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保護好自己不受傷害,也已經是她的極限。

隨著董恆的目光注視,下方、李清露依舊保持著行禮的姿勢,心中越發的不安,她猜不到董恆見她的目的。

更清楚,對方這個男人、絕對會真的可能殺了她。

沒人想死,而她、也不想死,更不甘心這樣去死。

「你、想死想活?」

沒有任何預兆的,董恆淡漠的聲音自上方響起,話語中的意思、在這空蕩的大殿內更是令人感到心顫。

上官幽月渾身輕抖,一股相似的感覺直衝心頭。

跟當年一樣,直接的可怕,霸道的蠻不講理,根本不給她多餘的選擇。

只能在他給出的兩條路上、選擇一條,再沒有第三條,甚至連緩和一下的餘地都沒有。

銀牙不禁緊咬,心裡升起怒火、氣苦、和絲絲的委屈,不過隨即便被死死壓住,繼續看似恭敬、語氣卻有些僵硬道:「沒人想死,上官幽月自然不例外。」

「好。」董恆似乎根本不在乎上官幽月的反應,「從現在起,你就是本座夫人的貼身丫鬟。」

「嗯!」

重生之將門孤女 上官幽月神色又驚又怒,猛然抬頭瞪向董恆,不過只是短短半息時間,就又低下了頭。

但心中依舊思緒如潮、有些混亂。

他居然讓自己去當丫鬟!

簡直是可惡。

而且是當他夫人的貼身丫鬟,也就是當清露姐姐的貼身丫鬟。

他為什麼要如此做?

自己也就曾經跟清露姐姐關係好一些而已。

他要用自己算計姐姐什麼嗎?

還是別的原因?

種種想法一一閃過,卻沒有一個能夠有三分肯定的。

見上官幽月沒有立刻回答,董恆也不在意,像是根本沒有想過上官幽月會拒絕的繼續說道:「學學規矩,明天、便去伺候夫人,退下吧。」

聽完,上官幽月已經感覺自己快忍不住了,但她還是沒有做好去死的準備,低著頭、咬著牙、努力故作平靜地應道:「是。」

隨後,便有些迫不及待地退了下去。

上官幽月消失在大殿中,一旁、董忠神色有些異樣,似乎想說些什麼、又不敢說。

董恆餘光掃過,淡淡的聲音響起:「何事?」

董忠神色微松,立刻行禮鄭重道:「啟稟掌門,屬下觀那上官幽月心中定有不甘,恐怕、恐怕並不適合擔任夫人的貼身丫鬟一職。

一旦她心有怨恨,萬一對夫人不利的話,那…………」

說完,立刻低著頭,態度越發恭敬,伴君如伴虎,這句話董忠早已經清楚。

但即使是他這個伺候董恆這麼多年的跟班,也越來越不了解自家少爺了。

他這樣直接否認反對董恆的命令,自然會有不少受到懲罰的風險。

……………… 董恆餘光又看了一眼董忠,目光淡然,誰也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隨即收回目光,拿出宗門冊,繼續看了起來,嘴中像是隨意的淡聲道:「上官幽月是個聰明人,她會知道該如何做。」

董忠眉頭一皺,心裡有些不解,不過也不敢繼續深入問下去,目光一轉,試探道:「那要不要、將她看起來?」

「不用。」董恆不在意地說道,卻依舊有著讓人不容置疑的氣勢。

「是。」恭敬應了聲,董忠沒有再說什麼。

心裡輕輕鬆了口氣,看來掌門的心情也並不是太差。

跟隨董恆這麼多年,剛剛、他能感覺到,去了一趟後殿后,董恆的心情並不好。

顯然跟李清露有關。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但在這種情況下,他依舊插嘴問話,原因很簡單,他不是真的擔心李清露會受到傷害。

相反,如今、他也下意識排斥李清露。

傲嬌甜心太難寵 所以他想趁機摸清董恆對李清露真正的態度,好決定自己的態度。

另一方面,他想表現自己,董恆當了掌門,他的地位水漲船高。

但到了這一步,沒人願意只當一個傳聲筒,所有人都希望能往上爬,他自然也不例外。

而他想更得到董恆重用,那就只有去表現自己。他也能感覺到,董恆並不厭惡屬下去表現自己、去爭取向上爬的心思。

不過這其中也有著一個度,不能使得董恆對他感到厭煩。

其實他也知道,董恆既然如此做,自然有自己的思量,不管是不是要傷害李清露,都不是他能插嘴的。

但這無疑是個好機會,不僅能間接試探出董恆的態度,還能從維護李清露、表現一下忠心。

而且在一個人生氣之時,如果能與其說上話,顯然能增加自己在對方心裡的印象。

所以,他才會冒著風險去插話。

重生之刺客笑傳 現在看來,第一個目的沒能達成,第二個、第三個雖然也不知道達沒達到,但董恆沒有怪他,便是一個進步。

以後,也能說上更多的話。

……

這邊,上官幽月走出靈雲大殿,白皙的拳頭越握越緊,抿著的紅唇更因用力過甚,而有些泛白。

哼!別讓我有翻身的機會。

在心裡有些不甘、又有些心虛的輕哼一聲。

十幾年來磨練出來的隱忍,重新將憤怒壓了下去,快速思考起董恆的真實目的。

他清楚自己對他並沒有什麼好感,他對自己也沒什麼好感。

但依舊讓自己去當清露姐的貼身丫鬟,就不怕自己從中使壞?他是想害清露姐?

可他又知道自己曾跟清露姐關係好,剛才還直接提醒、威脅自己,讓自己安心去當一個丫鬟。

又是在這個時候,難道是為了保護清露姐?

想來想去,上官幽月心裡有些混亂,還是不能確定殿內那高高在上之人的心思。

「你就是上官幽月吧?」忽然,一名看起來六七十多歲的女人、面色平靜地走到了上官幽月身前,蒼老的目光上下仔細打量著她。

上官幽月渾身一涼,有些不自在地動了動,因為她感覺自己在這目光下,竟然像是沒有穿衣服、被看透了一樣。

「嗯,條件不錯。」那老人也沒有等上官幽月回答,便輕輕點了下頭,帶著絲許讚賞,隨後又隨意解釋了一句,「老身奉掌門之命,前來教你如何做一個好丫鬟,你可以叫老身沈婆婆,走吧。」

說完,直接轉身朝一個方向走去,重頭到尾都沒有在意過上官幽月的意見態度。

上官幽月一愣之後,便是心生悶氣,但還是忍了。

雖然這些年她已經突破到自我境,面對這不過竅穴境的沈婆婆,一招就可以教訓她。

但自我境的實力,面對龐然大物一般的靈雲門,不過是螻蟻一隻,她除了忍、還是只能忍。

壓抑著悶氣,邁步跟了上去。

又過了一會,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董忠看了一眼大殿門口的方向,再看著董恆、小心翼翼的輕聲道:「啟稟掌門,天色已經不早了,後殿那邊……」

說著,便低著頭不再說話。

董恆目光微動,看了一眼自身的喜服,猛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真正的成親之日。

雖然在鼎內空間經歷過幾次,但那終究是虛幻的,真正的、還真是第一次。

眉頭略微一挑,稍一停頓,收起宗門冊,「你先下去吧。」

「是,屬下告退。」

董忠恭敬地行了一禮,向大殿外而去。

董恆也沒有再在大殿停留,起身、不慌不急的向後殿走去。

而在此時,祝青山和方破一刻不停的趕路、已經來到了靈雲神城外。

望著這龐大無比的神城,兩人相視一眼,就進了城門、直向中心城主府而去。

神州大地之上的神城,都是人族為了爭奪神州大地而建立起來的,規模相差無幾。

比之巨城龐大了十幾倍,長寬縱橫八百里,城牆高達六百丈,常駐人口都是上億,實是盤踞在神州大地上、一隻只恐怖的龐然大物,庇護著人族一代代生存。

不一會,兩人便來到了城主府,找到六長老梁業旺。

「你們說什麼?掌門已經傳位董恆!」梁業旺猛的自椅子上站了起來,滿臉驚駭、不敢相信的瞪向祝青峰兩人。

「不錯。」祝青峰兩人嚴肅地點點頭,將梁業旺心中的懷疑打破了。

「這怎麼可能?」雖然知道兩人不會拿這種事騙自己,但梁業旺還是不敢相信,呼吸頓時加速,希望新鮮的空氣能使自己冷靜下來。

目光閃爍間,停頓了幾息時間,梁業旺充滿懷疑之色的雙眼、繼續瞪向祝青峰兩人,聲音冷了下來:「掌門既然傳位,為何不曾通知我們?」

「呵,梁師兄說笑了。」方破直接不在意地笑了一聲,「老掌門如何行事,我們又怎麼知道?」

祝青峰一點頭,接著道:「不錯,老掌門此次傳位,非常突然,就連我們事先也被蒙在鼓裡。」

梁業旺張了張嘴,心裡一大堆疑惑要說出來,既然要傳位,那為何要讓我和李師兄剷除他的黨羽?

為何連我們這幾個心腹都不告訴?

為何傳位的這麼倉促?

…………

可這些疑惑卻沒能說出口,因為實在不適合說。

見梁業旺說不出話,祝青峰繼續道:「梁師兄,我與方師弟奉新掌門之命,代替你與李師兄坐鎮神城。

你還是儘快返回宗門,參拜新掌門吧。」

梁業旺眉頭一挑,心裡混亂如麻,但又不能拒絕,頓了頓,勉強冷靜下來沉聲道:「既然如此,你我幾人便一起去找李師兄,到時我與李師兄一起回宗門。」

祝青峰與方破餘光對視一眼,一起點了下頭。

梁業旺的選擇並不出乎他們的意料,面對這等大事,他肯定會去找四長老李文蘇商量。

不過兩人也不在意,他們就算再怎麼懷疑、再怎麼商量,也絕對會回宗門,探個究竟。

很快,梁業旺吩咐一番后,三人便連夜向通陽神城趕去,李文蘇正在那裡。

同時,董無靈等人也在連夜向秘境趕去。只有董山等人,並不著急,出了宗門進入一座副城后,開始商量如何更快的完成任務。

那三位四級軍魂者,此時也趕回了安陽巨城,傳達下董恆的命令。

隨著命令下達,整個靈雲門境內的大軍,都漸漸開始動了起來。

……………… 靈雲門境內,風波即將開始。

山門中,隨著黑夜降臨,本應該是熱熱鬧鬧的情景,也變得有些安靜。

實在是今日的事情,太過突然,衝擊太大,也太過異常,所以已經沒有人能再輕輕鬆鬆的吃喝玩鬧了。

所有人在眾內門長老的監視下,老老實實的回房修鍊、睡覺。

尤其是今日親自目睹靈雲大殿之事的人,都收到了最嚴厲的叮囑、警告。

忘了今日的一切。

不過也有一些人,已經沒有機會去忘記了!

在這有些安靜的氣氛下,殺戮來的是如此快速、也如此的悄無聲息。

「嗯!」一聲悶哼,一位內務峰上的中年男子倒地身死。

「你、是、什麼、人?」靈雲峰上,一名管事瞪大著雙眼,不甘的看著面前一氣質儒雅的中年人。

「殺、人、滅、口!」一人帶著恨意的艱難說道,隨後便徹底氣絕身亡。

「還有一百二十三位。」

…………

…………

冷酷的殺戮下,沒有絲毫人性可言,一些人不管心思如何,會不會將事情說出去,他們都不會再活下去。

最終的原因不是他們看到了今日大殿之事,而是,他們看到了、卻沒有強大的靠山。

所以,他們必須去死。

……

靈雲峰後殿,李清露所住的院落,這裡便是今日的新房。

早早的,便已經布置的喜氣洋洋,到處都充滿著喜慶之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