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嗚!」小花有些不耐煩的叫道,似乎感受到了小花心中的不耐煩,幾個壯漢立刻化身為了鏟屎官,轉頭就給對方來了一下,然後兩個修鍊者立刻被彈開,留出了鮮血。

「草!」幾乎看著這一幕的幾個人同時流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不過兩個人並沒有因為別人的驚訝而清醒,繼續準備動手。

「住手!這家小店可不適合你們動手,要打出去打!」秦飛一開口,兩個人十分聽話的就走了出去,然後在別然異樣的眼光之下打的天昏地暗。

「這!這是怎麼回事?」范生作為一個普通人,修鍊者對於他來說那都是高不可攀,這神奇的一幕連修鍊者都感覺到了不可思議,更不用說他了,甚至他以為自己被人耍了。

「你說誰能夠惹得起誰了?」秦飛淡然的看著范生,這一刻范生終於感覺到害怕了。

「你!你要幹嘛!」

「幹嘛?我能幹嘛!我又沒有動,我只是告訴你一個事實,這家小店是小爺我罩的,以後招子放亮一點,不是誰都可以惹得起的,不要以為找了幾個武秀才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至少你想要對付我,那就再找幾個高手過來吧! 豪門密醜,總裁的代嫁新娘 不然下一次,就不是他們兩個互毆了,或許是他們兩個互毆你,也是說不定,不過你得好好想想你能承受得住這兩個修鍊者幾下。」

「行!今天我記住了!我們走。」眼看這個人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范生也是立刻轉身就走,毫不猶豫。

「等等!」

「你!你還想幹嘛!」聽到秦飛說話,范生整個心又吊了起來,生怕秦飛要弄他。

「倉庫還有兩個,不過現在也動不了了,將人帶走吧,在這裡挺佔地方的,今天這件事情我就當做沒有發生過,想要和薪火樓公平競爭,我十分的歡迎你,但是你要是敢跟我玩點花樣,我不介意陪你玩玩,前提是你有那樣的實力才行,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秦飛說話輕言細語,可是聽在范生的耳朵當中,無疑就是最大的威脅聲音。

「我!我會轉告的!不過那個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范生保留著剩餘的膽量說出了這番話。

「那就試試!」秦飛瞟了一眼范生,范生立刻被嚇得跑了出去。

「切!就這點水平還想要威脅我,什麼玩意嘛!?」

「秦老闆!他……」當谷桂端著菜出來的時候,小店已經安靜了。

「幫你解決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不過看樣子事情還沒有徹底解決,不過應該能夠堅持幾天了,這幾天先將開店,等有錢了來找我,我幫你物色幾個保鏢,這些人自然就不怕了。」事情其實秦飛能夠徹底解決,但是有些事情就沒有必要徹底解決,生意嘛!就是這樣做的,秦飛都想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贊了。

「秦老闆!你是到了任何地方都不忘給人介紹生意啊!」一個熟悉的聲音在秦飛的耳邊響起。 「公主,昨天真是謝謝你了,為了感謝你,今天我父親特意讓我帶你出來逛逛,以便報答昨天的救命之恩。」一個臉上略帶著青腫的年輕男子正不斷的給旁邊的李蘭獻殷勤。

不過李蘭則是一臉的不爽,甚至有種想要衝上去暴打一頓這個男人的意圖。

昨天自己怎麼就手賤將這個人給救了,要是等他被打死該多好啊!一向比較善良的她甚至都有了這種危險的想法。

「胡不為你夠了!不用這樣報答我,我只希望你能夠離我遠一點好不好。」李蘭很無奈,可是卻又沒有絲毫的辦法,誰叫這個人的父親是當朝宰相了,甚至自己的父親還有意讓兩家聯姻,這也是為什麼眼前這個人會這樣跟著她的原因。

「可是我父親叫我多和你交流交流,而且公主大人你叫錯了,我叫胡為,不叫胡不為,雖然很感謝公主大人的賜名,可這畢竟是我父親給我取得名字。」胡為即便是看出李蘭的不爽,可是依然沒有離開的意思,甚至還主動走進了一步。

李蘭很無奈,但是也只能送上一個白眼之後,無話可說了,惹得一旁的方七娘偷笑不已。

李蘭是一個公主沒錯,可是她卻是一個獨立的公主,從他獨自外出突破就可以看出來,正是這樣他十分討厭那種靠父母的人,但不好意思的是,在他的身邊就有一位這樣的男人,一個動不動就是他父親的男人胡為,這也是李蘭十分討厭這個男人的主要原因。

「對了!公主!最近我聽說附近開了一家不錯的酒樓,他家的飯菜十分的好吃,要不要我們去試試吧!」胡為雖然是發出的邀請,可是卻自己率先走出,一點都沒有給李蘭拒絕的餘地,而李蘭卻也是無奈的跟著走。

本來她今天是不願意出門的,奈何胡為的父親大清早的就要讓自己的兒子報恩,自己的父親也樂於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沒有辦法,李蘭就這樣被自己的父親給強制趕出了王宮,還要跟著眼前這位讓他十分不爽的人一起,要不是這人喜歡在自己的父王面前告黑狀,估計這回李蘭已經偷偷的跑,但是現在即便再不願意她也只好跟著走了。

「喂!還沒有到嗎?沒有到我就回王宮了。」跟著胡為李蘭自然是千般不願意,所以一找到機會,李蘭總是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就像現在,明明沒有走多久,可是李蘭卻擺出了一副我很不耐煩的表情。

「到了!你看轉角就是了。」胡為人是囂張了一點,可是聰明卻完全遺傳了自己的父親,一眼就看出了李蘭的不耐煩,也明白和李蘭這樣的人出來,要是沒有一點準備,那就不會提出來了。

「你看就是這裡了。」轉過一個街角,胡為立刻指著前面熱鬧的人群說道。

「呵呵!胡不為,你是不是傻啊!這薪火樓的飯菜誰不知道是出了名的好吃,還像獻寶一樣跟我說,算了!不吃了,這薪火樓的飯菜也吃了多了,吃膩味了,我回王宮吃御膳吧!」

「公主大人你這話可說錯了,這薪火樓好吃,我們是知道的,但是我說的可不是薪火樓,而是在薪火樓的對面,一家和薪火樓打擂的酒店了,你看這些人走的方向都不是薪火樓。」

李蘭有些不耐煩看了看確實如此,最終李蘭又無奈的跟了上去,面對眼前這個十分討厭的人,李蘭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或者這個人看上去總是仗著自己的父親為非作歹,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真的很聰明,這一路過來李蘭找了無數的理由想要離開,都被他給堵了回去,實在讓人難以想象他和平時的囂張跋扈是一個人。

「咦!公主大人你看,這裡還有兩個人在互毆表演了!」

「互毆有什麼好看的,粗俗,這樣的地方也不見得是什麼好地方,這兩個人在這裡鬧事都沒有人管管,我們走,不想在這種粗俗的地方呆了。」

「讓開!讓開!都給我讓開,還有你們兩個,大街上打架成何體統,居然敢在這裡鬧事,都給我送去官府!」胡為很有眼力見,他的手下們也十分的有眼力見,一見李蘭有要求,立刻就沖了上去,讓李蘭心裡那股弦就這樣綳著,可就是不斷,心裡別提有多憋屈了。

「聽見沒有!還不快走!喲呵!還敢動手!兄弟們給我上,不要以為是兩個武秀才就無法無天了!」不過這兩個人並沒有因為這些人的出手就停止,甚至即便有人拉著,兩人還是無休止的互毆,沒有辦法這些人只好動手,可是這下子場面就更加混亂了。

而無疑這樣的機會就給了李蘭機會,心中一喜。

「你看你看!你這些手下都是些什麼人啊?居然在這裡就動手了,跟這些人一樣粗俗!回宮了回宮了!真沒意思。」

「混蛋!」看到這樣子,胡為也是無語了,今天的一切安排都是那麼的合理,都是那麼的聰明,可是沒有想到這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就要和公主進餐了,卻遇到這樣的事情,但是胡為還是想要進行最後的努力。

「公主大人!別急啊!我這些手下不都是想要維護治安嘛!這有時候對付這種人也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你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你們幾個給我快點。」

「哼!沒意思!我們走!」李蘭公主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一個傲嬌的轉身之後,立刻離開。

不過就在離開的時候卻回頭看了一眼薪火樓,不過這不看還好,一看之後李蘭的整個人就被吸引住了,趕忙帶著人走了進去。

「喂公主大人!等等我啊!」

「秦老闆!你是到了任何地方都不忘給人介紹生意啊!」沒錯李蘭這一瞟正好就看見了秦飛。

「呵!哪兒都有你了。」很明顯聽到這聲音之後,秦飛整個人都不好了,奈何這個時候想躲都躲不了。 「拜見公主大人!」

「谷老闆你好!好久沒有過來了,不給我準備點吃的嗎?」很難想象,脾氣比較驕傲的雪蘭公主居然賣起了萌。

「好的公主大人!」谷老闆二話不說就跑到了后廚給公主準備好吃的。

而秦飛則是一臉不爽的吃著眼前的飯菜。

「喂!那麼久沒見,有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呵!」

「呵?幾個意思?小子公主問你話了。」胡為十分不爽的看著秦飛,他想和公主大人好好說話都沒有機會,可是眼前這個人公主和他說話都是愛答不理的實在過分。

「給我閉嘴!如果不想要倒霉的話!」胡為不爽,秦飛難道就能爽了嗎?

「你是第一個敢跟我這樣說的人。」

「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敢這樣跟你說話的人,咋地!」

「你!」

「把你的手給我拿開,不然小心我動手打你,像昨天一樣。」胡為真的很扎眼,尤其是昨天秦飛動手就覺得這個人十分的扎眼,現在就更加扎眼了,秦飛真的不介意今天在收拾他一頓。

「昨天!等等!就是你昨天打我的?」胡為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秦飛。

「你說了?」秦飛昨天看得很清楚眼前這個人,可是胡為卻沒有看清楚秦飛,昨天都被秦飛打的神志不清了,怎麼可能記得住秦飛。

「好!十分的好!不用再讓我去查了!給我打!」

「等等!胡為!你是不是忘了這是什麼地方?不要忘了先祖父可是在這裡吃過飯,也有御令,不準在這裡動手的,你要是敢動手試試。」雪蘭公主是知道秦飛的厲害,她不是在幫秦飛,說真的,她巴不得有人能收拾秦飛,不過他可不希望秦飛真的將眼前這個人給收拾了,這人可動不得,這可是李蘭第一次幫胡為說話,不過胡為卻不清楚。

「公主大人!你!哼!今天又公主大人在這裡,就暫且繞你一命,不過過了今天看我怎麼收拾你。」說完胡為就帶著人走了,沒有在關心李蘭,畢竟有秦飛在這裡,確實不怎麼順心,也呆不下去,又不能動手,很扎心的。

看見胡為離開,李蘭也樂得清靜。

「我就說昨天那個背影怎麼看上去十分的眼熟,原來是你啊!」

「咋的!想要給他報仇啊!」

「切!只是想說你昨天幹嘛不將他打的下不了床!」李蘭心中還有不少的怨念。

而秦飛也是一撇嘴,得了!還打輕了。

「喂!閑得慌是不是!沒事滾蛋!」

「這是你家啊!你要我滾,我就滾啊!不滾咋的!你以為這還是你的那個小店嗎?今天我還不走了!」對於被秦飛追她離開那件事情,她心中可是有不少的怨念,雖然那天她最終還是被秦飛救了,可是女人就是小氣,怎麼了?

「不走!呵!我走!」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小爺我任何人都不怕,就怕女人好不好!

「等等!你真就這樣走了?」

「本來還想吃東西的!」秦飛沒有轉身,抱著小花優哉游哉的準備離開。

「好了好了!你吃東西吧!我走了!」秦飛是一點面子也不給李蘭,李蘭心中的煩悶不知道有多少,最終還是她先選擇了讓步。

李蘭十分生氣的帶著人離開。

「秦老闆,我們先走了!」方七娘也笑著過來打了聲招呼。

「對了!秦老闆!你的心亂了。」說完方七娘跟了上去!

「心亂了?難道說我愛上她了!還是說這個女人讓我心亂了?不對啊!不存在啊!方七娘這話有點莫名其妙啊!」秦飛十分疑惑的看著方七娘離開。

「咦!怎麼公主走了!?」等到谷桂將飯菜端出來的時候,李蘭已經走了很久,現在也只剩下秦飛和小花在消滅桌上的吃食。

「拜託!人家可是公主大人了!難道還要在這裡留宿?正好!她那份給我!小花我可告訴不準在搶了,剛才你已經搶……好吧!你吃吧!」秦飛的話還沒有說完,小花已經十分無恥的直接跳在桌子上,每一道菜都舔了一口,秦飛真的很想大聲的問一句,這還是高冷的小花嗎?賊無恥了!

「對了!老谷啊!看你剛才和公主大人說話的樣子,你和王室的人很熟?」秦飛有些奇怪的看著谷桂。

「王室每一年的家宴都是在我這裡薪火樓舉行的,這是從我祖父那個時代就定下的規矩。」谷桂十分平靜的說道。

「咳!就憑這層關係你混到現在這個模樣,你也是沒誰了吧!」 女人,天黑不要怕 秦飛十分驚訝的看著谷桂,沒看出來平時唯唯諾諾的谷桂居然還有這層關係,而且憑著這層關係,谷桂居然不用,還讓人欺負到頭上了,這有些過分了。

「秦老闆是不是覺得我這樣很傻,不知道利用這樣的關係了?」谷桂微微一笑。

「不是很傻,是特別傻!三成的利益,你這錢也不是從路邊撿來的吧!」

「可我不這樣覺得,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商人,我不求富貴天下,只求守著自己的這一畝三分地,這是我做生意的原則,而且求人這種事情有一必然有二,做人還是給自己做好定位,不然心就會亂了,心一旦亂了,這人就變質了。」

「心亂了?我去!又是心亂了!莫名其妙嘛!」秦飛一聽到熟悉的話,心中總是感覺十分的變扭,不禁又想到了方七娘離開時說的那話,到底啥意思了?

「哼!臭人爛人!不得好死!」李蘭一邊走在回宮的路上,一邊疼罵秦飛。

「公主大人,這可不像平時的你了,倒像是受氣的小媳婦了。」看著李蘭的表現,方七娘一陣好笑,現在公主這個樣子,和自己剛結婚時候是多麼的像啊!不過那樣的日子已經離開她很久了,她心中的理想也被其他的事情代替了。

「誰受氣了!誰小媳婦了!七娘你可不要亂說了!」李蘭嘟起了自己可愛的小嘴。

「哈哈!公主大人你的心亂了!可不像平時的你,就跟秦老闆此刻一樣,心亂了,做什麼事情都不像自己了。」 「話說!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秦飛十分無語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老顧客,或者說老熟人。

「哈哈!飛哥!這話怎麼說的,咱們也不是笨蛋不是,像你如此出名的人,自然是隨便在城門口,花個一個金幣隨隨便便就能找到,有什麼難的?」王富貴十分得意的看著秦飛。

「你現在很富有?一個金幣找人,我記得我第一次找你的時候,你花了十個金幣都心疼的不行了。」秦飛撇了撇嘴對於王富貴找到這裡來,其實並不算特別的奇怪,因為治好了秦蒙兒子的病,所以在整個王都,秦飛的大名還是有那麼一些的,當然秦飛也估計要不了幾

天他的名字就更出名了,將當朝宰相的兒子給打個半死,想不出名都是難事,只是讓秦飛很奇怪的是,這王富貴不呆在春城跑到這裡來幹嘛?

「那是以前好不好,現在我的身家可不一樣了,你是不知道,飛哥,你給我找的那個人有多厲害,他將整個春城那些不起眼的小店鋪整合起來,搞了一個什麼快遞公司,我去賺了不少了,現在比有錢,整個春城估計也只有我老爸能比了。」王富貴十分得意,想想也是

,幾個月前還在自己父親的蔭庇之下過活,但是這一小段時間就賺到了他老爸半輩子賺的財富,不驕傲那就不叫年輕人了。

「快遞公司?」

難道他也是穿越過來的?不過好像確實是穿越過來的,只是這年代好像不太一樣而已。

秦飛也沒有想太多,既然是系統找來的,自然是不一般的人物,這也是秦飛仰仗的東西,不過也不知道這幾天怎麼了?自從那天聽了谷老闆和方七娘的話之後,這心中總是有種奇怪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又說不出來是一種什麼感覺,就是感覺到十分的煩悶,搞得這幾

天秦飛都沒有太大的興趣做生意了。

「恩恩!」

「恩給屁啊!說吧!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哈哈!飛哥!幾個月不見這脾氣見漲啊!雖然以前你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可是和你那個時候比起來,你現在好像十分的急躁了?」

「廢話很多了!小白!」

「汪汪!」

「啊!白爺!好久不見,想我沒有啊!我是太想你了!來親一個!」這王富貴也是逆天,以前聽到小白的名字,嚇的不要不要的,可是今天卻將小白給抱在懷裡,秦飛都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你什麼時候不怕它了?」

「飛哥!你這話說的,白爺厲害歸厲害,但是我們的感情卻是很好的,你說對不對白爺。」

「汪汪!」小白點了點頭。

秦飛瞬間無語,這他喵的是叛變的節奏?

「靠!說吧!什麼事情?你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找我!」

「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了,就是我最近和臨城的幾個當家的做了筆生意,想要從王都送點東西出去,不過最近這王國有點亂,就想找你幫我找幾個保鏢了。」

「呵!連鏢局都在做了,你天生就有做生意的頭腦啊!」秦飛不得不承認,就說這王富貴做生意的腦子確實好用,這真正將秦飛的獵頭公司利用起來的,現在還真只有王富貴。

「鏢局?那是什麼玩意?」

「行了!自己摸索吧!要幾個人,什麼樣的實力?」

「不急!不急!飛哥,我昨天才到王都,現在還沒有在王都好好逛逛了,所以今天你懂的……」王富貴給了秦飛一個自己意會的眼神。

「不懂!」

「哼!不跟你說了,對了飛哥!你家這樣大,比以前大多了吧!我都看見了好幾個房間,既然這樣,那我在王都這幾天就麻煩你了!我先去休息了!」

也不管秦飛同意不同意,王富貴先跑進了宅子里,自己找房間去了。

「你什麼時候學的這樣無恥啊!」

「這話說的!飛哥!我一直都這樣無恥!尤其是對熟悉的人。」房間里傳來了王富貴得意的聲音。

「我們兩很熟嗎?」

「不熟嗎?」

撒旦老公 別太壞 「不熟!」

「那現在就熟了!」

秦飛默然無語,不過也沒有真的將王富貴給追出去,說來雖然只是一小會的時間,可是和王富貴呆在一起,秦飛心中卻奇怪的有種快樂的感覺,心中的煩悶也少不少,只是秦飛還是不明白這種煩躁到底從什麼地方過來的,或者說這種煩悶倒是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有人想咱了?是李蘭還是歐月兒!不對啊!歐月兒已經被秦飛給得罪死了,李蘭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