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瑾面無表情,內心裡的小人已經暴跳如雷了。

這個黑心白蓮花女主,敢在背後這麼抹黑她,氣死寶寶了!

「那小主與她是什麼關係?她為什麼要那樣做?「

「為什麼?當然是她心思惡毒,她嫉妒我!」

「!!!」路瑾懵逼了。

卧槽!誰他媽嫉妒你,你表亂說哦!

「呵呵呵,那……小主您是太優秀了。」路瑾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你倒是個會說話的,不過,這有時候話太多……可是會掉腦袋的!」

趙春芽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不緊不慢的押了口茶,「你們倆個,去好好教教路公公規據!」

「是!」

剛才帶路瑾來的兩個宮女,把準備好的板凳放在路瑾面前,兩人對視一笑,就準備去逮路瑾。

「等一下!我還有話要說。」

MMP,要不要這樣。

一言不合就動手。

「沐小主,你難道就想知道七寶琉璃釵是誰打碎的嗎?!」

「住手!」

在最後關頭,趙春芽出了聲。

「說。」一個字,卻充滿了恨意。

那根七寶琉璃釵確實不是她打碎的。

不!應該說,不知道是什麼人打碎的。

蕭貴妃把七寶琉璃釵送來的時候,她拿著把玩了好久,確定那七寶琉璃釵是完好的,她就是吃了頓飯的功夫,回來,七寶琉璃釵已經碎了。 逐鹿城中,一陣殺聲震天,城外的無盡魔族大軍各自停下樓船,開始修整,等待著陳青的下一個命令。

慕容劫笑著看向那城頭上倒下的豪商,笑道:「倒是便宜了他們,這麼輕鬆就死了。」

陳青倒是沒有怎麼在意,慕容劫的性子只是桀驁,但是算不上是魔頭,不過在魔族太久,身上的戾氣倒是重了不少,不像是皇天,自有一股威武不拔之氣。

想著這兩個義子,陳青有想起了陳小兮,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陳小兮的性子又會是什麼模樣?

兩個時辰之後,城內的殺戮終於是停了下來,商遺站在城門之後,在一具死屍之前蹲下,伸手抹了一把鮮血在臉上,然後在身上各處抹上一把,然後才起身看向身旁花了大價錢雇傭來的傳奇三階散修,道:「開城門!」

城門打開之後,商遺快步走到陳青的面前,雙膝跪地道:「商遺參見大都護!」

陳青掃了一眼商遺身上的鮮血,道:「倒是辛苦了。」

商遺道:「不辛苦,為大都護開路乃是我等應該做的,如今城門已開,在數日之前,天外有流星滑落至逐鹿,乃是鬼帝的佩劍十八鬼身,如今大都護乃是第一個來到逐鹿的,這就是天命!請大都護進城取十八鬼身,號令天下,一統星宿海,定鼎千秋大業!」

陳青的雙眼之中跳動著紅光,急問道:「你是說,那日的流星,便是十八鬼身,而且落在了逐鹿之中?」

商遺道:「不錯,城內有著不少天才前去嘗試著拔劍,但是無一能夠拔出十八鬼身,如今大都護乃是這星宿海的霸主之中第一個來到逐鹿的,這就是天命,天命要大都護取了十八鬼身,成為鬼帝弟子,成就那登天的壯舉!商遺請大都護前去拔劍!」

陳青胸口的雙眼逐漸變得寒冷起來,本是不嗜殺的皇天忽然道:「義父,此人該殺!」

商遺忽然臉色大變,怎麼突然就要殺他?

慕容劫也是道:「此人其心可誅,如今乃是諸王爭霸,若是義父帶走了十八鬼身,必定被天下所攻伐!」

陳青思量片刻,然後道:「商遺,你應該控制住了這座城了吧?」

商遺連忙點頭,如今陳青的兩個義子居然都要殺他,他唯有得到陳青的幫助,才有可能能活,他道:「如今城中只有我的人,請大都護吩咐。」

陳青揮手道:「暫時不進城,等白夜他們到了之後再進城。另外,皇天,慕容劫,商遺,跟我過來。」

商遺雖然不知道陳青叫他過去是什麼事,但是總歸是知道陳青現在的話根本不容置疑,只好跟著陳青過去。

走進一座樓船之中,慕容劫揮手布下一個隔音真,陳青見到慕容劫已經布下隔音陣,道:「商遺,你告訴我,那十八鬼身真的沒有人拔出嗎?你要你要想清楚,我不喜歡別人說假話騙我。而且嗎,這世間應該很少有人能夠騙過我。」

道完,陳青掏出逆旅書放在了身前的桌案上,「你是一個商人,本就是消息靈通,逆旅書的名頭,你應該聽說過,你也應該明白這本書在我的手中到底是什麼意義。而且,我乃冥王道的傳人,若是實在是信不過你,我就用黃泉水將你煉成一尾白魚,吞下之後也能得知你的記憶。」

商遺的額角冒汗,逆旅書的名頭,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連忙道:「稟報大都護,那十八鬼身誰都可以拔出來!」

陳青疑惑道:「誰都可以拔出來?」

商遺道:「是的,在那十八鬼身之下,還有著一句話,便是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

陳青道:「那你為何還要說沒有任何人能夠拔出來?」

商遺道:「我就算是拔出來了,也沒命拿啊,唯有像是大都護這樣真正的霸主,才有資格掌握十八鬼身,如果是我,即便是拿到了十八鬼身,也會被星宿海之中的霸主追殺,根本活不到明天。」

陳青思量了片刻,然後道:「你可有子嗣?」

逆旅書在前,冥王道在後,商遺不敢騙陳青,道:「在下有一個兒子,怕被仇家盯上,故而只是讓他用假名在我的麾下當護衛。」

陳青道:「原來是這樣,那你可有興趣讓你兒子在我麾下當一個將軍?」

商遺知道陳青這是在要人質,但是他現在有什麼資格拒絕?「在下願意。」

陳青看了一眼商遺的臉色,道:「放心,我既然答應讓他當一個將軍,便不會虧待他,若是天賦不錯,我就讓他統領十萬大軍。另外,你此次回去之後,將那十八鬼身所在的石台改造一下,我要任何人都拔不出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木水的校園青春 商遺道:「小人明白,除了大都護,那把劍沒人能夠拔得出來!」

陳青哈哈大笑道:「和聰明人說話,就是不一樣,記住了,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看出來。」

商遺道:「我會在石台之中放入鎮龍石,除了我開啟機關,沒人能夠拔出來,大都護拔出來十八鬼身的那一刻,我便會引爆鎮龍石絕對不會留下任何痕迹。」

陳青道:「哈哈哈,好,回去吧,三天之後,我會進城拔劍。」

慕容劫見到商遺離去,道:「義父,這根本就是鬼帝的玩笑,誰都能將十八鬼身拔出來,義父為何要去拔劍?這樣不是舉世皆敵嗎?」

陳青道:「不然,如今我麾下的勢力實在是太散亂了,需要一個足夠的理由讓他們不會互相生亂,鬼帝的十八鬼身,足夠堵住所有人的嘴了,至少要讓麾下的這些大將都相信我陳青才是這星宿海真正的主人,這樣才能讓他們死心塌地的為我效忠。」

陳青繼續道:「等我拔出十八鬼身之後,我說的話,便不會有任何人質疑,我完全可以讓他們將我拔出了十八鬼身的消息說出去,然後散布消息,說我並沒有拔出十八鬼身,這樣一來,我既收了所有人的心,還能將十八鬼身的禍事嫁禍出去。天命,這世上根本沒有任何天命,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那天命只在烽火狼煙之處,只在手中的兵器之中!既然我是第一個來到這逐鹿的,他們便只能在我的局中走!這便是先發者制人,后發者制於人!」

慕容劫露出瞭然的神色,道:「義父高見!」

陳青點點頭,道:「你們先去吧,傻饅兒的性子你們也是知道的,不要欺負他,這件事也不要告訴他。」

慕容劫和皇天拱手道:「孩兒們明白!」

待得兩人出去,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對方眼中的意思,他們才是陳青最親近的人,他們才能夠接觸到陳青最深的秘密,他們將會成為陳青左右手,替陳青蕩平整個世界。

一天的時間緩緩過去,八千無頭鬼,白夜,沈浮,夜歌,花舞以及死神來到逐鹿。

陳青親自前去迎接死神,遠遠地便看見死神,白夜四人跟在死神的身後,白夜四人朝著陳青拱手道:「大哥!」

陳青微笑道:「不錯,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而後陳青看向死神,然後道:「大哥,我等你可是等了好久了!」

陳青走到死神身前,朝著死神伸出手,死神也是伸出手和陳青的手掌相拍,發出一聲脆響。

死神笑道:「沒有想到,賢弟不過才過了這麼些年,就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倒是讓愚兄好生驚訝!」

諸天文明記 陳青道:「若是沒有大哥慧眼如炬,而且處處照應小弟,小弟也不會有今日。」

死神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天啟之中都說你在千年之後會是第二個樓外樓,我看他們都說錯了,就是現在,恐怕樓外樓都不一定比得上你!」

陳青道:「依大哥之見,我如今應該做什麼?」

死神道:「依我之見,你現在應該什麼都不要做,只管屯兵在逐鹿,然後再等等。」

陳青疑惑道:「等?」

死神道:「不錯,就是等,這裡的大戰,既然你已經成功逃走,便是潛龍出淵,無人可擋,除非是星宿海之中所有的勢力聯合起來,否則其他人最多只是和你爭鋒而已,而不具有消滅你的力量,如今的星宿海,真正的霸主浮出水面之後,應該會平靜一段時間,因為大家都知道,誰都奈何不了誰,而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等,如今天啟一族樓外樓敗走,不知在何處,天啟需要一位新的領袖,以賢弟的兵力,恐怕整個天啟之中,即便是十二天啟騎士,也沒有人敢反對,賢弟若是成為了天啟之主,如今的星宿海,戰亂頻繁,英雄豪傑無數,乃是真正的大爭之世,星空中的天啟議事會,想必會為了保證星宿海之中的穩定,直接讓賢弟在星宿海之中封王!」

陳青道:「大哥的意思是,我又可能會在傳奇階位直接封王?」

死神道:「不錯,如今的星宿海,鬼帝要收一個弟子,三族必定只有一族能夠活下來,天啟議事會唯有封王,才能穩定天啟的軍心,同樣只有這樣,才能拉攏賢弟。」

陳青道:「其實這個封王也沒什麼用處,又不能將我的實力直接提升到諸王領域,封王,不過也只是一個名頭罷了。」

死神卻是道:「不然,這封王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名號,還有著實際的好處,諸王領域是諸王領域,議事會的封王,可是親王,只有親王,才能擁有封地,這封地乃是天啟議事會所擬定,他說封地是你的,便是你的,若死封地之中的諸王領域不服,不聽號令,賢弟只需要一紙上書,便能讓天啟議事會發兵直接誅殺!」 蕭貴妃把七寶琉璃釵送來的時候,她拿著把玩了好久,確定那七寶琉璃釵是完好的,她就是吃了頓飯的功夫,回來,七寶琉璃釵已經碎了。

她也不是沒懷疑過她院里得人,只是,那個時間,他們四個都在她的視線內,根本沒有作案時間。

蕭貴妃的人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一直沒有頭緒,這事在趙春芽心中就成了一樁懸案,隱隱不安。

路瑾會真的告訴她嗎?

當然不會!

不過……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小命當前,她就是腦子一靈光,隨口一扯。

「沐小主,只要你答應放過我,我就告訴你。」

「你一個狗奴才也配跟我談條件,再不說……信不信我讓人打斷你的腿。」

路瑾嚇得身體哆嗦了一下,臉色露出掙扎。

趙春芽很滿意她的反應,她有把握,這個狗奴才絕對會招。

果不其然,路瑾「掙扎」許久,最終一咬牙,決定「招了」。

「是蕭貴妃乾的。」路瑾嫁禍的毫不心虛。

這兩個人反正遲早都是要幹起來的,她也不過是加了把火。

從另個方面來說,這對蕭貴妃還是有很大的好處的。

與其被蒙在鼓裡,被小皇帝當槍使,不如趁現在小皇帝還需要她爹的兵權,幹掉女主。

「你,說的是真的?」嘴上說著不信,趙春芽心裡其實已經信了。

她養傷的這段時間,傾城殿里那位,每隔幾天,就會給這個路公公送些進供的瓜果零食什麼的,雖說不是什麼價值不菲的寶貝,但對小孩子,也是投其所好了。

宮裡的人都是人精,這陣仗,擺明了這位小路公公,是她傾城殿的人。

縱然是有人想給她找點不快,礙於蕭貴妃在後宮如日中天,也只能憋著。

也只有趙春芽仗著自己有與之不同的思想覺悟,不畏權勢,屁股剛好,就開始找路瑾算賬了。

用一句簡單的話來概括,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當然是真的!沐小主,你……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路瑾急的語不成句,一副怕趙春芽不相信她的樣子。

信!

她當然信!

蕭妃兒那個賤人,還真是心思縝密。

先是讓人把她的牌子故意放在前面,讓皇上注意到她,再以道喜的名義送釵,故意給他個壞釵,嫁禍她,讓皇上厭惡她,還打了她三十大板。

這一環扣一環,真的是好計謀!

蕭妃兒,你這麼容不下別人,我一定會讓皇上看清你的真面目!

路瑾還不知道,自己的一次「無心之失」,已經有人替她頂了鍋,就算知道,她也……智慧贊成。

她還是個小崽崽。

她需要呵護。

所以,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就不要找她了,誰小時候,還能不頑皮!

【宿主,你的皮……又厚實了。】

「……」

「統子,你這段時間是不是談戀愛被拋棄了嗎,一上來,就滿滿的火藥味。」

【我是未成年!還有,以後不要讓我聽見「談、戀、愛」,這三個字!】我愛做「狗」,做「狗」使我快樂。

「……」

果然是被情所傷,證實無疑。

…… 陳青聽到死神這麼說,心中也是有了一絲意動,如果能夠在星宿海直接封王,未必不好。

還未離開星宿海便已經封王,那麼離開星宿海之後,封地想必不會差到哪兒去。

陳青笑道:「我陳青向來不喜歡說假話,若是天啟議事會真的願意封王,那我就和他們爭上一爭,至少護天啟周全。」

死神道:「先別急,如今的星宿海,已經越來越看不穿了。這是一場血禍,一場遠遠才剛剛開始的血禍。」

陳青安排人帶死神去休息,又是一天之後,姬夜華和陳小兮,晏流雲,徐靜都終於是到了。

聽信使傳來的消息,他們這一戰足足斬了五十萬聖殿的傳奇三階,傳奇三階之下不計其數。

在樓船之中,陳青看到了臉色有些蒼白的晏流雲,陳青道:「大祭祀,怎麼有些不舒服嗎?」

晏流雲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你不知道嗎?」

陳青也是不明白,道:「我應該明白什麼?」

晏流雲道:「我開天眼凝聚無雙鬼,需要靜養,失去了不少血氣,你也知道我是凡人之軀,可沒有那麼容易好恢復,逆旅書之中難道沒有類似的法訣嗎?如同屠龍宗的術乃是凝聚九天鎖龍,不過屠龍宗的宗主,觀看過黃燈古卷,更是得到了春秋筆,還有著四海硯,他同樣能夠凝聚一條大龍,真是靠著這般手段,他替鬼帝凝聚了龍氣,更是接著屠龍之術將世間的霸主龍氣屠得一乾二淨,世間大龍幾乎都死在鬼帝的屠刀和他的算計之下,才有了如今的局面,難道說逆旅書之中沒有這般術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