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的時間在眨眼間也就已經過去了,簡一一回到了家裡,盛裝出席了爺爺的生日宴。

簡一一做夢也不會想到在這場生日宴上回碰到他,那個自己已經放在了心裡的男孩。

簡家算是上流社會的人家,所以在老爺子的生日宴上出現的大多也都是與他們家有神日往來的,,有利益關係的,再有就是親戚了,這場生日宴很盛大,可以說聚起了商界的各個人物,可見老爺子有多大的影響力。

」啊那個男生好帥啊。「

「在哪兒啊」

「就在那邊。「

」肚子一人喝酒的那個。「

、、、、、、

簡一一聽到一群女生在說什麼仔細聽,然後再順著她們的目光看過去。簡一一心裡一驚,怎麼會是他,他怎也會來啊。簡一一在思考自己家裡有沒有跟他們家有過什麼來往,想來想去實在是想不到,所想就不想了,結束之後問問爸爸媽媽就知道了,簡一一在心裡這麼想著,就想抬腳走到他的身邊去,還沒抬腳,就聽見她們又開始說了,這次說的這個女生,好像還挺了解他的,簡一一就停下了腳步,仔細聽聽她們說的是什麼。

」你們說的那個男生我知道。「只見是一個穿的略微有點暴露的女生開口了。

」他是司家唯一的大少爺,所有女生的結婚想象對象,但是他已經有一個一歲多的女兒了,嫁給他就要當后媽了。「

」怎麼可能,我知道的是他還在上大學啊,怎麼就有孩子了啊?「另外的一個女生不相信的說道。

其他的女生也是不相信,實在是他看起來不像是一個父親啊。

」你們知道什麼啊,他高中是在泰國上的,那個時候他局談了一個女朋友,後來那個女孩還懷孕了,但是泰國又不允許打胎,所以啊,就生下來了,後來他倆分手了,再想想司家怎麼可能讓別人家養著自己的血脈,所以就帶回來嘍。「

這個消息又引起了女孩們的一片驚訝之聲。

簡一一不知道這個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反正這個消息在簡一一的心裡是激了好幾朵浪花,她不相信是真的。

等不了那麼久了,簡一一馬上就在宴會上找到自己的母親,想自己的母親詢問,看知不知道這件事情。簡也不知道女兒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也就沒有多想,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簡一一,簡母說的情況和簡一一不小心聽到的大同小異,反這就是這個消息是真的。

簡一一覺得自己需要時間來消化一下這個消息,怎麼自己想要的那個男孩心裡就已經有過別人了,怎麼自己有衝動過一輩子餓那個男孩就已經是一個一歲孩子的爸爸了、、、、、

這所有的消息對於這個情竇初開的女孩都是一個打擊,需要時間來消化,也需要時間來好好認清自己的內心。

在宴會結束之後,簡一一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學校的,躺在床上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宿舍里的其他人看見簡一一蔫著回來了,看著她略顯憔悴的面容什麼也沒問,只是以為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周末的時光就這樣過去了,對於別人來說這是一個平常的周末,對於簡一一來說這是自己過的最難忘的一個周末。

每個人對於一些猝不及防的消息,不是說接受不了,只是需要時時間來消化它。

慢慢的消化,如果真的是歡喜的,不要因為生命之前的那些不完美而錯過那個原本可以攜手走過一生的人。

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我奉陪到底! 人魔陳凡聲音沙啞的笑了半響,意味深長道:「沒有人知道那個東西藏在哪兒。如果知道,早就被人得了!」

聞言,半魔魔葉嘴角抽搐。

她一副像是被人魔陳凡玩了一樣,又憤怒又陰沉。她惡狠狠開口:「那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知道它大致的位置。你去看上一眼,也會不虛此行。那種場景,可是你一輩子都不會見到第二次的。」

人魔陳凡的話,帶著奇異的嗓調。就像是惡魔遞出了邀請,在蠱惑著人走進去。

皺了皺眉,半魔魔葉冷哼。「去了才知道。反正你我現在出不去。不如去看看你說那樣東西。半路要是碰到武元學院的弟子,你也能吸干他們的精血,補充實力。」

「嗯。說不定,我們還會碰到月千歡他們。」

「……」半魔魔葉皺眉,沒有說話。

碰到月千歡他們?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半魔魔葉心底還在祈禱著,月千歡他們千萬別來了武元山脈。

但偏偏,他們不僅來了。而且還會很快就和他們撞上。

……

武元山脈中。

月千歡和墨九卿快速穿梭在森林中。他們強大到變態的神識,一寸寸掃過四周。月千歡釋放妖藤的葉子。一片片落下,生根發芽變成他們的眼睛。

越往武元山脈深處,路上遇到的妖獸實力越發嚇人。

月千歡他們到了西北邊時,這裡的妖獸實力都是武聖境界。單一碰上,就能叫武元學院折損不少弟子。

月千歡和墨九卿也沒有和這些妖**手。他們無聲無息的從高空掠過,幾乎沒有妖獸能發現他們的蹤跡。直到一頭凶獸,九眼蒼鷹。

唳!

厲嘯聲,從天空中撕裂開破空聲。

月千歡和墨九卿身影微微一閃。眨眼出現在千米之外。

抬頭看去。只見一隻體型龐大,翅膀開上百米的九眼蒼鷹直勾勾盯著他們倆。九眼蒼鷹的九雙眼睛,可以讓她四面八方全部收入眼中。月千歡和墨九卿一舉一動都被盯著。

這是一頭凶獸!

凌駕在妖獸之上。實力堪比五階武尊。看來是這方天空的霸主。月千歡和墨九卿一進入這裡,就被九眼蒼鷹發現了。

墨九卿遙遙站在對面。他勾唇看向月千歡,「歡歡?」

「讓司空喧來。」月千歡說罷。拂袖一揮,司空喧從九重空間塔中衝出。

嗷吼!

咆哮一聲,司空喧以石麒麟身軀撲向九眼蒼鷹。

神獸之威。讓九眼蒼鷹感到危險。它立馬振翅想要逃跑。可這時,司空喧張嘴一口咬住它翅膀。杜絕了九眼蒼鷹逃跑的可能。

墨九卿走到月千歡身邊。幽眸噙著笑意,「怎麼想到讓司空喧來了?」

「懶得動手。或者說,這些妖獸凶獸根本沒有讓我出手的慾望。」

「對。」墨九卿勾唇,神色儘是寵溺。他拉起月千歡的手,低頭落下一吻。他說:「弱者,怎麼夠格讓歡歡出手?」

狹長的鳳眸眯起一條縫。墨九卿低沉的嗓音,分外撩人。

他接著說:「歡歡可以讓為夫來。為夫很樂意為你做任何事~」 你一直都在執著,你認為那是你最完美的追求,有一天你發現它出現了一點瑕疵,你會有一點失落,為什麼呢,為什麼回是這樣呢?

對於司喆,他之前在自己的心中是一個陽光的少年,就算後來再遇到的時候他的神情透露出來一絲的落寞。但他依舊是完美的,也不是誰對這種事情有歧視,只是心裡的落差感是無法填補的。

從爺爺生日宴會回來之後簡一一已經明顯變了,不再是之前那個整日嘻嘻哈哈的簡一一了,現在的她開始變得不苟言笑,甚至有時候在倒水的時候水杯都已經倒滿了,但是還是在不停倒,都已經好幾次幫宿舍洗地板了。她的常態就是走著不動,看著一個方向不動,你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卻是什麼也沒有,沒課的時候一呆就是一上午,一下午的,甚至可以呆一天。

這種狀態持續了三四天,室友們從開始以為她心情不好,但是過了好幾天還是不見好,最後實在憋不住主動問了。

剛開始的時候簡一一隻會說:「沒事的,我就是心情不好,過幾天就沒事了。」

大家都覺得不現實啊,心情不好,也不知道因為什麼,都好幾天了也不見好,在任夏天施文青她們的逼問下,簡一一實在是忍不住了。

眼淚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先於聲音出來了,簡一一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泣,自從知道關於司喆的情況之後,她心裡就憋著難受,不知道為什麼難受,就是難受,那是一種壓迫感,壓迫著自己有時候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要說來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在眼淚中簡一一說出了這幾天自己消沉的原因,是的,大家猜測了很多原因,但就是這個原因是誰也不可能想到的。

「青青,怎麼回事啊,我記得你當時說他是單身啊,怎麼還會有這種事情啊?」錢寶寶聽完之後焦急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當時在石舟青那裡了解的就是他是單身啊,我也不知道有這種情況啊。「施文青心裡也是一驚,不是好好的一個單身,從哪裡冒出來了一個孩子啊?

」你們先別吵了,我覺得這個事情,一般人也不會知道,畢竟她們那種家庭消息不想流出來很簡單,再說石舟青他們上大學才認識的,所以不知道也很正常的。現在重要的不是要討論這個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在討論也沒有什麼意義了,咱們現在該想想後面的事情,想想後面一一該怎麼辦?「任夏天的話成功的讓兩個討論的人停下來了。

」一一,你現在就算是知道了她的情況了,並且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完美,你還是喜歡他嗎?「唐曉凡問著簡一一。

簡一一連思考都沒有思考就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嗯,喜歡。」

「那就很好辦啊,你繼續喜歡他啊,你之前怎麼想的現在就要去做啊,你現在很清楚你的內心,那你孩子糾結什麼呢?」唐曉凡繼續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糾結的點是什麼,為什麼知道了他的一些真實情況,會突然的不知所措,感覺一切都在往我恐嚇之不了的方向發展。」簡一一說著自己心中的重重困惑。

「哎呀,你有什麼想不通就說來啊,大家來給你疏導啊,好歹咱們宿舍里有兩個心理學的不是,保證把你說的明明白白的,還有咱們的凡哥,可是資深的情感專家啊,你說你整天自己發獃瞎想,能想出什麼好主意啊。「錢寶寶的成功的讓簡一一放鬆了下來,緩解了整個氛圍。

「一一啊,我覺得你不知所措的原因就是因為你覺得他和你想象中的樣子不一樣了,所以你才會不知所措,這個事情的發生是你始料未及,所以你覺得不在你的考慮範圍之內了,這個時候你就已經慌亂了,找不清自己的方向了,,甚至你會問自己還要不要繼續喜歡他。

其實每個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每個人都是有瑕疵,只是有的人他們是在後面的相處中慢慢的去了解帶對方的一些缺點,在生活中慢慢的去學會包容對方,你也不用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你們也是剛開始認識,僅僅是認識,雖然你已經喜歡他,但他不是啊! 娛樂富三代 你自己的心裡清楚的知道,你喜歡他,是為什麼喜歡他,只是因為他看起來好看,只是因為他會聊天,這些都是外在的一些東西,你應該知道真真正正的喜歡一個人不是這些外在的東西,是,剛開始的時候是因為外貿吸引的,但是之後相互吸引的應該是靈魂。

所以現在你既然還是喜歡他,不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割捨掉心中的這份喜歡,那你為什麼不繼續向前呢,相信在以後他知道你的心意,並且喜歡上你以後,有的情況他會主動的告訴你呢?所以就現在而言沒有好煩惱的,趁他可能還有知道你的心意,你想要撤退,隨時可以撤,如果覺得自己想要繼續堅持,那就繼續堅持,就很簡單不要畫地為牢,把自己圈禁起來。」

對於任夏天說的,大家都很同意。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燃情自己做自己心裡想要做的那個決定的,謝謝你們。」說著說著簡一一的眼淚就又下來。

「你們真的是太好了。」簡一一踩著眼淚不停的說道。

「那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們啊,好吃的都要我們幫忙你吃吧。」錢寶寶有一次讓簡一一破涕為笑,錢寶寶總是可以讓氣氛變得歡樂起來。

、、、、、、、、

遇見一個人不容易,堅持喜歡一個嗯更加的不容易,而作為一個女孩子先於男孩子去喜歡他,這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氣,之前總覺得女生就應該乖乖的等著男生來追自己,事實證明自己的幸福需要自己去爭取的,不要在乎是誰先喜歡的誰,雖然說先動心的那個人就先輸了,但是說實話,愛情是在計較輸贏嗎?

一個已經對愛情失去期望的女孩,她不是在等一個多麼優秀的男孩子,他只是在等那個可以讓自己再次相信愛情的男孩子,他在等那個可以讓自己再一次想要不急後果衝動一次的男孩子。

這個男生不需要多麼的優秀,只是慢慢的給了她對於愛情的希望,慢慢的進入了她的生命,讓她再一次覺得愛情是可以相信的東西。 有的時候會不會覺得生活遺忘了你,世界拋棄了你,覺得全身襲來的只有滿滿的失落感。

當你看過了最美的夕陽,見過了清晨的露珠,見過了生活中的那些美好,見過了生命美麗的瞬間,你不會覺得生活對自己充滿敵意,你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什麼樣的,因為你只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

想要橫跨山海去看你,去看那張曾經一個抬頭,一個回眸就可以觸手可及的臉,但是現在就算翻山越嶺也難以看到。

有的人說古時候馬車很慢,所以一生只夠愛一人,現在這個信息快捷的時代,每天換著不同的人愛。

但是說這話的韌帶該市忘了,古代馬車雖慢但是卻又三妻四妾啊,現代信息雖快但也有人只尋一人啊!

一個人要是能夠自己熬過所有的苦難。大概他也已經習慣了一個人。

對於任夏天和陳宇的愛情來說,大概可以用所愛之隔山海來描述了吧。

有的時候獨自走在校園裡的時候,可能會想此時要是兩個人在一起該多好啊!尤其是在看到一堆情侶相互依偎的時候,那個時候可能會悄悄的問自己,怎麼回事啊,我明明也是不是一個人啊,但是每天過的卻是一個人的生活。

所有的異地戀大概最無奈就是明明自己不是一個人,每天的生活過得卻像是一個人,每天陪伴自己的只是一直手機,每天和他通過手機分享著一天的生活,,最幸福而時光大概就是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和對方視頻,可以看見對方的臉的時候。

但是在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是很無奈的,感冒需要打吊瓶的時候,有的人可以有著撒嬌不去,撒嬌怕疼的資格,你卻只能隔著屏幕收到一條記得吃藥,多喝熱水的關心,而在那頭的人同樣也在為他的不在你的身邊不能為你做什麼而懊惱,這邊的你確實要自己拖著已經虛弱的不行達到不行的身體去看醫生。

別的女生在生理期的時候都有男朋友送的愛心糖水,你卻只是捂著肚子蜷縮在床上,在實在扛不住的時候用一顆止疼葯來減輕自己的痛苦,手機能夠收到的也就只有多喝熱水這麼幾個字的關心、、、、、、

很多異地戀東都會遇到各種的情況,要說異地戀考驗的是什麼,大概就是耐心,還有信任還有奈的住寂寞的心。

有的時候任夏天和錢寶寶周從浩他們一起出去,有時覺得他們的相處方式很鬧騰,但是細想下來自己每天都在和陳宇聊天,但是再見面的那一刻還是會有一些的不知所措,大概兩個人都已經習慣了在網上的那種相處模式,韓式時間長了,在現實中見面還是有一瞬間的害羞,對於害羞,相信只要那個人是你非常喜歡的那個人,那麼在任何時候你多會因為他的眼神而感到害羞。

時間過得很快,它不會因為誰跟不上,誰在過去的那個時候有重要的東西而慢下自己的腳步,距離上次兩個人見面已經是一個月之前的事情了。

思念早已像洪水般泛濫了。

這天晚上任夏天情感格外的脆弱,因為看了一個小小的視頻就在床上哭了起來,可能是女生在生理期的時候都是比較脆弱吧。

這個時候的任夏天星想要把自己心裡的這種情緒發泄一下,找一個人傾訴一下,其實也是沒有什麼事情。這個時候就是要男朋友一個關心的問候,其實事情也就沒有什麼了。

任夏天整頓了了自己的情緒給陳宇打電話。

在一陣等待中電話被接起來了。

「喂,宇哥你在幹嘛啊?」任夏天在電話接通的同時聲音就響起來了,這個時候滿懷的是一欣喜吧,之前不好的情緒可以暫時一掃而光。

雖然兩個人經常會打電話,一個人要是成為你生命中的一束光的時候,你每一次想起他的時候眼前都是明亮的。

對方並沒有立刻發出聲音,任夏天只在電話中聽出來非常吵鬧的聲音。

「喂,你在聽嗎?」任夏天還在說著話。

「不好意思,陳宇現在不在,他回來我讓他給你回過去。」說完這句話電話就已經被掛斷了。

而這邊的原本躺著的任夏天已經躺不住了,一下子就坐起來了。

滿腦子都是:「她是誰?這個女的是誰?陳宇的電話怎麼是被這個女生接到的?她怎麼會接陳宇的電話?陳宇去哪裡了?」任夏天現在滿腦子的問號。

有人說戀愛中的女生智商基本為零。

這個時候的任夏天彷彿他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又想到了是不是陳宇已經喜歡上了別的女孩子,陳宇已經不屬於自己了?各種不好的猜想已經在任夏天的腦海中過了一遍了。

坐在床上想著想著,剛剛壓下去的情緒在線這一刻得到了更大的爆發,一下子忍不住又哭起來了,錢寶寶聽見了,抬起頭來,看見正在默默啜泣眼淚不停的任夏天,過去她的床上問她發生了什麼,任夏天也只是說沒事。

面對大家關切的目光,她又一次的收回了淚水。

淡淡的說了聲:「沒事。」她不想讓大家擔心。

看著她的樣子,大家覺得問了也沒用,就各自散去,等到她想說出來的時候在發泄出來也挺好的。

這一晚上任夏天手裡一直在緊緊地握著手機,就連睡覺的時候的靜音模式也改為了響鈴模式,生怕錯過了沉鬱的一條消息,一個電話,然而是一個平靜的晚上沒什麼也沒有等到。

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接到了陳宇打過來的電話,這個電話解釋昨天晚上的事情,這個時候的任夏天還處於生氣的狀態中,所以陳宇說什麼在這裡都是沒有說服力的。直到在不斷地質問和不斷地解釋中結束了這個通話。

這是兩個人成為情侶之後第一次發生矛盾吧,說不上來過錯在誰,只是在這一刻誰也不想和交流了。

這個就是異地戀中最忌諱的東西吧,兩個人一直都是隔著屏幕的交流,隔著屏幕你看不到對方的表情,聽不了對方的語氣,只是在一邊自己拚命的猜測。

兩個人在發生矛盾的時候拒絕交流,這是給這段關係在不停的降溫啊。

多一些理解,多一些耐心,可能大家面臨的又是另一幅景象。 司空喧很快就將九眼蒼鷹咬的奄奄一息。正要下嘴殺了九眼蒼鷹時,月千歡開口攔住司空喧。「等等。」

「月姐姐怎麼了?」司空喧回頭,好奇的看向月千歡。

他身下九眼蒼鷹要逃。司空喧抬起爪子一拍,咔擦骨斷聲。九眼蒼鷹悲鳴一聲,徹底老實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九眼蒼鷹。體型的巨大的差異,讓這副畫面看起來異常怪異。司空喧變回人形,開口:「月姐姐不殺它嗎?」

「這要看它聽不聽話。」

「我聽!求求你們饒了我。我有眼不識泰山,我知道錯了!」九眼蒼鷹開口,口吐人言。

凶獸通人智,能說人話。甚至他們在萬年前那個鼎盛的時代,還能變化人形。但這麼久的歲月,凶獸早已忘了人形變換的辦法。

九眼蒼鷹看了眼司空喧,瑟瑟發抖。「你們要我做什麼都行,別吃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