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儘管罵,我沒問題。」黑衣男子依舊是笑嘻嘻的模樣,「不過帥哥是什麼?」

「帥哥,就是形容你這樣的人,遇到危難之中的人,見死不救還落井下石,屢次嘲諷。」

「哈哈,有趣。」黑衣男子看著沈傾,目光中有一種遇到了獵物般的感覺。

「笑什麼,有病。」既然不願意救她,沈傾說話也就不那麼客氣了,反正這個人居心不良。

沈傾站起來便要離開,看都不再看黑衣男子一眼。

「你似乎有些討厭我。」黑衣男子覺得很費解,從來都是一大幫的姑娘追著他,何曾被人這般對待過。

的確是與眾不同。

「我可是看到你毀屍滅跡,如果四長老知道是你殺了他一直很喜歡的沈傾丫頭,你說他會怎麼對你?」黑衣男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柔軟清爽。

「自然是殺了我替沈傾報仇。」沈傾想也沒想,便說了出來。

「不對,我沒有殺那個沈傾。還有,你是怎麼知道的,你到底要如何?」

「性情耿直、手段狠辣、我對你有一點興趣,你得跟著我。」黑衣男子頓了頓,「算了,你還是走吧,我們會有再見面的一天。」

「謝天謝地,後會無期。」沈傾絲毫不想再看到這個人,還不如跟著四長老回蒼羽宮。

沈傾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灌木叢,只能選擇跟著四長老回去。

黑衣男子站在原地,低聲道,「沈傾,名字不錯,有意思有意思。」

只見黑衣男子身旁空氣突然間抖動,一名看起來面相有五十多歲的男人,突然間出現。

「少主,這個丫頭能看到你,要不要我去除掉?」

「不要了,每個能看到我的人都要殺,那這世間還有什麼樂趣?」

「可是,這裡僅僅是低等位面。」

「我說了,不殺。相反,我對她有那麼一絲的興趣,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能私自動她。」黑衣男子緩緩的說著,卻有股震懾人心的力量,讓人無法心生反抗。

「少主,您在家裡可是有未婚妻的…」旁側那人提醒道。

「哼!」黑衣男子聞言哼了一聲,隨即消失不見,連同旁側突然出現的那人,一同消失。

沈傾坐在四長老召喚而來的飛行獸的背上,回想著剛剛這個男人,到底會不會戳穿她,真是有夠倒霉,重生第一天,便發生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麻麻,你到底有沒有考慮清楚?」腦海中的聲音再次響起,似乎有些埋怨沈傾,不將他當作一回事。

「當然當然考慮啦。」沈傾有些心虛的說,「只是這任務是什麼,獎勵又是什麼,這個破系統是幹什麼的?」

「這套系統叫做星河商城系統,需要通過做任務來升級並且解鎖新功能和新物品,而麻麻如今才是剛剛啟動了系統,需要接受第一個任務。」

「不接受的話會怎麼樣?」沈傾試探著問。

「送你回地球。」

「這是好事啊,我想回去,真是要謝謝你啦。」

「你會恢復原狀,就是那一具屍體,然後被塵土掩埋,腐爛,成灰。」

小不點一絲不苟的將話說完,沈傾頓時被噎住了。

「開玩笑開玩笑,這系統這麼好,這個世界也這麼新奇,我怎麼會想要回去呢。」沈傾有些狗腿般的心虛,笑著說。

「麻麻喜歡就好。」小不點的聲音再次恢復了萌萌噠。「麻麻你現在用意識跟我交流,等你開始有了修為,你就可以看到萌萌噠小不點啦,還有你喜歡的商城模樣,是不是很開心啦。」

「當然開心當然開心。」沈傾內心裡吐槽不已,鬼才會開心,莫名其妙來到這個鬼地方,稍有不慎就會死於非命,任何一個人都比她厲害,這種地方對於生活於地球手無縛雞之力的沈傾來說,自然是非常的不喜歡。

更何況,還要做什麼神神秘秘的任務,想來也不會簡單。

只是這些不願意,自然不能再表露出來了,卻還得順著這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機靈小不點,實在是心累啊。

「星河商界系統,主線任務:麻麻需要達到築基修為,打開商界系統第一層物品欄。物品欄可是有好東西的,麻麻可以用積分來兌換你想要的物品。」

「築基修為?有沒有搞錯啊。」沈傾瞬間炸毛,她可是從這邊沈傾的記憶中知道了修鍊的等級,這對她一個完全沒有修鍊過的人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麻麻,築基期才是修鍊的開始,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小不點可憐兮兮的聲音。

「不不不,你可能搞錯了,我只是一個從來沒有修鍊過的小白菜鳥,你說的可能是修鍊天才,不是我這個菜鳥。」不論小白怎麼裝可憐,沈傾都不會答應。

這簡直是開玩笑啊!

許是看到這一招不管用,小不點瞬間轉變方向,「系統里可是有讓麻麻可以瞬間突破金丹期的星河丹,也可以讓麻麻青春永駐容顏不老,最重要的是可以幫助麻麻打敗心魔哦,只要麻麻修鍊到築基期,還可以附帶一個華麗麗的功能-逃生遁,可以瞬間逃跑至千里之外,躲避金丹期以下所有的追殺,再獎勵888積分。開啟商界系統第一層只需要666積分哦。」

聽著小不點的介紹,不得不說,沈傾動心了。

既然重生來到了這裡,自然是要生存下去,要生存下去,少不了小不點的幫忙,更何況小不點介紹的附加東西,的確是有些誘人,沈傾可是很害怕自己命喪此時空的。

這個商城也算是金手指了吧,看起來老天爺對她還是不錯的。

「初始任務是什麼,說吧。」沈傾已經接受這命運。

「在7天內修鍊到鍊氣三層,並得到蒼羽宮的聚元草一株。」

「小不點,其實我有些不太明白,這個系統既然只是商城系統,為什麼要限定我必須達到什麼修為,不應該是買賣東西嗎?」

「還不是麻麻你沒有修為或者修為低,會隨時掛掉,這樣系統救了你多不划算啊。」

囧,沈傾突然間覺得很臉紅,這小不點哪一句話不是在嘲笑她太弱了,自己真的是自找虐啊,非要問這麼蠢的問題。

「麻麻你快點集聚元氣啦,小不點想讓你快點看到我,真的好想吶。」小不點賣萌模式開啟。

沈傾再次囧。

「麻麻,你這是什麼表情,是因為集聚元氣太難了嗎?」小不點不知道從哪裡看出來的。

「是啊,實在是難,你也知道我在地球上只是一個醫生而已,修鍊什麼的,簡直距離我幾億年啊,如今什麼都不懂,哪裡可以集聚元氣啊。」沈傾順著小不點的話,嘆息道,語氣里有一種實在是無奈的味道。

「可是小不點記得沈傾的記憶中有集聚元氣的方法,也有修鍊的入門總綱吶。」小不點疑惑的說,「難道我記錯了。」

沈傾自然不好說是小不點記錯了,只能不要臉的說,「我看不懂,人笨,沒辦法。」

「略略略。」小不點頓時笑了起來。「麻麻,別擔心啦,我給你一本通俗易懂的入門秘籍,偷偷的哦。」

「還是小不點好。」沈傾頓時笑了起來,毫不吝嗇的誇讚著小不點。

只見腦海中一道光芒閃過,瞬間出現了一本書的模樣,封面上寫著五個大字:星河總典。

沈傾心念一動,那光芒組成的書籍便翻開了第一頁,綱要寫著星河修鍊基礎篇。

原本以為是多麼了不得的修鍊寶典,一看到基礎篇三個字沈傾頓時腹誹不已,再往下看卻看到一行小字:適用於世間任何修鍊法門。

「麻麻別太感動,這些對我來說是小意思啦,咯咯咯。」小不點自說自話,沈傾卻不能當作小不點在自說自話,立馬回應。

「真的好感動哦,小不點對麻麻最好啦。Mua~」

……

一時之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沈傾已經開始免疫,再發生什麼都不足為奇,更何況是這麼人性化的寶寶小不點。

沈傾瞬間按照星河總典的入門綱領開始修鍊,集聚元氣。

因為在飛行獸上,四長老給了沈傾一個單獨的小法寶房間,所以沈傾也就不擔心被人看到或者出現什麼異常。

「星河低等修鍊系統啟動。」沈傾開始修鍊的時候,腦海中突現這麼一個聲音。

沈傾覺得自己處於懵逼中,這不是星河商城系統嗎,怎麼又出現了個修鍊系統,簡直是大腦不夠用啊。 這個地方靠近於死亡山脈,因此前來這裡歷練的青年才俊多不勝數,偶爾也會有築基級別的高手,前來獵取魔獸魂獸,有馴服做坐騎,有簽約魂獸,有為了高級魔獸身上的魔骨。

四長老的飛行獸在飛行還不出千米的時候,便被人擋住了。

這一切,一直在自己房間里準備秘密修鍊的沈傾自然是不知道,還在琢磨著修鍊系統這回事呢。

四長老看著擋在飛行獸前面的華麗飛船,頓時覺得生氣,正欲發怒的時候,看到飛船里出來了一男一女,男子身材偉岸,一雙虎目炯炯有神,女子身材嬌柔,媚眼如絲,渾身散發著妖媚般的氣息。

「喲,這不是蒼羽宮的飛行獸嗎,怎麼也來了這死亡山脈?」嬌媚的女子開口,偉岸的男子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老夫去哪裡是老夫的自由,倒是你們這些宗門的後生晚輩,一點也不懂得尊老,擋在老夫的座駕前,意欲何為?」四長老這話說的頗有氣勢。

「咯咯咯,這位怕是蒼羽宮的某位長老吧,果真氣勢如虹呢。」妖媚的女子如同在打量一件物品一般,看著眼前飛行獸上面,頭髮亂糟糟不修邊幅的老頭子,果真如傳言一般。

「只是不知那法寶裡面是蒼羽宮的哪位呀?」妖媚的女子說話的時候,自帶著一股如同妖精般的氣息。

「你又是哪家的妖精,這麼不懂得禮數。」四長老一想到法寶裡面的沈傾,如今沒有任何的修為,而且丹田都開了一道裂縫,能修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此時自然冷了臉。

「別太過分,老頭子,你是蒼羽宮的長老,在我雷小狐的面前,可什麼都不是。」嬌媚的女子一字一字說著,帶著一股傲然的語氣。

「原來雷霆堡的後輩這麼不懂禮數,那老頭子我也不想跟你廢話了,閃開!」

「聽聞蒼羽宮的某位不修邊幅的長老,修為幾近於金丹,我和師兄心痒痒的很,想要和您討教幾招,如果我們贏了,這畜生可就歸我們了。」雷小狐目光灼灼的看著四長老的飛行獸,一點也不掩飾。

「好呀,你們一起上,免得有人說我老頭子欺負小輩。」四長老頓時眼睛如同開了花一般,開心不已。

很少有人知道,四長老其實玩性很重。

「師妹…」那偉岸的男子拉了拉雷小狐的衣袖,面上有些為難。

雷小狐看著他,「師兄,這老頭子的修為雖然不太清楚,但是你我這幾月的修鍊成果,你難道沒有信心?即便是星月學院的林雅小姐,還有如今被稱為星月大陸第一人的三皇子,都不會是我們的對手,難道還怕這個老頭子,你別忘了我們這次來死亡山脈的目的。」雷小狐低聲說道。

只是她再低聲,這話也是被四長老聽到了,四長老並不在乎,原本生活就很無聊,偶爾有點樂子其實很不錯。

不過兩個小輩而已。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咯。」雷小狐笑嘻嘻的說,只是這笑容裡面怎麼看都似乎有一股子陰謀的味道。

只是這些,四長老統統不在乎,他唯一憂心的便是失去了修為的沈傾,沈傾當初天資絕艷,可謂是年輕一輩里的前幾人,而如今被這兩個看起來人品不怎麼樣的小輩遇見,還不得嘲諷一陣。

這對於已經失去了修為的沈傾來說,怕是難堪至極。

雷小狐隨手一抓,便看到她的雙手各握著一把彎刀,如同鐮刀般的形狀,雷小狐向來仰慕死神的傳說,便自稱自己使用的是死神的鐮刀,修鍊的刀法也是狠辣一脈。

此時,雷小狐手中的彎刀閃閃發亮,如同有些雷電奧義的術法一般,能夠加成零點一的傷害。

「雷家一脈的雷電奧義確實不錯。」四長老看著點了點頭。

雷小狐身旁的男子,則是一雙鐵掌聞名星月大陸,身材厚實的他一看便是承傳了煉體一脈,黝黑的手掌如同是經歷過洗禮一般的瓷實,彷彿是刀槍不入。

雷小狐兩把彎刀同時揮出,只見彎刀中一絲絲的雷電,雖然很輕微卻是實質的存在,兩道金黃色的光芒對著四長老便劈了過去。

雷小狐的師兄,自然也不會落後,雙掌齊發,在四長老的身後,凜冽的掌風頓時如同尖刀一般,帶著攝人的氣息,對著四長老的後背攻擊而至。

雷小狐和男子的速度奇快,不愧為星月大陸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帶著的氣息也是極為凜冽。

四長老並沒有慌忙,只是一個轉身向著右側跨了一小步,便跨出了雷小狐和師兄共同營造的招式之中,眼中似乎有些失望。

雷小狐自然也看到了這類似於嘲諷的眼神,頓時更加的賣力,「師兄,絕招,速戰速決!」

那男子對著雷小狐點頭,便看到男子拿出一個銅鈴來,對著四長老搖了起來,在銅鈴響起的時候,雷小狐的彎刀瞬間散發出一陣陣黑色的煙霧狀氣息,兩相交織在一起,黑色的煙霧形成了一個圖案,圖案類似於佛,卻面目猙獰,讓人嫉妒的不舒服。

只見這尊猙獰的佛,一隻手掌拍下,那手掌如同吞天一般大小,將四長老整個人覆蓋其中。

這一招使出來,雷小狐和師兄的臉色開始慘白,顯然是耗費了不少元氣。

這樣的大招想必最多也不會有兩次吧。

四長老在看到這尊佛的時候,面色一變,很明顯正是了不少,四長老從腰帶之中拿出一個類似於短笛般的木製物體,放在嘴巴上便吹了起來。

笛子聲從悠緩開始,越來越快,只見四長老的面色也紅了起來,似乎有些氣喘,直到笛子聲高昂爆發之時,一隻如同蛇一般的動物憑空而現,對著那手掌便咬了過去。

手掌在碰觸到這大蛇的時候,頓時響起來驚天的動靜,其爆發力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三人均被這力道炸飛出去,連同坐騎和飛船,都被波及。

此時,沈傾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刻!

原本以為很難的修鍊,在得到星河總典之後,彷彿是開了掛一般,僅僅五次,沈傾便感受到了元氣的存在。 僅僅只是個把小時,沈傾從集聚元氣,到鍊氣一層、鍊氣二層,飛速的提升著。

此時的沈傾,正式鍊氣二層巔峰,已經蓄勢了半個鐘頭,卻遲遲沒有突破。

在沈傾冥冥中感覺到契機來臨的時候,突然間巨大的波動襲來,沈傾連同法器均被轟到了一旁,處於突破中的沈傾更是糟糕,整個人的經脈此時亂作一團,氣息在體內橫衝直撞。

如同沒有高人的引導,憑藉普通人的見識,此時怕是凶多吉少,經脈爆裂。

沈傾整個人頭痛不已,身體如同著了火一般難受,巨大的疼痛和意識的燒灼,讓沈傾直接吐了一口血。

「丫頭,你沒事吧。」一聲急喊,四長老沖了過來,看著倒在地上的沈傾,和她面前的血,血帶黑色。

四長老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轉身看向雷小狐和她師兄的目光,駭的嚇人。

「師妹,那個姑娘沒事吧…」那師兄扶著雷小狐站了起來,目光望向沈傾的方向,分明是沒有想到,會造成這樣的破壞力。

「怕什麼,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雷小狐絲毫不覺得愧疚。

「可是…要不還是去看看吧……」

雷小狐瞪了她師兄一眼,「看什麼看,不管死活,都不是我們雷家堡的人,何必多事!」

沈傾此時自然已經清楚發生了什麼,只怪她之前修鍊過於專心,以至於導致如今經脈紊亂的情況,明明是個突破的好時機,如今卻被攪和了。

「雷家兩小輩,要是傾丫頭出了什麼事,我絕對饒不了你們。」四長老此時已經沒有了比試的興緻。

「老頭,你別亂扣帽子,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雷小狐依舊叫囂著,「更何況,大家不過是平手而已,別以為你比我多修鍊幾十年,就比我厲害一樣。」

「傾丫頭,你怎麼樣?」四長老扶著沈傾,無視了雷小狐的叫囂。

「我還好,只是這五臟六腑怕是受不了這麼大的衝擊,爺爺您也知道如今的我沒有修為。

「放心,爺爺會照顧好你,把你安全帶回蒼羽宮。「

雷小狐此時被無視,內心裡極度的不爽,便揚著頭,看向了沈傾。

沈傾在星月大陸的名聲,那也是響噹噹的,自然星月大陸的青年才俊們都識得沈傾,即便沒有見過真人,也是見過畫像的。

雷小狐看到被四長老扶著的人,那人的面孔,頓時一驚,」你是陰靈聖體沈傾?「

還沒有等沈傾回話,雷小狐便拉著師兄一起走了過來,「咯咯咯,沒想到躲在法寶中的人,居然是星月大陸的女神沈傾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