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交手的時間雖然短暫,但是兩人卻是交手了數次,洛天稍微吃了些小虧,不過並沒有對洛天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不過身形比起孫命天來有些狼狽而已。

「解決你!」孫命天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息越來越穩固,知道不能在拖下去,若是真的等洛天的修為穩定下來,那麼吃虧的也許是自己。

「伏魔三劍!」孫命天低吼一聲,將手中的散出金光的長劍再次祭出,雙手掐訣,道道的金色符文從孫命天的手中飛出,附著在金色的長劍之上。

「嗡……」金色的符文融入到長劍之中,整個金色的長劍瞬間暴漲起來,彷彿一輪炎炎烈日,恐怖無比的凈化之力從旁大的劍身之上傳出,彷彿能將整個封神大陸劈成兩半,朝著渺小無比的洛天劈去。

「伏魔?那麼我便入魔,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個伏魔法!」洛天眼中烏光一閃,整個人身上黑氣瀰漫,丹田之中本來有規律運轉的黑色漩渦瞬間逆轉,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黑色的閃電,瞬間從洛天的周身散發而出,彷彿一代魔主降臨一般,黑色魔氣,和黑色的閃電,一股腦的湧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本來超凡境的氣勢,瞬間再次暴漲,甚至就連孫命天都感覺到了洛天身上傳出的陣陣的壓力。

「咔嚓……」輕輕的握了握拳,魔氣凝聚而出的黑色魔刀自行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不愧是魔族聖人創造的功法,就連超凡境施展出來,都有著不小的增幅,雖然沒有到到達半步聖人的境界,但是也是比起一般的超凡境來強了太多!」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光華,如果說剛才自己面對孫命天沒有勝算的話,那麼現在自己完全有自信,將孫命天留下來,一切只因為入魔這個功法的恐怖。

「這是什麼功法,竟然能讓他的實力提升這麼多!」孫命天此時有些慌了,感覺到洛天身上那澎湃的氣勢,感覺到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洛天的對手了。

在孫命天思量間,洛天手中黑色的魔刀已經高高的舉起來,直接劈出了七魔刀的第三刀。

黑色的刀芒帶著滔天的霸氣,狠狠的和孫命天打出的劍氣碰撞在一起,驚雷四起,一黑一白,兩道驚天的虹光,在洛天兩人的目光之下彼此消耗吞噬著。

「再來!」洛天長發飄揚,大聲開口,手中的黑色魔刀,再次橫空斬下,正是逆天七魔刀的第四刀。

翻了一個錯誤,龍套名字弄錯了,李天之同學抱歉,名字弄錯了,做為補償,以後給你加戲…… 第八百四十章神族神獸

封神大陸之上,洛天長發飄揚,身前黑氣瀰漫,將整個天空掩蓋,魔刀力劈,七魔刀的第四刀,在洛天的手中飛出。

黑色的刀氣,劃破蒼穹,斬碎虛空,發出陣陣的嗡鳴名之聲,黑色的雷電在刀氣的周身瀰漫,瞬息至瞬間出現在了孫命天的身前。

洛天如今已經是超凡境大能,七魔刀的第四刀施展起來也不似之前那麼吃力,雖然不說信手拈來,但也不再付出什麼代價。

感覺到已經快到近前的黑色刀氣,孫命天的眼神終於發生了變化,雙手掐訣,口中低吼一聲,身前的金色長劍猛然暴漲,金光大作:「伏魔三劍第三劍!」

孫命天面對已經快要到近前的龐大刀氣,不敢有所保留,他能感覺到若是大意,自己在這一刀之下,便會受到重創,直接祭出了伏魔三劍的第三劍。

「嗡……」金色的長劍貫穿蒼穹,彷彿一柱強大的光柱一般,強大的凈化之力,將之前兩人不斷的碰撞的劍氣和刀芒瞬間磨滅。

「去……」孫命天雙眼血紅,兩手虛握,龐大的長劍,朝著洛天劈出的第四刀轟鳴而去。

在孫命天驚嘆的目光之下,一刀一劍,再次碰撞在一起,整個天空也是隨之一暗,彷彿陷入到了無盡的黑夜之中一般,整個封神大陸,只有一道驚天的劍芒,矗立在天地之間。

洛天和孫命天兩人的交手,甚至讓南宮御清等人停下了手上的攻勢,目光中帶著一絲驚恐,看向黑色的天空。

「咔嚓……」一道驚雷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人們心神巨震,呆在了原地之上。

視線之中孫命天祭出的劍芒,在無盡的黑夜之下,轟然破碎,化成道道的光點,朝著四方崩碎,如同一道道流星一般,朝著四周飛去。

幾塊碎光崩落到那布滿金色符文的超凡祭壇之上,鑲嵌到結實無比的超凡祭壇之中。

狂風肆虐,無形的波動,化成一道道恐怖的風暴,瞬間席捲在南宮御清和沙蒼茫還有玄武老龜等人的身上,讓幾人身軀微微晃動了一下。

「這就是超凡境,全力施展起來,光是波動,連九源天至尊都受到影響!」玄武老龜臉上露出追憶之色,做為四聖星域活的最久的一隻神獸,曾將見到過超凡境強者的碰撞。

恐怖的波動足足過了十幾個呼吸才漸漸的消散,整個天空也是緩緩的恢復到了之前的灰暗的狀態。

孫命天臉色蒼白的從虛空之中踏出,嘴角有著絲絲的黑色的血跡,目光深沉的看著對面青袍獵獵作響,黑色的魔氣不斷的盤旋在周身的洛天。

「強大!」孫命天沒想到洛天竟然如此強大,自己已經算是神魔域有名的強者了,沒想到此時卻是在一個後輩的手中,吃了這麼大的虧。

身形上的狼狽還好說,讓孫命天受到重創的是身體之中那道道黑色的魔氣,以及自己祭煉了無數年的長劍。

那長劍伴隨著孫命天無數年,一直被孫命天溫養著,打算自己進入到聖人境時,成為自己的本命聖器。

此時在洛天的刀氣之下被轟的連渣都不剩,早就和長劍有著關聯的孫命天,也是受到了不清的創傷。

「給我鎮壓!」金色的漩渦瘋狂的運轉,孫命天的身上再次泛起了陣陣的金光,無數的凈化之力,在孫命天身體之中遊走起來,開始鎮壓孫命天身體之中肆虐的魔氣。

「還殺我么?」洛天手持魔刀,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目光冰冷的對著孫命天開口。

短暫的鎮壓之下,孫命天臉色終於恢復到了正常,聽到洛天的話,孫命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小子,你真以為,我沒有準備么?」孫命天活動了一下有些血肉模糊的手掌,絲絲的血肉不斷的再次長了出來。

「嗯?」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目光看向站在對面的孫命天,不知道孫命天還有什麼後手。

「有什麼辦法趕緊使出來吧,我接下便是!」洛天揮了揮手中黑色的魔刀,目光冰冷的看向孫命天。

「呵呵,很有自信,但是我們神族的底蘊又怎麼會是你這個小小的四聖星域出來的小子能夠理解的!」孫命天手中傳出陣陣的波動,一道道金色的符文從孫命天的手中飛出,從天空之上落下。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封神大陸么?」

「你知道,為什麼這片大陸,被稱作封神大陸么?」孫命天一邊開口,手中的符文化成一道金色的汪洋,不斷從天空中飛出。

「超凡祭壇!」洛天口中低呼,看向孫命天手中不斷撒落的符文,不斷的飛出,最後落在了超凡祭壇之上,聲音之中多了一抹凝重。

洛天在一開始的時候,便是知道,這超凡祭壇之下,封印著某種東西,此時看到孫命天將符文打在了超凡祭壇之上,即使是個傻子,洛天也知道,孫命天是想開啟超凡祭壇,將祭壇之下封印的東西,釋放出來。

「這超凡祭壇之下還有著什麼玄妙不成?」沙蒼茫和玄武老龜心神巨震,沒想到這本來在他們認為沒什麼大用的超凡祭壇,竟然還有著什麼門道。

幾人思量間,孫命天手中的符文也是終於完成,最終落在了超凡祭壇之上,將旁大無比的超凡祭壇,彷彿變成了一潭金色的海洋,一串串的符文化成一條條金色的長龍,在祭壇之上翻滾著。

「出來吧,我神族的鎮族神獸!」孫命天低吼一聲,雙手狠狠的朝著祭壇之上拍去。

「嗡……」在孫命天雙手拍下的一瞬間,超凡祭壇之上,便是傳出了陣陣轟鳴之聲。

「咔嚓……」如同汪洋一般的金色符文,緩緩的沒入祭壇之下,青色的祭壇傳出陣陣的脆裂之聲,一道裂痕緩緩的從祭壇之上出現,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吼……」一道低沉的吼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一股狂躁的氣息,從裂縫之中傳出,讓沙蒼茫等人不禁顫抖了一下。

威壓,恐怖的威壓瞬間籠罩在了眾人的身上,即使是天空之上的孫命天和洛天兩人,也是被這股恐怖的威壓壓制,站在天空之上有些搖搖欲墜。

「碰……」終於,地面之上,所有的至尊境除了南宮御清還有沙蒼茫等,四名九源境界的天至尊,其他人全都趴在了地面之上。

「祭壇之下被封印的那個傢伙被人放出來了!」冥河之中,冥獸八雙眼睛睜的老大,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冥獸自幼便是被冥域之主,扔在了冥河之中放養著,這麼多年來,冥獸早就感應到超凡祭壇之下,鎮壓著一個氣息強大的傢伙。

「誰,是想找死不成,竟然連祭壇都敢開啟!」冥獸大吼,整個身軀,迅速的下沉,沉入到了冥河的河底,封閉了所有的氣息。

「該死,這個傢伙,到底將什麼東西放出來了!」屠鴻飛等人臉上露出大驚的神色,趴在地面之上破口大罵起來。

「嘿嘿,你們今天所有人,一個都走不了!這祭壇之下,封印的是我神族當年供奉的神獸!」孫星火臉上露出猖狂的大笑之聲,目光中帶著恭敬的神色,對著祭壇的裂縫拜倒了下去。

「神族的神獸?」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並不知道,神族竟然還有供奉的神獸。

孫命天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猙獰之色,他之所以來到四聖星域,此次最大的任務便是將這封神大陸之宗被封印的神獸釋放而出,帶回神族之中。

「嘭……」孫命天兩道超凡之力,凝聚出兩隻大手,狠狠的插進了已經破裂開半丈寬的裂縫之中。

「給我開!」孫命天大吼一聲,轟鳴四起,在孫命天的用力之下,那本來緩緩碎裂的縫隙,瞬間加快了速度,青色的石塊,到處飛濺。

恐怖的元氣漩渦瞬間在祭壇的上空形成,化成一道恐怖的風暴,超凡祭壇之下,閃起了陣陣的光芒,從裂縫之中射出,將人們的雙眼刺的生疼。

吼聲再起,一道金色的虛影從祭壇之下飛出,由於光芒太過刺眼的原因,即使是洛天也不能看清楚光幕之中的虛影到底是什麼生物。

「是誰將本座叫醒的!」威嚴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人心中微微一震。

「是神族,您虔誠的僕人,將您釋放而出!」孫命天,此時已經落在了地面之上,帶著孫星火幾人,跪在了光幕之下,臉上帶著虔誠的神色。

「哼……打擾我的美夢,本座就是想要睡上一覺而已,竟然被你們打擾了!」霸氣的聲音在光幕之中傳出,讓孫命天幾人的臉上冷汗直流。

「咦?竟然有人還敢在本尊的面前御空飛行?」似乎是感覺到了洛天的存在,光幕之中傳出陣陣憤怒的聲音,恐怖的威壓瞬間朝著洛天碾壓而去。

「神獸大人,此人就是我們神族的敵人,請您將這個褻瀆了神族的卑劣的人類震殺!」孫命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洛天,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嘲諷之色。

洛天聽到那個威嚴的聲音,眉頭微微一皺,隨後,恐怖的威壓瞬間便是侵襲在了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的身形,飛速的下落起來。 第八百四十一章你倒是接著裝啊

封神大陸之上,洛天的身形不斷的下降著,臉上卻是露出一吃驚的神色,視線所至,看向光幕之中的虛影,感受到光幕之中虛影所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息,即使是洛天都是有些心驚,尤其是席捲在自己身上那旁大的威壓,更加讓洛天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感覺。

「太強大了,甚至比虎牢星中的尊老給人的感覺還要恐怖!」洛天心中暗自嘆息,身軀降落在地面之上。

「請神獸大人,將這個褻瀆神族的傢伙斬殺!」孫命天臉上帶著虔誠再次沖著光幕開口。

「唉……算啦,這種螻蟻般的超凡境,我只要一口氣就能吹死了,今天出來嗮嗮太陽而已,並不想殺生,你走吧!」光幕中傳出陣陣不耐煩的聲音,讓孫命天等人的臉色難看起來。

「靠,好不容易將你給放了出來,你竟然不幹活!」孫命天等人心中暗罵,臉上卻是不敢表露出來,只能躬身對著光幕再次施禮。

「神獸大人,此人擊殺過我神族之人,其罪當誅,還希望神獸大人看在神族世代供奉您的份上,為神族斬掉此人。」孫命天臉上帶著不甘心,再次開口央求起來。

波動傳出,一隻雪白色的鳳凰從光幕之中飛了出來,龐大的雪白色的翅膀散發著陣陣柔和的光芒,遮天蔽日,美到了極致。

「這是雪鳳,傳說修鍊到極致的雪鳳完全能夠修鍊成真正的鳳凰,堪比聖人巔峰的境界,沒想到這種傳說中的生物竟然真的存在!」沙蒼茫等人開口,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玄武老龜雙目圓睜,臉上同樣也是露出震驚,雙眼之中卻是爆發出陣陣的精光,身為玄武宗的神獸,玄武老龜自然對著神獸有著深刻的理解,知道世界之上的確有著雪鳳的存在。

「這是雪鳳無疑,而且實力很是強大,可是為什麼給我的感覺卻是有些怪怪的呢?」玄武低聲自語,目光看著天空之上散發著陣陣柔和光澤的雪白的鳳凰,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聽到玄武老龜的話,洛天心中暗自疑惑,不知道為何,洛天看見這雪鳳的一瞬間也是感覺有些奇怪。

「你是在質疑本座說的話么?」潔白的雪鳳高傲的站在天空之上,目光看向孫命天,威壓再聚,絲毫沒有在乎孫命天這些人將他釋放出來一般,衝擊在了孫命天等人的身上。

「我說了,我今天不想殺人,你沒聽見么,不要讓我再重複第二遍!」雪鳳冰冷的開口,聲之中依然帶著威嚴。

「是,是,是!」孫命天臉上冷汗直流,目光中帶著恭敬,連忙開口。

「哼,知道就好,那個小子,帶著你的人滾出去吧!」雪鳳沒有理會孫命天,沖著洛天低聲鳴叫了一聲。

紫極魔瞳瞬間被洛天開啟起來,紫色的雙眼看向天空中那身軀龐大,散發著陣陣白光的雪鳳。

「我讓你走,你怎麼還不走,我都說了,本座今天心情好,不想殺你,你瞅啥!這麼瞅我,就不怕我殺了你么!」看到洛天那帶著紫意的雙眼,雪鳳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慌張。

「瞅你咋的!」

「我不但要瞅你,我還要打你!」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腳下蹬地,強行忍住雪鳳身上那傳出來的威壓,直接朝著天空之上的雪鳳跳去。

「找死!」看到洛天如此做法,孫命天等神族一干人的心中卻是喜出望外,沒想到洛天竟然自尋死路,對雪鳳動手。

本來聽到雪鳳之前的話,孫命天便知道,雪鳳現在不想殺掉洛天,那麼今天洛天的性命就沒人能夠帶走了。

但是眼下,雪鳳說放掉洛天,但是洛天卻是自尋死路的主動朝著雪鳳出手,這是在任何大能看來都不是能夠忍受的了的,更何況是傳說中高傲無比的鳳族。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麼就別怪本座不客氣了!」看到洛天渾身黑氣的朝著自己衝來,雪鳳如同黑色寶石一般的鳳目之中露出一絲慌亂,聲音卻是有依然帶著威嚴。

「嗡……」雪鳳的話音落下,巨大的翅膀,便是在天空之上緩緩的扇動起來,恐怖的狂風化成一道道風暴,帶著陣陣的冰冷和鋒利的冰刃,朝著洛天飛去。

雪鳳這一扇之下,便有道道的裂痕不斷的在天空之上傳出,一個個黑的漩渦化成黑洞,飛進了風暴之中,使得風暴的威力更加龐大。

「強大,雪鳳大人的隨手一擊竟然如此強大,傳聞當初被封印之前,雪鳳大人的實力,便是聖人初期的境界,雖然被封印,修為不但沒有絲毫的下降,反倒是增長了許多,咱們神族的那位聖人中期的老祖宗,也沒有雪鳳大人強大吧!」一名神族的弟子臉上帶著感嘆的神色,看向天空中,那恐怖到極致的風暴。

「擋不住!」洛天眉頭心中也是驚恐無比,看到那恐怖無比的風暴朝著自己席捲而來。

雖然洛天如今已經超凡,但是在聖人境的攻擊面前,自己依然是弱不禁風。

眼下這道風暴給洛天帶來的衝擊,比起當初在宗門大戰之時,金詠思從銅鏡之中祭出來額聖人一指,實在是強了太多了,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

「定……」雪鳳眼中露出一抹得意,黑色的眼珠之中露出人性話的柔和。

雪鳳的話音剛剛落下,那狂暴無比的冰雪風暴,在即將將洛天卷進去的一瞬間,便是戛然而止,停在了洛天的身前。

「唉……算了,你也看見了,我想要殺你,易如反掌,看在你這麼年輕就修鍊到超凡境的份上,今天就先饒了你吧,以後自己注意一點,有些人,不是你能夠惹的起的!」雪鳳的聲音帶著一絲寬容,甚至帶著一絲欣賞,那種前輩對後輩的欣賞和寬容。

「靠,這尼瑪也行!」孫命天等人之前還被雪鳳的手筆震撼的無以復加,感嘆雪鳳的強悍,同時也是欣喜洛天即將死去。

但是隨後,雪鳳這一手卻是峰迴路轉,直接讓孫命天等人差點罵娘,本來已經必死的洛天,硬生生的再次讓雪鳳心慈綿軟的給放了。

「你特么倒真把自己當成神了,還對神族的敵人寬容上了!」孫命天等人心中破口大罵起來,沒想到眼前這個強大無比的雪鳳竟然如此心慈面軟。

「你想要放我,可是我卻不想放過你啊!」但是,下以刻洛天的聲音卻是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洛天的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紫色雷電,渾身黑氣瀰漫,玩味的聲音在洛天的口中傳出。

洛天的身軀沒有絲毫的停止,直接朝著那被雪鳳定下來的風暴衝去,彷彿之前沒有感覺到過風暴的恐怖一般,一頭扎進了風暴的範圍。

「你真的找死不成,散了!」雪鳳看到洛天渾身黑氣的沖向了自己,一副生怕洛天受傷的語氣,翅膀一揮,將之前被定住的風暴消散的,大聲呵斥起來。

「沒錯,老子今天就是要找死,您實力強大,想必最差應該是到了聖人中期了吧,今天我就以超凡境領教領教聖人境的修為有多強大!」洛天長笑一聲,看向雪鳳的眼神,再也不忌憚之色,而是帶著一絲挑釁,狂傲的對著雪鳳開口。

「瘋了,這個世界都瘋了,一個超凡境,竟然敢對聖人境發出挑戰,這個聖人境還是一個實力強大的神獸!」南宮御清,李天之等人臉上露出吃驚之色,看著黑氣瀰漫,依然朝著雪鳳一往無前的衝去的洛天的,大聲驚呼。

「哈哈,洛天你自尋死路,看我神族當年的守護神獸如何斬你!」孫命天哈哈大笑,沒想到洛天竟然這麼白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雪鳳。

但是下一瞬間,所有人便是全部嘴巴張成了哦字形,能塞進一個雞蛋去,臉上帶著不可以思議的神色,看向天空之上。

因為天空之上,洛天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臉上的笑意也是越來越濃郁,雙眼紫意閃動,彷彿沒有感受到雪鳳身上傳出的陣陣威壓一般,化成一道黑光朝著雪鳳衝去。

而雪鳳那龐大的身形卻是不斷的向後倒退著,目光變的慌亂起來。

「什麼情況,一名聖人境的神獸,竟然被一名超凡境給嚇退了?」一名神族的青年,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天空之上,一追一逃的洛天和雪鳳一人一獸。

人們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情況,這種狀況實在是前無故人,後無來者。

「小子,你是怎麼看出來的!」焦急的聲音傳進了洛天的耳中,讓洛天臉上的笑意更加的濃郁。

「果然不出我所料,幸好我經常扮豬吃老虎,否則今天還真就被這個畜生給虎住了!」洛天心中暗自冷笑,若不是有著紫極魔瞳,還有許久沒用過的模擬氣息的功法,洛天還真的不敢判斷眼前這個強橫無比的雪鳳是個紙老虎。

「你裝啊,你倒是接著裝啊!」洛天傳音,聲音傳進雪鳳的腦海之中,周身黑氣瀰漫,黑色的魔刀再次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第八百四十二章幽冥鬼貂

封神大陸之上,洛天站在天空之上,渾身魔氣瀰漫,目光中帶著譏諷之色,看向天空中不斷飛行的渾身雪白的雪鳳,手中的魔刀再次緩緩凝聚。

「別動手,別動手!有話好好說!」雪鳳的聲音傳進洛天的耳中,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不動手?嚇唬老子那麼半天,竟然還讓我不動手,要不是老子機智,還真就被你騙過去了!來吧,不付處點代價,今天你就別想走了!」洛天魔刀劈出,直接劈出了七魔刀的第四刀。

強悍的刀芒,劃破虛空,瞬間朝著天空之中那身形龐大,雪白無比的雪鳳的身上劈去。

「給老子現形吧!」洛天的低吼一聲,黑色的刀芒瞬息而至,劈在了雪白的雪鳳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