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找君棄劍,也只為同一件事:問清楚『刻意敗北』究竟是怎麼回事!

黃樓是天下知名的人物、晨星的名氣也不算小,再加上襄州在地界劃分上,

屬於南武林區域,在二十二水幫廣大的情報網傳遞之下,『君棄劍居於襄州晨府

』,幾乎已是人盡皆知。

江南大會是為二十二水幫聯合舉辦,君棄劍若有此意圖,等於同時與二十二

水幫過不去、也不給天下三大賭坊面子!

那已經算是同半個武林為敵了!

總裁的契約新娘 這一日,各幫會派出的代表齊聚一堂,其中以一支左手搖搖得出神入化、

號稱『左手魔』的賀滿歸當家賀金來、與位處鄂州,一手掌握了漢水與長江交

流處轉運交通的漢鄂幫幫主李定為首,共二十四人 ̄二十二水幫與三大賭坊各派

一名代表,扣去已滅門、自南武林派譜中除名的杭塘幫,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

浩浩蕩蕩的前往晨府『興師問罪』。

到了晨府外,只見大門敞開,門口一左一右站了兩個漢子,一者高瘦、一者

粗壯,猶如門神一般。

賀金來是個五短身材、雙眼細小,望一眼便知其精打細算程度的中年男人,

他打量著兩位『門神』,不久之後,便說道:「兩位必是王道、宇文離。」

王道與宇文離聽到對方說出自己身份,不禁微有愕色,他們沒想到自己成名

了。

「格老子的!老子要找君棄劍!」李定上前吼道,他人壯碩、聲音粗,說起

話來渾不像個掌握了長江最大支流水運生意的幫主,其實他本身並不喜歡這行業

,只是子承父業,事務皆交由手下打理。

李定說完之後,身後其餘二十二人也同聲嚷道:「我等要找君棄劍!」

其勢駭人,王道身子不禁微微一抖,宇文離則摳了摳耳朵,淡然道:「他人

不在襄州。」

「叫晨星出來!」賀金來跟著說道。君棄劍不在,這一點他們是早就知道的

。既然君棄劍不在,將他的名氣拱起來的是丐幫,在襄州,眾乞丐以晨星為首。

王道與宇文離都看出來了,面前出聲的這兩人,是代表發言;而這二十四人

,又代表了江南二十二水幫 ̄其實只剩二十一幫 ̄與天下三大賭坊,那是萬萬不

能得罪的。

只是……不能讓他們入府!這是徐乞親自下令的!

前天晚上,徐乞帶著一個昏迷不醒、四肢筋腱俱斷的傷患趕到襄州,當徐乞

說出此人的名字,不只是王道、宇文離等人,連晨星都呆了,呆到出不了聲。

許久之後,晨星才回神告訴徐乞,二十一水幫與三大賭坊都有人馬到襄州來

了,他們的目標,無疑是找君棄劍。

這種事,徐乞當然知道,他不假思索,即要王道、宇文離二人當起門神,絕

不可令任何外人入府!

若這一眾草莽找上門來,免不了要將晨府上下搜查一番,那君聆詩就會被發

現了!

君聆詩受創如此之重,怎能傳了出去?此事若教天下人知曉,那天下就會大

大震動了!

至於賀金來所說的話……

叫晨星?王道、宇文離相視一眼,不知該當如何了。

賀金來與李定都是老江湖,看到這兩個人的表情,已知究里,李定又嚷道:

「格老子的!你們小子作不了主的!讓開!」說完,一步上前,要直闖進去。

他才剛跨出一步,忽然一個年輕人從遠處奔來,直跑到了李定面前,大氣還

未喘完,便急道:「幫主……有消息,大消息!」說完,目視除了李定以外四周

的二十餘人。

李定見了,便手指眾人,道:「他們,如此與咱都在同一條船上。」

那意思很明白,便是有再隱密的事,如今也該開誠布公。

年輕人點點頭,跟著朗聲道:「雲夢劍派放出風聲,不參加大會!聽說是屈

兵專親自說的!」

李定聽到這兒,點頭笑道:「格老子的!屈兵專這廝果然精明!知道咱們不

想雲夢劍派插手。」

旁兒賀金來也道:「若要雲夢劍派為首統領南武林,咱們日子可不好過。」

「幫主,還有!」那年輕人叫道:「接下來這樁更緊要!前天,丐幫徐幫主

與洞庭四幫的朋友收到消息,趕到雲夢劍派回夢堂前,見著了屈兵專、元仁右,

還有手腳四筋全被挑斷的君聆詩!」

聽到這一段,現場呈現出震憾與呆愕。

前年七月那轟傳一時的事件,又被想起了。

那時,回夢堂主元仁右單挑黃樓,打折了黃樓一臂;跟著,回夢堂下二十四

名弟子擺開『回夢劍陣』,又擊破了丐幫名聞遐邇的『蓮花落陣』……

由此可證:丐幫並非雲夢劍派敵手。

丐幫乃是天下第一大幫,丐幫不敵雲夢劍派,幾乎也等於無人可敵雲夢劍派

了。於是,開始有人拱出了君聆詩。

君聆詩手中的天下第一劍 ̄九華劍法.詩仙劍訣,被視為唯一能剋制雲夢劍

派的武學;行蹤成謎的君聆詩,成為了南武林的指標人物。

君聆詩是什麼人,他們自然全都知道。那麼,這件事代表什麼呢?

雲夢劍派行動了!連君聆詩都不是對手!

那麼,雲夢劍派豈非天下無敵?

「其實君聆詩未必遜於元仁右或屈兵專……」賀金來說道:「但若此二人聯

手,想來天下原是無人可敵。只是,雲夢劍派如此翦敵行徑,未免有失厚道。」

「格老子的!何止有失厚道?根本無恥之極!」李定大嚷,四周隨即附和聲

四起。

雲夢劍派的聲望更高了,但那是惡名,是令人髮指的!

「只是我不懂……」賀金來又道:「屈兵專既已明言不參與明年盛會,何故

又要對付君聆詩?」

這確實是個問題,眾人開始思索。

這時,前來傳訊的那年輕人大聲道:「徐幫主已將君聆詩送來此處的!洞庭

四幫的朋友特地將消息送至本幫,是副幫主要我即刻趕到此處告知諸位的!」

聽到這段,王道與宇文離愕了。

他們知道,不可能阻止這二十餘人闖入了!

晨府大門沸騰了,大夥兒開始嚷嚷著,要入府找君聆詩。

手筋、腳筋被挑斷,失去的是武力、是行動能力,但君聆詩號稱『天賦異才

』,他的絕世智慧是被天下所公認的。失去行動能力,不代表失去思考能力!

王道望向宇文離、才知道對方也正看著自己。

當他們二人正感到無奈的時候,面前的二十餘人卻沈靜了,且全體注視著他

們兩人。

賀金來張口了,王道以為他說的會是「小子,讓開吧」,但卻沒有聽到賀金

來真正出聲。

聲音從身後傳來:「你們兩個,不用守了。」

王道愕然回頭,看到的是徐乞。

原來是徐乞出現,所以這二十餘人才沒開始動手。

這一幕在王道心裡印得很深,他開始認識到,什麼叫『高手』。

真正的高手,不用出手,只要一個動作、一句話、甚至只要出現 ̄就能震懾

群雄!

二十一水幫與三大賭坊的代表都跟著徐乞進入了晨府大廳,宇文離也走了,

王道仍在門邊發獃。

晨府大廳之中,二十一水幫與三大賭坊的代表擠在門邊,由於徐乞在場,他

們無一人敢矩。

不久,晨星也到了;接著,一位少女與一個矮胖子一左一右攙著一名中年人

也來到廳上,大家知道,那位少女是魏靈、矮胖子是倭族人,名叫北川球。

至於當中的那名中年人,自是『天賦異才』君聆詩。

魏靈與北川球將君聆詩攙到主位坐下後,便退下了。但他們沒走遠,躲在堂

邊,偷偷看著廳中。

魏靈與北川球躲在左進、右進則有宇文離和王道。

君聆詩的手腕和腳踝還纏著厚厚的紗布,由於失血過多,臉色顯得很蒼白。

他看著眼前眾人,報給一個微笑,道:「各位想知道些什麼?」

看到君聆詩的表情,大夥兒都怔了。

君聆詩表現得很恬靜、很淡然,除了臉色極差之外,簡直像完全沒事發生,

他只是接待幾位來拜訪的客人一般。

首先,他是一個劍術好手,『詩仙劍訣』聲名之大,無人不曉,光是四肢肌

腱被斷,便足以使一個武林中人頹喪若死了。

至少,在場的人都自覺,不可能如此無動於衷。

再者,他們是來找君棄劍問罪的,眾人皆知,君棄劍是君聆詩的義子,如今

君棄劍不在,找君聆詩算帳也不算過份,所以他們的立場是不友善的。

說君聆詩是仗著徐乞在場才凜然不懼,那是不合邏輯的,因為徐乞根本無權

干涉南武林。現今堂上二十一水幫與三大賭坊的二十四位代表,正是為了明年春

分將召開的南武林大會而上門,徐乞自然是不能插手的。

就這樣簡單一句話,堂上眾人已為君聆詩的氣度所折服,他們真正了解到,

為何君聆詩能被稱作『天賦異才』。

一個四肢被廢、武功盡失的人,面對著這麼多不友善的敵人,還能如此處之

泰然,這等定力功夫,已經是堂人眾人拍馬也趕不上的。

賀金來提起膽子,向前跨了一步,道:「饋下必知我等為何而來?」

君聆詩看著賀金來,道:「這位該是賀當家。不才知道,是為了江湖傳言,

棄劍將故意在明年大會上敗北,令道上眾兄弟輸掉大把怠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