在眼裡,笑在心裡。

老公太霸道 美女們更是人精人精的,其中一個,直接走到小陳跟前,抓起他拿著蟑螂那隻手驚呼道:「呀,你這手裡抓了什麼好玩的嗎,看你握得這樣緊。」

副局:「……」

小陳:「……」

為什麼感覺這些美女跟故意找茬似的啊?

第一次被美女抓著手,小陳已經臉紅心跳的不能自持,而美女則趁機要去打開他的手,小陳趕緊抓得緊緊的。

就是這麼一用力,「吧唧」一聲,小陳只感覺自己手心的蟑螂都被自己捏碎了,那粘膩的手感,估計是蟑螂的腸子什麼的都出來了,可是,他卻不能將手裡的蟑螂丟掉,反而是握得更緊,臉上還要裝作若無其事道:「沒啥,沒啥。」內心已經哭暈在廁所了。

嘴賤啊,提出放蟑螂的還是自己啊,小陳後悔莫迭。

美女笑嘻嘻道:「真的嗎,我還以為你抓著什麼寶貝呢。」

「車鑰匙,車鑰匙。」小陳尷尬的笑笑,忙對著副局道:「那個副總啊,您晚上還有個會,你看我們……」

小陳欲言又止,放蟑螂是沒有機會了。

副局又何嘗不知道,但是,在美女效應下,自己花了這麼多錢,總得收點利息不是。

於是,副局掏出手機,笑著對美女道:「遇見也是一種緣分,要不留個電話,下次我請你們吃飯。」 臉皮還真是厚啊,幾個美女互相對視一眼,臉上笑得陰陽怪氣。

楚香君和月輪也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這副局還真是有勇氣啊,而且很沒有智商啊,都被美女們整成這樣了,還主動送上門給人虐。

就他這混社會的本事,跟美女們一比,完全不是一個段位的啊。

果然在機關單位呆久了的人,都跟社會有點脫節啊。

那被問要電話的美女正是拿pos機那位,她望了一眼副局的國產廉價機,眼中沒有絲毫鄙視,臉上笑意更濃,道:「好啊。」

說罷,接過電話,按了幾下就熄滅屏幕還給了副局。

美女留了電話,副局心裡美滋滋的,那握著電話的手,都因為激動而微微有些顫抖。

「副總,不給公司員工帶幾個煎餅果子嗎,今天的材料正好還剩下五個,要不一起打包帶走吧。」

副局就要離開,楚香君適時道。

聽到楚香君的話,小陳簡直要哭了。

副總這個坑可是自己挖的啊,現在騎虎難下,總不能讓副總當眾說出他不是副總,只是個副局吧,這樣多沒面子啊。

果然,副局身形一僵,望向楚香君的眼神猶如刀子般銳利。

楚香君對上副局的眼神,渾然不懼,他的嘴角一直噙著淡淡的笑意,一雙眸子深邃、清澈,彷彿洞悉人心。

副局心中一緊,整個人有些無處遁形。

看對方的眼神,分明是早就知道自己的計劃了。

果然是在咖啡館的時候,計劃就被他們給偷聽了嗎?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巧,來了四個美女……

「好啊好啊,老闆家的煎餅果子巨好吃,打包回去還可以當夜宵。」

「或者用來獎勵正在加班的優秀員工也不錯。」

「嗯,老闆親自打包這麼好吃的煎餅果子給員工,員工肯定會感動的更加努力工作給你賺錢的。」

……

美女們嘰嘰喳喳,副局都要哭了。

自己的員工只會坑自己好嗎。

小錢,臨陣脫逃。

小陳,坑死人不償命,說多了都是淚。

現在這五個煎餅果子,買了就是五千塊啊,雖然……真的很好吃。

可是,五千塊啊!

副局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楚香君,而楚香君就跟沒察覺到他眼裡的惡意似的,動作極快的就已經將煎餅果子做好了。

「現在提回去,可保證三個小時不會軟掉。」

楚香君微笑道,月輪已經提著煎餅果子走到小陳跟前,遞給了他。

小陳都快哭了,他望了一眼副局,眼裡滿是抱歉。

而那位提著大LV大手袋的美女,直接掏了五千塊給了楚香君,pos機美女則拿出了機器送到了副局面前。

副局:「……」這叫啥,強賣強買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