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才是真正的靈肉,熊瞎子的還差點火候,這狼王的,浪費了就太可惜了。」王宇說道。

孫穎從小行李包中翻出了王宇要的鹽。

這包里的東西都是王宇準備的,從帳篷出來的時候,便讓孫穎背著,孫穎都沒看是什麼東西,倒是藥草已經裝了不少。

王宇將鹽在切割成一塊塊的狼王靈肉上撒了幾道后,竟是又順著狼王的嘴巴塞進了完整的狼皮之中,隨後合上嘴,封閉,接著抓著狼王的前後腿皮,分別系起來,竟然弄成了雙肩包的樣子,背了起來,狼頭就慫在他的肩膀上。

看得孫穎和百里晴雪一愣一愣的,這樣也行?

如果王宇的頭鑽進去的話,那就是一匹披著狼皮的人!

「走,我們先找個山洞安頓下來,再慢慢找那地方。」

王宇發現,沒有了熊瞎子留下的痕迹,想要在這茫茫山脈之中找到鍾乳菁液的地方,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機緣氣運,終究是機緣氣運,可遇不可求。

即便是找不到都不奇怪。

機緣氣運不到,這種天地靈物,哪怕是在你的眼前,你也發現不了。

機緣氣運到了,摔一跤,不是狗啃地,啃到的可能是埋在土裡的萬年太歲,一下便能成就無數修鍊者夢寐以求的地道築基。

這都是強求不得的。

一句話,盡人事,聽天命。

……

白天,凶獸以上的獸類基本不會出來活動,只有一些新生的小動物,尚屬於普通獸類的存在,活躍在山林之間,見到王宇三人便會驚慌地四處逃逸。

不過三人前進的速度卻是沒有變快。

王宇到處尋找著藥草,時不時能找到價值極高的靈藥,都被他一股腦塞進了狼皮包中,並且不厭其煩地給兩女灌輸著藥草靈藥的知識。

這時候的他,更像是老師。

「王宇,你看那邊!」

眼看幾小時過去,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左右的時候,百里晴雪忽然指著遠處說道。

此刻,他們正尋找靈藥到一個山谷之中,而且是相對隱蔽的角落處。

「山洞?不錯,地勢較高,下方有水,洞口向下似乎有點人為的痕迹?應該是曾經有人隱居過的地方!走,去看看!」

王宇有點驚訝和興奮地說道。

山洞很隱蔽,若非他們尋找靈藥到了這低谷里的角落,剛好透過狹小的視角範圍,看到半山腰處,有人工沿著隱蔽角度的山體砸下來的梯度落腳點,都不太可能發現這山洞的存在。

「你們跟著我,不要跟太近。」

王宇縱身而起,兔起鶻落間,快速地沿著隱蔽角落山體上砸出的落腳點,向上攀升。

「孫穎,你跟上,我墊后。」百里晴雪說道。

「嗯。」孫穎沒有推辭。

上去的路很是陡峭,落腳點之間都是相隔兩三米的高度,而且明顯是無數歲月都是荒廢的,布滿了青苔雜草,很是危險。

對孫穎來說算是不大不小的挑戰。

百里晴雪相對來說就要輕鬆的多。

「咦?」

王宇強大的感知蔓延開來,數分鐘后便率先來到了洞口,沒有感應到任何生物的存在,也沒感應到天地靈氣有何變化,但透過洞口看進去,卻是讓他驚異出聲。

「鐘乳石形成的天然溶洞!」

「有風……」

呼嘯的風,彷彿是從洞內穿梭而來,但卻清新如常,並沒有任何塵土的氣息,顯然這洞穴並非死穴,而是通風很好,有兩處或者多處出口的洞穴。

「鍾乳菁液應該就在這裡了吧?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王宇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

此刻,隨著感應的蔓延,他竟是感應到了一絲熊瞎子留下的氣息,顯然熊瞎子是在洞內呆的時間較長,殘留的氣息才會停留的時間久點。

「晴雪的機緣氣運貌似不錯!」

他這堂堂仙尊歸來,若非晴雪提醒,恐怕都不會發現這山洞。

「鐘乳石!」

「哇……小宇,這不是我們要找的鐘乳石山體嗎?」

百里晴雪和孫穎登上來,看到洞中的景象時,也是驚訝地說道。

「淡定,淡定。」王宇說道。

「小宇,你說的鐘乳菁液會在這裡嗎?」孫穎微微激動地問道。

百里晴雪微笑搖頭,說道:「哪有那麼巧的事情。再說,這裡天地靈氣似乎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

「呵呵……晴雪,你說錯了。就是因為沒有變化,才可能是這裡。而且,還真的就是這麼巧!我已經感受到熊瞎子親切的味道了,應該是不會錯。不得不說,晴雪,你的機緣氣運很不錯!」王宇微微一笑說道。

「真的嗎?那真的是太巧了。不過,我只是看到了洞口而已,說不定是你和孫穎的機緣氣運呢?」

百里晴雪謙虛地說道。

「行了。走,進去找找看!」

王宇沒再多說,帶著兩人向著洞內走去。

地勢漸低,不斷下行,鐘乳石遍布,從洞內深處竟是有叮咚的泉水聲,隱隱傳來。隨著前行,光線漸暗,但洞內不少磷光閃爍,還有不少的石英晶石折射著光線,視線倒是沒有太大影響。

大概行進了幾百米的距離,向下最多也就是百米左右,狹窄的溶洞忽然變寬了一點,光線也變得明亮了很多。

數十米方圓,不太規則的空間,出現在三人面前。

中央最低矮的地方,赫然是一汪乳白色的液體! 叮咚叮咚的水聲,正是從洞頂倒懸的鐘乳石上滴落。

而地面上鍾乳菁液的佔地面積,直徑竟是有十六七米左右,像是一個巨大牛奶溫泉泡池。

「果然是鍾乳菁液!」

王宇有點點激動地說道,旋即目光緩緩掃過四周,果然發現對面也是一條斜向上的通道,徐徐清風正是從那出口吹來,洞內的光線也是從其中傾灑而入。

「真的是嗎?」孫穎和百里晴雪也微微激動道。

「當然。」王宇應道。

「這鐘乳菁液有什麼作用?之前你只是說了它的形成和珍貴,並沒說對我們有什麼作用,怎麼使用呢……」百里晴雪好奇問道。

「能讓熊瞎子進化成大地熊,自然是對肉身和神魂都有巨大的好處!至於怎麼用,那就簡單了,脫光光直接泡進去就好了……」王宇說道。

「脫光……不需要吧?」百里晴雪黛眉微蹙,俏臉頓時微紅地看著王宇說道。

「需要,而且很必要。」王宇語氣肯定、一定以及堅定地說道:「否則效果會大打折扣!」

王宇微微一頓接著道:「脫光泡進去,而且要閉起全身沉進去,直到自然懸浮在其中之時,靜靜地感悟即可,當然,也可以修鍊,吞噬其中的天地靈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肉身和神魂承受的壓力將會越來越強,你能撐的時間越久,獲得的收穫也就越大。」

久愛成疾,深情慌慌 「哦……」

「記住,只有一次的效果,一旦出來,肉身蛻變出現,再進去就完全沒作用了。這就跟特殊作用的丹藥一樣,吃第一次藥效顯著,第二次,就沒什麼作用了……」

「沒這麼誇張吧?」

百里晴雪無法理解。

總覺的此刻的王宇雖然一本正經,但眼神卻是有點壞壞的,讓她芳心羞怯。

她和王宇雖然從初中開始,便都闖入彼此的心扉,但卻是始終不曾說破,保持著那種朦朧的感覺和距離。

直到王宇覺醒,以及上次她母親的出現,才被王宇給生生打破……

但即便如此,兩人也沒有過任何親密的接觸。

牽手都沒正兒八經的牽過。

偶爾拉下小手,或者其他親密的接觸,也都是有原因的情況下,比如上百里晴雪被蒙白打傷的時候,等等。

「有。這點,小姨比你清楚。」

王宇摸了摸鼻子說道。

「嗯,小宇說的沒錯。」有了上次寒潭靈泉的經歷,孫穎在這方面的感觸顯然要強過百里晴雪,所以聽到王宇的話,便對百里晴雪說道:「晴雪女神,脫吧,脫吧,我們一起泡,我早就想看看你究竟是什麼模樣了……」

孫穎貌似很雀躍的樣子,盯著百里晴雪的胸。

「你想幹嘛?」百里晴雪捂住了胸口,瞪著孫穎說道:「女流氓!」

「看你的假不假!」

「呸,你是嫉妒吧?!」

「我又不小,幹嘛嫉妒?」孫穎不服氣地說道,說話的同時還挺了挺胸。

「不小?呵呵……啊……」百里晴雪正說著忽然意識到王宇還在,驚叫一聲,急忙說道:「孫穎,你說什麼呢……脫可以,但,王宇,你快出去吧,不準偷看,否則我……我跟你沒完!」

百里晴雪沒想到說著說著竟然跟孫穎剛起來,而且竟然剛到那方面了,簡直羞死人……

王宇摸了摸鼻子:「好,我去另一條通道看看,替你們護法。放心,我保證不會偷看。 冷君的嬌妻 你們別浪費時間,抓緊了。記得,能撐多久,撐多久!這對你們肉身,神魂,心境,意志,均是絕佳的磨練機會!」

王宇說完便直接向著另一條通道走去,很快便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

孫穎和百里晴雪確定王宇已經走遠,才看向對方,大眼瞪小眼。

「哼!」

「哼!」

兩聲冷哼后,孫穎和百里晴雪,竟是不約而同地撲向了對方,爭先恐後地去撕對方的衣服。

可惜,孫穎的戰鬥狀態只是完美境,雖然對入微境有了一點點的感悟,但終究還是差了最後一步的突破,自然不是百里晴雪的對手。

很快便率先被百里晴雪給剝的光溜溜。

不過,百里晴雪也沒好到哪裡去,就剩最關鍵的一小件衣服罷了。

畢竟不是戰鬥,互相脫對方而已……

兩女打鬧著先後跳進了鍾乳菁液之中,眼睛卻是早將對方給看個遍。

孫穎必須承認,百里晴雪貌似真的比她大。

而且看起來真的很完美,很完美。

完美到讓孫穎有點點嫉妒。

而百里晴雪同樣驚訝孫穎的身材。

竟然沒有想象中那麼小,而且線條極其勻稱,尤其是腰臀之間驚人的弧度,讓同為女子的她,都看得驚心動魄。

感覺,絕不比自己差。

而且,百里晴雪發現,孫穎自修鍊玄冰訣后,肌膚都變得晶瑩起來,又好看了一點,更有氣質了一點,即便是穿著依舊很普通,都再也無法掩蓋她的美麗。

這讓百里晴雪有一點點的壓力。

……

王宇沿著極其陡峭的洞穴走了十多分鐘,便到了盡頭,竟然是一座陡峭山峰頂部,而且出口同樣非常隱蔽,最重要的是,洞口出來后竟是只有百米方圓的空間,地面平整,分明是小型演武場的模樣,四周則是壁立千仞的懸崖。

也就是說,這洞口,根本沒人能從四周攀登上來!

「好地方啊!」

這洞府分明就是閉關修鍊的絕佳場地。

鍾乳菁液之中靜修,這山巔之上修鍊術法,堪稱完美。

鍾乳菁液對肉身神魂的淬鍊的確是只有第一次有效果,但其中蘊含的天地靈氣,卻是始終能夠吸收萃取的,可比一般的靈泉要好的多。

確定基本不會有人闖進來后,王宇躡手躡腳地向著洞內返回。

……

「孫穎,你有感覺了嗎?」

百里晴雪露出頭換氣的時候,碰巧孫穎也在換氣,問道。

「有。」

「是不是麻麻的,痒痒的,還有點痛,又有點舒服,就是那種痛並舒服著的感覺……」

「嗯嗯,但好像越來越痛了。」孫穎說道。

「越來越痛就對了,這才只是開始。」

王宇的聲音忽然響起。

孫穎倒是淡定,百里晴雪卻是「啊」的驚呼出聲。

條件反射,嘩啦一下,便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王宇,你,你怎麼進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