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峰,你真有把握?」坐在向無極下手的應封塵急忙問道。

「十成把握!」周雲峰自信的道。

「這件事明再議,雲峰你先去看看你的家人,我想他們現在都非常快點見到你!」向無極眼中一道欣喜之色閃過,隨即眼珠一轉,看向周雲峰微笑道。

「如此也好!」周雲峰感激的看了向無極一眼,道。

「各位,雲峰先失陪了!」周雲峰轉頭看嚮應封塵等人抱拳道。

言罷,周雲峰就消失在了椅子上,一陣微風閃過,周雲峰就已經出現在了戰王殿外。

周雲峰剛到極戰堂時,靈魂瞬間就籠罩了整個三極峰,很快就找到了那幾道他熟悉的氣息,所以他並不需要問向無極周長壽等人住在哪裡,因為他早就瞭然於胸了。

……

「師父,你是哪個勢力的強者降臨極戰堂了,居然連老堂主都驚動了?」在極戰峰上的一座院落中,一身綠衣的黃霞看向身旁的碧水衣問道。

「雖然為師比你要早來聖元界,但是修為太低,對於門內之事並不太了解,對外界的事情知道也不多!」碧水衣柳眉微皺的道。

「這兩個月宗門內的氣氛有些不對,好像是和一個勢力打起來了,我看這次來的人八成和這個勢力有關,否則老堂主等人不會如此緊張!」坐在不遠處石桌旁的周長壽沉聲道。

「希望極戰堂能安然度過這次危機!」坐在周長壽對面的洪嘯喝了一口茶后,眼神中閃過一道期許之色,淡淡的道。

「極戰堂乃是戰宗的分宗,肯定有後手,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碧水衣抬頭看向虛空,淡淡的道。

「堂主已經派牧辰去戰宗通知峰兒,不知道現在峰兒是否已經知道我們來到了戰宗,希望他不要這個時候回來。」洪嘯有些擔憂的道。

「沒錯,峰兒的資雖高,但是畢竟來到聖元界的時間太短,連老堂主這樣的永生強者都棘手的人,峰兒還是不要遇上的好!」周長壽點頭道。

「太爺爺,師父,你們這是不想見峰兒,還是對峰兒沒信心?」

周長壽的話語剛落,突然一道聲音在院中響起,話語之間還帶著三分的玩笑,聽到聲音院中的四人臉色都頓時一變! ?第六章商量對策

「峰兒。你現在的修為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周長壽眼中充滿好奇的看著周雲峰。問道。

周雲峰的到來自然是讓四人欣喜不已。雙方畢竟有近百年沒有見了。都對對方這些年的經歷異常關心。

雙方一番激動的問候后。就開始聊起重玄界的情況。當然對於重玄界周雲峰只關心三個地方。風雲宗、陸家以及妖龍島。

而這三個地方中風雲宗又是重中之重。不但因為風雲宗是周雲峰一手創建。更重要的是他所關心的人全部在風雲宗內。

有周雲峰離開前打下的基礎。再加上和陸家、妖龍島以及狼王谷都有著不錯的關係。。。所以風雲宗的發展非常順利。門內強者不斷湧現。

現在風雲宗在重玄界的十大人類勢力中已經可以穩坐前三的位置。就算是第一的始玄宗對風雲宗都不得不忌憚三分。

周雲峰離開時風雲宗的宗主是他的兒子周凌玄。而現在周凌玄已經將風雲宗的宗主之位傳給了自己的兒子。而他自己已經退居幕後潛心修鍊。

正是因為風雲宗此時在重玄界的地位已經無可撼動。所以周長壽等人才會選擇破界來到聖元界。要知道在短短十年內一下少了四名頂尖強者對風雲宗的影響絕對不小。

只不過此時的風雲宗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有幾位強者支撐宗門。現在就算是黃霞等人破界離開了重玄界。風雲宗內也還有著數名武神頂峰強者。而其中以周戰天的實力最強。

以周戰天的實力他早就已經可以破界離開重玄界。正是因為不放心風雲宗。所以他才會一直壓制修為。不僅周戰天等人是如此。就算是周長壽幾人也是有個這樣的舉動。

知道風雲宗一切都好。周雲峰心中也算鬆了一口氣。周雲峰關心的事情以及知道了。那麼接下來就是周長壽四人關心的事情了。

周雲峰也沒有隱瞞。將自己進入聖元界以後所經歷的事情大概講述了一下。當然其中一些危險和隱秘的事情。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周雲峰自然就給省略了。

周雲峰雖然將其中兇險的部分給隱去了。但是周長壽四人可不是常人。自然不會完全相信周雲峰的話。雖然他們不知道這些年來周雲峰到底經歷了那些兇險。但是他們能從周雲峰此時在極戰堂和戰天宗的地位上感受到一些。

不管是在哪裡。要想獲得足夠的地位。都必須要有匹配的實力。而實力的提升自然少了不了血與火的洗禮。

雖然周雲峰在講述的時候並沒有特意說出那些對手的實力。但是這不但沒有讓周長壽等人的好奇心降低。反而變的更加強烈起來。

在周雲峰將自己的經歷大概講述以一遍之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周長壽終於忍不住在自己心裡閃現很久的問題。

周雲峰此時的修為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

好奇的並不僅僅是周長壽。洪嘯三人對這個問題也非常關心。此時都眼神熾熱的看向周雲峰。

「我現在的修為和老堂主差不多。是永生中期。」對周長壽四人。周雲峰當然不會有絲毫的隱瞞。微笑道。

和老堂主差不多。

永生中期。

雖然在周雲峰講述自己的經歷過程中。他們已經猜到了周雲峰此時的修為一定不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否則也不可能在極戰堂中擁有如此高的地位。

壓知道他們以他們現在的修為在極戰堂內只能算是外門弟子。但是他們現在享受的資源確實核心弟子才能享受的。修為修鍊的功法戰技同樣是如此。

他們現在所住的地位也不是潛戰峰。而是在極戰堂。並且他們所住的這座小院就是周雲峰當年在極戰堂內事核心弟子時所居住的。

從這些事情中。他們不難發現周雲峰此時的修為絕對不低。他們心中都會周雲峰的修為有著猜測。甚至將周雲峰的修為想的很高。

但是周雲峰來到聖元界才不過數十年。來到聖元界后。。。他們甚至修為提升的困難。所以他們心中從來都沒有將周雲峰的修為往永生期上邊想。

而現在周雲峰告訴他們。他的修為不但達到了永生期。而且還是永生中期。這讓他們頓時失語了。被驚的說不出話了。一個個的嘴張到了最大。完全可以塞進去一個雞蛋。

「那你的真正實力啦。」對周雲峰熟悉的人都知道周雲峰的修為並不能代表他的實力。所以周長壽在回過神來后。再次問道。

「本源以下應該無敵手。」周雲峰淡淡的笑了笑道。

如果是在一年前。周雲峰還不敢說這樣的話。但是經過在特殊秘境一年的修鍊。此時周雲峰的靈魂修為已經達到了永生後期巔峰。所以本源以下的武者他根本不懼。

周長壽四人再次震驚了。然而震驚中更多的是驚喜。他們想不到周雲峰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如此程度。

雖然來聖元界的時間不長。但是因為周雲峰的原因。極戰堂中和周雲峰相熟的一些強者回經常到他們這個小院來。其中包括向無極、應封塵等人。所以他們對聖元界的勢力和武者的構架是非常清楚的。

本源以下無敵手。

他們知道。周雲峰的話肯定還有所保留。這也就是說。周雲峰現在的實力恐怕已經可以堪比本源強者了。。。

「周家能用你這樣的子孫。這是周家之幸。」周長壽一臉激動的說道。

「能有你這樣的弟子。為師這一輩子也算知足了。」洪嘯也不由的感嘆道。眼神中充滿了欣慰之色。

碧水衣雖然因為黃霞的原因。他算是周雲峰的長輩。但是在重玄界時。她就早被周雲峰的逆天資質所折服了。現在只是變的更加佩服了而已。

而黃霞的神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在她心中。周雲峰就是天。是無所不能的。就算周雲峰再怎麼逆天。她也不會有太的吃驚。因為在他看來這都是應該的。最後只是有些意外而已。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太爺爺。師父。我這次回來極戰堂。就是專門來接你們四人的。等把極戰堂的事情解決了之後。我們就離開。」周雲峰正色道。

「峰哥。你是要帶我們去戰天宗嗎。」能和周雲峰待在一起。黃霞自然是歡喜不已。

「沒錯。雖然我出至極戰堂。但是我以後回來肯定很少回來。所以我向先將你們帶過去。」周雲峰點頭道。

「峰兒。你現在雖然已經達到了永生期。但是戰天宗是恆古級實力。以你的修為在戰天宗的地位應該不是很高吧。我們去了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對於恆古級勢力的戰天宗。周長壽心中也是非常嚮往。但是作為長輩。他不得不為周雲峰的處境考慮。

「太爺爺不必擔心。我現在在戰天宗內的地位不比尋常的本源強者低。所以帶你們過去不會有任何麻煩。」周雲峰搖頭笑道。

…..

周雲峰三人到極戰堂的時候正好是中午。但是一轉眼天已經黑了。這也就是說四人已經聊了足足幾個時辰了。

不過好在他們也已經聊的差不多了。雖然以他們的修為早已經可以不吃飯。但是因為久別重逢的高興。黃霞和碧水衣親自下廚。做了一桌豐盛的菜肴。周雲峰也拿出了他所收藏的最好的酒。吃放了他在聖元界吃上的第一頓團圓飯。

……

戰王殿

「雲峰。與家人團聚的感覺是不是很讓人回味。」向無極看向周雲峰微笑道。

「和他們分別數十年。這一相見有不少話要了。所以耽誤一些時間。希望老堂主和諸位不要責怪才好。」周雲峰微笑道。

「人之常情。雲峰。你不必如此。」應封塵擺手道。

「不管怎麼說。雲峰在這裡謝過諸位對他們這些年來的照顧。」周雲峰神色陳懇的說道。

雙方一番客氣之後。終於開始聊到了正題上。。如何應對騰龍門的侵犯。

「老堂主。堂主。以我看。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好商量的。我們直接殺上門去不就行了。又周師弟在這裡。就算騰龍門有兩名永生強者也翻不起大浪。」謝劍鋒眼神一道寒芒閃過沉聲道。

「劍鋒。我們知道雲峰的實力極強。如果雲峰的本尊在此。以他越階戰鬥的能力。要殺騰龍門的兩名永生強者自然不是難事。但是…..」向無極看了周雲峰一眼。有些擔憂的說道。

「師父說的對。雖然我們對雲峰的實力有信心。我也不贊成直接殺上門去。畢竟在外殺死一名永生後期強者。和在其宗門內殺死一名永生後期強者可是有著很大的區別。」應封塵沉聲道。

對於向無極和應封塵的話。謝劍鋒並沒有出現反對。反而眼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連藍水門這樣的上古級勢力都具有護宗大陣。身為遠古級勢力的騰龍門。謝劍鋒不相信它沒有護宗大陣。

聽到此處。周雲峰的眉頭也不由的皺了起來。雖然回來的只是風雷斗魂分身。但是要擊敗一名剛剛突破不久的永生後期武者。周雲峰還是非常有信心。只不多要在護宗大陣中斬殺。周雲峰也不由的感覺到了有些棘手。

……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七章奔赴前線

「既然如此,那就將他們引出來吧!」周雲峰沉吟了片刻后,淡淡的說道。

「這點倒是不難辦,但是時間上恐怕就要長一些!」向無極有些擔憂的看了周雲峰一眼,沉聲道。

能夠執掌一個遠古級勢力,沒有誰會是傻子,在這段時間的碰撞中,極戰堂已經漸漸落了下風,如果想要將騰龍門的永生強者引出來,那麼就要讓他們感受到壓力,但如果極戰堂一反常態猛攻,這勢必會引起騰龍門的懷疑。

所以為了確保計劃的成功,只能選擇徐徐圖之,緩緩的加大反擊,讓一切都表現的那麼自然,如此才會消除對方的戒心。

如此做想要引出騰龍門的永生強者自然不是什麼難事,但是所花的時間肯定就不會短,不是在短短几天內能完成的事情。

「沒關係,我還可以在極戰堂留上一些時日,只要在精英弟子大比之前趕回去就行了!」周雲峰淡淡的笑道。

「哦!那就太好了,算來現在距離主宗的精英弟子大比還有著近三個月時間,如此以來,我們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可以利用!」聽了周雲峰的話,向無極心中一喜,微笑道。

「兩個月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要釣出騰龍門那位老不死的已經足夠了!」應封塵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具體操作就由老堂主和堂主負責了,需要雲峰出手的時候,派人通知我一聲就行了!」周雲峰點了點頭道。

「這個當然,如果沒有你出手,就算是將那個老傢伙釣出來,恐怕倒霉的是不是他,而是我這把老骨頭了!」向無極笑道。

極戰堂雖然是戰天宗的分宗,而且現在還是一級分宗,但是他們能得到戰天宗的支持並不多,而且所獲得的支援還必須要貢獻去換。

所以極戰堂並不能打著戰天宗的招牌嚇退騰龍門,並且極戰堂是戰天宗分宗的事情知道的人極少,就算是在極戰堂內知道的人也極為有限,對外更是嚴密封鎖消息。

主宗的東西可以拿貢獻換取,但是所遇到的困境則必須要自己去面對,戰天宗培養出一個分宗是為了獲得更多的資源和傑出弟子,並不是為了多一個讓主宗擦屁股的廢物。

正是因為如此,面對騰龍門的挑釁,向無極才會皺眉苦臉,也並未向戰天宗求助。

「謝師兄,不知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周雲峰看向坐在一旁的謝劍鋒問道。

「不管怎麼說,我曾經都是極戰堂的弟子,並且極戰堂又是戰天宗的分宗,我自然不能不管,所以我打算跟隨宗門的大軍攻打騰龍門!」謝劍鋒眼中一道寒芒閃過,沉聲道。

「謝師兄,我看進攻騰龍門的事情你就先不要去了,等最後決戰的時候你再和我一起出手,你看如何?」周雲峰說道。

「為什麼?」謝劍鋒皺眉道。

「謝師兄,你想一想,你、南宮師兄和我五十年前突然消失,這肯定已經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而你現在突然出現,並且修為還達到了合道後期,這肯定會引起他們的懷疑,甚至會想到我和南宮師兄也回來了!」周雲峰解釋道。

「那好!這段時間我就先回家族看看,一個月之後我回來!」謝劍鋒也是精明之人,先前只是一時沒有想到而已,現在聽了周雲峰的解釋后,他頓時就明白了其中的緣由。

……

商量好了之後,周雲峰和謝劍鋒也都暫時閑下來了,在第二天謝劍鋒就離開了極戰堂,回他家族去了。

而周雲峰則是將自己的風雷斗魂分身分開,雷系斗魂留在了極戰堂,陪伴黃霞等人,而風系斗魂分身則是去了燚金山脈。

碎金山內的碎金峽谷周雲峰可是一直沒有忘記過,這次回來的雖然只是斗魂分身,但是周雲峰相信以他斗魂分身此時永生中期的修為,再加上他對毀滅之道的領悟,現在已經足可以探明碎金峽谷的秘密了。

更重要的是,周雲峰並不清楚下次回藍水領是什麼時候了,所以他要趁這次機會,一併將碎金峽谷的事情解決。

留在極戰堂的雷系斗魂分身除了陪伴黃霞四人外,就是在極戰堂四周到處走走,亦或是和極戰堂內的那些強者談論武道修鍊。

以周雲峰此時的修為,對武道的感悟恐怕就是向無極這位極戰堂的老祖都遠遠不及,要知道周雲峰可是七系同修,所以在此時的極戰堂的周雲峰無疑是武道第一人。

極戰堂內多出一名永生強者,雖然只是短暫擁有,整個極戰堂的高層也是激動不已,更是爭相來向周雲峰請教。

之所以只是高層,並不是因為那些修為低的弟子不歡迎周雲峰,而是因為以他們的修為和地位,他們還沒有資格知道周雲峰的情況。

對於那些長老的做法,周雲峰也非常理解,畢竟他在極戰堂時也得到過這些人的不少幫助,所以就乾脆每個幾天和他們聚在一起談論武道,說是談論,其實是周雲峰指點他們而已。

而在這個時候,周雲峰也會將黃霞四人帶上,雖然他們此時的修為還很低,但是能聽聞這些強者對武道的領悟也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在四人中,碧水衣最先破界來到聖元界,在七年前就來了聖元界,所以在四人中她的修為也是最高的,現在已經達到了脫凡後期巔峰。

而接下來的就是洪嘯和周長壽,雖然洪嘯比周長壽先到聖元界,但是兩人前後也只相差了一年多而已,而周長壽是風靈之體,修鍊速度就算是天資不弱的洪嘯也是有所不及。

在半年前,兩人在同一個月內先後達到了脫凡後期小成,而且先的那個人並不是洪嘯,而是周長壽。

至於黃霞,雖然來到聖元界的日短,但是現在也已經達到了脫凡初期巔峰,這樣的修鍊速度就算是周長壽也不得不佩服。

而在周雲峰的雷系斗魂分身在極戰堂內享受著這還算不錯的時光時,在藍水領和騰元領的交界處,極戰堂和騰龍門早已經打的不可開交。

而極戰堂正是採用了當初商議好的策略,慢慢變的越來越強勢,門內的強者不斷被派到戰爭前線,到一個半月後的今天,極戰堂已經向戰爭第一線投入了整整十名長老,這也就是十名合道強者。

…..

極戰堂,周雲峰居住的小院「謝師兄,你終於捨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趕不上最後的決戰!」周雲峰看著坐在對面的謝劍鋒微笑道。

「哈哈!精彩時刻又怎麼能少的了我謝劍鋒,雖然我這一個多月不在極戰堂,但並不代表我不關心和騰龍門之間的戰事!」謝劍鋒笑道。

「就知道你是閑不住的人!」周雲峰搖頭笑道。

謝家在藍水領有著不小的勢力,雖然沒有參加對騰龍門的戰鬥,但是要打探戰局情況顯然不是什麼難事。

「能及時趕回來就好!」周雲峰點頭微笑道。

「今日一早,老堂主就帶著袁刀長老離開了三極峰,最後的決戰想來馬上就要到了,我們也需要儘快出發!」周雲峰沉聲道。

「什麼時候動身,你決定!」謝劍鋒相當光棍的說道。

「那就明日出發吧!」周雲峰眼中露出一抹戲謔的神色,隨即淡淡的說道。

「好!」謝劍鋒想都沒有的點頭道。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