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說怎麼辦吧?」雲長空對著妞妞很無奈的說。

「這樣吧,你欠我一個人情,以後還我。」妞妞的眼珠子一轉,笑嘻嘻的說。

「妞妞,不許如此無禮。」

歐陽若蘭和楊風也是來到這裡。

楊風算是對妞妞徹底的無語了。

雲長空來幫忙,她還想要好處。

這樣以後人家還敢來幫忙嗎?

「楊風,不得不說你這女兒真的是太厲害了。」雲長空對著楊風苦笑道。

這個丫頭,實力非凡,這嘴巴也是一點也不饒人。

「你這大叔,背後告狀還不行,還要當面告狀,把我當空氣了?」

妞妞撅著嘴說。

雲長空那個無語啊。

真是被這個小女孩給打敗了。

他這叫當面告狀嗎?

他這明明是實話實說。

「妞妞,不能亂說啊。」

楊風無語的說。

「父親偏心。」

妞妞不滿的對楊風說。

「你呀。」

歐陽若蘭也是將妞妞抱了起來。

妞妞這個嘴巴那可不是一般的厲害。

說的雲長空和楊風都是埡口無言了。

「走。」

血老鬼對著血魔宗的人怒聲的吼道。

現在根本就沒法繼續戰鬥了。

趁現在撤出戰鬥還能保存一些實力。

血老鬼帶著血魔宗的幾個高手迅速的離開了。

「你們不阻攔?」雲長空看著楊風和歐陽若蘭問道。

就這樣讓對方的高手逃走?

「窮寇莫追。我們天門這次的目標不是消滅他們多少高手,而是我們儘可能的將損失降到最低,最好是沒有任何損失。我們殺死他們幾個沒有多少好處,反而我們要損失一些高手,何必呢?」歐陽若蘭淡笑著回應道。

「對。」楊風點頭。

「厲害。」

雲長空對著楊風和歐陽若蘭豎起了大拇指。

楊風和歐陽若蘭的策略非常的對。

天門沒有任何損失從而能夠解除這場危機是最好的結果。

血魔宗的人走了之後,無雙門剩下的兩個高手,九陽門剩下的一個高手也紛紛的離開了。

他們在剛才的戰鬥當中都沒有拚命,比起報仇,他們更愛自己的命。

這是他們能夠活下來的原因。

「殺。」

三個宗門的高手天門沒有阻攔,但是外面的大軍,小帥,小荒等人則是立刻的開始了攻擊。

這些軍隊都是戰天宗的人,再說,他們對小帥幾個沒有多少的威脅。

還能繳獲大量的物資。

「楊風兄弟,告辭了。如果需要幫忙的話,一句話就到。」

雲長空看著楊風說道。

這個時候,他從內心深處才真正的認可了楊風的能力。

這手段真是太強了。

不費吹灰之力竟然滅了三個宗門的高手。

「多謝雲大哥了。」楊風對著雲長空表達了謝意。

這次雲長空能來,對天門幫助很大。

不然的話,如果落天在這裡如果大開殺戒的話,天門的損失可就大了。

「客氣。」

雲長空說完之後就立刻的離開了。

「楊風,得到不少寶物呢。」

「秦無雙和陸九陽手裡面的好東西真不少。」

歐陽若蘭對著楊風神識傳音道。

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點擊: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奇恥大辱)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h3>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天悲冥毒/h3>

「哦?什麼寶物?」

楊風也是問道。

秦無雙,陸九陽那可都是地榜的高手,擁有著接近半步主宰的實力。

他們手裡面自然是有不少好東西的。

「很多,秦無雙有一個寶塔,那塔威力很強,我用那寶塔將無雙門兩個地榜強者都吸到了寶塔裡面,沒有多久,無雙門的地榜強者就被徹底焚毀了。應該就是焚帝塔。」

歐陽若蘭拿出了一個火紅的塔,那塔里有著恐怖的火焰。不過在外面卻是看不出來。

它全身通紅,那種紅是一種血紅。

「這是焚帝塔。」楊風看到這寶塔之後立刻的說道。

這焚帝塔可是非同凡響的

在神界都是大名鼎鼎的。

多少強者都成了這焚帝塔的亡靈。

楊風研究戰狂的時候就聽說過這個焚帝塔。

這是戰狂的一個寶物。

沒有想到戰狂竟然將這寶物給了秦無雙。

如果這秦無雙在天門動用寶塔,天門不知道多少強者要隕落。

「恩,這焚帝塔我覺得很適合楊風你。秦無雙死了,這焚帝塔上面的靈魂印記也沒有了。現在焚帝塔是無主之物。正好你可以煉化。」歐陽若蘭說著激昂焚帝塔給了楊風。

「好。」

楊風直接的接過了這焚帝塔。

這焚帝塔對他來說有很大的作用。

「這是破陣銀針,帝級防禦大陣直接都能被破開。」

歐陽若蘭隨即拿出了一根銀針。

「一根銀針,就有這樣的威力,最強的帝級防禦大陣也能夠被破開?」楊風訝然的說道。

帝級防禦大陣也是有區分的。

一般的帝級防禦大陣,能防禦神帝級別的攻擊。

而像天門現在的防禦大陣能防得住秦無雙這樣接近半步主宰強者的攻擊。

戰天宗的防禦大陣能輕鬆防禦住半步主宰的攻擊。

防禦大陣根據材料的不同,複雜程度不同,操縱的人不同,威力就不同。

以前天門的防禦大陣防禦力並不是很強,但是,隨著天門實力的提升,用於防禦大陣的材料,陣法,操縱人員的能力都有了質的提升,防禦力自然能夠不斷的提升。

「恩,就是戰天宗的防禦大陣都能夠破開。」歐陽若蘭笑道。

這樣的銀針,對於天門來說也是幫助很大的。

「真是好東西。」楊風也是不由的發出了感慨。

「他還有其他寶物,儲物戒指裡面的財富更是數不勝數,我們可以購買不少強力戰艦了。」

歐陽若蘭說著將秦無雙收集的一些好東西都拿了出來。

各種各樣的神石,一些罕見的珍稀藥材,神器,鎧甲,無數的紫金神幣。

地榜高手的財富自然是非同凡響。

「陸九陽的比起秦無雙的估計也不差吧。」楊風不由的說。

兩個人地榜排名差不多。

際遇不同,擁有的寶物不一樣,但是總體來說,價值不會相差太遠。

「陸九陽手裡有一件很毒的東西。」歐陽若蘭說著拿出了一個瓶子。

瓶子密封很好,看不到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楊風看著這個瓶子,不由的一愣。

這個瓶子上面沒有任何的標籤,看不出來裡面到底裝的什麼東西。

「天悲冥毒。」歐陽若蘭輕輕的咬著嘴唇說道。

「天悲冥毒,號稱來自於冥界的毒氣嗎?號稱只有主宰才能抗衡的毒藥嗎?」

楊風不由的一愣。

「話是這樣說,不過半步主宰也能抗衡這種毒藥的。」

歐陽若蘭解釋道。

「這也夠厲害了。」

楊風臉色很難看。

這要是讓陸九陽將這天悲冥毒用出來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估計天門就要徹底的成為一片冥土了,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幸虧歐陽若蘭第一時間就控制住了陸九陽。

「這應該是戰狂給他的。和秦無雙的焚帝塔一樣。」歐陽若蘭開口道。

「戰天宗為了消滅我們天門也真是盡心啊。」楊風的眼睛當中全是怒火。

這個可惡的戰天宗,可惡的戰狂,可惡的落天。

如果有充足的實力,楊風不會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的就去滅了戰天宗。

「這瓶毒藥現在不能用了,不然將其用在戰天宗的勢力範圍內。」

歐陽若蘭有些遺憾的說。

「不能用了?這是怎麼回事?」

楊風感覺很不解。

戰狂既然將這天悲冥毒給了陸九陽,那就是讓陸九陽在萬一的情況下使用的,不可能是假的。

那歐陽若蘭為什麼會這樣說呢?

楊風的內心深處就有著很大的疑惑了。

「人為控制。」

歐陽若蘭輕輕地搖了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