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氣勢在洛天右腿生長出來的一瞬間,在洛天的身上升起。

「嘭……」洛天丹田之中黑色的魔人在洛天晉陞到半步仙王之時,轟然破碎。

洛天心中長嘆,感覺到魔人的破碎,感嘆自己不想鑄魔台也不行了,心魔大典運轉,開始凝聚起丹田那混亂無比的魔氣來。

一道道魔氣被洛天凝聚在一起,隨後化成了看似巴掌大的魔台,懸浮在洛天的丹田之中,帶著驚人的威壓。「的確很強,接下來就是不斷的通過雷劫淬鍊魔台,讓其異常堅固!」洛天心中暗嘆,他知道等到魔台淬鍊到一定層次,洛天便會晉級到仙王境,只不過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經過九十九道天雷淬鍊才

可以。

「該去救人了!」洛天低聲自語,盤膝坐到了地面之上,等待著伏星月歸來。

時間流逝,夜晚降臨,一道身影如同夜魅一般,出現在了山洞之外,一臉絡腮鬍子,身上穿著皮襖,看起來粗獷無比。

「嗡……」在大漢出現的一瞬間,洛天便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成功了?」大漢驚喜的大喊一聲,看著洛天身上那衝天的氣勢,伸手一揮,露出了伏星月的臉,而千幻面具也是出現在了伏星月的手中,讓伏星月恢復了正常。

「怎麼樣?」洛天沖著伏星月開口,這一天的時間,伏星月沒有干別,帶著千幻面具,一直在九天城中打探著消息。「的確如周志文所說的那樣,東皇山的只剩下了一個仙王初期,還有兩個半步仙王在看守,不過中天商會的人看到東皇山的人受到攻擊,說不定會出手,這才是最大的變數!」伏星月輕聲開口,將自己打探

到的情況同洛天講述了一遍。

「那也只能將這些人引出來了!」洛天心中思索著,他沒想著尋找任何人幫忙,對方是東皇山的人,找到人幫忙,那不是幫忙,而是害了人家。

而且洛天現在也是自信,自信以他現在的實力,施展天魔解體的情況下,同仙王初期可以一戰,即使打不過,從容走開還是沒問題的。

「救人之後,你就帶著人,直奔幻天海,咱們橫渡過去,傳送陣肯定是走不了了!」洛天不斷的開口,完善著自己的計劃。

兩人又謀劃了一夜,覺得萬無一失了,第二天清晨,一道炙熱的紅光從洛天兩人所在的山嶺之中升起,同時九色的火焰,盤旋在天地,氣勢沖霄。

隨著這異像的出現,瞬間引起了九天城中人們的注意,畢竟洛天他們所在這裡,距離九天城也不算太遠。

「那是什麼,九色的火焰啊!」

「肯定有大機緣!」九天城中的人們頓時驚駭起來,動靜鬧的這麼大,城中的人們認為肯定是有大機緣存在的。

「吼……」同時一聲聲嘶吼之聲,在天地之間回蕩,異像橫生,更是讓人們驚駭起來,紛紛衝出九天城,朝著那紅光的方向沖了過去。

「怎麼回事?」做為掌管九天城的中天商會,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同樣也有不少強者趕去。

「如此跡象,肯定是有重寶出世啊!」另外一面,東皇山留下來的三人,眼中也是露出振奮,三人自然識貨,能夠產生異像的寶物絕對是價值無量,三人也是跟著動心了。

「你們兩個留在這裡看守入口,等我得到了好處回來跟你們兩人平分!」仙王初期的中年人,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飛身而起,留下了兩個半步仙王,朝著洛天所住的山洞沖了過去。

而隨著消息傳出,整個九天城大部分的人都是紛紛前往,洛天卻是盤坐在山洞跟前,眼中露出陣陣的精光,伸手一揮,十幾顆丹藥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風幻子煉製的幻天丹,藥效比起風幻子自己產生的幻境要強上幾倍,足能夠讓仙王強者中招了吧!全靠你了!」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屏住了呼吸,一把將丹藥捏碎,葯沫飄散在空中。

捏碎完葯沫洛天帶著伏星月潛伏在了補天石上,直奔補天城而去,不管成功與否,今天都要將星辰域的那些人救下來。

洛天和伏星月兩人剛走,一道道破空之聲便是響起,一道道氣息強悍從九天城趕來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和伏星月兩人之前的落腳點。

「灼熱的氣息,這裡應該存在著某種火焰!」一名仙王強者雙目如電,展開了界域,將方圓千丈籠罩,同時眉頭微微一皺。

而隨著來人,瀰漫在天地間的幻天丹的葯沫隨著微風捲動起來,瞬間將來人籠罩。

「這是幻……」一名仙王初期強者大喊,不過話音還沒落下,便是吸進了不少葯沫,雙眼變的渾濁,從天空之上掉落下來。

嘭嘭嘭……

隨著仙王初期的掉落,其他人也是如同下雨一般的掉了下來,雙目獃滯,顯然是著了洛天的道。

而此時洛天已經讓補天石全力朝著九天城的方向飛去,洛天盤坐在補天石之上,雙手不斷舞動,一道道魔印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化成兩道魔紋長龍,落在洛天的身上。

轟鳴中,洛天原本就是半步仙王的氣勢再次攀升,肉身強度,魔氣的強度也是隨之增長,丹田之中那巴掌大小的魔台也是增長起來。

「只差一絲,便是仙王初期!」洛天心中自語,走出了補天石,直接化成一道長虹朝著補天城的方向飛去。

洛天的如今的實力速度何等恐怖,原本要一個時辰的路程,只用了半個時辰,便是到了補天城,取出千幻面具帶上,洛天再次回到了補天石上,讓伏星月指路,找到打探到關押星辰域那些人的位置。

漆黑的獄門,兩名半步仙王坐在那裡,眼中露出笑意,閑聊著,這裡就是東皇山的人管九天城要來的關押星辰域人們的地方。

「你說這次三長老能獲得什麼好東西?」一名半步仙王開口,絲毫不知道,死亡的危機正在侵襲著他們。

「不知道啊,反正應該能有些收穫吧,就是不知道能分咱們多少。」另外一個人開口回應,顯然不相信那名仙王初期說平分的鬼話。

「殺……」而就在兩人說話間,洛天和伏星月兩人同時從補天石上飛出,募然出現在兩人的身後,一起出手。

別說洛天和伏星月是偷襲,就是正面對抗,兩人都不是洛天和伏星月的對手。

「嘭嘭……」兩團血霧升起,兩人臉上還帶著笑意,便是直接被洛天和伏星月兩人出手滅殺。「走……」洛天伸手一揮,九色的火焰席捲,直接將兩人的鮮血和神魂滅殺,衝進了獄門之中。 中午的太陽是炎熱的,燒烤的路邊一些小樹樹葉,都萎靡的捲縮著。

在這個年代,上班的人因為路途遙遠,不能回家趕回家吃飯的人,用餐那就只能在外面。

而他們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去吃單位的大鍋飯,或者是出去吃別的單位的飯菜。

城南的奮進大街上,突然在今天多了間,石頭衚衕派出所的對外開放的單位食堂。

對於吃厭了單位大鍋飯的人,無異於是一個好消息。

火爆!只能用火爆,來形容這間石頭衚衕派出所,對外食堂的生意。

從上午10點多,開門到現在二點多了,整個食堂門口全部坐滿了人。

房內根本就是人擠人,沒辦法,只能在外面加了桌子。

簡直就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恐怖啊!

因為這些人,吃了造反香鍋,先來的人吃了后,那就回到單位進行大肆的宣傳,就這樣短短的幾個鐘頭,起碼在奮進路上,這條街上的單位,全都知道了,石頭衚衕派出所的對外食堂,有個好吃到能讓你發癲的香鍋!

對於駱林來說,這都是小意思。

但是在周曼麗,張子欣,唐玉鳳和那幾個小夥子,包括已經笑到顛的張胖子張大同眼裡,這是不可思議的。

香鍋定在五塊錢一個,外帶送個冰鎮酸梅湯,而且還有冰啤酒供應。

啤酒在那個年代都是吃不冰的,誰都知道啤酒要冰了后,才好喝,問題是那個年代沒冰箱不是?

但是,這也難不倒駱林,沒冰箱不是有冰塊嗎?他早就要那李偉,莫紅軍他們幾個在門面里隔了個房間出來,在底下挖了個地窖,就是放冰塊的。

那個年代的人,哪喝過冰啤酒啊!那個爽啊!

熱天氣吃香鍋,還能喝上冰啤酒,對於那個年代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享受啊!

你說人會不會多呢?火爆的深意一直持續到深夜一點多,派出所的食堂才關了門。

所有的人,駱林,周曼麗,張子欣,李偉,莫紅軍等人,還有張胖子及他的幾個親信。都累癱了都。

駱林和周曼麗還好,畢竟兩人有功夫在身。

「可怕!...太可怕了!...我的天啊!...這些人都跟瘋了一樣!....」

張胖子是中午來的,他肯定要試下造反香鍋的味道啊!誰知道他來晚了,恐怖的人群,讓他直接被看到他的駱林,拖了進去幫忙,就這樣張胖子這個所長,不得不又出去喊了自己的幾個親信。

勞累的原因就是需要他們洗菜,洗菜,分菜!別小看這個,你要想下有多少人來吧,而且還要去進啤酒,張所長所裡面的唯一一輛吉普車那就干這個。

「呵呵....明天會更多人....可怕吧!....」

駱林安逸的靠在椅子上,摟著周曼麗的小腰。淡淡的笑了下說。

「算出來了!今天...賣了1150個香鍋!....1000多瓶啤酒....毛收入是7550塊...除去成本500塊,純利7000!....」

張子欣那帶著點尖細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整個食堂內,一片安靜!我的天啊!

一天!一天就是7000!我的媽啊!真給力啊!

除了駱林外,沒有一個人,不是瞪目結舌的看著張子欣手裡的小本子。

張大同已經興奮得不能呼吸了都,這就1000塊到手了?太恐怖了!這樣下去,一個月還了得啊!他不有幾萬的收入啊!想起來他的汗毛都興奮得立了起來。

「....駱少!....我服了!...你簡直就是!財神降世啊!....」

這裡全都是自己人,所以張大同說話就很隨便,搖了下他的胖腦袋,感嘆的說。

「張姐!點一千給張所長!....」

駱林知道給張大同錢,那是讓他更加賣力的幫忙,雖然合約上寫的是一個月一結賬,但是今天實在是太火爆了。

張大同也幫了大忙了,啤酒,買菜可都交給他的小吉普了。

當張大同接過一大疊的厚厚工農兵時,他又出汗了。

這就是一天的乾股錢?我的天啊!

當然,他也沒忘記那幾個親信,點出兩百讓他們分了,那幾個親信警察也震撼了,這下手裡拿的就是幾個月的工資啊!而且這還是一天的錢!

草啊!這簡直是撿錢啊!張大同等人離開后。

駱林也分了幾百給李偉,莫紅軍,卓立,秦自立,姜解放等人。每個人是10塊錢一天,那就是300一個月。這個工資已經是超過了副省級幹部了,可以了。

幾個人心裡已經興奮得麻木了,看來還真對了人啊!

你看看這錢簡直是,跟印鈔票差不多了,帶著極度的興奮他們幾個也去休息了,他們幾個都住在店裡。

「我說你這個資本家,也太會賺錢了吧!...這跟搶錢都沒啥區別了!....」

駱林他們幾個也都回到了家裡,確實張子欣說的沒錯,這跟搶沒啥區別。

「呵呵....我們是派出所的食堂!你怎麼這樣說呢?...這錢還得啊!...我這也是為人民服務不是....」

駱林看了眼帶著義憤填膺狀,正直的張子欣淡淡的說。

其實要不是張子欣愛上了周曼麗,肯定會去舉報駱林這個隱藏在人民隊伍中的反革命小走資派。

「我的天啊!一天就這麼多錢,那以後還了得啊!....」

周曼麗看著用一個裝滿錢的小麻布袋,感嘆的說。

「嗯!....這還是剛開始!不過以後還得小心點啊!....你存錢最好多搞幾個摺子,不要把錢都存在一個摺子裡面!....」

駱林笑了下看了眼,臉上帶著絲疲憊的周曼麗,拍了拍她的小手說。

周曼麗看了眼駱林點點頭,對駱林斂財的手段,那是嘆服不已。

駱林說的一點沒錯,這還是剛剛開始。

二個月後,城南有個石頭衚衕派出所的對外食堂,有個叫造反香鍋的美食,那就像一股旋風一樣,傳遍了整個京城。

而且石頭衚衕派出所對外食堂,還開展了打包業務。

二個月下來,駱林那那真是數錢數到手抽筋,周曼麗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

六十多萬啊!就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賺到了!

想起來都毛骨悚然吧!說不害怕,那是假的。

那個年代東西才幾分錢,你說六十萬是啥概念?

而張大同光分錢就分了六萬!每天晚上做夢都笑啊!而那些親信警察也分了上千的錢,你說他們會說出去嗎?

轉眼就進入了,1973年的初秋時節。

駱林和張大同有合計了下,又把邊上的一個街道辦事處的房子也用派出所的名義租了下來。

好傢夥!這下可真忙不過來了,還好,馬青松又找了十幾個人來了。

有了這些人這才算是把食堂擴大,進入秋天,那香鍋生意就更好了。

現在派出所食堂,除了早上沒什麼人,一到10點鐘左右,就開始人頭涌涌了。

當然,駱林可不敢搞送外賣啥的,那就太明顯了啊!

給有心人知道,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可以打包!其實是一樣的,只不過是自己來拿而已。

這段時間,駱林的「炎黃八法」進展緩慢。

每天周曼麗累的要死,再有功夫。那也頂不住天天這樣啊!

所以駱林也不好說,晚上我們練功吧!

殷紅梅也知道兒子搞了個飯店,聽了駱林的一解釋,佩服的直立大拇指。

老爸駱世傑對駱林的膽大包天,已經感到無能為了。

家裡的老婆已經是個資本家了,現在又多了個更加過分的兒子。你以為他不知道,自己老婆乾的那些事啊?

現在她每個月收入都是上萬!我的天啊!上萬是啥概念!而這個兒子更狠一個月幾十萬的收入。太可怕了!

每當駱世傑想到老婆兒子乾的這些無法無天的事情,就害怕擔心,而老媽殷紅梅對兒子賺錢的手段,佩服得驚嘆不已。

初秋的夜幕中,前後三輛黑色的紅旗轎車,緩緩地開到了,城南石頭衚衕派出所的對外食堂街邊,停了下來。

從上面下來幾個人,為首的是有個身材嬌小,皮膚白皙,戴著副黑邊眼鏡的中年女人,身邊還有個一身軍裝,身材高大樣貌年輕點英俊男人。

身後跟著幾個明顯一看就是保鏢的人物,這時,食堂外都是燈火通明,外面都擺了幾十張的桌子,全都坐滿了人,在那熱鬧的談笑吃喝著。

「....首長!...就這了!....呵呵...有名的造反香鍋!....」

那個年輕的帥哥軍官看了眼身邊的這個面目威嚴的女人,低聲討好的笑著說。

那個女人看了下四周,不錯!有標語!堅決打倒反革命走資派!堅決執行偉大領袖的英明指示!將鬥私批修進行到底!

「嗯!很不錯嘛!這個派出所的對外食堂做的不錯!....豐富了廣大人民的生活嘛!....我們進去吧!...」

那個女人看了下駱林刻意掛的幾個巨大的橫幅!微笑了下,抬手揮了揮,示意進去。

今天,駱少正好在店裡幫忙,剛送了幾瓶啤酒,眼睛自然的就看向門口的那幾輛黑色紅旗轎車,也看到了燈光下的那個女人和那個年輕的男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