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方昊天想都沒想就說道:"當然,如果你想替陸原抱不平的話,你現在可以出手。"

"不知死活。"

顧達冷笑,然後大步離開。

方昊天看著顧達的背影也是冷笑連連。

何固等人站在方昊天的身邊臉有憂色。

何固說道:"楊師弟,今晚你不論如何都不能外出。在門裡,他有門規所縛他們也許不怎麼樣,至少不敢太過份,但到了外面,他們絕對會殺了你。"

方昊天當然不懼,但也沒必要逞強,他現在自然是不想再生事,好好過了今晚,然後明天進入血王境。

不過拿了第一這麼好的事,大家心情好,免不了要慶祝,於是由夏平樂這個出身富豪人家的土豪請客。

太陽,已經在西山的邊緣徘徊,發出萬道霞晃,染紅了半邊天,也染紅了整個幽血門。

此時已是嚴冬,雖然這一帶不會下雪,但寒風從錢塘城那邊吹來,格外的冷,不來由的方昊天等人突然感覺到有股肅殺之意。

幽血門由門內弟子或是直接由幽血門開的酒樓有好幾家。

方昊天等人進去的是在幽血門中聲譽中上的八方樓。

今天慶祝的人,當然不只是方昊天他們。那些有份進入前三百名幸而進入血王境尋找強大機緣的人也很開心的要慶祝,其中也有一部份人選擇了八方樓。

因為一些來慶祝的人比方昊天他們先出那座大殿,也先進入八方樓,所以百劫殿考核成績的情況已經在八方樓傳開。

如果第一名是陸原,那是情理中事,談論的人估計不會很多。

但現在卻變成了這前默默無聞的楊炎,這可就成了大家感興趣的話題。

有人覺得考核肯定有內幕,有人操控了結果,嫌疑直指巫九。

有人說可能陸原倒霉,所走的路線正好是機關區中最難的那一條,而"楊炎"他們走的正好是機關區最容易的那一條。

但不管怎麼樣,所有人還是認為楊炎能拿第一憑的不是實力,憑的是運氣或是有人幫他。

那他這個第一名,最終的結局還是會在血王境后被陸原斬殺。

因為方昊天等人是談論話題的主角,所以當他們進入八方樓大堂時,原本喧嘩震堂,氣氛熱烈的大堂倏地變得鴉雀無聲。

那種從嘈吵轉變為寂靜本身已是強烈至令人有透不過氣來的沉重壓迫。

這時,巫九竟然從二樓下來,當看到方昊天他們時他先是一怔,然後臉上堆起笑容走上來。

看到他堂堂大少爺的身份竟然會在這裡出現,又正好方昊天他們出現,又看他如此熱情,笑得如此燦爛,那些懷疑考核被人操控的人都突然有種"果然如此"的確定。

巫九似乎不理會這些,也不介意人家對他的議論。他走到方昊天的面前時直接就拿出一張銀票遞給方昊天,說道:"乾的好,這十萬兩是我請你們的喝酒錢,希望能笑納。"

方昊天有點意外,但很快就自然的接過銀票,對巫九稽首說道:"大少爺的打賞,楊炎當然要笑納。"

"哈哈哈……"

巫九很滿意,很開心。

方昊天能如此坦然接受他的銀票,但是證明楊炎承認以後是臣服他巫九的。

雖然在巫九的眼中,方昊天幾人的實力真的幫不了他什麼,在所有支持他的人當中是最弱小的存在。

但他真的開心,因為方昊天拿了第一,挫了陸原的銳氣,就等於幫他打了巫荒樓一巴掌,他怎麼不開心。

雖然他的內心中也覺得方昊天活不了多久,決鬥中必定會被陸原斬殺。

齊天之心 但又如何?

現在他花十萬兩開心,值得。

任何能打擊巫荒樓的事,都能讓巫九開心。

他可是大子啊,但巫荒樓卻因為嘴巴甜哄得父親開心而奪了他少門主的身份,他對那個擅長心計,陰險毒辣的弟弟真的沒有任何兄弟情份可言了。

"好,好,好好吃喝玩,你們今晚的一切吃喝玩樂的開支都算我巫九的。"巫九笑道:"要是銀子不夠就用我的名字記帳好了。"

"謝謝大少爺。"

方昊天等人趕緊道謝。

"巫九,你真的是越來越有出息了。收了幾個垃圾竟然都能開心成這樣,怪不得你爭不過少門主。"

一道陰尖的聲音極為突兀的從二樓傳下來。

巫九頓時臉色變得陰寒,順著聲音抬頭看去。

大堂的人也都抬頭。

"厲赤炎!"

一看到那人是誰,不但是巫九臉色微變,就是很多人也不由自主的出現倒吸涼氣的聲音。

厲赤炎,幽血門弟子中實力排名第七的存在,更是所有弟子當中最可怕的狠角。而其實力,據說已經是元陽境八重的修為。

同時此人也是巫荒樓的最大支持者之一。巫荒樓曾經親口當眾說過,如果他當了門主,以後刑殿的殿主就是厲赤炎。

可想而知此人在巫荒樓的心目中是多麼的重要。再加上他的實力,所以他對巫九並沒有多少忌憚,更不需要任何的恭敬,哪握是表面上對"大少爺"的忌憚與恭敬都不需要,都不屑為之。

"厲赤炎,我只不過是替幾個師弟拿了好成績開心而已,這也礙了你們的眼?"巫九很快就恢復的了冷靜,不怒反笑,說道:"你說他們是垃圾,這麼說那些靈武境實力修為支持你們的人,在你們的心中實際上當他們是垃圾,並沒有半點感激之情?"

"該死。"

"可惡。"

厲赤炎身邊幾人聽到這話忍不住怒罵。

方昊天不由的瞄了一眼巫九。

這傢伙確實不簡單啊!

簡單的一句話卻是直接就刺向對手的要害。

"沒想到大少爺還是一個牙尖嘴利的人。"厲赤炎眼中殺芒驟然一閃,冷聲道:"但光靠嘴巴有什麼用?等少門主登上門主之位時你就什麼也不是了。說真的,我剛才見你拿出十萬兩來收買人心真的覺得很可笑。你可能不知道吧,這一次血王境能開啟,讓門中一些門子有幸進去尋找血王老祖的傳承,尋找自已的機緣,這一切是少門主的建議。他覺得讓血王老祖的傳承留在血王境是我門的一大浪費,所以他希望有緣者得到他,然後壯大我幽血門。" 赤厲炎有替巫荒樓揚名的意圖,所以他說話的聲音漸漸提高,暗含玄力催發,別說整個八方酒樓,就是附近其他樓房的人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只聽赤厲炎繼續振振有詞而道。

"少門主做事是從幽血門大利益著想,給門中弟子的是最大的獎勵,最大的好處。不管是誰,只要是我幽血門弟子,只要心向幽血門的弟子,少門主都很重視,又怎麼可能視為垃圾?"

"但巫九你看看,你看看身邊那幾個傢伙,為了得到你的信任便信品雌黃誣衊我門有望成就天人的絕世天才陸原,良心都被狗吃了,心中只有自已,哪有我幽血門。這樣的人,不是垃圾還是什麼?"

"巫九,你是爭不過少門主的。"

"就拿這一次血王境的事來看,少門主做的是門中最大的事,給弟子謀的是最大的好處。"

"而你,到現在還只停留在用銀子來收買人心這麼低劣的境界,你拿什麼跟少門主爭?"

"難道你巫九跟支持你的人都只會說,只要你們支持我當門主,我就給你們多少銀子?"

赤厲炎言司犀利無比,咄咄逼人,字字誅心,字字如利器一般的將巫九剛才的反擊擊潰,然後反刺巫九的心臟。

"哈哈……"

赤厲炎身邊那幾人都哈哈笑起來。

酒樓中聽到這了赤厲炎一般言辭后不少人居然都紛紛點頭,覺得他說的有理,顯然心中對巫荒樓增加了許多好感。

巫荒樓與巫九爭搶門主之位很激烈。誰對巫荒樓增加一份好感自然就增加一份支持力,形勢便對巫九極度不利。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巫九沒有反擊,也沒有針鋒相對,而是突然沉默,似乎是因為赤厲炎的話而讓他無法反駁一樣。

見他如此,他身邊一人等了一會後忍不住要出聲反擊。

如不反擊,便等於承認赤厲炎所說的話在理,這是他們極不願意的。

只是那人剛要說話時,沉默的巫九突然輕輕一嘆,擺了擺手示意身邊那人不要說話。然後他看著赤厲炎說道:"某方面我確實不如我那位弟弟,但如果我當門主的話,幽血門還是幽血門。他當門主的話,也許幽血門就不再是幽血門了。"

話說的隱晦難懂,很多人都臉現疑惑之色。

可是赤厲炎幾人卻是臉色劇變,眼眸深處竟然閃逝過可怕的殺機,好像下一刻他們就再無顧忌的要將巫九斬殺。

方昊天是有心而來的人,聽到巫九的話以及察覺到赤厲炎等人的情緒變化時,他的內心猛然一緊,大為震動。

"巫九這話是什麼意思,指的是與魔族勾結的事嗎?難道他對與魔族勾結一事有所察覺?"

方昊天暗忖著,細細考量巫九的話。

有了此疑,方昊天鎖定了第一個目標:巫荒樓。

"哼,少門主雄材大略,他當了門主,當然能讓幽血門不再是原來的幽血門,定能提高一大台階。"赤厲炎冷笑道:"而你的平庸,若是你當了門主,幽血門怕且也不再是幽血門,可能會變成蠻獸封境二流或是三流的宗門吧。""就是。"赤厲炎身邊一人插言道:"就從你連那幾個垃圾都收買的低劣手段,你能將幽血門帶到什麼程度?"

"媽的。"

赤厲炎等人一口一個垃圾,何固幾人聽著很不爽,忍不住輕啐。

只是赤厲炎實力擺在那裡,他們雖然很想現在就衝上去揍赤厲炎他們,但也只能留在這裡輕輕啐罵。

巫九對赤厲炎等人對方昊天他們一直一口一個垃圾,他也很不爽。

那插嘴的傢伙話音剛落,巫九就冷笑道:"楊沖雨,你也不過是元陽境二重修為,你沒資格說誰是垃圾……"

方昊天突然上前一步,笑道:"大少爺,不用跟這些人多浪費口水,因為在垃圾的眼中看誰都是垃圾。"

巫九聞言一笑,看了一眼方昊天,滿眼讚賞,顯然是對方昊天的反擊很滿意。

"死垃圾,你說什麼?"那叫楊沖雨的人頓時大怒的盯著方昊天喝道:"楊炎,你這個垃圾剛才說什麼?你知不知道跟你這種垃圾同姓對我來說是一種大羞辱?"

方昊天淡然一笑,說道:"我也是這種感覺。"

"是嗎?那還算你有自知自明,知道……"一聽方昊天的話,楊沖雨冷笑,但說著時突然臉色一變,渾身一下子散發殺機:"你敢羞辱我?"

方昊天沒有接楊沖雨的話,而是看向巫九聳了聳肩膀,很無奈的樣子提聲道:"大少爺,你看,這種人就是這樣。自已是垃圾,就看別人都是垃圾。自已喜歡羞辱別人,然後別人不管說什麼他都覺得人家是在羞辱他。你說這種人累不累啊!"

"哈哈,應該很累。"

巫九大笑,他對這個"楊炎"是越看越順眼了。

看著大笑的巫九,方昊天知道他算是初步進入巫九的法眼,被巫九認為是可用之人了。

嗖!

楊沖雨突然從二樓一躍而下,怒盯著方昊天,說道:"楊炎,牙尖嘴利沒有任何意義,實力才是真道理。"

方昊天雙眼一眯:"這麼說你是在挑戰我?"

楊沖雨冷笑:"如果算是我挑戰你,你敢應戰嗎?"

方昊天說道:"對不起,我錯了。"

見他突然道歉,巫九等人皆是一怔,何固他們更是愕然。

楊沖雨當則冷笑:"說你是垃圾你還不信,沒實力又沒膽就別在這裡嘰嘰歪歪。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滾一邊去。"

方昊天搖頭,說道:"我錯了,是我覺得你以元陽境二重的修為挑戰我這個剛剛突破到元陽境一重的師弟,你這麼有出息我怎麼能說你是垃圾呢?"

"你……"

楊沖雨這一次聽出方昊天的明嘲暗諷了,當則怒氣沖沖。

方昊天笑了笑,突然問道:"你確定挑戰我嗎?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戰。"

所有人一怔,楊沖雨也是有點反應不過來。

"楊炎。"巫九突然傳音過來:"這傢伙實力不差,你剛突破到元陽境沒必要跟他做這意氣之爭。"

方昊天傳音回道:"大少爺,你若想爭門主之位就不能事事退讓,沒有任何人希望一個膽小怕事,遇事猶豫沒有擔當的懦夫當門主。既然你說我以後跟你,我豈能弱了你的氣勢?"

巫九一震:"你說的在理。可是我的臉色雖然重要,但你的命也重要。你要知道戰敗的話你有可能會死。"

方昊天想都沒想就傲然說道:"我敢應戰自有把握。再說了,就算死也不能弱勢,對我來說大少爺的臉面比我的命重要。"

"好,好。 隊長刁蠻妻:老婆說了算 "巫九當則說道:"就憑你這話,如果你今天不死,以後我若當了門主必不虧待你。"

方昊天笑了笑,然後看向有點發愣的楊沖雨,笑道:"怎麼,說挑戰我,我接受挑戰你就慫了,就打退堂鼓了?你剛才是在逗我開心嗎?如果是的話,我可以賞你一兩銀子。"

"誰慫了?誰打退堂鼓了?"楊沖雨脫口而出,"好,既然你接受我的挑戰,那我們就打……說完身上氣息一涌就要出手。

"等等。"方昊天抬了下手,手掌豎起阻止楊沖雨,然後說道:"就這麼打不好玩吧?這樣吧,我們下點彩頭再打,如何?當然,你要是怕輸的話,當我沒說,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楊沖雨臉色一沉:"什麼彩頭?"

"誰輸了就從這裡爬到山門口去。"方昊天說道:"而且一路上還要學狗叫。怎麼樣,敢不敢?"

不少人聽到這話臉色大變,酒樓內一時鴉雀無聲。

這樣的彩頭可是比賭億萬銀兩還要大了,簡直是在賭命。

輸的人如果從這裡學狗叫爬到山門口,滿門皆知,這比死還要慘,以後怎麼還有臉色在幽血門呆下去?

赤厲火臉色陰晴不定,他很清楚,現在楊炎和楊沖雨的賭鬥已經變成了巫九和巫荒樓的臉色之爭。

如果楊炎輸了,巫九臉色自是無存。

但要是楊沖雨輸了呢?

此時何固等人也很擔心。

對方畢竟是元陽境二重的老牌高手啊!只是現在有巫九在,輪不到他們說話,也只能幹著急干擔心了。

巫九也是臉色變了變,但繼而暗自點頭。他看得出,現在方昊天已經在氣勢上壓住了楊沖雨,同時他也看得出方昊天對與楊沖雨一戰的信心。

方昊天見楊沖雨沒有馬上接話,當則步步進逼:"楊沖雨,敢不敢接這個彩頭?當然,你如果只是一隻連自已接受的資格都沒有的小狗,你可以請示你的主人赤厲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