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們也想去找一下你的,可是那個地方特別邪門,天又黑了,所以我們就沒有下去。

這不天才剛亮我們就出了,這是準備去找找看,畢竟是你救了我們。

因為昨天的事情,所以今天就派出了幾個高手來,而且家主還親自來了,就是前面騎馬的那個中年男子,他就是夫人的丈夫,王叔道

你從那懸崖上掉下去了,怎麼會一點傷都沒有啊?王叔道

其實是那個怪物救了我,他跟我說我的血對它很有用,叫我給它點,剛開始我不想給,還被它揍了一頓,我想還是命重要,於是就給它了,它就給我吃下一顆藥丸后直接把我給扔上來了,我就是吃了那顆藥丸以後傷勢比之前還要好,但是也恢復了一個晚上才好。

我現在就是準備去李家鎮找你們的,畢竟我現在什麼也不記得了,連家也不知道在哪兒!

我想在這重新開始修鍊,等到那天我恢復記憶了,我在回去,不知道你們李家能不能收留我呢?

這我可做不了主,王叔道

可以的,沒問題,我相信他的人品,李夫人接話道

這時候中年男子走過來道:你要去我家也可以,不過你要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摔下懸崖之後和上來懸崖之前這段時間到底生了什麼事情,你不要騙我,否則我李家不歡迎來歷不明的人。

李家主是不相信我剛才說的話!我剛才說的就是實話,不過是挑簡單的說,有些地方說的還不夠清楚,我可以再補充一點,李家主要是還不相信的話,那我就沒有辦法了。

那就要看你補充的內容能不能夠讓我信服啦!李家家主道

好吧!我掉下去的時候,那個怪物就用它的尾巴捲住了我的身體把我放在了一個山洞裡面,過了一會兒一個比李家主年齡還大一點的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把我嚇了一跳,因為我都沒有現它是怎麼出現的,接下來就跟我前面說的一樣了,不過它還告訴了我一點,那就是他是那個怪物幻化成人形的,雖然我不知道動物要修鍊到什麼程度才能幻化出人形,但想來一定是要修鍊到很高的境界才行。

當我知道這點之後我就想,只要是對我以後沒有什麼大的影響,不管它提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不然不知道怎麼死的那才是悲劇啦!

他說我的血液是純火屬性的,對他的用處很大,所以它救我的命,希望能交換一點我的血液。

我想這沒有什麼問題,於是就給了他一些,他就給我吃了一顆藥丸就把我弄上來了,我也藉助那顆藥丸用了一晚上來恢復昨天的傷勢,等我恢復好了之後醒來,感覺比昨天受傷之前還要好一點,可惜我下不去了,不然還想跟他換一點那種藥丸,那種藥丸對我的傷勢作用很好,但現在只能慢慢想別的辦法了。

李家家主見他不說了道:說完了?

嗯!說完了!不知道李家主你..。李天陽道

你可以去李家了,不過有個事得跟你說清楚,就是以後要是你的敵人找到我們李家了,如果我們能幫你解決就幫你解決,但要是你的敵人比我們李家強大太多了,我們完全對付不了的話,那我們只能對不起你啦!我會把你交出去來保全李家,畢竟我們現在也不知道你以前的敵人到底是誰,有多強。所以你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李家家主認真道

聽了李家家主的話,他心裡就放心了,他的敵人根本不會來找他,現在恐怕還在擔心他自己的事情吧!畢竟他的父母不會見兒子被人弄失蹤了還不管不問的吧!他的父母可是絕頂高手啊!雖然現在的我不是他,但是他父母還不知道啊!不過知道的話或許會採取更強的報復行動吧!再說這麼偏僻的地方誰會想到我會在這裡啊!

嗯!我理解李家主的意思,就算真到了那一步我也不會怪你的,請李家主放心吧!李天陽道

不過這樣之後他也就沒有再提任義父義母的事情了,不然以後真到了那一步還不好收場。

你知道嗎?我們這麼多人出門可都是因為你啊!夫人以為你被摔死了,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準備去懸崖邊上祭奠你呢!(未完待續。) ?你的意思是我兒子被別人下了靈魂禁制?李家主道。

也不一定是靈魂禁制,還有可能是靈魂詛咒,我現在沒有了功力,所以查不出具體是哪一種,所以我現在沒有辦法給出準確的答案,你們有沒有家族修鍊靈魂的高手,或者是有沒有人認識修鍊靈魂的高手,只有找到這樣的人才能治好他,李陽道。

修鍊靈魂的高手本來就不多我們根本不認識者樣的人,這可怎麼辦啊?李家主道。

哦!你等會兒去練武場帶著這個吧!不然你進不去的,李家主說著給了他一塊令牌,令牌前面寫著李家,後面寫著家主。

那我先去修鍊了,看看能不能再恢復點記憶,找到別辦法,你們先不要著急,他這麼多年多挺過來了,想來短時間內應該是沒什麼事,李陽說完就走了。

這小傢伙說話做事夠果斷,一點也不會脫離帶水,以前一定是個很厲害的高手,現在雖然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但是那股骨髓裡面本能的氣質還在,只要他記憶恢復了,我想李家鎮他應該就呆不下去了,他是個做大事的人,現在他記憶還沒有恢復,也不知道他以前的事情,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啊?不過我想和幾位老古董說說這小子的事情,讓他們的小輩不要故意去刁難他,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恢復功力,以後的事情就先順其自然吧!李家主道。

李陽來到練武場,看著裡面的設計,心想這李家以前是什麼人,怎麼這家裡都設計的這麼好,一般的小家族可沒有設計的這麼好,看來這李家以前應該是一個大家族,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後來慢慢的沒落下來了,到現在成了一個小小的家族,不過該家族應該還有很厲害的底牌,不然早就被人滅了。

還是不要想那麼多了,先提升自己吧!

他進了練武場,只見練武場裡面還分成了幾個區域,有普通練武場,對戰場,陪練場,動物實戰場,每個區域都註明了要達到什麼樣的條件才能進去,這些都是大家族才能有的,沒想到李家竟然有,看來這李家不簡單啊!李陽打量著整個練武場想道。

還是先去普通場吧!畢竟現在什麼都沒有做,肯定沒有資格進其他場。

他走到普通場門口,看見上面寫著:普通練武場,任何人在沒有事情的情況下都可以進入修鍊,李家以外的人,沒有經過允許,誰也不能進,違者格殺勿論。

他看完之後正準備進去,門口一個年輕人攔住了他問道:你是誰?為什麼進入李家練武場?可有經過李家人同意?

這位大哥我是剛來李家,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請多多指教,只是家主給我的,說憑這個可以進練武場,李陽先是套近乎,然後才拿出了令牌。

那個年輕人見他說話很客氣,又有家主令牌,於是就放他進去了。

李陽進去時還問了一句:這位大哥怎麼稱呼啊?

那個年輕人心想,他拿著家主的令牌來練武場,而且以前又沒有見過他,想來身份一定不一般,於是上前套近乎道:我叫李魁,暫時負責看守普通練武場,以免讓閑雜人等進入搗亂,看兄弟你面生的很哪!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啊?

李陽隨和道:我叫李陽,剛來到這裡,對這裡人生地不熟的,還請魁哥以後多多指點。

那你跟李家什麼關係啊?我看你拿著家主令牌過來,想來身份應該不一般吧!

你多想了,我只是跟李家有那麼點沾邊的關係,家主見我第一次來,所以才給我令牌,讓我先一邊修鍊一邊熟悉一下壞境,這個令牌只是一次性的,過不了多久就會壞掉了,以後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李魁見他跟家主沒有什麼深層次的關係,於是不再理他,轉身就走了。

這傢伙還真是現實啊!不過這種人不值得我深交,李陽心裡感慨道。

李陽走進去看見一個熟人在裡面,那個人也剛好看見他進來,這個不是別人,正是昨天在最前面騎馬的兩個年輕人之中的一個,而他也聽別人說過了,昨天去的是李家的兩位少爺,大少爺他見過了,於是他上前打招呼道:想必這位就是李家二少爺吧!雖然我們昨天見過,但是昨天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沒有跟你打招呼,希望二少爺別放在心上。

你叫李陽是吧!那種小事我怎麼會放在心上呢!我還要感謝你救了我的母親呢!要不是你,我現在可能已經見不到她了,我本來是準備等你先休息好了再去道謝的,沒想到你來了練武場,以後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就是,只要我能幫你的一定幫你。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在那種情況下如果不是我至親的人,我想我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像你一樣站出來,哪怕那個人剛救了我,我想以後和你好好學習,不如你做我大哥怎麼樣?不行啊!我要是認你做大哥,我大哥會被我氣死的,我以後就叫你陽哥怎麼樣?我可是聽我媽媽說你以前是個很厲害的高手,只是被仇人追殺差點死了,雖然活過來了,但是卻失去了所有的功力,等你恢復了所有的功力一定很厲害。

你好像才見過我一次面吧!你就這麼相信我的為人?李陽插話道,要是再讓他說下去,不知道要說道什麼時候。

像你這樣見義勇為的人,我不相信那我還能相信誰?是吧!陽哥!

哎!真拿你沒有辦法,你都這樣叫了,我還能這麼辦,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現在還是抓緊修鍊吧!李陽苦笑道

你叫什麼名字?修鍊到什麼境界了?李陽繼續問

我叫李永,才練體七重,我大哥都九重巔峰了!他現在在準備,過段時間可能就要突破道開肢境了,我不管怎麼追都追不上他,李永笑笑道

你不能這樣想,你畢竟比他小,等你到他那麼大的時候說不定比他境界還高呢?所以繼續加油咯!李陽道

好吧!以後我在努力吧!李永道

那我們開始修鍊吧!我來和你對戰!李陽道

啊!你跟我?你不是失去所有的功力了嗎?

我是失去功力了,但是你不一定能夠贏我,不信你試試?李陽誘惑道

陽哥!這可是你說的!道時候不要怪我欺負你沒有功力啊?李永高興道

別廢話了!既然叫我陽哥,那就開始吧!

那我開始了,說著小心翼翼的朝著李陽進攻了,只見他調用了兩成的功力在手上向李陽的胸部打了過來,李陽見他只用了兩成的功力,於是就站著讓他打,因為他相信他現在的身體應該能夠承受他那兩成的功力。

在李永的手打在他胸口時,他感覺胸口的血液又沸騰了那麼一下,李永的功力也被吸收了那麼一點點,連李永自己都沒有察覺。

李永覺得自己的手有點麻,可是李陽卻站在那裡沒有動,於是李永用了五成的功力又大了過去,這次李陽也只是退了兩三步而已,他又用了八成的功力打了過去,這時候李陽終於有動靜了,他也抬手打了過去,兩人的拳頭碰在了一起,李陽退了三步,而李永退了足足十幾步才停下來。

你不是沒有功力了嗎?怎麼還這麼厲害啊?李永道

我是沒有功力,不過我的肉身以前好像還不錯,所以我剛才就只是用了肉身的力量,我通過這兩天的恢復,我感覺肉身越來越好了,所以我準備來練武場試試。李陽道

原來如此,你剛才可是把我給驚到了,我還以為我什麼時候開始功力倒退了呢!李永道

我準備去別的修鍊場,你去不去?李陽道

我就先不去了,我還是先在這裡修鍊一下,我等下準備直接去實戰場,你先去吧!李永道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李陽道

實戰場門口,李陽拿出令牌給守衛看了看進去了,他進去之後看見裡面有十幾間房,每間都註明了裡面動物的品種和實力,但是有一點值得注意,那就是實戰時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把動物給打死,否則李家會給你指定許多的任務,還規定在多少時間內完成,以彌補動物死了的損失。

李陽在進去之前回想了一下跟李永對戰的情景,李永一共發出三次攻擊,每次攻擊的力量都不一樣,當他攻擊的力量越大時,血液就沸騰的越厲害,吸收的功力就越多。

我這兩天也融合了一些記憶了,可是沒有相關的信息啊!到底怎麼回事呢?這樣下去我要什麼時候才能有功力可用!先去找個動物試試吧!看看還是不是一樣!

他走到一個房間門口,看了看上面的介紹,這是二階的動物,相當於開肢境的武者,他現在的力量據他自己估計,應該能對戰練體九重,九重巔峰的可以抵擋一下,開肢境的應該還對付不了。

於是他找了一個一階巔峰的動物對戰,只有對戰高等級的才能激發出自己的潛力,一階巔峰相當於九重巔峰,這樣正好可以給自己點壓力,恢復起來才能更快,要是靠慢慢修鍊,慢慢積累的話,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恢復過來。(未完待續。)

:。: ?李陽站在房間裡面看了看這隻動物,根據他融合的記憶中顯示,這應該是一個普通的獅子,還沒有產生靈智,被抓來做了李家人的武道試練品,不過他也沒有辦法,因為他記憶融合后清楚的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這是一個肉若強食的世界,只要別人比你強,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哪怕是殺了你也沒有人會為你出頭,所以他準備以最快的速度恢復到以前的實力,然後再努力的往前進。

這個房間被設了禁制,只能進去,出來的時候是有一個專用的令牌,只要你輸入一點功力道令牌以內激發令牌,令牌就會撕裂禁制帶你出來。

正因為有了這層保障,所以一般不會出現人死在裡面,頂多就是重傷出來。

這隻獅子看見李陽進來,張嘴一下子向他咬了過來,同時腳掌也抓過來,一看這架勢就知道這隻獅子是經歷了許多戰鬥的,不然一隻沒有產生靈智的獅子攻擊力沒有這麼強。

李陽見這隻獅子沒有動用力量,而是以肉身攻擊,他也來了興趣,他正準備試試自己的肉身到底有多強,而動物就是最好的試煉對象。

他也伸手向著獅子的嘴上打了過去,而腳也向它的腿部踢了過去,他的手打在了獅子的嘴上,而腳踢在了獅子的腳掌上面,頓時一人一獅都退了十幾步,不過李陽退的要少那麼一兩步,這隻獅子見肉身比拼竟然落入下風,於是動用力量攻擊了過來,李陽見獅子動用了力量,面色沉重起來,剛才比拼肉身他只是略佔上風,現在獅子動用了力量,自己又沒有功力可用,光靠肉身想戰勝動用了力量的獅子,難度不是一般大啊!

先戰了再說,不行的就用血脈力量,嗯!就這樣!他這樣想著的時候,獅子也攻擊過來了,只見李陽催動了血脈防禦,伸出了雙手,握緊了拳頭,動用了所有的肉身力量迎向了獅子攻擊過來的雙腿。

在兩相碰撞的時候,只見一點小火花從碰撞出閃了出來,一人一獅旋即退了開來,獅子退了幾步就停下了,而反觀李陽卻是退出老遠摔在了地上,手上出現了一道狹長的傷口。

看來不動用血脈力量連練體九重巔峰的人都戰勝不了,那就動用血脈力量看看吧!這般想著,只見他這次調用了五成的血脈力量凝聚在了拳頭上,催動武技炎拳完全沒有防禦的攻擊向獅子。

獅子見他又動手了,而且還增加了力量,明顯感覺到了危險,於是動用了最強的攻擊迎上了李陽,這次一人一獅連續對打了十幾下然後才分開來。

獅子大口喘著氣,身體細微的顫抖著,前腳還在流著血,明顯的消耗過大,受傷不輕,不過它眼睛使勁的盯著李陽,強行的忍著傷勢,沒有一點懼怕的意思,這讓李陽覺得這隻獅子有點意思,他準備想個辦法把它弄出來,因為他從這隻獅子表現中覺得它應該有很大的成長空間,放在這裡太浪費了。

於是他問道:小獅子,你能不能聽懂我說話?

獅子警惕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那你想不想出去?李陽又問

這次獅子沒有反應,而是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李陽,好像是在等待李陽的下文。

李陽見它沒有反應,又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想法,不過我是這樣想的,我剛才見你受傷的時候,沒有一點懼怕的樣子,我覺得你應該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如果你願意臣服我,我願意帶你出去,總比每天在這裡關著,成為別人的試練品要好吧!

獅子提起全身的力氣向他攻擊了過來,好像是在回應他說大話,不過李陽這次沒有留手,全力出擊,一下子把它打出去老遠才停下來。

你剛才是覺得我沒有資格嗎?現在你答不答應?李陽又問道。

獅子還是沒有答應,李陽只能道:我先走了,你慢慢考慮吧!我希望下次我再來的時候你已經考慮好啦!於是他拿出令牌走出了房間。

出了房間后李陽想了想剛才跟那隻獅子對戰的情景,在獅子兩次動用力量的時候,他的血液又沸騰了兩次,也吸收了不少的力量進入體內,可是那些力量都進了血液裡面,他丹田好好的,就是一點靈力都沒有,難道以後都只能用血脈裡面的力量了嗎?那我以後怎麼知道境界的高低,又該在何時突破境界呢?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等靈魂融合完畢之後看能不能找到相關的資料。

既然我的血液可以吸收別人的力量,那我在去找一隻動物對戰,再吸收一點,可以省去我許多時間的修鍊,不過這次找個開肢境初期的試試,看看自己的底線在哪兒!

另一個房間,一頭二階初期的老虎和李陽戰的不分上下,不過如果仔細看的話,就知道李陽落在了下風,而這時李陽也終於知道了自己的底線了。

他這時候動用了九層的血脈力量能夠和二階初期的老虎戰成平手,如果他動用全部的力量,應該能夠和二階中期的抗衡,最起碼在二階中期的戰鬥中能夠保命,這就是李陽的戰鬥底線了。

而且他在戰鬥中還可以吸收別人的功力來補充自己,而別人的功力被吸收一點就少一點,這樣長時間下來,對手肯定會疲憊的,但是他要能夠在對手的攻勢下堅持到那個時候才行,不然對手還沒有倒下你自己就先倒下了,等我出了這裡之後是應該去修鍊烈焰遁的時候啦!這樣就又多了一層保命手段,如果遇到高出自己太多的人,就用烈焰遁逃命。

想到這裡,他就用了十成的血脈力量催動炎拳打退了那隻老虎,然後取出令牌注入了一點靈力就出來房間。

那個守衛見他毫髮無損的從裡面出來,頓時覺得自己好像見鬼了似的。一眼盯著他,直到他出了實戰場才反應過來,心想:這人是誰啊?這麼厲害的人在李家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呢?改天找個人問問看!

李陽出來練武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調整了一下心理狀態,開始領悟烈焰遁,調出腦海里關於烈焰遁的修鍊方法,烈焰遁分為兩個層次,第一層,用自身的靈力凝聚出烈焰颶風,以增加移動速度。例如連體境高階的武者第一層修鍊成功以後,速度最高可以相當於沒有修鍊過身法的開肢境巔峰武者,自己的修為越高,速度也就越快。

第二層主要修鍊的就是遁,所謂遁,就是以自身的精血來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地下遁走,這一層功法一般人是不會用的,除非遇到了生命危險,因為使用這烈焰遁會一下子消耗掉自身九層以上的力量,如果在遁走以後還沒有恢復又遇到敵人,那就只能是待宰的羔羊了,當然這種身法如果別人事先知道了,又在那個地方下了禁制,那你這遁法就會失效了。

李陽看道這裡也不得不感慨,這些都是最頂尖的功法,就是他以前那麼厲害應該也沒有在一剛開始就修鍊這麼高級的功法吧!要不然應該也不會死了,就讓我來完成你未完成的路吧!隨著靈魂融合的越來越多,他也知道了他以前的願望。

他用了一天的時間來理清了烈焰遁的修鍊方法和需要注意的地方,晚上繼續修鍊增加功力,第二天一早他就到了練武場,直接進入了昨天對戰的那隻老虎的房間,開始以烈焰遁第一層的身法跟老虎游斗,他一直沒有動用力量,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才一靠近就被老虎撞開了,不過隨著他的烈焰遁身法越來越熟悉,老虎慢慢的只能夠碰到他的衣服,最後直接什麼都碰不到了,而他的烈焰遁身法的第一層這時候也算是小有所成了,接下來就是修鍊靈魂了,而這也是最難修鍊的,不過他為了救李元,也只能儘快了,雖然他們都互相救過對方,但是他來到李家以後,家主和夫人都對他很好,所以他也只能儘快幫他們救醒李元,這就是李陽準備為他們的收留而做出的報答。

不過這靈魂修鍊太難了,所以他也只能慢慢來,他打算一邊幫李家做點什麼,然後一邊修鍊,這樣家主他也不會太為難,不然別人肯定會在後面說閑話的,到時候家主也不好做,不過今天就算了,從明天開始吧!

第二天一早,李陽來到家主的房間看一下李元后道:家主,你給我安排點事做吧!我來了有好幾天了,什麼事情也沒有做,我這幾天的修鍊也算是有點效果,就讓我為李家出份力吧!

哎!你可真是個懂事的人啊!也不枉我對你照顧一場,李家主心裡這麼想道,嘴上卻說:你這幾天修鍊的怎麼樣了?實力恢復到什麼程度了?

我現在應該能夠和九重巔峰的對戰武者不分上下了,我這樣的實力不知道能不能幫上你們什麼忙?李陽道

可是我聽說你進了實戰場一個開肢境初期的老虎的房間后毫髮無損的出來,你小子不說實話啊!

額!其實我是這幾天又恢復了一點記憶,記憶裡面有一種身法,我道那裡面是去練習身法的,全是那身法的功勞,不然我不動用令牌的話還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呢?不過我這個身法必須要修鍊火屬性的人才能修鍊,所以你們家族要是有誰修鍊火屬性的話我可以傳授給他,別人的話就是有了修鍊方法也沒有用。李陽心虛道

這倒是不用,你小子夠謙虛的,等一下我叫人帶你過去吧!我特意給你留的一個爛攤子,因為我相信你的能力,不要問我為什麼,我只能告訴你兩個字,直覺。(未完待續。)

:。: ?「直覺」兩個字還真把他雷到了,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因為沒有必要。

在你去那個地方之前,我先為你介紹一下李家鎮的三大家族吧!李家鎮第一家族關家,關家是十年前才突然到來的家族,當年關家的幾位老古董帶著一批年輕人來到李家鎮,我們李家就馬上知道了,前去問的時候他們說是暫時住在李家鎮,過幾天就搬走了。

可是過了好幾天,我們見他們沒有搬走的意思,於是又去問,結果他們都在那裡建好了一些房屋了,說是可能要在這裡住上幾個月,因為家裡出了事,暫時回不去了。

我們當時就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李家於是去了幾位老祖,結果最後還死了一位,回來的幾位老祖滿身是傷。

從那時候起李家就在也沒有派人過去了,而關家也一直沒有搬走,一直住到現在。

後來幾位老祖傷勢好了以後吩咐我以後不要去找關家的麻煩,除非李家哪天出現了超越開肢境界的人。

而我們這麼多年也一直沒有出現超越開肢境界的人,所以我們這麼多年也一直沒有找關家的麻煩,關家也在李家鎮開始發展,

另外一個家族是姚家,這姚家在關家沒有來之前因為競爭關係和我們李家關係一直不好,後來姚家得知李家被關家重創以後反而和李家交好了,因為姚家的實力比我們李家還要差上那麼一點,他們也知道,只有兩家聯合起來才能和關家抗衡。

而關家這麼多年一直在李家鎮穩步發展,慢慢吞併李家和姚家的地界,而姚家好像開始有點怕了關家,我們最近發現關家和姚家在秘密來往,所以我現在是非常擔心李家的將來,我不想李家在我手上倒下去,不然我沒有臉去見李家的列祖列宗啊!

目前在我們李家最有希望超越開肢境的,非你莫屬了,所以你這次過去到地方以後,其他的瑣事先不要管,我會叫人幫你管,而你只要在那個人管不了的時候才出面就行了。

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你的實力暫時不要全都暴露出來,如果讓那兩家的人知道了,他們可能在你成長起來之前把你幹掉,我準備讓你給他們一個驚喜,就是不知道時間還夠不夠啊!所以你要抓緊修鍊,我們李家都指望你啦!要是別人知道肯定會笑話我們吧!李家主苦笑道

給你派過去的那個人你可以絕對放心,而我也會秘密的跟他交代清楚,所以你就放心的在那裡修鍊吧!

哦!對了!那邊有一座後山,後山裡面有許多的動物,你要是想戰鬥的話,那裡最適合,不過要注意安全,裡面好像有一頭三階的動物,曾經有人見過,但是很少有人看見它,想來它應該很少出來外圍吧!只要不深入的話應該不會碰到它,不過等你哪天能夠對付它了,那我們李家的麻煩想來應該可以解決了,十年啦!關家不知道發展到什麼程度啦!所以要快啊!

我跟你說了這麼多想來你也應該知道怎麼做了,我就不多說了,人已經來了,你們現在就出發吧!就你們兩個人去,人少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為了保險起見,讓他走前面,你在後面跟著,只要到了地方你想什麼時候進去都行。

家主給我的任務非常沉重啊!看來我只有努力了,不然還真有可能完不成任務啊!不過我想請問家主,根據你的了解,我們大概還有多少時間準備?

時間不多了!我想最多不會超過一年了,畢竟現在連姚家都開始轉變了,一年還不一定會有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