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沒有洛塵,該死,他到底到了多少層!」王烈眉頭緊皺,目光看向那一道道結界。

「按照他的速度,或許早就應該成功闖出去了,但是現在我們卻是沒有被傳送走,那麼很顯然,他還沒有衝出第三十六層,一定是被什麼東西阻攔了!」

「我還有機會!」王烈眼中再次露出希望,飛身而起,飛速的朝著第十一道結界沖了過去。

陳天舟和嚴樹緊隨其後,兩人也不是白痴,王烈能夠想到,他們自然也能想到。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中再次燃起了希望,開始玩命的開啟結界來。

洛天此時正美滋滋的行走到第二十二道結界之外,臉上帶著笑意,朝著結界走去。

「咣……」下一刻,一聲響亮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回蕩,洛天頓時感覺到天懸地轉,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之上,臉帶著迷茫。

「什麼情況!」洛天摸了摸額頭上的大包,有些發矇,目光看向那沒有變化的結界。

「哈哈,黃師兄,你還真是會玩!」盤坐在祭壇之上的三十六人臉上頓時大笑起來,尤其是張天河,頓時感覺渾身舒暢,有一種錢沒白花的感覺。

「說好的作弊呢?」洛天低聲自語,眼中轉化成憤怒,目光看向眼前的結界,一拳轟出。

「轟……」強大的反震力頓時席捲在洛天的身軀之上,讓洛天的身軀倒飛了出去。

「這麼硬?」洛天眉頭緊皺,他雖然之前沒有親自接觸過結界,但是從王烈等人的情況看來,幾人破碎的結界,絕度沒有眼前的強度。

「是原本就是這樣,還是……」洛天雙眼變的深邃起來,想到了在輪轉殿眾人中,看到的張天河。

「應該是他吧!」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隨後飛身而且,朝著結界沖了過去,三道拳影在洛天身前交錯重合,瞬間轟在了結界之上。

「轟隆隆……」轟鳴之聲響起,結界晃動了一絲,洛天這一次有了準備,倒退了百丈便是恢復了正常,不過那恐怖的反震之力,也是讓洛天氣血震蕩。

「好強的力氣啊!」三十六名輪轉殿弟子,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雖然是破格收進輪轉殿,但是不帶表破格錄取的都是庸碌之人,咱們輪轉殿中,不也有許多天才都是破格錄取,最後聲明赫赫嗎!」那個被稱作黃師兄的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剛才受到的震蕩,他是最直接的,他們三十六人,每人掌握著一道結界,而這大殿之中,他們三十六人的意志,可以影響一切,不過卻是分散,分散在每一道結界之上。

他們想讓這結界堅固,想讓這結界弱就弱,因此前面洛天走的才那麼輕鬆。

「不過……他也僅僅是不錯而已,也就這樣了!」黃師兄臉上露出不屑。

「嗡……」就在黃師兄的話音剛剛落下,洛天的頭頂之上,便是升起了陣陣恐怖的波動。

黑色的利爪,撕裂了虛空,懸浮在洛天的頭頂之上,轟鳴中,朝著洛天眼前的結界抓去。

「噶吱吱……」刺耳難聽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火星四濺,四道深深的溝壑出現在了結界之上。

黃師兄盤坐在祭壇之上,頓時顫抖了一下,他跟那結界息息相關,結界受損他也是會受到影響,不過卻要看破壞程度,像之前眾人打開的一個個只能夠夠人鑽進去的洞,對張天河他們不會產生絲毫的影響。

但是洛天這裡不一樣,直接讓黃師兄產生了反應,不過依然無礙,只是輕微的眩暈了一下而已。

「再來!」而此時洛天卻是大吼了一聲,黑色的鬼爪再次從虛空之中飛出,朝著就結界抓去。

這一次比起上一次的攻擊更加狂暴,讓那黃師兄彷彿被雷擊了一般,不斷的顫抖起來。

「這小子的攻擊竟然有這麼強!」三十六人瞬間疑惑起來,看著畫面之中的洛天。

「沒事,沒事,我有些大意而已!」黃師兄擺了擺手,眼中露出一絲無所謂,沒想一個小小的洛天竟然能讓他這樣。

「法相天地!」

「蠻七踏……截天印……」洛天大聲開口,一道道武技如同不要錢一般,朝著那結界轟去。

轟鳴之聲滔天,一道道武技在結界跟前炸裂,讓那黃師兄身軀晃動了一翻,臉色漲紅。

「這小子是什麼怪物!」三十六人眼中露出詫異之色,目光看向站在那裡大口喘著粗氣的洛天。

「還真是難纏啊!」洛天目光看向那結界,依然還沒的碎裂的趨勢,隨後眼中露出一絲狠辣!

「二黑,給我出來!」洛天伸手一揮,一隻小狗出現在洛天的腳下,彷彿一個黑球一般。

「這結界,你有辦法嗎?」洛天沖著黑色的肥狗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笑意。

「汪汪!」二黑叫喚了兩聲,幾乎看不到的小黑眼珠之中帶著不屑之色,點了點頭。

「去把那結界給我破了,我要過去!」洛天沖著二黑開口,隨後便是站在了那裡。

「哈哈,你若是在轟上個一個月,或許還能轟破,沒想到竟然找一隻狗來破這結界!」黃師兄臉上帶著不屑,看向洛天身邊的黑狗,一副沒有戰鬥力的模樣。

不過下一刻,黃師兄的臉色便是蒼白了起來,目光看向簾幕。

「咔嚓……」那黑色的結界彷彿水做的一樣,讓二黑穿了進去,絲毫不受那結界的影響。

「這隻狗是什麼怪物,竟然能夠鑽進我的結界!」黃師兄眼中露出強烈的不可思議。

其他人眼中也是露出震撼,這結界什麼樣,他們自己心中最清楚不過了,卻沒想到在這隻肥狗面前如此脆弱。

「汪汪……」犬吠之聲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雙眼微微一亮。

「也好,省的再被煩!」洛天點了點頭,示意二黑可以。

二黑得到洛天的同樣,小眼睛中,頓時泛起了神光,張口一吸,那黑色結界扭曲起來,飛速的朝著二黑的口中飛去。

「這……」所有人都是傻眼了,目光看向那將結界吞噬的二黑。

「該死,給我停下!」黃師兄,伸手一抓,那扭曲的結界頓時浮現道道的符文,彷彿較力一般,同二黑拉車起來,不過卻依然朝著二黑的口中流逝著。

蒙了,所有人都蒙了,沒想到這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肥狗,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地方。

「二黑,乾的好,哈哈!」洛天大笑一聲,眼中也是泛起陣陣的光芒。

「畜生,給我住手!」黃師兄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神上氣息升騰起來。

「黃師兄,放棄吧,快點斬斷聯繫吧,若是再這樣下去,說不定它連你的修為都會吸走!」眾人看到黃師兄的窘迫,臉上頓時擔憂之色。

「好!」黃師兄眼中露出不舍之意,不過最終還是咬牙,斷掉了同那結界的聯繫。

符文消失,龐大的結界片刻的時間便是被二黑吞噬一空,小肚子溜圓,舔著舌頭,目光再次看向了第二十三層結界,不過卻是被洛天收了起來。

「那一層結界,竟然被他吃了……」三十六人感覺自己玩大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過結界的。

這裡的結界,經歷了多少代的試煉都沒怎麼樣,但是到了他們這裡,竟然被人吞噬了一道,讓他們徹底傻眼了,不知道該怎麼交代。

洛天也是沒將所有的結界全部讓二黑去吞,而是繼續朝前走去,只不過這一次洛天學聰明了,伸手朝前觸碰,手掌透過了結界。

「果然,這些都是有人為操控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笑意,隨後邁步走進二流結界之中。

洛天再次恢復到了那副慢慢悠悠的行走,而其他人則是玩命的想要追上洛天。

「這距離不對啊,怎麼這麼遠,這明明是兩道結界的距離啊!」王烈開路的走到了洛天剛才的地方,看著比起之前的大殿更加空曠,眼中露出一絲疑惑。

「有戰鬥的波動,也就剛剛過上半個時辰!」王烈抽了抽鼻子,眼中露出一絲激動。

「時間越縮越短了!」嚴樹和陳天舟兩人也是隨之出現,眼中也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二十五……二十六……

這一次洛天再也沒受到阻攔,一步一步的朝著第三十六層的方向走去,只要衝出三十六層,洛天就是第一個。

「張師弟,你準備準備,答應你的事情,也該實現了,你要小心,這小子的實力很強!」黃師兄沖著張天河開口。

「好,我一定要洛塵他趴著回去!」張天河連忙沖著眾人抱拳。

「記住你只有一刻鐘的時間,若是不行,那也只能作罷,還有一定要確保這個洛塵是第一,他不是第一,我們誰都擔待不起!」三十幾人同時叮囑著張天河。 第兩千零九十五章張天河報仇

「好的!」張天河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一刻鐘的時間,對於張天河來說已經足夠了。

剛才洛天表現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張天河也是有著自己的自信,洛天若不是有那隻黑狗,洛天那肯定是要被困在第二十二層的。

洛天依然悠閑的走在結界之中,三十六人也是不敢在阻攔洛天,甚至擔心洛天還放狗,心中已經是開始祈禱起來。

時間緩緩流逝,一層一層的結界如同紙一般,被洛天穿過,終於洛天突破了三十五層結界,來到了第三十六層結界的跟前,只要洛天突破這最後一層結界,那麼洛天便是可以結束此次的試煉。

「真是舒服啊!」洛天長長的嘆息一聲,雖然中途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但是對於洛天來說微乎其微。

「嗡……」就在洛天想要邁過黑色的結界之時,陣陣的波動卻是從最後一道結界之上升起,陣陣的黑氣在結界之上涌動,最後化成了一張人臉,這人臉正是張天河。

「想要現在離開,是不是太早了?」張天河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的確,是有些無聊了,無敵太寂寞啊!」洛天看到張天河的大臉,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

「二黑,給我把這結界吞了!」洛天伸手一揮,黑色的小狗出現在洛天的身旁。

「大膽!」聽到洛天的話,坐在祭壇之上的三十六人,身軀頓時一抖,張天河更是連忙縱身躍下了祭壇。

黑氣涌動,結界之上張天河的臉龐從結界之中掙脫而出,彷彿將結界抽幹了一般,張天河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隨著張天河的出現,那原本黑色的結界幾乎變成了透明之色。

「我就知道是你,沒想到你心眼這麼小!」洛天看著張天河,沒有絲毫的意外。

「之前在洛家拿你沒辦法,在這裡,我要將你給我的恥辱全部都還給你,讓你爬出這大殿!」張天河臉上帶著冷漠,飛身而起,化成一隻黑色的雄鷹,朝著洛天的方向沖了過去。

「在這裡,你也拿我沒辦法啊!」洛天眼中露出不屑,腳下踏地,整個人化成一道黑色的流光沒有絲毫的畏懼,同樣朝著張天河沖了過去。

「咔嚓……」清脆的聲音在兩道結界之中回蕩,兩人的身影轉眼之間便是碰撞在了一起,隨後募然倒退。

「咳咳……」僅僅一次碰撞,洛天便是咳出了一口鮮血,雙眼變的凝重起來,而張天河那裡雖然也倒飛,不過卻是沒有絲毫傷勢,只是讓張天河有些發暈。

「怎麼樣,小子,你很強,但是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是!」張天河一步邁出,再次朝著洛天衝去。

「你這肉身是你自己的么?」洛天眼中戰意瀰漫,瞬間想到了原因,張天河之前給他的感覺跟洛白差不多,自己的肉身連真仙中期都能一戰,張天河肯定不是自己的對手。

很明顯,這大殿之中,對於張天河有加持,是因為那最後一道結界的原因。

「還算有些見識!不過你能改變什麼?」張天河一拳轟出,同洛天的拳頭碰撞,再次讓洛天倒飛,口中吐血。

「有加持又如何,我就不信沒有極限!」洛天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黑色符文從洛天口中吐出,符文包裹著洛天,讓洛天的氣勢再次暴漲,正是蠻神戰歌。

最強一拳募然施展,三道拳影重合在一起,同張天河的拳頭碰撞,滔天的轟鳴之聲,在兩人碰撞之下,席捲而起,衝擊在兩道結界之上。

張天河身軀站穩,體內氣血震蕩,目光看向明顯好多了的洛天,眼中露出出詫異之色。

「被加持的張天河竟然拿不下他!」

「此人,絕對有資格進入輪轉殿!」三十五名輪轉殿的弟子臉上露出驚駭。

他們知道,被加持的張天河有多強,真仙中期在現在張天河的手中,也不會是張天河的對手。

而這個叫洛塵的青年卻是能夠同張天河碰撞三次,只是吐了幾口血而以,這就讓眾人不得不高看洛天一眼,將洛天抬到了同他們一樣的高度。

「再來!」洛天大笑一聲,封王戰法配合幽冥鬼步同時開啟,讓洛天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化成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怕你不成!」張天河大吼一聲,整個人也是瘋狂起來,感覺自己有些丟了臉面,有著加持,自己竟然不能拿下洛天。

轟轟轟……

兩人在這結界之中,開始不斷的對抗起來,震天的轟鳴之音,在兩人的碰撞之下,不斷傳出,每一次對抗都是有著細密的裂痕在兩人對抗的位置出現。

兩人的速度極快,縱然是三十五人,看著簾幕也是只能看到道道的殘影,根本不知道兩人是如何出手,只能看見,有些鮮血撒落在地面之上。

「這個洛塵,真是強悍,若是單打獨鬥,我們或許不是對手,但是有著加持,在這大殿之中,我們完全能夠將其壓制。」

「不過,張天河也是有著時間限制,一刻鐘,一刻鐘之後,張天河若是不能拿下洛天,那麼他此次計劃就已經失敗!」人們低聲議論。

時間流逝,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了,距離一刻鐘已經是過了一半的距離,張天河心中也是有些焦急。

「這肉身也是太變態了!」張天河心中也是驚駭無比,身形再次倒退,雙臂發麻,嘴角也是漸漸的流出了鮮血。

「再來啊,張天河,有本事今天你就殺了我!」

「若是不殺我,待我進入到輪轉殿,我打的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我就不信,進入輪轉殿,你還有這結界加持!」洛天渾身裂痕,鮮血染紅了洛天的半身,不過洛天卻是大笑著。

「嗡……」張天河聽到洛天的話,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露出一絲狠辣,伸手一抓,一把黑色的長刀落在了張天河的手中。

「廢了他,若是真的讓他完好無損的進入輪轉殿,以他的資質,必然要比我混的好,到時候說不定,他說的會變成真的!」張天河心中自語,手中黑色的長刀,爆發出滔天的氣息。

而張天河也是想到了辦法,那就是將洛天廢掉,那樣的話,洛天進入到輪轉殿,肯定會活的像個乞丐一般。

「刷……」長刀舞動,百丈長的刀芒,化成一彎半月,朝著洛天斬了過去。

強大的壓力席捲著洛天,張天河現在的實力,的確要比洛天強,但是洛天也是自信。

他曾經不只一次施展過秘法,知道提升實力,這樣的弊端就是時間不長,雖然張天河是被那結界之中的力量加持,但是跟秘法也差不太多。

游龍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劍芒掃動,一刀一劍在洛天和張天河兩人的頭頂之上碰撞在了一起。

「崩……」洛天身軀再次倒退,手中的游龍劍顫動起來。

「上品鬼器啊!」

「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張天河看著洛天手中的游龍劍,眼中露出絲神光。

張天河手中的長刀是中品鬼器,只不過是被加持,暫時能夠發揮出上品仙器的威力而已。

洛天沒有回應,而是伸手一抓,黑色的鬼爪從虛空之中撕扯而出,出現在了兩人的頭頂之上,強大的氣息,讓張天河肅穆。

「刀斷黃泉!」張天河大喝,黑色的長刀再次暴漲,被張天河雙手操控,朝著那黑色的鬼爪斬去。

「給我停下!」洛天伸手一按,無形的波動,從洛天的手中傳出,落在了那吧暴漲的長芒之上。

「該死!」張天河臉色難看,感覺自己的長刀彷彿被一隻大手攥住了一般,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卻是讓那黑色的鬼爪從天而降,落在了張天河的身軀之上。

「嘭……」鋒利的爪尖,如同四道利刃,刺進了張天河的身軀之中,與此同時張天河的長刀也是劈在了那黑色的利爪之上。

鬼爪碎裂,強大的波動,轟飛了張天河,讓張天河的身軀倒轉,撞擊在了結界之上。

祭壇之上,三十五人沉默了,看著身上有著四個血洞的張天河,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