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其實很簡單,主人雖然能夠不藉助任何外力發揮出神靈的力量,大師很可惜主人並沒有能夠承載神靈力量的肉身,蘇依自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對於葉凡的憤怒,傳承之塔一點挨訓的覺悟都沒有。

葉凡無語道:「你難道就不知道早說,害的我剛剛差點就將自己玩死了。」

傳承之塔淡然道:「不要忘了,這裡是試煉夢境,炸了又能怎麼地。」

葉凡能說什麼,他除了無語還是無語,在試煉夢境的確死不了,所以傳承之塔沒有告訴他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沒有比親自體會一樣更加印象深刻的了。

「我要怎樣才能夠真正不記住外力使用自己的力量?」

不負榮光,不負你 「這個自然簡單,就是直接將自己的肉身煉成神體,如此一來就不用擔心將自己弄死了。」

葉凡皺眉道:「這個應當非常難吧。」

「的確非常困難,雖然主人擁有一件神器,但是要想讓整個肉身都蛻變為神體難度超乎想象。要想直接擁有神體是不可能的,不過主人現在的情況必須加強肉身的修鍊,所以我會讓主人修鍊一種特殊的劍體,希望主人能夠藉助這次機會一次性煉成。」

「修成了劍體就能夠使用自己的力量了?」

「不能。」

傳承之塔的回答非常對方乾脆,這在讓葉凡有種受傷的感覺。

「既然不能,那修鍊這種劍體有什麼用啊,不是浪費時間嘛。」

「當然不是浪費時間,煉成初級劍體當然不可能讓主人擁有神體,必須晉陞到高級才行,也就是說主人修鍊劍體必須練到上位半神才行。」

葉凡皺眉道:「這次我只能初步煉成劍體,那要如何動用自己體內的力量?」

「不是還有肉身甲嘛,主人只要找母巢要這樣的神甲就成。」

「不是說不藉助外力嗎?怎麼到了最後還是要藉助外力。」

「當然不同,以前主人是借用神甲的力量在戰鬥,神靈的力量並不屬於主人。而現在完全不同了,主人穿上肉身甲只不過是不讓自己的力量將自己撐死,用的可是自己的力量,這當然是兩碼事。」

葉凡頓時不說話了,雖然感覺傳承之塔是在忽悠人,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任何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如今能夠擁有神靈的力量,已經是萬幸了,自己豈能奢求太多。

搖了搖頭,葉凡道:「我要如何對付那個女人?」

傳承之塔淡然道:「如何對付這是主人的事情,只要不是危機生命的事情,我是不會插手的,所以主人還是依靠自己去戰鬥吧,這是對你的磨練,如果能夠闖過去,將來去御天宇宙神國擁有更多的保命能力。」

扔下這句,傳承之塔的聲音很快消失。

葉凡沒有在呼喚傳承之塔,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繼續修鍊,好在不用再從一百多個夢境中重新殺回來,僅僅修鍊劍體而已,這可要輕鬆太多了。

……

「轟!」

葉凡從剎那永恆狀態中脫離出來,幾乎瞬間眼前的畫面轉換,他再度看到一臉寒霜的女子。不知為何,原本碰到神靈是應當害怕的,但是這一刻的葉凡看到女子的瞬間竟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這次剎那永恆的修鍊實在是太磨人了,如今終於從是試煉夢境中出來,一切都宛若隔世,再度看到女子時就感覺見到親人一樣親切。

不過女神對葉凡可沒有這種感覺,她雙目含煞,一指忽然點向葉凡,那一刻恐怖的神力浩蕩,一股恐怖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朝他壓來。

真是恐怖啊!

葉凡如今算是今非昔比了,利用從劍巢那弄來的肉身甲,他就算跟神靈硬碰硬都不是問題。如果是以前,葉凡或許會有所顧忌,畢竟這是夢境,在對方的夢中,他根本毫無神算。可是如今完全不同了,葉凡擁有了夢之力,甚至讓夢之力蛻變為夢之劍道,這無形間讓他很大程度上不再懼怕夢的力量。

當然了,是不是真的不懼,這些都需要用實戰來證明。

女子的攻擊非常簡單,但是神靈出手,恐怖的殺傷力超乎想象,尤其那一瞬間他清晰感應到夢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似乎影響他的情緒,讓他真正絕望,認為這種力量不是自己能夠對抗的。

夢境是一個非常神奇的東西,只要掌握夢的力量,完全可以為所欲為,不管一切有多麼的不可思議,在夢的力量面前都將變成真的。

夢之力跟夢之法是看不到的,不過葉凡卻能夠感受得到,這是他這次試煉的成果。

雙目閃爍著奪目的光芒,那感覺就像出鞘的神劍,那一刻似乎要將這碾壓而來的夢斬滅。

「轟!」

葉凡瞬間從原地消失,當他再度出現時,已經跟女子很近了。

女子的臉色猛地一變,葉凡突來的變化絕對出乎她的預料,這時她的攻擊已經祭出,可目標卻失去蹤跡,面對近在咫尺的葉凡似乎完全慢了一拍。

真的慢了?

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這是夢境,只要你認為可能,那就一定可能。

「轟!」

那一瞬間女子點出的手指直接指著葉凡,似乎原本他就在她的掌控中一樣。女子的臉上浮現冷笑,對於這個不久前違反自己意願,將自己強行辦了的傢伙,她內心深處充滿最為強烈的殺意。

死吧!

這一刻葉凡從女子的眼中讀懂了她毫不掩飾的殺意,一股強烈的意願在這夢境中總能獲得夢境的最大共鳴,所以他要想從這一指的鎖定中脫離出來,需要的不僅是對付女子,還需要跟整個夢境作對。

夢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力量,看不見摸不著,卻能讓修者隨心所有的編織自己的夢境,想要什麼樣的結局都行。

現在葉凡身陷女子的夢境中,她1想讓他如何死,他就必須如何去死,這絕不會出現任何偏差。

真是如此?

一般情況下是這樣,不過在葉凡的身上這種一般情況根本不適應。

「轟!」

一瞬間葉凡體內的一口朦朧的神劍一震,那一刻一股夢之劍力激射而出,閃電間劍光倆你剛起,直接對著虛空一斬。

「轟!」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整個虛空忽然一顫,原本恐怖的壓力將葉凡籠罩,屬於女子的願望強的恐怖,就算是神靈也無法抵抗這股心愿之力。

然而,這一刻這股恐怖的心愿之力直接被一道劍光斬斷,完全斷絕對葉凡的壓制,那一刻就像突然間失去了目標。

「碰!」

一劍轟開夢之力的困鎖,葉凡跟女子間再也沒有任何阻礙了,那一刻他祭出了無雙霸劍。

對於這一招劍法,葉凡還是非常自信的,他的身體或許無法釋放神級的力量,但是這口神劍卻可以,這一劍一旦施展,絕對能夠爆出真正屬於神靈的恐怖殺傷力。

無雙霸劍何等恐怖,葉凡一招祭出直接打出暴擊,那一刻將女子定在虛空,她臉上的震驚表情似乎凝固。

無雙霸劍——霸王卸甲!

葉凡祭出強絕的一劍,那一刻女子身上的所有防禦分崩離析,整個**裸的暴露在他的劍下。

對於整個由夢之法跟夢之力構成的女神,葉凡自然不會有什麼憐香惜玉的心情,他直接祭出霸王卸甲,一劍徹底爆掉女神的所有防禦,那一刻可以看到他一劍直接將你轟飛了,那恐怖的慣性讓他們兩個都飛出去。

「轟!」

葉凡這一劍恐怖絕倫,就算女子乃女神,她也被這一劍殺得尖叫出聲,只不過有些讓人意外的就是她雖然是在尖叫,但卻說不出的開心,這跟挨了葉凡一劍完全不符。

大戰才真正的開始,作為夢境重點神靈,只要祭出心愿之力,絕對能夠瞬間翻盤。對於這一點,葉凡自然清楚,所以他一瞬間就祭出有情無欲之道,用最為真摯的情感將女神殺得繳械投降。

有情無欲絕對強悍,尤其是在葉凡動用最強神劍的前提下,哪怕就是夢境造出的女神擁有恐怖的心愿之力,她也沒有那個可以施展的時間。

恐怖的劍招接連祭出,這絕不是簡單的霸王卸甲,也不是簡單的加入了驅霆策電跟震古爍今這樣的招式,葉凡真正的殺招其實就是夢之劍力,這東西真的非常給力,每次轟殺,都能將女神的所有心愿斬斷,所以他祭煉無數件超到現在,她漸漸的由反抗變成了享受。

……

大戰結束了,葉凡看著狼藉一片的客棧有些饒頭,女神最終消失了,似乎是被他無敵神劍轟殺至渣了,不過他自己很清楚,女神並沒有消失,或許正在將被劍招連番衝殺失守的心境穩固住,下次出現,絕對是有仇必報了。

葉凡的心情很不錯,這不僅是因為他的劍招將女神殺得哭爹喊娘,而是他驚喜的發現在這位女神身上祭煉劍招殺傷力恐怖不說,他的夢之劍力晉陞速度非常快。

這真是最好的修鍊目標啊。

葉凡一陣感慨,他多麼希望女神能夠再度出現,讓他殺一個夠本。可惜接下來的日子非常平靜,心愿之城內很是熱鬧,但是這種熱鬧似乎跟他沒有任何關係。本來葉凡還想等待夢境女神的出現,但是久等不來,他決定想辦法從這個地方殺出去。

要如何離開?

葉凡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這裡是夢境,要想離開除非能夠從夢境中脫離出來,這事如果沒有修鍊夢之劍力,他或許沒什麼辦法,但是現在嗎,自然完全不同了。

要破除夢境,最好的辦法就是將製造夢境的人幹掉,不夠這不是認為製造的夢,應當是一座特殊的陣法,所以將造夢人幹掉是不現實的,同時摧毀構建夢境的大陣也很不現實。

幹掉造夢者不現實,那麼就要從其他方面考慮,思來想去葉凡發現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將夢之靈幹掉,只要這個夢境失去操控者,他要想離開就擁有了可能。

「能找到那個人女人嗎?」

葉凡第一時間找到了光冥獸,這讓這傢伙很是鬱悶。

「偉大的主人,這裡是夢境,就算我們能夠找到那傢伙又能如何,我看這是在找虐啊。」

光冥獸顯然很不看好葉凡了,要不是他不可能背叛他,或許他早就考慮要不要該換門庭。

葉凡翻白眼道:「你只要幫我找到那傢伙就成,難不倒你還想在這該死的地方共度餘生?」

光冥獸嘆道:「我當然想出去,可奈何夢境的鎮守者太強,哪怕擁有中級神靈的力量也要跪啊。」

光冥獸一陣唉聲嘆氣,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真的木有辦法。

葉凡微眯著眼睛,扭頭看向一群女神道:「你們乃真正的女神,不知道有什麼提議沒有?」

劍奾沉聲道:「公子如何說,我們就如何辦,總之為公子馬首是瞻。」

劍奾幾個女劍身態度都非常堅決,她們表示一直擁護葉凡。

這種堅定不移的態度著實驚人感動,不過對於現在的情況卵用沒有,葉凡只得將目光投向一旁的毓嫊這些女魔。

「主人真有把握對付這夢境之神?」

毓嫊微蹙黛眉,作為神靈,自然清楚夢之神的恐懼,就算是神靈,一旦陷入夢中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看著一臉嚴肅的毓嫊。葉凡沉聲道:「如果只是初級神靈,我有絕對的把握,但是對於終極神靈就無能為力了。」

「這個夢之靈好像就是中級神靈,看樣子這一條行不通了。」

葉凡的話剛說完,光冥獸就第一個開口,這讓他遭到了所有人的怒目而視。

葉凡無視了光冥獸的話,而是沉聲道:「找到這個夢之靈吧,雖說對方非常可怕,但是如果弄得好,說不定對我來說就是一場機遇。」

葉凡的眼睛很亮,如果能將這個夢境的力量吸收,自己的試煉夢境絕對會獲得難以想象的好處,所以不管是否由中級神靈,他都必須拼一把。 葉凡有理由懷疑,光冥獸肯定知道夢境中神靈的所在,這一點從他說出這裡的神靈乃是中位神靈就能看出來。品書網

葉凡對光冥獸的態度是不滿的,這傢伙不願意說可不僅僅只是擔心他的安危,他認為這傢伙那可屬於死神天域的心在作祟,或許在潛意識裡還將死神天域的人當做是自己人。

這是硬傷啊。

葉凡必須承認,先前的自己的確有些被剛剛突破沖昏頭腦了,現在的他如何真的去闖那位中級神靈把手的夢境,或許怎麼慘敗的都不會知道。

葉凡越想越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在夢境中戰勝一尊中級神靈,如果這只是一般的神靈,他或許有辦法,畢竟他掌握了夢,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果要戰鬥,就是在對方的夢境中,戰鬥還沒有開始,他就已經處在絕對的劣勢中。如果彼此的實力差距不是太大,這一戰葉凡還是有一定信心的,但是兩者間相差了一個等級,所以當中級神靈發威時,他根本不可能會有任何的機會。

葉凡腦中的念頭快速運轉,要戰勝一尊夢境中的中級神靈,不管從那一點來看都需要中級神靈的實力,這一點就只有將魔媚叫出來,她擁有中級神靈的實力。

葉凡甚至可以猜想,如果他將夢境破了,或許死神天域的人立馬就會哦殺過來,而他就連進入第三座禁區的機會都可能有。

葉凡感覺要想穿越夢境一定要低調,起碼一點不能破壞夢境,要不然肯定會惹來大麻煩。

這是不可能的,歸根結底,還是要看葉凡的真正硬實力,這一點上是不可能取巧的。

一定會有辦法的。

了解夢境的秘密,技術性破解,讓自己輕鬆離開夢境?

有了這種想法,葉凡不由振奮起來,他覺得這應當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思路,因為他想到了夢仙讓自己進行的修鍊,一次次複製夢境,或許對於這個夢境的熟悉,都要在夢境製造者本身之上,因為他已經知道整個夢境每一個變化,甚至就連瑕疵都一清二楚。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瑕疵或許就是這個夢境的破綻,葉凡早就發現夢境中其實有很多東西看上去是活著的,但卻只是一種表象,其實這些東西的內在都是錯誤的。這種錯誤不是製造者可以忽略,而是對方根本不知道這種事物的內部結構,所以在夢境中呈現而出的就會失真。

如何破解夢境?

夢境的確很強大,能夠孕育出中級神靈就是明證。不過夢境並不完美,因為整個夢境擁有著很多瑕疵,如果真要細數,葉凡認為這些瑕疵都是破綻的一種表現。

如何入手?

心愿之城非常大,這裡不僅有冰冷的建築以及那些花花草草類的生命,還有無數來往的人群。

這些人有問題嗎?

葉凡經過無數次複製,已經非常明白一點,這裡所有東西中唯獨人是最為完美的。至於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葉凡認為這或許是因為這裡的人或許就是曾今陷入這個夢境中的人。

夢境什麼東西存在瑕疵?

整個心愿之城擁有的草木數量非常驚人,很多都是那種絕世難求之物。既然舉世難求,那麼自然要對這種東西的了解就非常困難,存在錯誤在所難免。當然了,夢境的錯誤不僅僅只是這些珍惜之物,很多普通的植物也是存在著錯誤,或許當初打造夢境的那些神靈並不擅長草木之道。

這是雖然能夠找到瑕疵跟錯誤,但是葉凡還是難以找到破解之道,因為這種瑕疵看上去就是製造者憑空想象的,這跟夢境的心想事成是一個原理,只要敢想,在夢境中就能夠出現,似乎就算是擁有瑕疵的事物,也是能夠被允許存在的。

是本來就是虛假的,這一點是不會有錯的,如果從這點出發,葉凡認為現在的夢境是沒有任何問題得

如果能夠滿足一個人的心愿,那麼就能獲得一定程度的力量,可如果不能滿足一個人的心愿,那麼自然不可能獲得力量。

會不會有因為夢被拆穿,造夢者會受到法規的反噬?

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葉凡的眼睛忍不住亮了,如果因為夢造假被拆穿,這個夢境是否會受到反噬?

葉凡發現這個問題很不好回答,夢境的構成有自己的夢之法,他所處的夢境依仗的夢之法應當就是心想事成,而一旦違背這個原則,夢境就會收到影響。

這種差別到底是什麼難說,不過葉凡感覺應當有特定的規律,一旦超出這種規律,就會跟夢境存在的夢之法發生衝突。

心愿!

要想破掉這個夢境,葉凡認為就要打破這種心愿之法,只有當心愿之法收到衝擊之時,整個夢境才會出現震蕩。一旦這種情況出現,葉凡認為夢境肯定會露出破綻,而只要他能夠把握住機會,應當就能夠離開夢境。

葉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對付女子的方法,不過他認為這種方法或許有效,但是絕對無法撼動整個夢境的心愿之法。

要想擊潰心愿之法,就需要讓自己的心愿成為夢境無法滿足的一個心愿,而一旦被他拆穿,對於整個夢境來說將會收到最恐怖的衝擊,要讓整個夢境因此崩潰或許不可能,但是那一刻整個夢境都會收到衝擊。

葉凡皺眉,如此一來就有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要想讓夢境犯錯,那句需要一個人去嘗試,要不然夢境不可能犯錯。

葉凡自然想要讓其他人去,好比整個光冥獸,他就是最合適的對象。不過葉凡也知道光冥獸跟死神天域有關係,天知道派其出馬會不會有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