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凶獸,也是為我道門?手都伸到軍隊去了,還說目的不是天雲?」玄陽冷笑道:「看來你還不說實話,真該讓何凡吃了你。」

陸紫菱面色微變,還有心理陰影,但面對玄陽,她挺了挺胸脯,說道:「有本事你吃了我。」

貧道……真拿你沒辦法,師父也是,當初怎麼就跟邪派度情劫了,為什麼不找小師妹那種溫柔善良的?

「快將其餘道門進化法交出來。」陸紫菱說道。

「你又想給何凡?」玄陽憤憤地道:「道門不傳之秘,純陽劍典都給你了!別太過分!」

「玄滅的道心。」陸紫菱冷聲道。

「要不是為了師父,貧道絕對抽死你!」玄陽咬牙,只能丟出一本:「只有這本九陽劍典了,太上篇休想,那是道門至高秘典。」

「我也不需要太上篇,因為我懂。」陸紫菱輕笑一聲,九陽劍典,道邪之法已經有了,但只是與道邪改造的,這次是正版的。

「太上篇你也給他了?」玄陽語氣在發顫,那可是我道門的至高進化法啊!

「誰讓你給我布下幻境的?當時我就說了,活該。」陸紫菱冷笑。

玄陽:「……」

早知道,貧道當時就旁聽了!

夜晚,何凡又動手了,只是這次試驗對象是玄陽,以道氣相引,玄陽體內的太極圖不會出來,讓他試驗很順利。

第二天一早。

「陸紫菱,你對貧道做了什麼?」玄陽雙手護胸,驚恐地看著陸紫菱。

「我會對你做什麼?」陸紫菱冷冷地看著他,目光滿是鄙夷:「你個禽獸!」

「貧道……」

「兩位起的挺早。」

何凡走出山洞,身上的邪氣越發濃郁了,還有一股不弱的道門氣息,讓玄陽看的心驚肉跳,陸紫菱也心中發慌,生怕何凡發個神經將她剁了。

「我去殺一頭巔峰期凶獸,你們等著。」何凡丟下一句話,展翼離開。

何凡展開雙翼,御空而行,左邊邪氣瀰漫,右邊道氣浩然,主流卻是自己的進化法。

「太上忘情篇,還有道邪之法,雖然不知道對不對,但拿了陸紫菱和玄陽試驗,沒有絲毫不適,威能也沒有減弱,自己結合前世的話,研究出來的還不錯。」

何凡冷笑,很果斷,他知道有問題,結合前世記憶,改動了一點,效果很不錯。

太上忘情,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回憶著前世內容,何凡運轉不知道什麼版本的太上忘情篇,內心寧靜,無憂無惱,無畏無懼。

這一刻,雙刀在手,一刀千刀不一,一刀五臟俱損。

左右互搏!

「這下雙刀才算終成,要感謝一下陸紫菱,若沒有她,自己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研究出左右互搏來。」

何凡雙刀收起,御空而去,這下,一人打幾頭巔峰期凶獸,完全沒問題,蛻變期,也不是不能一搏。





嘶吼響徹,凶禽盤旋,兩隻巔峰期凶禽,同時盯上了何凡,只是一隻上不來。

「正好試試,九陽秘制。」

何凡心中一動,御空而下,周身浮現八輪黑陽,涅槃八級,他只能凝聚出八輪黑陽,他打算先練成九陽秘制,若是涅槃一樣有十級,就嘗試凝聚十輪黑陽。

八輪黑陽環繞,邪氣瀰漫,道氣交融,化作恐怖邪毒,腐蝕一切。

「御劍。」

何凡低吟一聲,御劍之法,操控邪毒,他正在創造這一招,到時想去掉哪裡就用邪毒去掉,才是真正的九陽秘制。



嘶吼響徹,凶禽俯衝,兩頭凶獸同時沖向何凡,八輪黑陽,無盡邪毒,紛紛湧向兩頭凶獸,進入兩頭凶獸體內,腐蝕內臟。

「太極貢丹!」

何凡一抬掌,後天太極圖浩蕩而林,道邪之力匯流,結合中級煉丹術,凝聚出後天太極圖,消磨血肉,凝聚基因數據,融合成肉丸子。

肉丸又叫貢丸,何凡感覺自己應該取一個逼格高大上的招式名,就改成貢丹了。

這一招同樣是初步研究,還在完善之中,現在拿著巔峰期凶獸試試招。

邪毒入體,腐蝕內臟,黑陽散發邪霧,太極之力強行煉製丹藥,何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兇殘到了什麼地步,他只是將肉丸子省略了。

以後九陽秘制也可以再融合各種力量,比如風火之力,火烤,風乾,撒調料,直接是肉乾。

兩頭凶獸還沒衝過來,直接軟倒下去,何凡沒控制住力道,內臟直接被腐蝕的乾乾淨淨,邪毒何凡能祛除,就算不祛除自己吃了也沒事。

只凝聚出兩顆肉丸子,巔峰期凶獸還有一半基因數據,帶回去吃。

回到山洞,玄陽和陸紫菱同時迎了上來,面色很複雜,現在越看何凡,越覺得這貨是個魔頭。

「何凡,你現在情況怎麼樣?」玄陽面色發白,看著何凡,目中帶著關切。

「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何凡很滿意陸紫菱給的功法。

「要不,你施展一下?全部施展,貧道身為道門,給你指點一二,陸紫菱邪派的,也有見解。」玄陽忍不住道:「道邪同修,很容易起衝突,甚至爆體而亡。」

「對,你在一邊施展,我們做凶獸肉,順便給你指點。」陸紫菱也想知道,何凡現在到底練出了什麼,現在的何凡,邪氣越來越強了,她都有些受不了。

「那好,就讓你們指點一二。」何凡見玄陽都不介意了,那自己還介意什麼,順便讓他看看,要是玄陽不指點,找師夢桐試試看。

「允許你們做一次飯,別把我的鍋弄壞了。」何凡將紫金缽盂交給他們,自己走向一旁,準備施展自身武技。

滔天邪氣瀰漫,整個天空忽然陰沉了,天一下就黑了,黑霧瀰漫,遮天蔽日,邪氣漫天。

純正金光顯化,天地間一股無形力量湧來,化作純正金光,與黑霧并行,一黑一金,換了頭頂天空。

「你不是說,傳的改過么?」玄陽面色煞白煞白的,以秘法聯繫陸紫菱。 重生之軍長甜媳 【可以幾百次】

好不容易人家方晴自己主動說要用靈草交易,他卻勸她不要這麼干,要是方晴真的改變主意了,那他們這些人怕是哭都來不及了。

不由眼巴巴地又看向方晴。

那表情,一個個的,那叫一個糾結啊!又怕方晴真的答應了秋子墨的提議,又希望方晴千萬別答應。

偏生他們自己也明白秋子墨的勸阻說的都是事實,翠星草身為他們迫切用得上的靈草的價值,的確超過他們能給她的任何東西。

方晴要是真的懊悔的話,他們也是沒理由和她鬧的。

更加坑爹的是,不知道人家背後有仙門的時候,他們就未必弄得過她,如今知道她背後還有個仙門,雖然她說她回不去了,可回不去,不等於裡面的人出不來啊!

你沒聽方晴說,有懷疑超過不止胖胖一隻靈獸的靈獸跑出來了嗎?

這是標標準準的從裡到外他們都拿捏不到人家的弱勢地位啊!

秋子墨這坑貨,居然還提這個建議,他到底胳膊肘往哪拐的啊!

秋子陵也有點小鬱卒,因為他體內也有不少的雜質啊,他如今已經落後南宮小三這個該死的傢伙了,要是有了翠星草,他肯定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是,一定要進兩步,超過南宮小三這嘚瑟玩意。

二哥現在這麼一勸方晴,方晴這女人性格又這麼多變,真點頭了,他豈不是一輩子都要被南宮小三這癟犢子給壓一頭?

不要啊!

方晴見他們各自糾結的面容,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

好不容易才一臉正色地道,「無妨,翠星草對我,沒你們以為的珍貴。要不是一開始就拿出來會有麻煩的話,我早就拿出來了。」

「再說了,沒有翠星草的話,你們這些古武不得法的根本不可能排除出體內的雜質,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如果雜質和暗傷都不能做到百分百的清楚和恢復的話,你們終生的成就都有限!」

「根本不可能突破後天,達到先天。」

方晴的這些話一完,眾人的表情當真是又複雜又激動。

先天!說句實在話,這個地步,華夏已經整整有兩百多年不曾出現過了,要說不渴望根本是不可能的。

只是從前想都不敢想,如今這個世道,還能成就先天,基本武者想要達到後天巔峰都極少。

所以若是哪個家族有人能在壽元完結之前成就後天巔峰的話,就已經是一個家族莫大的榮耀和底氣了。

現在聽方晴的話,似乎先天在她眼中就跟吃棒棒糖一樣容易的感覺,真心不怎麼好。

好似他們一生的努力,人家甚至不用費力氣跨一小步,就能用另一種方式達到一般。

可感覺不好的另一面,卻又是無比的激動。

只因他們都明白了方晴之所以不把先天看進眼裡的原因,是她一定見識過更多比先天不知高多少級別的修真者。

這光從她輕描淡寫的說胖胖只是一隻三階靈獸的話語中,就能窺見一斑。

因此,能有幸遇上她這樣的人,本身就是他們的這些人,或者說生活在華夏這一時代的人的幸運。

「方晴,那你自己呢?你不用嗎?」

方晴看向南宮敬,搖頭,「我用不上,我和你們走的不是一條路!」

「啊?」

「別裝出這一副誇張和驚訝的表情來了,你的演技一點都不到位,就不要去搶人家專業演員的飯碗了!」

方晴鄙視地瞄了他一眼,南宮敬頓時臉黑了。

這女人,果真還是這麼可惡,一點都不可愛!

豪門強寵:嬌妻乖乖入懷 「我想你們應該也看出來了,我沒有練過古武,甚至我一點古武也不會!」

幾人點頭,這是明擺著的。

從她第一天第一面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已經不知道多少人暗地裡窺視過她走路的步伐,還有呼吸的頻率,以查認她到底是故作不會,還是當真不會。

結論是方家這個從來沒被重視的女孩,是真的沒學過哪怕一點點古武功法。

可她卻能於呼吸間,令得已經是一家一派之主的王李兩位,差點身死,這等莫測高深的手段,到現在他們也沒能弄清楚,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所以你們很好奇,我究竟怎麼令那兩人能死能生的?」

姬未央和秋向陽幾人,又一次點頭,只是這一點,面色比之前更鄭重了幾分。

方晴頓時就微笑地看向了秋子墨兄弟和南宮敬他們,「這個問題你們三人都吃過虧,嘗試過那味道,何不替你們的長輩解釋一番?」

秋子陵眼見終於又有他說話的機會了,頓時臉色難看地反駁,「方晴,你別告訴我你練得就是音波功,我一開始和二哥他們也這麼想,可是音波功沒有這麼大的功效,你剛才明明都什麼也沒幹,那兩人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我不相信音波功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南宮敬卻瞄了一眼秋子陵和秋子墨,心想,原來被這女人不當對手的人不止自己一人啊,這兩兄弟也吃過虧。

頓時,南宮小三童鞋心裡平衡了。

難得幫襯秋子陵說話地點頭,「的確不像是音波功這麼簡單,被你那句話一刺,我不但全身力氣盡失,且整個腦海都像是被什麼東西刺傷了一樣,完全喪失了對身體的控制力不說,連內息也提不起來半分。」

「若是音波功有這麼大功效的話,絕度不至於失傳。」

「你們說錯了,真正的完善的音波功,完全能做到這種地步,誰說功效大的就不會失傳,從古到今,好東西多的是了,現在還能剩下多少?」

「所以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說的這麼絕對,讓人聽了笑話。」

方晴說著,睥了他們一眼,轉而又換了語氣道,「不過我的確不是練的音波功,實際上,我什麼都沒練過,不管是你們所謂的古武外門功夫,還是內門調息,我修的靈魂力,或者說用你們能聽懂的話,就是我練的是精神力!」

「精神力?」

姬未央失口大喊了一聲,「這,這是修真功法?」

「我也沒學過修真功法,不過靈魂力控制和傷人,修真法門裡的確有過這一類的,只不過我的情況十分特殊,和那些後天修鍊的人不一樣,嗯,我這,算是天生的吧,屬於本能就會的。」

方晴這樣說也不算騙人。

畢竟她原本就是靈魂體的方式在小世界存在的,因此那麼多年下來,她就算原來只是一個普通的靈魂,在那種靈氣充裕的地方白千年浸淫下來,靈魂也早就非常的不同了。

何況她現在腦海里還攜帶著一個神秘莫測的空間小球,升級雖不能說和吃大白菜一樣簡單,可比照這個世界想要升個一兩個武階都困難無比的人來說,她的實力增加的真的要容易且快速地多。

天生的!

這三個字,又一次重重地打擊了在場的自以為是才俊和武道天才的幾人。

「所,所以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才得以進,進到那個地方去,並得到這些機緣的嗎?」

南宮敬很想嫉妒她,可現在他發現他離她的層次實在太遠了,連嫉妒這種情緒都沒資格生出來。

方晴微微沉吟了下,很實在的點頭,「嗯,算是吧,我也不知道。」

「那,那你這個精神力,每次動用,需要什麼條件嗎?有什麼限制不?或者說,每次能持續多久?」

「你這是在打探我的底限?」方晴瞪了他一眼。

南宮敬頓時意識到他的話讓人誤會了,趕緊解釋,「不是不是,我當然不是想陷你於危險中,只是你剛才這麼做,一定得罪了太多的人,萬一那些人背著我們背後玩陰的,你又不會讓我們24小時保護你,萬一出了什麼岔子的話,我這不是擔心嘛!」

「你,你這個女人,哪天不污衊一下別人的好意會死啊!」

「敬兒,放肆,怎麼和方小姐說話呢!」南宮朔望見狀,趕緊板起臉,狠狠地叱道。

「我——」

方晴不管他們祖孫倆這是雙簧給她看,還是真的為她擔心,面上淡淡一笑,「這點大家就不用擔心了,之前那樣的場景,我可以再來同等處理幾百次不成問題。」 何凡目光無情,面色無憂,太上忘情在手,心中無絲毫雜念,就像前世老頑童說左右互搏,心思複雜之人反而學不會,現在何凡什麼都不想,內心猶如一張白紙,自然而然運使道邪之力。

邪氣漫天,道氣並存,玄陽此刻徹底崩潰了,說好的何凡會受傷呢?說好的呢?

「這,這不應該啊,貧道也改過,應該練不成啊。」玄陽感覺身子在顫抖。

「你也改了道門的?」陸紫菱心在慌,雖然沒說話,牙齒卻在打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