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夜池鬆開手,別過的側臉慘白的自嘲著,高大背影有些無法言的落寞。

這樣的他,需要被人溫暖撫平傷口,才能治癒。

而他從來不需要任何人撫慰,也從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他需要別人。

他穆夜池從來都是別人眼中強大冷血的人,無情無義,沒有七情六慾的活閻王啊。

江緋色睜著眼望向他高大的背影,嘴角動了動,最終什麼都沒有出口。

如此驕傲的他,此時應該覺得很受傷很挫敗。

江緋色蹙著秀眉,好幾次掙扎,咬牙。

最終伸出手,從他身後環抱著他發抖的高大身軀。

即使是騙她的也罷,他此刻看起來很受傷。

「就一次。」

江緋色知道自己的安慰語真的很爛,爛得透頂,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去安慰有這個男人。

她只能把自己的體溫傳達給他。

穆夜池心口一暖,低笑,「有勝於無,接受。」

「……你又在騙我!」江緋色搖著頭往後退,想要離他遠遠的。

怎麼可以這麼傻呢。

「別激動,沒有騙你!沒有!」穆夜池被她的反應嚇得手足無措,連解釋都要變得語無倫次的發抖。

「還解釋什麼?解釋就是你最好的掩飾。還有,讓我當導演?你該不會是想可笑的去找來一個女人,讓我當面看著你們ooxx,然後在讓她看著我們繼續嗎?這簡直是荒謬至極,你給我出去!馬上給我滾出去。」

江緋色臉色慘白。

她覺得簡直太荒謬了。

心裡越著急越生氣,眼睛里的濕潤也越來越多,越來越酸澀,怎麼也無法停止下來,就像她竭斯底里的怒喝一樣。

「你不願意相信?」穆夜池面無表情,自嘲的問她。

「是!不相信不相信再也不相信!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滾得越遠越好。關於你幫處理這個公司的事,我會在這幾之內把所有你幫過我的東西和資金整理出來,就算倒閉我也會還得清清楚楚乾乾淨淨,不會跟你有任何的牽扯關係——」

江緋色轉過臉,不在看他。

窗外的寒冷氣也顯得越發陰霾森冷,猶如她此刻由心裡直透著的寒氣。

「對不起!打擾到你了。」

穆夜池望著背對著他的纖影,嘴角張了張,自嘲一笑,往門邊走去。

這麼多年,他從沒有像今這樣。

覺得自己這麼可笑,這麼的孤獨和卑微。

多少年了?

他和她走過這麼多年了。

為什麼要活下來呢? [家教?斯夸羅]月與鮫 當初是因為被心中那把仇恨的火支撐著活了下來。

他活沉了冰冷無情的人。

為的,就是報仇!

可現在,他覺得他白活了。

他沒有辦法為父母報仇,沒有辦法對心愛的女人動手,傷她半分,還讓她如此憎恨他,不願意相信他。

早知道當初死了也好,他也不用受盡了各種痛苦,變成人人口中冷血無情的惡魔還落得這樣的下場。

如果江緋色沒有在他最冰冷的時候來到穆家,沒有靠在他肩膀,沒有擁抱他,沒有把他當成他的依靠,如果沒有遇見江緋色……

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她的不相信,徹底讓他心底的堡壘崩潰。

穆夜池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來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空蕩蕩的家裡,似乎沒有了江緋色,沒有了存著希望的房子,變成了空空的黑洞,正在吞噬著他。

穆夜池獨孤的走下地下室的酒窖,讓顧瀾他們誰都不要管他。

他把珍藏的酒全都拿出來,沒有了愛惜與收藏之心,他只是想喝酒,喝很多酒,喝了很多很多,一醉方休,當只是一場夢境,他內心深處還藏著那可憐的寄往。

醉死人,多好。

可惜,他只是喝得頭疼,喝得越來越難受,渾身猶如困獸在撕咬,他難受的扔掉酒杯,走出了讓他窒息的酒窖。

是黑,房子是黑的,空氣也是黑的,他的心,也黑了。

他搖晃著身子,一步一步,難於登頂,孤獨襲擊者他,讓他的心一陣一陣揪疼。

沒有了她的陪伴,那麼長的人生路要怎麼繼續走下去,該拿什麼支撐著去完成著可怕的寂寞和空洞的孤獨。

咯吱!

一聲細響。

房間的門被人打開。

穆夜池揚著手中的酒瓶直接砸過去。

「滾!都給我滾!」

房間空蕩蕩的,只有他一個人的迴音在空蕩里迴響,更顯得這個地方,在如此的夜裡有多麼的冷清和孤寂。

沒有任何回應,只聽到酒瓶雜碎的聲音在孤零零的心碎。

「呵呵……」

穆夜池冷冷的醉笑。

一個人都沒有,看他,多悲劇。

他不愛她,他不要愛情了!

這樣心就不痛,他也不會覺得這麼痛苦。

做個孤獨的王多好,可以自由不羈,可以冷血殘忍,可以玩弄世人,玩弄愚昧無知的人,金錢,女人,地位,權勢,要什麼沒有!

良久,穆夜池悄無聲息。

「哥!攔你,把自己灌醉了。」

遮掩的房門被輕輕推開,腳步聲靠近,清脆的笑聲在黑暗裡淺淺淡淡傳來。

穆夜池醉醺醺的眼眸,猛的睜開。

頭上那張朦朧的臉,熟悉而陌生,他的鼻子眼睛嘴巴,像極了他,像極了記憶中母親的模樣……

他很陌生,可是有很熟悉,是他熟悉親切的感覺。

「媽……媽咪……」

穆夜池張了張嘴角,聲音帶著困惑的委屈。

那張臉靠近他,愣了一下,又遠離了他。

穆夜池撐著身子,搖搖晃晃爬起來。

他眼睛都睜不開,可是他笑的那麼單純,像被母親疼愛的孩子。

「哥,你真的醉了,而且醉得很厲害,臉我和母親都分不清了。」沈生站在對面,好看的嘴角緩緩逸揚起來,笑容神秘而詭異。

穆夜池伸出手,對沈生擺了又擺,背脊站得很挺拔,即使他現在連站都站不穩。

「哥,你這樣不好,醉了就不要起來,我扶你到床上去休息。」沈生笑著走過來,伸出手,心翼翼的扶著穆夜池搖晃的高大身軀,怕他會摔倒那樣親切輕柔。

穆夜池一把推開沈生的攙扶,一句話不,臉色很迷茫。

「你看到我她了嗎!你知不知道她在哪裡?她去了哪裡,為什麼不回來找我!」穆夜池忽然一把拉住沈生的手,盯著他的臉問她。

「她……她很好,很好,哥哥你不用擔心她,明你睡醒了就快要去找她,什麼都沒有發生。」沈生笑得很專業,像是訓練了無數次的職業微笑。

「騙子!騙子!都是騙子,你們全都是騙子——」穆夜池用力推開沈生,大聲的嘶吼,像是受盡了委屈的孩,被所有人欺騙,背叛,高大的身子因為憤怒而顫抖,無比的讓人辛酸。

沈生沒有離開,只是站在他面前,依舊好聲好氣的道:「哥,你很累了,累了就不要鬧脾氣,去睡覺好不好,醒了就沒事了,一切都會好起來。。」

「走開,你們都走開!騙子,混蛋——」

穆夜池失望的大笑。

他兀自走過去,跌跌撞撞,把自己摔得鼻青臉腫也不讓沈生扶住。

他趴在床上,一動不動。

沈生坐在床邊久久,知道穆夜池醉意漸濃,昏睡了過去,他才把靠近。

從沈生的角度往下看,可以很清晰看到哥哥眼角有濕潤慢慢滑落,在乾乾的地板上滴出一個又一個淺淺的濕意花朵,被冷意悄然幹掉。

這是沈生唯一一次看到這個強大冷傲的男人流淚。

他翻來翻去,輾轉身軀,很明顯,他連睡都無法睡得有片刻安穩。

沈生站在床沿邊,凝望著床上的高大身軀,看了很久。

久到幾個時過後,他才深呼出一口氣,拉過被單替床上睡不安穩的男人蓋好。

而後,沈生輕輕坐在床沿邊,他伸出手,又縮回來,如此反覆幾次之後,他的手緩緩撫上那張醉得厲害的俊臉,眼光一刻也沒有移開。

這就是他那個哥哥嗎?

父親他就是母親的孽種,讓他們一家支離破碎的罪魁禍首。

以前他是恨這個人,恨他奪走了屬於他的一切快樂和幸福的家。

後來他長大了,他調查了當年的事情,才發現是父親搶走了母親,在人家相親相愛的時候拆散別人,對懷孕的母親用十分可怕的手段佔有,威逼母親嫁給他,為了穆家,為了自己心愛的人和肚子里心愛之人的骨肉,母親含恨跟了父親。

沈生的笑乾乾的,眼底哀傷,清澈的眼裡濕潤一片。

「我以為看到你們痛苦我會很開心,可是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為什麼我的痛苦並不比你們少一些,我以為我足夠恨你們,可是我卻發現我的恨如此的悲哀。」沈生低低的開口,一個字一個字艱難的出來。

「你明知道我參與的,我不參與,他們根本不會這麼好的利用江緋色來陷害你,膩不願意承認我,不願意跟我見面相認,卻知道我參與后沒有趕盡殺絕,你你對不起江緋色,其實你更知道你跟她一樣委屈,你因為我才記得對她愧疚……我們都回不了頭了,一切都已經成了局面。」

沈生的聲音在空蕩房間里迴響,全都是悲傷。

「如果當初我們能坦白一些,不要這麼仇恨與壓抑,也許結局會不一樣。可已經遲了,很多事情都已經被打上了烙印,即使要消磨掉或者割下來,都是活生生的痛不欲生。」

沈生一度哽咽,不出話。

隔了良久,他伸手拉了被子,仔細的拉好。

「哥哥,請允許我放肆的這樣叫你一次……」

沈生轉身離開,輕柔的餘音繚繞在房間內,讓寬大雙人床上那個輾轉得無法安心入眠的人,顯得倍加的孤寂……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隔日

昨日陰霾天氣不在,可即使有難得一見的晨曦光芒,天氣也是一夜驟變,直接跨過最後的秋日進入冬季,冷氣空降,寒意叫人無法適應。

江緋色停好車,,走下車的她冷得打了一個顫抖,揉搓著快凍僵的小手,她裹緊薄紗外套快步往公司里走去。

入了電梯,她急匆匆走入專屬電梯,怕被人看到她無法消磨掉的黑眼眶。

她走出電梯,正好與迎面而來的秘書長撞見,林薇像是大白天撞見了鬼一樣的驚叫了一聲,把江緋色也叫得起雞皮疙瘩。

「秘書長怎麼了?」江緋色皺著秀眉看向傻愣愣看她的林薇,低聲問她。

林薇小心翼翼的看了她兩眼,這才關心的問她:「總裁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工作太晚了,還是去做了什麼壞事啊,怎麼看起來一副幾天幾夜沒有休息過的樣子?」

「瞎說什麼話呢,我好好的,什麼都沒做過,睡得天昏地暗?」江緋色沒好氣瞥了關心自己的秘書長一眼,正想越過她。

「昨天總裁來找您之後,離開時也是怪怪的,總裁你們之間……?」

「什麼都沒有,談工作談崩了,就這樣。」

林薇兩根白皙的手指頭放在一起,不說話,但是比了一個讓江緋色無法直視的新型狀態。

「上班時間到了。」

江緋色佯裝著生氣皺眉。

林薇一看苗頭部隊,人也一溜煙閃開。

只有秘書長離開前好奇的眼光,讓江緋色走起路來還覺得有些恍惚的不真實。

她腳步有些踉蹌的走入辦公室,沉默脫掉外套,慢慢坐到旋轉椅,正想拉開抽屜。

呼啦!

一個怪異的東西猛的直往她臉上噴。

江緋色沒有大喊大叫,只是受驚的倒退兩步,連帶著椅子差點跌倒,幸好椅子下半部分很穩固。

什麼鬼東西?一大早的就出現在她辦公室,該不是夜裡被外面冷空氣忽然降臨尋找暖氣的蛇爬進來了吧!

江緋色睜大兩隻熊貓眼,不可置信的瞪著在桌子上突兀搖晃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