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紀羽……一想到紀羽的名字,他的怒火還是不由自主的升了起來。

「紀羽……紀羽……該死的傢伙!為什麼你還活著!」

宋剛有些歇斯底里的怒吼著,當年紀羽在他眼中真的什麼都不是,但現在……

紀羽儼然就已經成為了他的眼中釘,恨之入骨的人,他恨不得吃了他的肉,扒了他的皮!

紀羽已經讓他感覺到了潛在的威脅了……

「不行,一定要將紀羽給抓出來,不然我心中不安!」宋剛喃喃說道。

他已經有些接近瘋狂的邊緣。

而此時,烏天來聽到紀羽的名字卻沒有什麼變化,他聽說過紀羽的一些事情,但紀羽對他來說,總歸是沒有什麼威脅的,一個才修鍊了兩年的小傢伙,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到達能夠撼動他的地步吧?

他淡然一笑,對宋剛說道:「宋家主,不需要著急,既然那紀羽想要致我們於死地,那麼,我們也可以放過來利用利用他……」

烏天來的臉上帶著幾分陰森的笑意,一個陰險的主意更是已經從他的心中慢慢的浮現了出來。

聽到烏天來的話,宋剛這才有些冷靜了下來:「什麼主意?」

他看著烏天來,想到烏山派的實力……就算紀羽再厲害,也只是修鍊了兩年而已,總不能跟烏山派這麼一個大門派比肩吧?想到這裡,心中的怒火方才慢慢的平息下來。

烏天來冷冷一笑:「既然他想要藉助這個消息引起幾大勢力對我們出手,想要借刀殺人,就證明他沒有對付我們的底氣!既然這樣,我們為什麼就不能順著他的意,只要我們再說一句……誰能捉到紀羽,我們便將那戰技拿出來,讓眾人一同修鍊呢?」

聽到烏天來的話,宋剛臉色微微一變:「這樣我們豈不是……」

說實話,那本戰天九變對於宋剛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雖然他沒有練成,但卻也感覺得到這本戰技的強大,若是練成了,恐怕他真的能成為西北域的一個霸主。

這種逆天的戰技,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想讓再多的人修鍊的,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會告訴烏天來……

「哼!都到了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想著這些事情,現在那紀羽很明顯就是想要跟我們來個魚死網破!現在各大勢力肯定也知道了戰天九變的存在了,你覺得我們解釋,能解釋清楚么?」烏天來哼了一聲,他心中也不爽,但紀羽這一招,他不得不承認,實在是太陰險了。

這簡直就是魚死網破的方法,但他卻做不了任何的東西。

否認?就算他烏山派是最強大的那個勢力,但要面對這麼多勢力的質問,他也不可能頂得住這種壓力,現在,他同樣的也只有這一種辦法,就是讓那紀羽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宋剛雖然不捨得,但現在也不得不冷靜下來……事到如今,似乎也真的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紀羽……該死的紀羽!捉到你之後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哼!敢破壞我烏山派的好事,玷污我女兒的名聲,我也饒他不得。區區一個小修士竟然就敢在我面前攪風攪雨?」烏天來冷哼了一聲,身上的殺氣越來越強。

……

與此同時,其他的勢力也不安分了起來。

宋家的另外一個院落……

山仙門的人便是在這邊休息,此時,山仙門的門主山原還未歇息,在這房中,還有幾個人跟他一起的。

這些人身上都有一種強大的氣勢,雖然比不上烏天來,但卻也比宋剛這種層次的人要強大許多。

山仙門,海天洞,星雲山,東炎門……這四個西北域偏北地區的大勢力的門主都已經聚集在這裡了。

此時,山原率先開口:「我想諸位應該都已經聽說過了吧?那所謂的戰技,你們是怎麼想的?」

「哼!這不是廢話嗎?烏山派是什麼勢力?怎麼可能會看得上宋家?他跟宋家聯姻,勢必就是因為那個神秘的戰技了,也只有這種理由了。」星雲山門主冷哼一聲,他脾氣向來暴躁,現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便更是有些憤怒了:「好一個宋家,竟然敢瞞著我們幾個勢力,我一定要討個說法!」

「我也覺得奇怪,不過現在也已經有些釋然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解釋了。」東炎門的門主嚴寬也點頭說道。

「他們千算萬算,卻沒有想到那個奴僕竟然會泄露他們的消息吧,你們說,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做?真的要便宜了烏山派么?」 重生之探路人 此時,海天洞的洞主陰陰的笑了笑。

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海天洞的洞主向來陰謀詭計層出不窮,這一次,烏山派他們恐怕還要吃癟了啊……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客棧之中……

紀羽坐在窗戶旁邊,看著下方風景,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老大,效果很好,現在基本所有人都已經知道宋家跟烏山派之間的事情了。」這時,宋多跑了進來,對紀羽說道。

他已經跟著皮皮一同,稱呼紀羽為老大了。

「恩……接下來,應該會越傳越厲害的,還有兩天……就是他們大婚的日子了,我們繼續等等吧。」

紀羽笑道。

這一切的積累,都將會在最後一刻徹底的爆發出來,宋玉跟烏心雲的大婚,紀羽可以肯定,畢竟會精彩萬分,現在……他都已經是有些期待了啊!

紀羽能想到宋剛他知道消息之後的表情,想象得出那會是多麼的猙獰,但這些都不是他最後所求,十年的折磨,唯有血債血償!

這不是他殘忍,這只是他心中的一道坎,一直堵在他的心中,只要這一道坎過去了,他心魔全去,修為也會大增!

他能想到宋剛一定會有應對的措施,也許是將他推出來,也許會是其他,但這些對他都說都是沒有什麼所謂的,他有這個自信,他敢面對所有的敵人!

當然,此時哪怕是紀羽或者是其他的人,都不曾想到,這消息的傳播速度竟然會快得有些驚人。

西北天宮……

許天子正百般聊賴的在後山跟一個女子把玩著,所有修鍊的弟子見到他的時候,無一不是恭恭敬敬的喊他一聲許師兄,接著便假裝看不見的走到一邊。

對此,他心中的滿足感越來越足。

他是西北天宮的新一代天才弟子,他是西北天宮絕大多數長老的寵兒,甚至比當初的一刀更加的受到期待。

不為其他,只是因為他今年不過十八歲,但修為卻已經到達了天空戰師!這比起當年的一刀實在是強大太多了,如今,整個西北域,除了劍無心,龐拋之外,幾乎沒有一個年青一代能夠跟他比肩的。

天幽城,所有談起新一代天才的時候,都會帶上他的名字,這讓他的虛榮感也是越來越強盛!

「公子!公子!大消息,大消息!」這時,有一個小廝急急忙忙的沖了進來,滿頭大汗,臉上卻有掩飾不住的興奮。

許天子停止了把玩,捏了捏那女子的俏臉道:「乖,我這有些事情,你先離開。」

那女子本身便是一個丫鬟,聽到許天子的話之後,乖巧的點了點頭便退了出去。

「怎麼了?急成這樣,難道又是劍無心他們有什麼舉動了嗎?」現在的許天子過得也算是安逸,平日里的一些事情他基本也不怎麼子在意,不過卻極為關注自己幾個老對手的動向。

他們都是西北域的天才,盛名之下,他們同樣有著屬於自己的壓力,每次只要劍無心他們有什麼動作,他就一定會跟著動起來,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那些對手搶了先,否則他就極有可能被超越,這一次,他很自然的也就跟著聯想到了那幾人。

然而,那小廝卻搖著頭,喘著氣道:「不……不是他們。是、是烏山鎮那邊的事情!」

「烏山鎮?」許天子眉頭一挑,有些奇怪的看著那小廝。

很久以前,他不認識烏山鎮,但自從紀羽出現之後,烏山鎮這個名字便記在了他的心中。

他們的確是西北域的天才,所有人都認可了他門的天才之名。

但還有一點讓他們感覺到非常不舒服的就是……他們之上,還有一個被稱為妖孽的存在!

那個人,正是紀羽!

當初紀羽一人殺回西北域,打斷了幾個皇者的謀划,甚至沒有動手便將東方域的戰將天才給嚇唬跑了,那時,紀羽的名字便徹底在西北域,在天幽城傳開了。

紀羽不是天才,在他們的眼中,那是一個妖孽,這是許天子心中最大的壓力,他知道,哪怕自己現在是天空戰師了,也不會是紀羽的對手。

現在,烏山鎮發生了大事,他心中不自覺的便來了興趣,畢竟……紀羽是從那個地方走出來的,說不定就是因為某種機遇,他才會變得如此的強大,這一次,如果他能捉住的話……

很快,他便聽那小廝喘著粗氣說道:「烏……烏山鎮有消息傳來,據說有逆天戰技出世了,已經有不少的小勢力準備去爭奪了。」

逆天戰技?許天子眉頭微微一皺,難不成真的是機遇來了?

「那門主他們知道嗎?他們是怎麼安排的?」許天子繼續問道。

「門主派出了一個皇者級別的長老親自前往,特來命小的傳令給公子,讓公子一同前往。」小廝繼續說道。

許天子沉思了一下,逆天戰技……這四個字的確吸引了他,若是他的猜測不錯的話,劍無心他們也一定會得到這個消息,然後他們也一定會跟著前去。

想到這裡,他冷冷一笑:「這種機緣怎麼可能讓給你們……回去稟告門主,就說我即日出發!」

至於其他的小勢力,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他西北天宮降臨,那些小勢力又怎麼敢亂來?他需要注意的對手,其實也就只有那麼幾個而已。

……

與此同時,逆天戰技這四個字同樣是傳入了獄宗,天劍門的人耳中,不管是真是假,他們同樣已經開始派人出動,連夜趕往烏山鎮!

這一切的一切,不管是紀羽他們還是烏天來他們,都不曾想到,這個消息最後竟然會以這麼快的速度傳到了天幽城那邊……

當這一天過去的時候,所有人心中都各有想法,而紀羽卻依舊是優哉游哉的在客棧,時而給宋多灌輸一些修士方面的知識,時而又進入了修鍊狀態,或者跟皮皮聊聊天。

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等待著大婚的這一天……

與此同時的東方域與妖域的邊界……

一寸空間兀然破裂,接著,兩道身影劃破了虛空,出現在這破裂的空間面前。

他們看到空間之中,一個少年正盤腿而坐,身上的氣息,時而狂暴,時而詭異……

「呵呵,這小傢伙的天賦還真是有夠驚人的啊……」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兩天的時間轉瞬而過,此時便是有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了烏山鎮。

然而,此時的烏山鎮卻是充斥著一種古怪的氣氛。

自從這個消息走出之後,許多人都在討論戰天九變的事情,而烏山鎮的巡邏之人也是越來越多。

宋家……

原本最春風得意的宋玉,此時的臉上卻滿是陰沉!

烏心雲是他心愛的女子,在他去到烏山派第一眼見到烏心雲的出塵氣質,心中便也跟著深深的迷戀上了這位師姐。

但烏心雲堪稱整個烏山派的大眾情人,又哪裡是他一個新入門的弟子能夠企及的呢?

雖然在烏山鎮的時候他是非常有權勢的大少爺,但他發現到了烏山派之後,這根本就不算什麼,比他有權勢的人多了去了!

而且修鍊天賦比他強大的大有人在,尤其是烏心雲,是烏山派的天才人物,年僅二十歲便已經到達了戰師級別,現在更是已經到達了戰師的巔峰,隱隱有衝擊天空戰師的潛力。

但最後,天上掉下的餡餅還是掉在了他的頭上,他甚至還搞不清楚是什麼原因。

那天,烏心雲一臉陰沉的當面跟他說,她答應了這門親事,那時,他才徹底的醒悟過來。

一切……都是真的!

烏山派所有弟子的夢想女神烏心雲,最後真的答應下嫁給他了!

他心中興奮無比,卻根本就沒有留意到烏心雲臉上的冷漠。

至少在這個消息出來之前,他還是滿心歡喜的,但聽到那個消息之後,他簡直就感覺到自己的世界就要崩塌了那般。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這門親事不過是一場交易罷了……

他心中忽然便如死水一般。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他衝進了宋剛的房間,近乎怒吼的喊道。

宋剛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將手中的東西輕輕一般,道:「什麼為什麼?這本身就是一場交易。」

「可是我喜歡她!我喜歡她你知道嗎!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讓她折服!」宋玉怒吼。

「哼!這說到底還是你自己惹出來的問題,你知道這個消息的源頭是哪裡嗎?」宋剛冷哼一聲:「是紀羽!你還記得他吧?如果當初不是你的話,我們會有現在的麻煩?」

宋剛有些氣急敗壞的朝著宋玉怒吼著。

紀羽……當紀羽這兩個字傳到了宋玉的耳中的時候,他簡直就差點暴走了。

「紀羽?為什麼會是他?」

「他回來了……他回來找我們了。」宋剛嘆了口氣,淡淡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之後,宋玉有些無力的後退了兩步。

紀羽這個名字,幾乎已經成為了他心中的噩夢,從天幽城那邊回來之後,他第一次感覺到紀羽的可怕,那場戰鬥……還經常在他心中閃現著,紀羽的眼神,甚至已經印入了他的心中。

「他怎麼會回來……」

「你還不明白嗎,他回來找我們……復仇了!」宋剛嘆了口氣。

紀羽的實力他雖然不清楚,但應該已經超越他了,不然他也不會急著找到烏山派進行聯姻。

「那那個戰天九變又是怎麼回事?」宋玉又問道,他對於戰天九變並不清,如果不是這一次的消息走漏,他甚至完全都不會知道這個事情。

宋剛慢慢的站了起來,雙手後放,道:「戰天九變,其實是從紀羽身上得到的一本逆天戰技,當初你還小,我沒有告訴你,本來想等你長大之後再傳授給你,但我卻發現這門戰技實在是太難了!需要有許多的資源才能修鍊,憑我們宋家……還做不到這一步!」

「那你將這個告訴烏山派,難道就不怕他們殺人奪寶?」宋玉問道。

宋剛冷冷一笑,搖頭道:「他們不敢……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戰天九變到底在什麼地方,一旦烏山派敢殺人,他們永遠也不可能得到戰天九變,他們也不敢賭!」

宋玉看著自己的父親,心中也不知道有什麼滋味,自己也變成了自己父親的利用品了,他想起紀羽的時候,心中的怒火卻更加忍不住的蔓延,一切,都是因為紀羽,如果不是他的話……

「這一次,我一定要殺了紀羽!」

「哼!他既然敢回來,那我就絕不會再讓他活下去……這一次,他敢攪動這麼大的風雨,他是逃不了了。」

宋剛聲音陰森的說道,他只是在想,紀羽也許是打定了同歸於盡的準備,但他不可能用整個宋家去陪葬。

……

一夜過去,很快的,第二天便是真正的大婚之日!

這一天,整個烏山鎮也終於熱鬧了起來,不管之前的消息怎麼傳播,這一天依舊是照常來臨。

一大早的,宋家便已經掛出了紅色的燈籠,小廝家丁們已經開始忙了起來,整個宋家,喜事正如火如荼的開展了起來。

這一天沒有人敢再討論那件事情,所有人都非常默契的閉嘴了,他們多是百姓,這種事情說多了終究會惹來殺身之禍。

但是,有的勢力卻不會在乎這些,他們明面上是在準備參加大婚,但實際上卻又有一套,暗中又開始慢慢的行動了起來。

畢竟這可是關係到一本逆天戰技,也許他們得到之後,也會擁有一個王者級別的強者坐鎮也說不定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