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三哥,為何不逃走?現在我們在城外,他們不出城管不到我們啊。」洛文問道,這個問題困擾他很久了,就算是在城裡的時候看守也不嚴格,一個扎吉就能看守一個炮灰營,戒備又不森嚴,逃走的機會多多,可是沒有一個人逃走。

「誰不想走,可是誰又敢走呢,唉……」余老三嘆了一口氣,「部落的年輕人都被他們軟禁著,如果一人不從,部落所有的年輕人都要付出代價,要麼死要麼殘,我們哪敢啊,可都是我們部落的未來啊。」

洛文點了點頭,原來是被脅迫了,這樣就能理解了。

洛文眼珠一轉:「如果我有辦法讓城裡的人察覺不到,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呢,你們走不走?絕對保你們安全。」

余老三一愣:「如果大人有辦法的話倒是可以,誰不想走呢。」

「行,在海灘上等著,等會兒浪潮來了聽我招呼。」洛文拍拍胸脯,「這事兒交給我,保證大家都能走,你交代下去吧,讓大家聚集在一起,挨近一點就行。」

余老三看洛文說的這麼肯定,雖然不知道洛文出於什麼原因這麼自信,但是一看跟隨洛文的一百多人對洛文說的這話毫無疑慮頓時信心大增。豁出去了,幹了!

余老三把話傳了下去,把事情給大家交代清楚了,免得到時候大家不知道什麼情況。

說話只是幾分鐘時間,海面上已經起了變化,海水漸漸的往海灘漫了上來,逼的眾人不停後退。不多時,已經把碼頭完全淹沒了。

「來了!」

只見遠處海面上立起一道高約七八米的海浪,不斷的朝嘉里略方向推進,就算夜色如墨,但是這一道浪線依然清晰可見,在海灘上看起來委實壯觀。

海浪聲驚天動地,震耳欲聾,連說話都只能大聲吼才聽的清楚。

「洛文大人,現在怎麼辦?」余老三大吼道,心頭緊張萬分,照洛文的意思站這裡等,難不成是等著海浪把眾人撲了?余老三有點心虛……

「在這等,等海浪到了你們就明白了!」洛文大吼道,「放心吧,別怕!」

城牆上,精靈指揮官嘴張的大大的,忍不住罵道:「我了個去!真是見鬼了!怎麼比以前的威勢大多了呢!」

以往每年第二波的海浪最多四五米高,也就是到城牆的三分之一,這次倒好,七八米,到城牆的一半了。這還只是剛開始,等到後面再漲,說不定能淹到城裡去,那個時候海族就能順著海水攻進嘉里略了。

如此一想,今年的這次狩獵處處都透著古怪,開始時間提前了,強度也加大了,怪,實在是太怪了。

海浪越來越近,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以余老三為首的炮灰營眾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算是會水,被這巨大的海浪撲下來不死也要拍暈啊,暈了之後不得溺死啊。要不是余老三的威望夠大,信誓旦旦的保證了沒事,怕是早就有人嚇得拔腿就跑了。

海浪撲上了海灘,眨眼就到了眾人頭頂……

「我命休矣……」一名中年男子想到部落里還嗷嗷待哺的幼子,心有不甘的閉上了眼睛。

「好了,跟我走!」洛文一聲大吼把這名中年男子驚醒,睜開了眼睛,咦,沒事兒?!

一個巨大的水泡包裹著眾人,此時宛如身處海底世界,腳下是細軟的海灘,頭上是深藍的海水,海水裡面清晰可見水裡各種游魚。

「神跡!」炮灰營眾人目瞪口呆,要不是洛文又一聲大吼催促怕是很多人還呆在當場挪不動腳。

「這下放心了吧,跟著我們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這裡。」洛文對余老三一笑,把余老三刺激的不行。

「額……大人,你這……簡直是神跡!就算是在精靈花園我也沒見過這樣的高手。」余老三不得不服。

「魔法道具而已,嘿嘿,走吧,你帶路,我們路不熟,先離開這裡再說。」

在余老三的帶領下,在海浪的掩護中,五百餘人繞過嘉里略的城牆上了岸。在一個小山包上,看著遠處的嘉里略城,眾人感慨萬分,城裡的守軍怕是以為他們都死在海浪下了吧。

「大人,從這裡往西北方向走,經過秋水城,在秋水城和加爾波恩之間,聖河的轉彎處的一個山谷就是我們的部落,你看這樣走行嗎?」余老三謙恭彎了彎腰說道。洛文眾人的實力已經讓他五體投地了,這樣的實力,再加上和善的人品值得他如此。

「去哪兒無所謂,你帶路吧,我們不認識路。」洛文點頭,反正精靈大陸去哪兒不是去,有個認識路的人總比無頭蒼亂撞一樣好吧。

余老三早就把秋田城眾人當成某個大部落來支援嘉里略城的高手,高手都是天南地北闖蕩過的,怎麼可能不認識路,更何況還有個大魔武馬沙呢。余老三不相信洛文說的,只當秋田城眾人可能會順道走他們部落過,不過沒聽說那方向有什麼人族大部落啊……

從這裡到秋水城要經過一個叫「帝山平原」的小平原然後才能到秋水城,平原上沒有城市,但是有很多部落,狼人和半獸人部落居多。而狼人行事最為兇殘,半獸人和獸人差不多都是是靠肌肉說話的種族,所以經過帝山平原會很危險。

「狼人和半獸人?嗯,沒事兒,只要他們沒聖師這會是趟很輕鬆愉快的旅途。」聽完余老三的介紹,洛文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更大的話洛文還沒說,就算是有聖師也沒事兒啊,一炮解決了就是。不過怕余老三認為他吹牛,這種話洛文就選擇性不說了。

炮灰營眾人沒有坐騎,走起路來慢多了。以防萬一嘉里略的守軍追來,眾人砍了些木材做成了簡易車架,用藤條綁在戰寵上。

一個戰寵可以拖兩三個簡易車架,小胖子的獨角犀牛甚至能拖五六個。一個車架上坐五六個,如此一來倒是提升了不少速度,比走路快多了。

「回家咯……」余老三想不到這次狩獵大家都能活下來,活著,就有希望。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下載免費閱讀器!!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剛上路沒多久,就遇到了十幾個狼人。更新最快

這幾個狼人是官道附近的某支狼人部落出來打獵的,穿過官道有一片山林是他們的獵場,結果剛上官道就看到遠處濃煙滾滾。

「停,看來不用去打獵了,都準備好,我們向別人借一點就行,我想他們不會介意的。」一個高大的狼人提著一根石頭大棒說道。遙望著遠處的濃煙,狼人眯著眼睛,彷彿已經看到了走近的「糧食」。

十幾個狼人好整以暇的提著他們的石頭武器,木棍武器站在官道上等待著。

轟隆隆的聲音逐漸接近,濃煙中的人影越來越清晰。

由於官道寬度有限,眾人佔據了官道三分之二的路寬,留了三分之一給迎面而來的人。所以十幾個狼人看到的,只是最前排的獨角白犀牛和灰機拖著的車架。

「啊哈,人類車隊,發財了。操傢伙,去慰問一下人類朋友。」領頭的高大狼人興奮的舔了舔嘴唇,人類可是最軟弱的了,而是就算是遇到人類車隊里高手一般都會忍讓,誰讓他們是弱勢群體呢。

「啊呔!!!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後面是怎麼說的?」領頭狼人擺了一個自認為瀟洒的姿勢,想起這句人類土匪中最流行的開場白,打算借來用用,不過突然忘記了後面的台詞了,扭頭問道後面的一個老狼人。

「要過此路去,留下糧食來。」老狼人提醒道。

「啊呔!!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過此路去,留下糧食來!」領頭狼人氣勢洶洶的吼道,石頭棍子猛的砸在地上,激起一陣煙塵,再配上他的氣勢,可真是威武不凡。

車隊轟隆隆的停在了狼人前方几米遠。

「咦,師兄,想不到精靈大陸也是有乞丐的啊。」小胖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前方的狼人隊伍,破破爛爛的獸皮僅僅遮擋住了羞羞點,所有人拄著石頭棍子和木頭棍子,怎麼看都像是丐幫的……

「可憐天下窮苦大眾啊。」洛文悲天憫人的感嘆了一聲,「既然遇到了就幫一幫吧。」

洛文掏出幾個金幣扔到了領頭狼人腳下,心頭忍不住感嘆,唉,我就是這麼善良。

領頭狼人看到腳下的金幣愣住了,眾狼人看到金幣都愣住了,這什麼意思?

隊伍齊刷刷的從十幾個人狼人身邊轟隆隆的路過,漸漸的把他們淹沒在煙塵中。

領頭狼人下意識的撿起了金幣,咬了咬,真的!呆住了……長這麼大了都沒見過金幣啊……

「老大,老大?還干不幹?」後面一小狼人戳了戳他。

「幹什麼干,還幹什麼,沒看人家什麼武器,什麼戰寵!傻了么!」領頭狼人咆哮道,默默的把金幣揣入了懷中,「撤!回去了,先買幾十斤肉,幾十斤酒,哈哈哈。」

五百多人的隊伍綿延成一條長龍,從眾狼人身邊不斷的經過,半個小時之後才過完,只留下灰頭土臉的眾狼人。不過為了這幾塊金幣,讓讓人家也沒什麼嘛,領頭狼人這麼一想覺得自己非常有禮貌,理應受到族長大人的表揚,不過算了,做好事不留名,低調,低調……

「餘三哥,狼人很可憐嘛,哪有你說的那麼兇殘。」洛文對身後車架上的余老三笑道。

余老三尷尬的笑了笑,再兇殘的狼人看到這陣仗也不敢兇殘啊……

一望無際的帝山平原走了半日依然看不到一個山包,看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從晚上離開嘉里略到現在,大家連夜奔波了一晚還沒有吃一頓飯,現在已經快正午了,後面沒有追兵追來,洛文於是決定就地休息一番。

戒指里儲備糧食還剩一點,如果只是秋田城眾人還能支持一天的消耗,但是加上炮灰營這點儲備糧食就不夠了。看著這綠悠悠的草原,洛文問道余老三:「餘三哥,這帝山草原可有什麼特產野獸?」

余老三一愣,看來洛文等人應該沒來過這裡,這句話就暴露了他不了解帝山平原。

余老三說道:「帝山平原是精靈大陸最奇特的平原,雖然平原的野草長的很茂盛,水源也不缺乏,但是從來沒有魔獸和野獸出現在帝山平原。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古以來就是這樣,而因為水源豐富,才聚集了眾多的狼人和半獸人部落。」

「所以你的意思是找不到野味了?」洛文一愣,這麼奇特的平原,長見識了……

「也不是沒有……河裡有魚可以吃,不過都是被狼人和半獸人瓜分了呢……」余老三說道。

「有魚也不錯,中午搞一個烤魚大餐!來十幾個人和我一起捉魚去。」洛文招了招手,帶上小胖子,埃爾,扎克還有十幾名白灰傭兵團兄弟朝余老三指點的方向沒入了野草之中。

余老三張了張嘴,指點的河流方向只是告訴他河流在那邊,沒告訴他可以去捉魚啊,狼人和半獸人把守著的呢……不過洛文等人已經走遠了……

離開官道沒多久就聽到了河流的湍流聲,撥開一人高的草叢,進入眼前的是一條清澈的河流,寬約四五米,深約一米多,清澈的連河底的鵝卵石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有魚,不僅成群結隊,還十分肥大。

「這麼多!這麼多魚那些狼人還當乞丐啊,那是得多懶……」小胖子驚呼道,不僅佩服狼人的懶之巔峰。

其實不是狼人懶,只是狼人和半獸人並不喜歡吃魚,因為魚有刺,而且腥味也不是他們喜歡的味道。他們喜歡大塊大塊的吃肉,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捕魚吃的,魚,是他們的最後選擇。

埃爾迫不及待,一根地刺從河底突兀而起,輕而易舉的串起來兩條大魚。

「來來來,兄弟們,開動!」洛文一招呼,大家紛紛舉起武器準備叉魚。

「哎哎哎!幹什麼!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遠處兩隻半獸人舉著木質武器蹦著朝眾人而來,吼叫著阻止捕魚。

半獸人獸身四蹄,跑起來可不就是蹦著,不過一步跨出很遠,沒多久就到了眾人面前。

「人類!這段河流是我們半獸人部落的,請離開,不然我要把你們的行為報告給精靈花園!」一名半獸人舉起木質武器對著洛文眾人警告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下載免費閱讀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洛文和小胖子一愣,埃爾收起了剛準備釋放的地刺,洪澤耿趕緊收起了他的雙刃刀,刀尖還叉著一條魚,做賊心虛的藏在了身後。

眾人愣愣的看著這兩名高大的半獸人,一時不會兒沒搞清楚情況,怎麼這河是一個部落的私人領地了?

不過既然是在精靈大陸,一些事情可能和人族大陸不一樣,還是要照人家的規矩來,洛文決定友善的解決這件事。

「抱歉,我們初來貴地不懂規矩。」洛文禮貌的鞠了一躬,兩名半獸人臉色緩和不少,放下了武器,「如果是你們的,不知道這些魚你們賣嗎?」

聽說人類什麼都吃,果然不假,居然連這麼難吃的魚也吃,果真是最好吃的種族。年長一點的半獸人問道:「如果賣的話你們出價多少?」

洛文不知道這些魚在半獸人眼中值多少錢,不過按照人族大陸的行情,這麼大一條魚大概五個銅板。買五百多人吃的烤魚,再怎麼也得五百條吧,二十五個金幣。

不過既然人家這麼看重這魚,加一倍的價錢不過分吧,五十金幣?無所謂了,什麼都不多,就是金幣多。

「我出五十金幣,至少買五百條,如何?」洛文忐忑的出價。

「五十金幣?!」兩個半獸人目瞪口呆……

這什麼表情,我擦,精靈大陸的魚這麼貴啊?還嫌少,擦,物價可真貴啊……洛文心裡嘀咕道,趕緊加價:「六十金幣,五百條!」

「六十金幣?!」兩個半獸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什麼個意思,對不對給個回應啊,還嫌少?要不是大爺我初到精靈大陸不敢惹事,早就幹掉你兩個捕魚了,哪這麼多廢話……

「一百金幣!干不幹一句話!不行我立馬閃人!」洛文怒了,現在的價錢豈止買魚,買高端武器都能買一大把了。

「干!干,干,干!」年長一點的半獸人終於回過神來,顯然這些人類誤會了他們的驚訝。不過這麼傻的人類遇到了不敲一棒棒怎麼對得起自己,默不作聲拿了金幣走人就是。

成交!

洛文掏出一百金幣扔給了年長的半獸人,半獸人咬了咬,,嘿,真金!喜滋滋的裝進了口袋。

「你們想捉多少捉多少,隨意,隨意啊。」兩半獸人交代了一句,屁顛屁顛的走了。

洛文有種被騙了的感覺,怎麼感覺這兩半獸人喜不自禁呢,難道是我價給高了?不過管他呢,任誰來都攔不住了,捕魚咯!

「開干!」

一聲令下,眾人各施才能朝河裡猛戳,猛叉……

激起的冰冷河水扑打在眾人臉上,卻渾然不在意。這種激情時刻大家都血液沸騰,荷爾蒙爆棚,那還覺得冷。

魚群太多,又集中,又傻,有人一劍叉下去就是四五條上來,還有人拿鵝卵石砸居然都能砸死兩條,看到洪澤耿心癢難耐。阿耿的尖刺金剛大盾上的尖刺既長又尖銳,幹這種事情說不定很合適,要不試試?

阿耿扛起尖刺大盾正面朝下猛的一砸,砰,激起水花高達一兩米,尖刺大盾沖入水底,直接砸到了魚群。一觸到底,阿耿馬上扯著鏈條拉了起來,一看。

嚯!盾牌正面一共十五個尖刺,每個尖刺上都有一串魚,一串魚啊!不是一條魚。

「這也太好捉了吧……這些魚可真傻……」阿耿目瞪口呆,就如傻等在那裡似的。

委實這些魚在帝山平原河流里沒有天敵,狼人和半獸人又不吃,生出了懶惰和懈怠,對於突如其來的襲擊居然毫無反應。

阿耿受此鼓舞,再接再厲,連續砸下去,幹掉一個魚群又一個魚群,百戰百勝。這種匪夷所思的效率只略遜於埃爾和扎克的群體地刺,可以堪稱一絕了。

洛文只負責收魚,上岸的魚統統收進戒指,也沒算過收了多少,來就收,在眾人的不間斷轟炸之下洛文忙的不可開交,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

一段河裡的魚群被清空之後接著又一段魚群,到最後洛文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這樣下去會不會把這條河的魚搞絕種啊?算了,我心善良,還是到此為止吧,給他們留點吃的。

「好了,收工收工,到此為止!」不虛此行,滿載而歸,眾人歡天喜地的回道了大本營。

臨時駐地內早就搭建好了烤架和湯鍋,掏出戒指內如小山般的魚肉,分工合作開始了今天的魚肉盛宴。人人吃的八分飽,留兩分保持活動,而多餘的魚肉甚至還能再吃一頓。

回味著美味的魚肉盛宴,再次啟程。

從嘉里略快馬加鞭不停歇到秋水城也需要四天時間,余老三按現在的速度推斷,眾人到秋水城起碼還要五天時間。而這五天,五百人的隊伍算是在帝山平原各個部落出名了。

五百人的伙食消耗非常巨大,洛文自任狩獵隊隊長,余老三則被任命為伙食團團長。高手區捕獵,炮灰營的人則負責做飯。沿著官道,每到吃飯時間洛文都帶人去狼人部落,半獸人所轄的河段去買魚,金幣開道無往不利,每次都把一長段河裡的魚群清空乾淨。

而在狼人和半獸人部落里則開始流傳著一個關於土豪的傳言。

「聽說了嗎?有個人類大部落的土豪經過我們帝山,每次都是一百兩百金幣的買魚,好幾個部落都因此暴富了呢。」

「我可是聽說那個人族土豪是人類最大部落的少族長,比精靈花園有些精靈貴族哈闊氣呢。」

「人族哪來的財富?這事古怪。」

「別人只說了一句話,沒有什麼是金幣解決不了的。」

「好大的口氣!哼!」

「四五百人的大部落,算的上數一數二的部落了,口氣大又咋的,你惹的起么?」

「哼,哪有我們狼族男兒惹不起的部落,我倒要試試……」

慢慢的,有些狼族部落開始有了邪念,巨大的金幣誘惑著他們,就算是五百人又如何,多聯合幾個部落就是咯。而半獸人部落也是蠢蠢欲動,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和狼族部落聯合的,因為他們互相看不上眼。

帝山平原因為巨量的金幣攪起的風雲就像烏雲壓頂一般越來越厚重,壓得人喘不過氣來,長此以往,總會有人忍不住爆發出來。

終於,在眾人行進到第四天的時候,狼族部落的聯合之勢終於形成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而在第四天的時候,海邊小城嘉里略的狼人大隊長扎達終於收到了上頭的回信。更新最快而此時的嘉里略已經被海族攻破,灰頭土臉的扎克大隊長現在正在官道上看著密信。

「沒有派人來支援我們?那他們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人類?」扎克沒想到是這樣的回復,一個人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大哥,快走吧,嘉里略的水已經漫到帝山平原邊緣了。」扎吉從後面騎著巨狼趕來,憂心匆匆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