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河皺了皺眉,因為能拿雙份修鍊資源,別的系都是搶著報名,到了他這,卻是每次都要他趕鴨子上架。

「既然沒人自告奮勇,那我來點人吧。」

等林星河點了幾個人,夜千羽趕緊上前報名:「林主任,我想參加。」

見有人主動上前報名,那些學生都好奇地打量起夜千羽。

這一打量,立刻不滿地嘀咕了起來。

「怎麼才四階多的修為?」

「只有四階多的修為也好意思上前報名?」

古代穿越日 「我們木系往年的成績已經夠低了,這人想幹什麼,創造有史以來最低成績?」

除了關係戶,天龍學院招收的都是四級修鍊資質的學生。

連三級修鍊資質的夜芷柔都修鍊到五階快六階了,可想而知,他們的修為至少也有七八階了。

夜千羽扯扯唇,她的修為暫時是比不上他們,但是修為和實力之間並不能完全划等號。

林星河打量了夜千羽幾眼:「你是那個夜千羽?」

傅院長跟他打過招呼,說了夜千羽的情況,太晚開始修鍊,修為才低了點的,讓他儘可能地關照夜千羽。

夜千羽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只點了點頭:「是。」

「那行,算你一個。」

見林星河直接批准了夜千羽的報名,那些學生立刻抗議了起來:「林主任,她修為太低了,讓她參賽,實在丟我們木系的臉面。」

林星河朝著他們冷笑:「我們木系還有臉面可丟嗎?既然你們覺得她修為低,自己修為高,那你們怎麼不上?」

那些學生還是覺得不服氣:「我們是有自知之明,不想給我們木系丟臉。」

「那你們給我聽好了,夜千羽同學四系同修,不是招生進來的,而是通過了入院考核,考進我們天龍學院的,她獨自獵殺了一頭玉龍山上的妖獸,換做你們任何一個人,你們能做到嗎?」

當然做不到,玉龍山上的妖獸那是人能打得過的嗎?

聽林星河說完,那些學生頓時炸了。

四系同修?還是自己考進來的?

既然有其他系,為什麼要加入他們木系?

而且,都是四系同修了,她的修為怎麼會這麼低? 程古越急忙拉住想要和程燃干一架的程簡。

你打不過的,就不要以卵擊石了。

而程燃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程簡,走過去拿走了江念手中的大包小包,繼續往車上送。

而程簡也跟著程古越離開了。

車上,程簡氣憤對著程古越吐槽程燃,這特么是親哥吧?

氣死她了。

程古越只是淡淡一笑:「他要是真的對你溫柔,我怕你不適應,反而真的要去懷疑他是不是你親哥哥了。」

程簡愣了一下,有些無語:「小叔,這話就過分了。」

卿卿似煜 路過一條小吃街的時候,程古越問她:「你吃晚飯了嗎?還要不要吃?」

程簡眼睛放光,眼巴巴瞅著窗外,說:「早就消化完了,走吧走吧,我們去吃。」

一提到吃的,她就什麼都忘了。

程簡轉頭看著程古越,問他:「小叔,你要和我一起進去嗎?」

「走吧。」

兩人下車,程簡很自然的挽著程古越的胳膊,就往小吃街里走。

還沒進去,那裡面的香味就飄了出來。

程簡一個人就開始往裡面闖。

程古越看著那背影,溫柔的笑了笑,掏出手機,點開路雨生的微信,「吃飯了嗎?給你帶點夜宵過去?」

程簡先是點了烤串,站在攤鋪前等著的時候,轉頭去找程古越的時候,看到了此生難忘的一幕。

她向來知道這個小叔叔看著對所有人都很溫柔,可是他溫柔的程度是不一樣的。

對她,他的寵溺,僅僅止於侄女和叔叔之間。

可是,此時,男人站在一個路燈下,低頭玩著手機,燈光打在他俊逸的臉上,映襯的更加的溫柔。

眉目間,寵溺的讓她有些羨慕。

她微微愣了一下。

她其實,並不想自己活得多麼聰明,可是有的時候,心底卻很是通透。

兩人之間,人來人往,影影綽綽的。

明明不過幾步的距離,卻似乎怎麼也觸摸不到。

她下意識的抬手,只抬起一點,卻又收了回去。

放在心口,微微蜷緊。

他是,她的叔叔啊!

「這位姑娘,姑娘?」

直到耳邊傳來老闆的叫喊聲,程簡才微微回神,「嗯?怎麼了?」

「你的燒烤好了。」

老闆說著就將包裝好的燒烤遞了過去,程簡伸手接過。

轉頭時,那人還在樹下,似乎在打電話,嘴角勾著笑,眼底的寵溺,不是做假。

程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抿了抿唇,原來,他前段時間說的,他有對象了,不是假的呀。

不是假的。

程簡深深的呼了口氣,拿出烤串就開始吃,吃著,走到了一旁的奶茶店,點了兩杯奶茶,一杯是熱的,一杯裡面還加了冰。

她插入吸管,猛地吸了一口,一口下去,像是含了一塊冰在嘴裡,冷的她一個哆嗦。

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怎麼了?很冷嗎?」

程簡急忙轉頭,臉色漲得通紅,急忙搖頭,說:「小叔我給你買了奶茶,不加糖的。」

程古越接過,插入吸管,抿了一口,看了眼她手中的燒烤,說:「只吃這些嗎?」

「前面好像還有賣其他的,我們去看看吧?」

「嗯。」

小吃街上的東西很多,要是擱在以前,程簡可以吃很多,可是今天似乎是有心事,看吃的都是心不在焉的那種。

就除了吃了些燒烤,還有一杯奶茶,倒是沒有在吃別的了。

這讓程古越微微詫異了一下,問:「不吃了?」

程簡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軟肉,搖頭:「不吃了,這段時間發現自己胖了不少,我該減肥了。」

程古越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說道:「不胖,不用減肥。」

「哦。」

「小叔,我們回去吧,我也累了。」

「好。」

兩人回到程古越所居住的兩層複式樓,程簡進門就輕車熟路的往衛生間沖,連鞋都來不及換。

程古越徑直去了廚房,出來時手中端著一杯熱水,他走到衛生間的門前,敲了敲門,說道:「你是不是吃壞肚子了?」

「我給你倒了熱水,你出來喝一點。」

半個多小時后,程簡才從衛生間里走出,放在門櫃檯上的水也已經涼了。

可她只覺得自己快虛脫了。

端起水就想喝。

誰知有一隻手比她的動作更快,寬大的手掌直接扣住了被口,說:「水涼了,我去給你重新倒,你先去沙發上坐著。」

程簡捂著肚子走去客廳。

躺在沙發上,動也不想動一下了。

直到程古越重新端著熱水走過來。

「很難受嗎?」

「嗯,肚子疼。」程簡苦哈哈的點頭。

早知道反應這麼劇烈,她剛剛就不點那麼冷的奶茶了。

又是吃肉,又是喝冷水的,肚子不疼才是怪了。

程簡此時也不想喝水了,就覺得肚子里跟有什麼東西在攪動一樣,很難受,她縮在沙發上,「小叔,你能不能給我揉揉肚子?」

可憐兮兮的要求。

程古越:「你躺好了。」

男人寬大的手掌放到她的肚子上,彷彿有一股熱流傳來,程簡頓時覺得滿足了。

這還是她的小叔叔,還是和以前一樣。

她以前肚子痛的時候,他總是會替她揉,他揉過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裡原因,很快就不痛了。

程簡看著程古越,男人的眉眼,精緻又溫和,暖暖的燈光下,他看著很明媚。

忽然,程簡想起了,今天下午看到的程燃和江念兩人接吻的畫面,她的目光,下意識的就往程古越的唇上看去。

淡淡的粉色,微薄,唇形很好看,是那種最適合接吻的唇形,她下意識的抿唇,腦中浮現出一個畫面感——

她和程古越——!

畫面一浮現,她自己就被嚇到了。

那可是你的小叔啊!

你這是到底是什麼心思!

注意到程簡的注視,程古越微微掀起眼皮,看到她微紅的眼眶,微微蹙眉,問:「很疼嗎?」

程簡瞬間回神,竟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就那麼看愣了,而且還——

臉色瞬間爆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不,不疼了。」

程簡急忙坐起身,往沙發的一邊縮了一下,躲開了程古越的觸碰。

程古越收回手,擔憂的問:「真的不疼了?」

福運娘子美又嬌 「不……」疼字還沒說出來,肚子又不配合了,她急忙起身就往廁所鑽。

程古越低頭看了眼時間,想著人應該是到了,起身就往門邊走。

時間把握的很好,他剛打開門,男人就取出鑰匙準備開門。

路雨生愣了一下,問:「你怎麼知道我來了?」

程古越笑了笑,沒說話,把他拉了進來,說道:「粥買了?」

路雨生拿出東西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說:「小簡呢,怎麼沒有看到她?」

「在衛生間,我去把粥倒出來。」

程古越說著就拿過了他手中的東西,朝著廚房走去。

程簡出來時看到路雨生坐在客廳里看電視,還微微愣了一下,「雨生哥你怎麼過來了?」

「你小叔讓我給你送粥。」

路雨生扭頭就看到程簡有些蒼白的臉色,急忙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這麼嚴重啊,真的不要去醫院看看嗎?」

程簡搖頭,顯然很排斥去醫院,踉踉蹌蹌的往沙發上挪,路雨生看的都心疼,走過去扶住她。

「你又不喜歡喝葯,又不喜歡去醫院,這可怎麼行?」

程簡卻只是搖了搖頭,說:「不過就是拉肚子而已,明天就好了。」

這時,程古越端著粥過來了,說:「這還是熱的,你稍微喝一點,暖暖肚子。」

他想著,大概是著涼了,畢竟,程簡回來時只是傳了一個薄衛衣,連個外套也沒穿。

程簡只喝了一點粥,身體便實在受不住了,自己去了屋裡睡覺。

空間里忽然只剩下路雨生和程古越兩人,路雨生頓時如坐針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