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捨不得不見你,哪怕明知道前路兇險,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來見你。

「靈兒,你讓開,」帝蒼的臉色沉了下來,「晨兒這小子太沒用了,這麼久都沒把這傢伙的腿打折,還必須讓我親自出手!」

「你給我閉嘴!」

正當帝蒼打算有所行動的時候,一道憤怒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帝蒼愣了一下,他回頭,望向亦是從軟榻上走下的女子,語氣都弱了幾分:「顏兒,我又做錯什麼了嗎?是這混蛋欺負靈兒還不夠,還要拐走她……」 白顏冷眸掃向帝蒼,這混蛋,當真是一點眼力見都沒有,若真把這傢伙打死,靈兒豈不是要哭死?

「母后,我認同父王的話。」

帝津天的桃花眼輕輕的眯起,在此之前,他還對這個混蛋頗有好感,如今得知是這混蛋差點害了妹妹之後,當真恨不得將這傢伙給活活打死。

要不是妖焰珠臨時恢復了記憶,恐怕那一次,靈兒必死無疑……

白小晨沉默不語,顯然也是贊同帝蒼與帝津天的話。

這個可惡的傢伙就應該被打死。

「你們幾個統統閉嘴!」

白顏一聲怒喝,嚇得帝津天剛到了口邊的話又止住了,他後退了幾步,不敢在這種時候觸犯娘親的眉頭。

白小晨望了眼半死不活的北陌,再將目光轉向了白顏:「母后,你剛才也看到了,是父王逼我出手,我是無辜的。」

不管白小晨如今多大,在他的心目當中,白顏的話依然是聖旨。

所以,到了現在,自然是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帝蒼。

「臭小子!」

帝蒼正想要發怒,卻見白顏涼颼颼的目光向他飄了過來。

剛才帝蒼命令白小晨的時候,她也在場,所以,這件事倒不是白小晨冤枉他,不過她也確實生氣北陌差點害了靈兒,再加上並不知道靈兒對這傢伙的感情,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好。

只要不把這傢伙真的打死,打殘什麼的都是無關緊要。

但現在,靈兒明顯是在乎這傢伙,她可以不管這傢伙的死活,卻不能不在意女兒的感受。

何況……

該給的懲罰已經夠了。

北陌既然為了靈兒甘願前來受罰,並且明知道妖界不會放過他,他還是義無反顧的來見她的女兒,由此可見,這傢伙和傅清塵不一樣了,他對靈兒是真心的。

沒有一個母親,會將一個真心愛著女兒的人推出門外,更重要的是,靈兒並非對他無情。

「娘親……」

帝靈兒可憐兮兮的揚起眸子,淚眼汪汪的凝望著白顏,她小嘴微撇,那小模樣可憐極了。

頓時,白顏的心軟了下來,她從懷裡掏出一枚丹藥,遞給了帝靈兒。

「你帶他下去好好養傷,這枚丹藥給他服下吧。」

帝靈兒心中歡喜,她就知道,娘親不可能捨得讓她傷心。

只要有娘親在,爹爹和兩個哥哥都不敢對北陌太過分……

「好。」

她心疼的扶著北陌的身體,再把帝靈兒遞過來的丹藥接來,一雙漂亮的大眼中匯聚著光芒。

「咳咳。」

北陌咳出了兩口鮮血,他揚眸,目光落在了白顏的身上,紅唇微動:「謝謝。」

「你不用謝我,」白顏淡淡的勾唇,「剛才我沒有阻止晨兒,是因為你曾經確實差點害了靈兒,如果妖焰珠不是臨時認回了我,它最終會將靈兒吞噬。」

幸好,幸好妖焰珠與她曾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然,靈兒必定會遇到危險……

但因為妖焰珠的緣故,她最終才能獲得勝利,是以,從一開始,白顏就沒打算將北陌打死。 「不過……」白顏低眸凝視著北陌,聲音霸氣,「我給你的懲罰也差不多了,你接下來可以留在妖界好好養傷,也希望你能好好對我的女兒,如若你敢傷她一分,我還你百分!你讓她落一滴淚,那此後這妖界,絕無你的容身之處!」

北陌一愣,妖后的意思是,將小丫頭……託付給他了?

「小顏兒,」帝蒼臉色黑了黑,冷冷的瞪著北陌,「你讓我們放過這小子就算了,沒必要讓他留在妖界養傷吧?我們還是把他丟出去為好。」

免得惦記他的寶貝女兒。

白顏涼颼颼的眸子轉向了帝蒼:「你有意見?」

「……」

有意見?

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白顏有意見。

所以,帝蒼急忙將視線望向了帝津天與白小晨兩人。

這兩小子一直和他站在同一戰線,不允許任何男人接近靈兒,可現在注意到他的目光,那兩個傢伙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看到似得,面容是難得的嚴肅認真。

「母后說的任何話都是對的。」

白小晨表情認真,一字一頓的說道。

帝津天贊同的點頭:「天大地大,母后最大,我身為兒子,不能不聽母后的話,所以,一切都由母后做主。」

那一刻,帝蒼的臉黑如鍋底。

這兩個叛徒!

竟然任由居心不良的混蛋留在妖界。

他真後悔沒有在靈兒出來之前將這混蛋給打死,害的小顏兒心軟了。

「看來……你真對我的決定有意見?」

白顏挑起唇角,勾起一抹森森的笑容。

望見這笑容之後,帝蒼感覺到後背都涼颼颼的,他狠狠的瞪了眼白小晨兩兄弟,方才將目光轉向白顏,抬手將她摟入了懷中。

「顏兒,我怎會對你有意見?你是妖界的老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想讓他留下……」帝蒼頓了一下,「那就讓他留下吧。」

說到最後這一句話時,帝蒼頗為憋屈,他總有一種感覺,或許這個女兒……他留不住了?

不,不行!

他決不允許靈兒離開。

如若這小子真要娶她女兒的話,就必須留下當妖界的女婿,他不允許他拐走靈兒!

白顏這才滿意的拍了拍帝蒼絕美的臉:「這才乖,以後乖乖的聽我的話,不許再惹靈兒傷心,不然的話……」

「不然怎麼樣?」帝蒼小心翼翼的問道。

白顏挑了挑唇:「不然,我就帶著靈兒離開,你們父子三人過一輩子去。」

女人的話音剛落下,在場的三人臉色都立刻變了。

白小晨向旁邊走了兩步,站在白顏的身後,距離帝蒼遠了一些距離,神色鄭重的道:「母后,我會聽你的話,如若父王不願意的話,我和你們一起走。」

「母后,我和清歌也會跟著你一起離開,父王不聽話,就讓他一個人孤苦無依去。」

帝津天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站隊。

比起父王……他更願意跟著母后,至少跟在母后的身後,不怕享受不到美味佳肴。

當然,就算要離開,帝津天也不會忘了帶上姬清歌,畢竟……他現在時時刻刻都離不開她了…… 帝蒼的臉色再次黑了。

他這算是被所有人都給拋棄了?

「顏兒,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帝蒼急忙握住了白顏的手,深情款款的說道,「你是我的命,你不能把我一個人丟在妖界,沒有你在的人生,毫無意思。」

「放心,你們乖乖聽話,不惹哭靈兒,我就不會走……」

反正給北陌的懲罰已經夠了,接下來他能和靈兒如何,就看他自己的本事。

她不會推波助瀾,亦不會阻攔。

若是這小子愚笨的連女人都追不到手,她怎能相信他可以給靈兒一世的幸福?

「靈兒,你們下去吧。」

她回頭,望了眼帝靈兒,唇角上揚,聲音柔和。

「嗯。」

帝靈兒的眼角還掛著淚珠,只是那雙眸又恢復了以往的靈動,露出燦爛的笑容:「娘親,你要好好管管爹爹和哥哥他們,別讓他們再找北陌的麻煩。」

「……」

帝蒼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女人不中留?這就開始護著這小子了?

但當著白顏的面,帝蒼任是一句話不敢說,別提多憋屈了。

白小晨與帝津天的心裡也很是沉悶,以前那圍著他們軟糯糯的喊著哥哥的小妹妹,如此快就被野小子給騙走了?

這種情緒,就等於辛辛苦苦養了十幾年的白菜,被一頭豬給拱了。

不爽,很是不爽!

「母后,靈兒還小。」

帝津天沉吟了半響,這才說出了這一句話來。

「我覺得,她可以等到一萬歲的時候再開始談婚論嫁,現在她才十幾歲,太小了,真的……」

白顏冷眸瞥向帝津天:「確實,靈兒是小了,得等到一萬歲的時候才能夠談婚論嫁,這樣吧,我稍後也和清歌說一下,她現在年齡太小了,讓她日後千萬別接受你,等她到了一萬歲再說。」

「……」

帝津天的臉綠了。

娘,不帶你這樣欺負人的?

「哦,還有你,」白顏的目光轉向了白小晨,涼颼颼的勾起唇角,「你也離龍兒遠點,她年齡也太小了,不適合談婚論嫁。」

白小晨愣了愣:「我和龍兒是兄妹之情。」

「是嗎?這樣也好,小墨和龍兒的關係很親密,我覺得他們有發展的可能性,不如,我就推波助瀾一下?」

白小晨俊美無雙的容顏亦是黑了下來。

他想掐死小墨那隻死豬怎麼辦?

「母后,你說龍兒的年齡還小……」他沉默了會兒,說出了這一句話來。

「沒事,若是他們兩情相悅,我也願意當這個好人。」白顏似笑非笑的注視著白小晨黑了的容顏。

「……」白小晨不說話了,半響后,又繼續說道,「龍兒不喜歡豬,雖然小墨不是豬族的,但他長得像豬,所以龍兒不會喜歡他。」

「那只是年幼的龍兒罷了,誰知道現在的龍兒會不會喜歡他?」

「……」

白小晨徹底不想說話了。

他還是想把那隻豬掐死怎麼辦?

白顏見這兩兄弟被她懟的都不敢開口了,她回頭望向帝蒼,笑眯眯的:「你不是也覺得靈兒太小了?」 帝蒼怔了怔,他小心翼翼的看著白顏的臉色,終究還是打算遵從本心的點了點頭。

「她確實還小,不適合如此早的談婚論嫁……」

「嗯,」白顏的手指輕撫著下巴,微微點頭,「我覺得我也還小,還沒滿一萬歲,這樣吧,我現在先離開妖界,等我到了一萬歲的時候,你再來接我回家?」

帝蒼的臉色剎那間變了,憤怒的道:「誰說靈兒小了?她都十六歲了,雖然按照妖獸的年齡還未曾成年,但以人類來看,她這算成年了!如果誰再當著我的面說靈兒尚且年幼,我先打斷他的腿!」

一萬歲?那豈不是要讓他等個九千九百六十年?到底是誰先提出靈兒年幼?他不打斷他的腿,他就不是人!

想到這裡,帝蒼陰森森的目光瞥向了帝津天,那眼神,就好像要將這小子狠狠的抽一頓!

帝津天忍不住後退了幾步,欲哭無淚。

母后欺負人,父王還要嚇唬他……

明明是父王一直在他們耳邊念叨著靈兒尚且年幼,讓他們看著別讓任何野小子接近他。

現在母后發怒了,他就把所有責任都推卸了?

難怪大哥如此的腹黑又喜歡找人背鍋,敢情都是遺傳了父王……

「母后,我以後再也不說靈兒年幼了,你能不能別在小清歌的面前說我壞話?小清歌她一向聽你的話,你讓她別接受我,她以後肯定就不會理我了……」

帝津天妖孽的臉龐上滿是委屈,他追了小清歌如此久,他容易嗎?

好不容易小清歌對他有些好感,娘親的一句話,會讓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他可是娘親的親兒子啊,居然如此的坑他……

「那你們還打斷他的腿嗎?」白顏涼颼颼的問道,「還阻止我女兒談婚論嫁嗎?」

帝津天的臉上露出艱難之色,這個問題……實在讓他太難回答了。

他還是想打斷北陌的腿怎麼辦?

「母后,」白小晨微微沉吟,「我可以不打斷北陌的腿,那我能把小墨掐死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