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城城牆上。

守將許子期望著山賊消失,一臉鐵青,心中充滿憤怒,看著山賊肆虐,做為黑龍城的守備將軍,他卻不能出兵立馬剿滅他們。

黑龍城裡,敢違背郡王府意思的人,都死了,許子期一家老小都在城裡,他並不敢得罪郡王府。

山賊出現時,就有人傳言,讓他緊閉城門不得出去,許子期心中的怒火,來自於郡王府,也來自於越來越無法無天的山賊。

一旁的偏將許衛道:「將軍,我們就這麼放他們走,朝廷追究下來,怎麼辦?」

這可是死罪,許衛看著叔父,不明白他為何要下令緊閉城門。

許子期緊握腰上的劍,道:「山賊勢大,我們只是小心謹慎。許衛,去調集左軍,等他們返回,不要放走一人。」

黑龍城裡有三萬守軍,分別為左中右三軍,三軍各有一萬人,軍中士兵比不得朝廷的精銳之師,也是正規軍,不是那些山賊可比。

……

山中大道上,山路蜿蜒曲折,一邊是陡峭的山崖,一邊是茂密的樹林。

五匹馬不緊不慢的走著,他們正是趙素素一行人,三個侍衛小心翼翼的戒備著四周,免得有妖獸出來偷襲。

「吸。」趙千禧倒吸一看氣,他趴在馬背上,雙手抱著馬脖子,一臉囧像。

趙千禧憤憤不平,怒道:「等我回了王府,定帶人回來殺了那個傢伙。」

他不過是嘴上功夫,一個不得志的少爺,修鍊天賦還一般般,哪怕他是太子的兒子,太子府中的供奉也不會聽他的安排。

趙素素扭頭看了一眼他血肉模糊的屁股,滿是歉意道:「都是我的不對,若不是因為我的事,你也不會被打。」

趙千禧道:「素素說的什麼話,是我主動要來幫你的,只希望你以後能夠在大哥面前多多給我美言。」

趙素素點頭,她對自己的容貌還是有點自信的,王府中雖然佳人不少,自己也是很出眾的。

趙素素想了想,又說道:「回了郡王府,我安排幾個丫鬟伺候你。」

吃了丹藥,不過三五日,趙千禧的皮肉之苦就會過去,只是損傷的經骨,得多養幾天。

「多謝素素。」趙千禧心情好了不少,有人給大哥吹枕邊風,自己將來也有盼頭。

趙素素淡淡一笑,她的心中其實很不安,四年前,那時她才十一歲,就已經長得亭亭玉立,漂亮的臉蛋有了絕色之姿。

那一年秋天,她隨父親去京城,就與武成王趙奢相遇,嬌小玲瓏又不失甜美可愛的她,直接被那位王爺看上。

從那天起,她就住進了王府,只因為年紀太小,所以只是以趙家小姐的身份住在王府中。

這些年,趙奢一直隨父在邊關,趙素素自然就沒有機會成為王府的王妃或者夫人。

趙素素不安,因為王府中還有不少女子,她們沒有任何名分,隨時可能被王爺送給那些將軍,她害怕自己也成為那樣的女子。

趙素素想著,心中越發不安起來,甚至有點害怕回王府了,要是被送人,連一個小妾都做不了。

突然間,前方遠處傳來陣陣馬蹄聲,一個侍衛躍上路邊大樹上,望著遠處襲來的大軍,他的臉色頓時一緊。

侍衛從樹上落下,驚呼道:「不好,山賊來了。」

趙素素心頭一慌,調轉馬頭就往清水城跑去。

三個侍衛見狀,也不遲疑,他們抓起趙千禧,立馬想要躲進路邊的山林中。

清水城不過一座小城,這裡距離城池也有點遠了,一旦被山賊追上,只有死路一條。

「哪裡跑?」

張河一馬當先,他看見躲往山林中的人,取出身邊的長弓,彎弓就是三箭一起射出。

「啊!」林間響起慘叫聲。

張河大笑一聲,揮手吩咐身後的人,道:「你們去殺了他們。」

他可是看見了前方的那個紅色身影,根本沒有多少興趣停下來去山林中抓人。

遠處的一座高山上,王修站在山崖上,注視著周漢二人,看著肆殺的張河,沒有任何錶情。

他也並沒有提示二人,前方已經有大軍在埋伏,這些人的生命,王修根本不在意。

這一次行動,也只是為了引發那位小皇子對南郡郡王府更大的敵意。

王修心中暗道,「據說雲妃娘娘絕色傾城,那皇帝這是要拋棄他這個兒子,還是要栽培他?」

黃睿的死,讓陳方閏以為清水城有武王強者,如此一來,就令他們有點畏手畏腳。

天師道現在並不願意跟朝廷正面爆發劇烈衝突,一旦朝廷下定決心,沒有外援,失敗的一方肯定會是他們。

天師道能夠保持強大,只因為他們擁有五位武宗強者,紫陽宗武王眾多,武宗也只有五位。

沒有六品以上的功法,想要突破到武宗境界,只有那些天賦異稟的人才能做到。

……

「小娘子,別跑。」張河已經把大軍甩在了身後,他看見了前方那女子漂亮的臉,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擁有她。

趙素素回頭一看,嚇得六神無主,只是扭頭看了一眼,那人臉上恐怖的傷疤,就讓她差點落下馬去。

「我死也不能讓他抓去。」趙素素心中絕望,她的馬兒雖然比山賊的好了許多,可她騎術普通。

在王府中,她更多時間都是花在了修鍊和習武學琴上,這騎馬還是在郡王府時學的。

山坡上,趙元和黑魘軍的人注視著遠處出現的人,並沒有立馬出手。

那一道紅影很快就來到了山坡下,那後面的大漢已經距離她不過五十米。

趙元看著趙素素緊張的模樣,心道:「真是紅顏禍水。」

一個山賊,居然為了她放棄了大軍孤身深入。

兩人距離再次拉近,張河的身體飛起撲了上去,大笑道:「哈哈!小娘子,你是我的了。」

「駕。」

趙素素狠狠地一甩馬鞭,她坐下的龍血馬一仰蹄子,陡然加速。

張河撲了一個空,回到馬上惡狠狠道:「小娘子,你在跑,我就放箭了。」

前方就是清水城了,張河在心大,也不會貿然追進城裡。

這時,周漢帶著六千大軍從遠處奔來。

趙靖瞬間舉起手中的弓箭,張弓射向周漢,大武師血氣入狼煙,在強者面前,身份根本隱藏不了。

「有埋伏,殺。」周漢大喝一聲,同時,他的身體猛的一扭,那一支箭從他的左手胳膊穿了過去,帶起一朵血花。

趙靖一箭,就令那個山賊首領失去了一條胳膊。

山賊們的馬一時根本停不下來,一陣箭雨從林中射出,頓時,就有上千山賊落馬。

趙元連射兩箭,射落兩個山賊,第三箭還沒有射出,黑魘軍已經沖了出去,那些山賊直接潰敗了。

周漢見勢不妙,轉身棄馬躲入山林中。

前方的張河聽到身後傳來的喊殺生,不在憐香惜玉,準備射傷了她,在擄走。

突然之間,城牆上,一支箭射出,瞬間就擊中千米之外的張河。

張河抬頭睜大眼睛看著遠處城牆上的那個人,眼中滿是不甘。

箭頭穿過他的胸口,強大的力量將張河拋飛出去,他的身體落在十多米外,躺在地上睜著眼睛死不瞑目。

那一箭的速度和力量比趙靖射出的箭都強大許多,哪怕遠在千米外,張河也根本反應不過來及。

趙瓶兒收了弓,嘴角一笑,道:「娘子,我這箭法如何?」

傅清雅沉默,不搭理她,她這是越來越上癮了。 王修站在山崖上,看著那些手下被殺的片甲不留,他也沒有皺一下眉頭。

天空中盤旋著一隻金雕,那金雕遠在萬米之外,王修知道,自己只要動一下,就可能被它發現。

他並沒有拿出弓箭射殺那一隻金雕,這種金雕朝廷飼養的並不少。

「這個皇子並不是傳說中的那個不能修鍊的廢人,皇家的人都喜歡陰謀詭計,就由你來滅了郡王府,我們才好藉機成事。」

王修心中猜測不定,他體內真元流動,一股真元透體而出包裹著他,他的身體從山崖上飛起。

一步十米,他就這麼從山崖上抬腳踏出,一步一步從空中向著遠處的山谷走去。

山中風吹過,讓他的衣袍飛舞,如同仙道中人。

清水城低矮的城牆上,趙瓶兒抬頭望著遠處天空中出現的人影,秀眉一簇,道:「清雅,你說,要不要救他?」

傅清雅雖然修為沒有了,一雙眼睛的眼力也是不差,她自然看得出,那人向著山谷中的趙元飛去。

「還是不要救了,我們兩人雙宿雙飛可好?」

趙瓶兒伸手摟住她的腰,沒想到,這個偏僻的小鎮事情還真多。

傅清雅白了她一眼,道:「就算他死了,我們也沒有可能。」

「娘子真是絕情。」李瓶兒扭頭對一旁站著的老頭使了一個眼色。

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他們進城時那個趕車的人,他穿著灰黃色的衣裳,像是地里幹活的老翁。

老者猶豫了一下,他只是負責保護李瓶兒的。

李瓶兒伸手去撫摸她的臉蛋,道:「去吧!你在不去,清雅就要跟我絕交了。」

老者身體一動,就消失在城牆上,在出現,已經在百米外。

城牆上的那些士兵看著這一幕,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趙府中。

劉言行發現有武王強者出現,直接衝出了城。

趙素素狼狽不堪的回到城裡,身邊突然一道人影閃過,嚇得她花容失色,連忙騎馬往趙元的府邸跑去。

十里坡下。

四周的山崖上長滿參天大樹和灌木叢,這裡就是綠色的世界。

喊殺聲遠去,四周安靜許多,趙元帶著百人大隊的黑魘軍在清理戰場。

長達五百多米的山道上,人馬倒在地上,箭羽插在他們的身上,地上都被鮮血染紅。

血腥味引來了許多關注的目光,山石間,一個個小腦袋伸出,那些明黃色的小蛇打量著外面,不知道是好奇還是害怕。

一隻黑虎趴在距離大道不過三米的山崖上,虎視眈眈的盯著那些人。

趙元抬頭掃了一眼四周山林,張弓對著一隻靠近的狼射出一箭。

這些傢伙真是膽大包天,聞著氣味成群的趕來了。

這四周數百里大多數地方都是青山,山中不知道隱藏著多少的妖獸,幾十裡外的血腥味,它們也能夠聞著。

這些灰皮的狼,在戰場上就是清理工,它們不過二品高級妖獸,那些朝廷大軍一般不會射殺它們,任它們在眼皮底下奔跑。

突然,天空中的金雕急劇落下,它強健有力的爪子想要抓住地上的趙元。

趙國以黑色為尊,趙元身上的黑色虯龍衣,代表著一種身份地位,他每日都有穿,已經習慣了。

在皇宮中,穿著打扮非常講究,要是衣衫不整,隨意穿著,肯定會被責罰的。

這些金雕得到訓練,認得趙元皇子身份,發現有危險情況,它立馬救人了。

「你這畜生倒是機靈,不過,你剛才飛的太高了,在我面前還想要救人么?」

王修出現在山谷上的山崖上,他一拳打出。

「啾。」

金雕哀鳴一聲,向著遠處的山中落去。

相距了四五百米,王修一拳也讓它身身受重傷,只怕再難以活命。

趙元身邊的黑魘軍彎弓對著三十多米高的山崖站著的人,那人年過五十模樣,濃眉大眼不怒自威,他們拿弓指著他卻並不敢隨意動手。

那是武王強者,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

趙元深吸了一口氣,來平復自己的心情,他抬頭望著那大漢,道:「不知道前輩來此有何事?」

趙元早已經明白,自己成了那個父皇的棄子,能不能好好的活下來,完全看自己的運氣。

岳州的這些武者,平時里都是山民,朝廷大軍也不能隨意去征剿。

不然,引發百姓的反抗,其他有野心的王爺興風作浪,朝廷對他們的掌控會更加低。

其實,就算天師道人不出手,皇帝趙亭江也會一步一步挑起事情來。

依秀那答兒–妃禍天下 王修並沒有急著出手,一個小孩子,還用不著他來殺,他開口道:「你就是雲妃娘娘的兒子,面如美玉,英俊不凡,皇家的人模樣都是不錯。」

重案S組 趙元心中有了猜測,也明知故問,道:「晚輩趙元見過前輩,不知道前輩來這裡有何事?」

王修抬手指著那些躺了一地的人,道:「你可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他們都是山賊。」 我的婚姻高八度 趙元謹慎的回答。

實力相差甚遠,他不得不小心謹慎,免得被對方一掌拍地上。

被王修這麼盯著,那些黑魘軍都不敢輕易動作。

王修臉上露出一個笑容,眼睛微眯道:「他們是我的手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