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雅潔也緩緩收功,睜開了眼睛,回答道:「我不知道怎麼了,老是感覺這次的事情不會那麼順利的。」

葉天笑道:「肯定不會順利的,去一個陌生的尋找一件神器,那怎麼會順利呢?你想想,有人來玲瓏仙域借你們的亂神刀,你會給嗎?」

這樣一說,蕭雅潔似乎更沮喪了,葉天忽然意識到自己舉的例子有些不合適,他想了想,又說道:「其實我們要去的地方不是熒惑仙域,而是紫薇仙域。」

「嗯?」林天雪反駁道,「你去紫薇仙域做什麼?」

葉天想起了火靈兒乖巧地身影,他對林天雪說道:「我還有件事情忘記告訴你了。」

「什麼?」

「不光你和我提前來到了仙域,火靈兒也來了。」葉天回答道。

「靈兒姑娘?」林天雪愣了下,說道:「她和你一起的嗎?為什麼沒有見到她?」

葉天搖頭說道:「不是的,在你來玲瓏仙域之後,有紫薇仙域的人下到了大陸之中來接靈兒回去。靈兒不是普通人,她是紫薇仙域的轉世聖女,而現在紫薇仙域與熒惑仙域處於交戰狀態,我的打算是幫助紫薇仙域打敗熒惑仙域,然後搶了他們的時空之心,回來再救宮主他們。這樣一舉兩得,而且,要是單單以我們幾個人的力量,未免太弱小了。」

聽了葉天的話,蕭雅潔稍微安心了一點在,至少感覺不像之前那樣無助了,林天雪也說道:「那樣就好了,咱們拿到時空之心的幾率就大大增高了。」

「對啊,所以你們不用擔心,只要藉助璇璣仙府的傳送法陣過去紫薇仙域就好了。」葉天對他們說道。

「好吧。」蕭雅潔重新靜下心來,練起功來。

仙府之中,南宮雄的手下很快便回到了房間里,說道:「稟告公子,打聽清楚了,那小子是紫軒宮的一個小弟子,叫葉天,紫軒宮能夠殺死鬼淵的鬼王和鬼使,據說都是此人的功勞。」

「姓葉?」南宮雄砸吧砸吧嘴,問道,「他難道是葉族仙域過來的?」」額……這個屬下就不清楚了,現在紫軒宮裡的眼線已經全部被十方鬼獄吞噬了,想再查細一點也已經查不到了。」

「行了,下去吧!」南宮雄一揮手說道。

「是!」 仙會終於開始了,葉天他們按時來到了仙府之外,按照璇璣仙府的安排,他們最先比試的便是丹會,然後是陣會,器會,煉丹術的比試最為漫長,但是最為重要和熱鬧,所以放在第一場。

這一日璇璣仙府人山人海,眾人飛在空中,聚集在璇璣仙府的上空,旋即仙府的諸多長老就愛你就愛你出來,將眾人驅散開,留出了中間的一大片場地,緊接著百十名另一種衣服的長老便出現在了場地中間。

他們似乎都是陣紋師,果然,他們合力催動之下,那裡很快便凝出了一道球形的結界,結界凝好之後,一人飛至結界之中將一袋玉石灑在了結界中間的地上,而那百十名陣紋師卻並沒有停止,反而繼續催動那法陣,法陣之中很快便充盈起一道綠色的霧障,霧障越來越濃密,在結界之中變成了像水一樣的東西,不知道是到底什麼。

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出來,蕭雅潔臉色露出一絲不悅,果然,古翎緩緩飛出,對著眾人說道:「這便是丹會的第一道比試,便是看誰可以拿到藍彩石。在那法陣中間有五十顆藍彩石,所有參加丹會的人都可以進入這結界之中,但是結界之中的綠色霧障是幽靈蟒的毒氣,諸位應該都知道這種毒瘴遇到魂火就會散開,所以,所有的人要想拿到中間的藍彩石,就必須要用你們的魂火為你們開路。」

嘶嘶嘶!古翎一說完這話,人群之中紛紛吸出一口涼氣,眾所周知,這幽靈蟒的毒氣確實會遇到魂火散開,但是假如魂火一旦支撐不住,就會熄滅,那到時候毒氣就會湧來,一個不小心就會中了這幽靈蟒的毒。

這球形法陣無論從哪裡進去,長度都是一樣的,所有人的目標便是以最快的速度搶到藍彩石,再以最快的速度出來,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活著完成,一旦中了幽靈蟒的毒可不是鬧著玩的,雖然璇璣仙府的人應該不會坐視這些人被毒死,但是肯定會影響後面的發揮。

看到第一個關卡便如此危險不少人便已經萌生了退意,葉天舉目望去,前來參加丹會的人足有百十來人,其中不乏一些來湊熱鬧的人,看到這如此危險,還是惜命一點。古翎高聲喊道:」所有參賽的人靠近那法陣,無關人等往後退去。」

葉天扭頭對蕭雅潔和林天雪說道:「你們靠遠一點,在外面等我的好消息便是了。」

蕭雅潔隨著人群往後退去,葉天輕輕飛到了法陣的外面,這時雖然有不少人退出的,但是留下來的仍有一百人左右,里賣弄只有五十顆藍彩石,這也就意外著將會有一般的人會被淘汰掉。

葉天隨意瞥去,便看到南宮雄也跟了過來,而在葉天身邊的人生都是璇璣仙府自己的弟子,他們面色平淡,似乎並不把這當回事。

「所有人準備!」古翎大聲喊道,「開始!」

古翎一聲令下,所有人便唰唰唰從不同的方向鑽進了法陣里,葉天先將雙手伸進結界之中,魂火迅速湧起,將綠色的毒氣逼退到了一邊,葉天身體緊接著跟了進去,所有人都是剛剛使出魂火,所以魂火十分旺盛,所有人的速度都很快,從各個方向向著中間的籃彩石奔去。

蕭雅潔他們在外面看著,隱隱可以看到哪一團魂火距離那籃彩石最近,周圍的人也七嘴八舌地議論著,「你們看那邊那個,最快得而那個,那人是被譽為璇璣仙府第一人的古羽,他的煉丹術早已爐火純青!都可以趕超璇璣仙府的長老了。」

「好像都不慢啊!」

「這只是開始,剛剛走到一般而已。」

「那大長老說了,不光是拿到,還得帶出來,否則是不算數的。」

林天雪聽著身旁七嘴八舌地一輪,尋找著葉天的身影,葉天並不突出,只是穩步穿透霧障前進著,果然待到快要接近籃彩石的時候,蕭雅潔他們明顯感覺到那些人的魂火一下子暗了許多,力氣和修為消耗了太多,一些魂火極弱的人隱隱要堅持不下來了。

但是仍然還有一些人,魂火一如既往地明良,林天雪很快便找到了葉天的身影,他原本在中間的位置的,但是現在卻一下子跑到了前面,已經拿到了一顆籃彩石,他立刻反身往回走去。

葉天本想多拿幾顆的,雖然拿兩顆和拿一顆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但是卻能解決掉幾個競爭對手,葉天忽然想到,要不自己不出去了把所有人的籃彩石都搶過來,自己一個人拿五十顆出去,直接就是第一!

葉天被自己忽然冒出的瘋狂想法嚇了一跳,那樣子自己出去就會被眾人圍毆的,說不定還會別璇璣仙域的人警告,自己利用規則漏洞,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還是不要做。

葉天剛剛返回到一半,後面的大部分人都已經拿到了籃彩石,五十顆籃彩石被一搶而空,但是後面還是有人追了過來,眼看沒了籃彩石那些辛苦追過來的人立刻朝著那些拿著籃彩石地人撲去。

他們一手驅動魂火一手和對方打了起來,魂火至關重要,一旦熄滅,他們必然會中了有幽靈蟒的毒氣,不過為了那籃彩石,不少人心甘情願以身犯險,見到法陣之中的人開始搶奪籃彩石,古翎並未出口制止,顯然是默認了。

葉天背著亂神刀在法陣中往外穿梭,很快迎面便撲來幾個參加丹會的丹師,他們實在是太慢了,葉天都返回了他們都還沒過去,他們看到葉天手裡的籃彩石便出手爭奪。

魂火越強,那毒氣的手散開的速度便越快,所以這就是影響他們速度的關鍵,葉天一轉方向,綠色的毒氣飛快地推開,他輕鬆繞過他們,跑了出去。

「呼哧呼哧!」那些人氣喘吁吁地跟了過來,但是一旦體力一旦匱乏,魂火就會不支,變得十分虛弱,他們的速度遠遠跟不上葉天,只好放棄了。 葉天毫不擔心地往外走著,前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你們放開,你們知道本公子是誰嗎?趕緊把藍彩石交出來。」

葉天抬頭望去,居然是上次的南宮雄,他雖然也會煉丹術的,但是對魂火的掌控遠遠還不行,所以乾脆就在這裡等著,打算搶奪被人的藍彩石。

前面那人自然不會被南宮雄的一話唬住,能來這裡參加丹會的人都是個仙域有頭有臉的人物,誰也不怕誰,南宮雄擺足了一副少爺架子,可惜他現在孤身一人,沒有了那些護衛,沒人會買他的帳。

被他攔下的人顯然是璇璣仙域的弟子,那弟子魂火明亮,陡然加快速度便往旁邊繞去,南宮雄道:「別想跑!」

伸手想要去抓那人,但是這俗氣如此濃郁,一旦沾到手上,肯定會腐蝕掉皮膚,他只好悻悻然收回了手,葉天笑呵呵地催動魂火,走過了他面前。

南宮雄一看葉天,頓時來了精神:「嗨,小子,算你小子運氣好,把你的藍彩石交出來,之前的事本公子就不會和你計較了!」

「哼哼!」葉天本來打算直接把他甩了,但是一聽這話,便立即停了下來,對他道:「你想要藍彩石嗎?」說罷,便揚了揚手裡的藍彩石。

南宮雄說道:「快給我。」

葉天故意逗他,便說道:」來啊,追我啊!追到我我就給你!」然後葉天主動靠進了南宮雄,南宮雄見葉天如此囂張,催動自己的魂火便來抓葉天,葉天早有準備,輕輕一躲,南宮雄撲了個空。

「哈哈!來啊,藍彩石就在我這裡!」葉天誘惑南宮雄,南宮雄看著那藍彩石,又用盡全力追著葉天,葉天的魂火依然旺盛,他始終和南宮雄保持著一個巧妙的距離,南宮雄明明感覺自己稍一用力便可以抓到那塊藍彩石,但是無論怎麼發力就是抓不到。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在外面觀看的人自然都可以看到葉天在戲弄那南宮雄,但是南宮雄就是上鉤了,被葉天釣著玩中戲耍,南宮雄長得五大三粗,此時狼狽地追著葉天,真的好像一隻大狗熊。

林天雪看到他那笨樣子,不由得捂著小嘴咯咯地笑著,而南宮雄的護衛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很想出言提醒裡面的南宮雄,但是又擔心這樣一說反而會令南宮雄出醜。

外面圍觀的人也感到忍俊不禁,但是礙於那些護衛的面子,不敢放聲大笑,只能憋著,葉天越玩越開心,而那南宮熊早已經氣喘吁吁,魂火變得越來越黯淡。

葉天看到時機成熟,便說道:「好了,不陪你玩了,我走了!」葉天的魂火開出一條道路,幾下便鑽出了結界,南宮熊現在才發現自己只顧著追逐葉天,居然被釣著帶到了法陣的中心,而他的力氣將近用完,魂火變得無比黯淡,只能將身子一小圈的毒氣推開。

清穿之頭號寵妃 南宮雄忽然意識到大事不好,他這點力氣似乎根本不足以支撐他離開這個法陣,葉天幾下便跑出了法陣,法陣之中還有不少人在那裡爭奪為數不多的幾顆藍彩石,葉天將那藍彩石遞給外面的長老,那長老仔細查看之後便記下了葉天的名字。

就在這時,南宮雄的護衛忽然想要衝進那法陣之中,一名長老攔住他道:「你要做什麼?」

那護衛緊迫地說道:「我家少爺在裡面快堅持不下來了,你們快去救救他!」

那張老順著那護衛指著的方向看去,果然,南宮雄的的魂火幾近熄滅,已經吸進了不少的額毒氣,但是他還在硬撐著往外爬,那長老無奈地說道:「放心,有我們在,你們家的少爺不會有事的。」

那張老並沒有的打算出手去救那南宮熊,終於又有幾人從法陣中魚貫而出,最後幾塊藍彩石也都被人帶了出來,所有的人都從法陣中沖了出來,唯有那南宮熊被葉天戲弄,困在了裡面。

長老仔細一清點,發現不對勁,那張老說道:「怎麼會少一塊藍彩石?」

「嗯?」其他長老一驚,急忙圍過來清點,說道:「果然少一塊!」

「是不是有人在爭奪中將藍彩石落裡面了?」

「有可能吧!」

「諸位長老你們快去救我家少爺!」那護衛又催促道,因為此時南宮雄居然已經暈了過去,此時法陣中只有他一個人了,葉天飛到林天雪和蕭雅潔身邊,說道:「看見沒,我給你倆報仇了!」

林天雪道:「看見了,那個南宮雄真像一隻大笨熊!」

葉天指著法陣中的南宮雄說道:「可惜他馬上就變成死熊了!」

古翎見狀便說道:「算了,將那毒氣放掉吧。」那些四周的陣紋師立刻催動陣紋,將結界破開,綠色的毒氣立刻隨風消散,南宮雄從結界之中摔了下去。

「公子!」一群護衛飛快地接住了南宮雄,一塊藍彩石緊接著啪嘰一聲砸在了南宮雄的臉上,將南宮雄砸醒了,他已經慢臉黑氣,但是見到那藍彩石,彷彿迴光返照地大喊道:「我有藍彩石,我有籃彩石了!」

那些沒有拿到藍彩石的人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感覺這南宮雄真是走了狗米運了,自己剛剛怎麼沒有找到最後一塊藍彩石,葉天和蕭雅潔他們四目對望,也感慨道:「這傢伙運起也太好了!」

一名長老取出幾顆藥丸遞給了那護衛說道:「快給他服下,這是那毒氣的解藥。」璇璣仙府既然敢放那些毒氣,自然是研製出了解藥,不然若是誰家的公子死在了他們這裡,他們還得受牽連。

南宮雄服下解毒丹藥,臉上的黑氣很快便消失了,雖然還是有些頭暈眼花,但是他在護衛的攙扶下,還是要搖搖晃晃地飛向了古翎他們。

「喂!看,我拿到藍彩石了!」

那些長老面面相覷,不知道這作不作術,古翎想了想說道:「算了,作數吧!」這第一道關卡並沒有時間限定,只是說誰能拿出藍彩石誰便通過了,南宮雄既然拿到 那長老記下南宮雄的名字,便對他說道:「南宮公子,你趕緊去休息一下,待會便是第二道關卡了,您趕緊去休息會兒吧。」

南宮雄別眾多手下攙扶著,往一邊走去,南宮雄忽然那又看到了葉天正站在一旁滿臉笑意,他立刻不開心了。

「少爺?少爺?您去幹嘛?」南宮雄掙脫自己身邊的護衛,便朝著葉天奔去,葉天和蕭雅潔有說有笑地等著下一道關卡的開始,南宮雄卻氣呼呼地飛了過來。

葉天自然注意到了南宮雄的舉動,不過他並沒有躲避的意思,就站在那裡等著南宮雄過來,葉天並不怕他,南宮雄還未衝到近前,旋即仙府的人已經攔住了南宮雄。

那長老說道:「南宮公子,你要做什麼?」

南宮雄怒道:」你們攔我做什麼?我要好哈教訓這小子,他剛剛敢在裡面戲弄我,害的我差點中毒死在裡面。你們讓開!」

葉天看著南宮雄張牙舞爪的模樣,卻笑著回答道:「南宮公子這樣說就不對了,要不是我,你早就被淘汰了,要不是我把你困在裡面,那最後一塊藍彩石也不可能落到你手裡啊!你看你你不謝我也就算了,還要找我算賬,這就不合適了吧!」

「你還敢狡辯?我謝你?臭小子!」葉天的話更加氣的南宮雄不行,他拚命想要掙脫開。周圍的看客看到這一幕十分搞笑,紛紛抱著一副看好戲的心態在旁邊看熱鬧。

終於那長老忍不住喝道:「在法陣中搶奪藍彩石是允許的,南宮公子要是記恨,還要在這裡動手就不對了!」

又一名長老感覺這南宮雄太不給璇璣仙府面子了,便警告道:「你要是再搗亂,便將你驅逐出去!」

那些護衛也急忙拉住南宮雄,將他拉了回去,護衛小聲地說道:「少爺別急,您別跟著這臭小子一般見識,等丹會過去,咱們攔住他,做了這小子,現在就先讓這小子快咯幾天。」南宮雄這才冷靜了下來,坐在一邊休息,一場熱鬧就這樣散了。

第一輪關卡便這麼危險困難,將一大半的人全部淘汰掉,不過這也並不真實,有很大水分,比如魂火併不怎麼樣的南宮雄居然靠運氣通過了,真是讓人感到老天爺不公平。

林天雪小聲地說道:「不知道接下來又會做什麼?」

葉天道:「怕什麼?反正第一我是要定了。」

蕭雅潔潑冷水道:「你別講事情想的太簡單了,剛剛我可看見了,那邊那個穿藍色的衣服人,他的魂火至始至終都沒有什麼變化,而且他是第一個拿到藍彩石和第一個衝出來的人,我聽旁邊的人說,他是璇璣仙府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叫什麼古羽?」

葉天順著蕭雅潔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人負手而立,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葉天道:「這傢伙和那個古翎那個什麼關心?」

林天雪對比了一下,說道:「兩個人長得好像,應該是父子吧。」

葉天撲哧一聲笑了,說道:「上次那個古翎說要將你許配給璇璣仙府的年輕才俊,原來這傢伙是給自己的兒子找女人,真是老奸巨猾啊!」

蕭雅潔不喜歡別人提起這件事情,所以寒著臉沒有說話,古羽感覺到有人在看她,便循著目光看過來,正好看到了蕭雅潔,蕭雅潔淡定地收回目光,而那古羽早已經知道蕭雅潔來了,他以為蕭雅潔在偷瞄自己,心裡更加得意了。

沒多久,第二道關卡便已經布置完成了,那數十名陣紋師再次出手,在他們面前又刻下一道圓形法陣,那法陣光華閃動,不知通往何方,古翎清清嗓子,大聲說道:「待會兒我就會給你們每個人發一張丹方,這道法陣將會把你們送到煉丹的地方,但是你們記住在這期間會有藥材向你們飛來,你們必須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看清藥材,並將藥材取下,否則那些藥材就會過去,再也拿不到,你們可以搶奪,但是不能傷人性命,否則我璇璣仙府絕不輕饒。」

「本次丹會所需要的藥材都由我璇璣仙府提供,所有煉成的丹藥也歸我璇璣仙府,任何人不得私自帶走。」古翎又補充道。

「嘖嘖嘖!今年這次居然是璇璣仙府提供藥材,璇璣仙府真捨得下本錢啊!」

「沒聽到嗎?煉製成功的丹藥也歸人家璇璣仙府!」

葉天聽到背後的人小聲議論著,以往仙府的丹會前面的考核都不一樣,但是最終的考核都是比試最後所練成的丹藥品階和質地。

不過通常都是選手自己攜帶藥材而來,所以這最後的結果也和每個人背後的實力有關,不過能達到這個六品七品的這個實力的人,都是十分受各大勢力尊重的人,這些藥材都是小事,但是藥材的品階對最後成丹的功效影響也很大,所以這些事情就略顯得不公平了。

很快古翎便給拿到五十顆籃彩石的人每人發了一張丹的配方,這便是他們必須要煉製的丹藥,葉天打開那獸皮,他要煉製的丹藥叫做清玄三紋丹,是七品丹藥。他的功效就在於可以將壓制體內雞湯的內力,尤其是練功不慎,走火入魔時,這丹藥就顯得彌足珍貴,

葉天看著這清玄三紋丹的丹方,默默地記下了這些藥材:蝕骨花,車前三夜草、葉梅果……這第二道關卡很明顯是在考核他們對藥材的熟悉程度,要在疾馳而過的一大堆藥材中選中自己需要的藥材,這可是很考驗眼力的,畢竟許多藥材都是十分類似的,若是一不小心看錯了,到時候煉丹的時候可就不能用了。

「好!拿到藥方的人現在走進這法陣里來。」古翎大聲宣佈道。

五十個人緩緩向著那法陣里飛去,站在了法陣中間,「起!」那數十名陣紋師一起大喊,法陣立即運轉,那五十個人立刻消失在法陣之中。

那些長老轉身對其他人說道:「諸位要是想看,就隨我來!」 說罷,那些長老便轉身向著璇璣仙域深處飛去,林天雪和蕭雅潔隨著眾人跟著那些長老也飛進了璇璣仙府深處,不得不說,璇璣仙府的景緻十分不錯,放眼望去,仙府之中有山澤瀑布,險峰密林,靈氣還十分地充裕。

繞過幾座欺負的山巒,眾人停在了一處巨大空曠的廣場之中,那廣場中間已經擺好了石桌,恰好是五十張,石桌一圈也已經被人不下了結界,看來這裡便是他們出來的地方,那些前來圍觀的人紛紛落在廣場的一圈,看著法陣裡面,不知道將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葉天他們眼前一黑,便進入到了一個四周不斷變幻的地方,他們靜靜地站在原地,這時,前面忽然那飛來一些白點,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葉天輕輕說道:「來了!」

果然那些小白點點便是一大團的藥材,不知道璇璣仙府的人用了什麼手段將他們全都飛了起來,那些一大團的藥材鋪天蓋地而來,向著他們捲來,五十多人立刻散開,迎著那些藥材撲了過去。

葉天眼睛緊緊地盯著飛來的藥材,葉天眼睛忽然一亮,手指忽然一抓,將一根綠色的草從密密麻麻的藥材里抓了出來,「嘿嘿,不錯,這是車前三夜草。」葉天確認無誤后便將它丟進了空間戒指里。

「蝕骨花?」葉天盯著那蝕骨花,身旁一人卻也向那藥材伸出了手,兩人看到有人搶這株藥材,葉天和那人的速度同時加快了。「咔!」一人忽然一把鎖住葉天的手腕,想要就愛那個葉天拉回去,葉天反手一扭,反將他的手腕鎖住,一掌打在了他的背上,將那人推到了一邊。

葉天淡定地將那藥材放入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想和我搶東西,你還嫩點!」

那五十多人在這裡面上躥下跳,不斷地抓著飛來的藥材,七品丹藥所需要的藥材十分多,煉製也十分複雜,葉天牢記著剛剛的自己所需要的藥材,眼睛飛快地巡視著空中飛過的藥材,他的眼睛十分毒,從來不會看錯藥材,很快,二十多種藥材葉天便已經抓夠了。

而其他人還都在忙碌著,「哎?該死,這不是名馭花!看錯了!」一人罵了一句,便將那藥材重新扔回到了藥材的洪流之中,葉天左右看了看,那個叫古羽的人和他一樣,已經將藥材全部湊齊了,正安靜地站在那裡等待著。

南宮雄自然還是那副熊樣,手上的動作不停,「哎?這不是,哎?這個看錯了!」他完全是抱著寧可錯殺,不可錯放的宗旨在尋找藥材。

隨著飛來的藥材漸漸稀少,那些拿不夠藥材的人便開始搶奪其他人的藥材,五十人雖然沒人都發了一張藥方,但是有些藥方都是重複的,這就意味著有人煉製的丹藥是相同的。那些人不光盯著空中飛來的藥材,也盯著別人手中拿的。

一時之間,裡面的情況有些亂了,不過這也正符合璇璣仙府的主張,一名煉丹師並不指望有多高的武技和修為,但是至少有自保的能力才行。四周的藥材漸漸散盡,陽光照下,眾人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一處廣場中間,四周都是那些圍觀的人,五十張石桌擺著他們面前。

古翎飛在空中,對他們說道:「好了,你們現在每人選一張桌子坐下,然後將自己弄到的藥材全部擺在桌子上,若是齊全無誤就可以留下煉製,要是有人弄錯了,或者沒有將藥材配夠,那就得離開這裡。」

不少人臉上表情十分凝重,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才倉皇之中是否能夠將藥材找對,還有一些人乾脆沒有找夠,不過他們也不得不厚著臉皮將藥材擺放在石桌上。葉天很淡然地將藥材擺好,等著璇璣仙府的人前來檢查。

「你的藥材不夠!走吧!」長老嚴肅地對那人揮了揮手,那弟子相當無奈地離開這裡。

「這株藥材錯了,這是齊名枝,不是藥方上所寫的流明枝。」

「怎麼可能,這就是流明枝!」

長老耐心地解釋道哦:「齊名枝和流明枝十分相似,但是它的顏色要偏黑一點,你確實拿錯了。」

一番檢查下來,一多半的人已經被璇璣仙府的長老請了出去,到了葉天這裡,那長老細細地看了一遍,點頭道:「不錯,全都對了。」

葉天輕輕說道:「有勞了!」

走到南宮雄那邊的時候,又出問題了,南宮雄激動的喊道:「你一把年紀了是不是看錯了?這明明就是箭反歸根,我不會認錯的。」

「哼!老夫煉丹已經煉了兩百年了,難道還會認錯藥材不成?速速離去!」

「我不走,我不走!凝魂固神即使沒了箭反歸根也能煉製,不信我給你煉製!」

葉天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來,藥方上任何一味藥材的改變都會影響丹藥,這南宮雄居然想自創藥方,他想,璇璣仙府的人可不會同意,他們手中的七品藥方都需要二十多種珍貴的藥材才可以煉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