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之劍。

葉凡的感覺非常明銳,呼喚自己的就是暗黑之劍,至於為何如此肯定其實非常簡單,他從這種呼喚中接受到劍之道信息。

暗黑之劍為何要呼喚自己?

葉凡有些懵逼,說實話,他雖然有過猜測看,知道自己有前世,可是傳承塔跟自己有關也就罷了,這個什麼暗黑之劍為何也呼喚自己?

不管怎麼說,暗黑之劍跟傳承之塔不管從哪一個方面去看都不應該有什麼關聯才對。

自己前世到底是誰,似乎非常了不得的啊。 葉凡還有五個地方要去,可是他並沒有這五個地方的信息,所以現在所有要任務就是找到下一個地點。

「你們兩個能夠感應到傳承之塔其它層在什麼地方嗎?」

「不能!」

血戒跟傳承之塔的回答非常乾脆,這讓葉凡好鬱悶,你妹的,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兩個傢伙就是一個字「懶」,除了沉睡還是沉睡,也不幹點別的。

「你們兩個難道就沒有其它辦法找到剩下的傳承之塔?」

「我是沒有的,傳承之塔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主人還是問傳承之塔自己吧。」

血戒將自己推的非常乾淨,它的態度讓傳承之塔很是無奈,找其它層傳承之塔還真是它自己的事情,所以它必須自己想想,絕對不能馬虎。

「好吧,讓我想想,我應當有印象的,不過主人也要理解,這可是一個時代過去了,天知道那些傢伙跑哪去了,這可不能怪我不是。」

傳承塔自我辯解著,話可不是一般的多。

「閉嘴,給我馬上辦事。」

葉凡冷著臉,對於傳承塔這樣的傢伙就是不要跟其廢話,不然它一定會廢話不斷。

「好吧,我辦事還不成嘛。」

傳承之塔不在廢話,它開始搜尋自己的記憶。雖然傳承塔是靈,但是它存在的年月太久,就算很多時間內都是在沉睡,其實它還是能夠接受到消息,尤其是關於傳承之塔其它部分。

過了很久,就在葉凡不耐煩的時候傳承之塔才道:「主人啊,其實我真的記不住有什麼有用的信息,不過如果你要找傳承之塔,只要找到戰族就成。我想如果主人能夠找到戰族,那麼應當就會有傳承之塔的信息。」

「戰族?」

葉凡的眼睛不由眯起來。

戰爭之淵,戰爭之神,難道跟戰族有關?

很有可能啊,聽到戰族的時候葉凡的心底有一股強烈的慾望,他有預感,這個戰族或許能夠帶給自己不一樣的事情。

「知道戰族在什麼地方嗎?」

「這個……」

傳承之塔很尷尬:「很抱歉,如今一個時代已經過去,戰族在什麼地方還真不好說。」

葉凡眯著眼:「你能不能給我一點有用的消息?」

傳承塔:「主人啊,不是我不給有用的消息,主要就是這個時代我沒有聽說過戰族的消息,他們似乎完全消失了。不過這個也能理解,戰族歷來就非常低調,一般都會躲在某個地方不出來,要不是世界走向毀滅,不用指望他們能夠出來透氣。不過我相信主人一定能夠找到傳說中的戰族,這點百分百確定,對吧?」

傳承塔最後一句是對血戒所說,後者哼道:「問我做什麼,這是你自己的事情。」

傳承塔:「你這樣就不對了,我們好歹相依為命大半個時代,作為鄰居這點情意難道都沒有培養出來?」

「沒有!」

血戒不鳥傳承塔,讓後者非常鬱悶。

「找戰族是吧,以前戰族在什麼地方?」

「戰族以前可了不得了,知道大神宇是如何來的嗎?你肯定不會記得了,大神宇就是戰族的戰爭一手打造,這可是開創了十重神道的無上存在,可惜關於他的傳說都消失在歷史長河,現在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記得這麼一個人。」

傳承過他很快又道:「沒有關係,戰族的消失只是暫時的,將來有一天絕對會華麗的回歸,那時候必將讓整個大神宇臣服在腳下瑟瑟發抖。」

戰族戰爭?

葉凡頓時愣住,一瞬間他可以肯定戰爭之淵跟戰爭之神應當就是指這裡。

一定要找到這個地方。

葉凡將傳承塔所說的話記住了,戰族的戰爭創造了十重神道,作為開創者這絕對是史無前例的人物,這人肯定掌握了最為完美的十重神道修鍊法,所以必須找到這個人,將九層傳承之塔收集齊全。

葉凡相信傳承塔內肯定有戰爭的傳承,想來這個傳承塔的真正傳承者不是御天大帝,而是那個已經消失的戰爭。

葉凡很是激動,他這是第一次聽說戰爭,可是他卻神王無比,這個人肯定是能夠碾壓神之主的無上存在,如果能夠得到他的傳承,自己沒道理不能碾壓神之主。

「對了,你們有沒有聽說過神之主?」

「神之主?」

傳承塔跟血戒一陣沉默,這讓葉凡有些意外,以前問它們的回答都非常乾脆,沒想到這次居然沉默了,難道真的認識?

「神之主真是頑強啊,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還在活躍。」

「是啊,我一直都非常好奇,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命才能如此的硬,在戰爭那樣蹂躪下居然還能蹦躂這麼久,真心不容易啊。」

聽到兩個器靈的話,葉凡更想要見一見傳輸中的戰族了,現在擺在他的面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晉陞十重神道,雖然這個離他的距離還有些遠,但是未雨綢繆還是很有必要的。

「現在神之主要打造神之國度,你們有什麼想法?」

「……」

兩件神器一陣沉默,好一會兒才聽到血戒吐槽道:「能不能有點新花樣,當年這傢伙就打算打造神之國度,結果惹毛了戰爭,被蹂躪到差點崩潰。如今戰爭是消失了,他居然又出來得瑟,有意思嗎?」

「為毛世上總有這樣死性不改的傢伙,當年被戰爭蹂躪的那麼慘就應當吸取教訓才對。」

兩件神器在吐槽,葉凡不由道:「要如何才能幹掉神之主?」

「這個問題就麻煩了,當年戰爭可是十重境界的超凡存在,所有十重強者加起來還不夠他一根手指捏的。 結婚,不可能 就連戰爭當年也沒能將神之主幹掉,可見這傢伙的命到底有多硬,所以你問我們方法,我們是不知道的。不過我們相信主人絕對有辦法,對於這單我們百分百相信。」

兩件神器對葉凡的信心似乎非常充足,說話的口吻斬釘截鐵的,差點讓葉凡就信了。

葉凡問了兩件神器很多話,可惜最終結果就是沒有任何實質性內容,這讓他有些無奈。

「好吧,你告訴我戰族要在什麼地方找到?」

「當年戰族乃是世界的核心所在,不過大神宇重組過,所以戰族在什麼地方真的很不好說。如果在很要找戰族那麼去找一個玄土的世界也許可行,畢竟在大神宇成立前,玄土就是整個大神宇的核心。」

玄土嗎?

葉凡皺眉,這些都從未聽說過,一切都太過遙遠,就算是歷史最為悠久的人怕是也不會聽說過。

「主人這艘戰艦應當是機械族的吧?」

傳承塔突然開口。

葉凡挑眉:「沒錯,你想到了什麼?」

傳承塔:「的確想到了,機械族在戰爭時代就已經存在,以機械族的特性,他們或許保存了上個大神宇時代的資料也不一定了。」

葉凡的眼睛不由亮了,機械族的特性就是將無數的資料存起來,所以上個時代的東西或不定還真有。所以要想了解機械族的秘密,那就是去一趟機械神宇,在那裡也許能夠找到有關傳承塔的秘密,就連傳說中無所不能的戰爭也能一睹真容。

葉凡頓時有了方向,目標向著機械神宇進化,從這裡到機械神宇自然非常遙遠,就算有帝星堡壘在,也需要好事不少時間。可以說從血罪神宇遺址到機械神宇的距離有一半個抵達母巢大軍所在神宇。

這需要半年的時間,葉凡不想浪費時間,所以用最快的速度通過機械族的空間跳躍趕路。

……

神戰開始了,母巢大軍向著太宇神宇發動攻擊,並在最短時間內將太宇神宇的一切摧毀。太宇神宇在太琮的帶領下絕對大多數都撤離了,不過還是有很多頑固分子選擇留下來,他們根本不相信太琮的威脅論,打算固守神宇。

對於太琮來說,他無法理解這些傢伙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母巢大軍的恐怖,別說太宇神宇,就算是整個大神宇的種族都聯合起來,也未必打得過母巢大軍,畢竟在母巢大軍的背後可是有恐怖的十重境強者。

既然不願意離開,太琮也不會強求,如果這些人想要送死,那成全好了,正好將母巢大軍殘忍屠戮生靈的畫面錄下來,在無數的神宇傳播,相信這些神宇的強者們很快就會自發組織起來,發動浩瀚的神戰跟母巢大軍死磕到底。

見識過母巢大軍的恐怖,太琮很清楚單憑任何一個種族都不可能對抗,所以他對於撤離非常熱衷,反正將能撤走的都撤走了。

太宇神宇被血洗一空,所有的生靈都被屠戮,雖然太琮撤走了大部分,但是留下的人還是非常多。當母巢大軍鋪天蓋地的出現是,太宇神宇哪裡能夠抵擋,最短時間內被屠戮一空,鮮血將天空都染紅了。

太宇神宇的覆滅只是一個開始,很快數個神宇都被摧毀,發生這樣的事情不是戰爭女神一族的人不願意抵抗,而是這片區域根本不適合防禦,一旦開戰,整個神宇都會被圍死,這決度史瓮中捉鱉,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撤離進入機械族打造的帝星堡壘所在的星宇,這裡的宇宙星空非常特殊,要想深入,只能通過帝星堡壘區域。

整片區域有三個神宇,聯合帝星堡壘,絕對能夠在這片區域形成一個封鎖。如果葉凡在這裡一定就會知道,這片區域就是未來的神關所在。之所以選擇這裡作為防禦之地是秋雨的提議,他認為未來神之主在這裡修建神關肯定是由原因的,所以在這裡應當能夠暫時阻擋母巢大軍。

當然了,僅憑現在他們的力量很難擋住母巢大軍,畢竟葉凡不在了,雖然他不是最強的,但是必須承認他的道劍真的非常恐怖,只要有他在,不管母巢大軍有多瘋狂,總能在正面扛住瘋狂的猩紅武士大軍衝鋒。

原本其他神宇對於神戰是不感興趣的,可是當數大神宇接連都是,無數的神族被血腥屠殺,靠的近的神宇的神族們很快意識到事情的恐怖性質,所以越來越的神族都將自己最強的力量派向帝星堡壘,同時大家也在積極聯繫機械族,想要請機械族派出人來參戰。在母巢大軍無窮無盡大軍下,真的也只有機械族才有能力擋得住。

機械族的回應非常積極,不僅這片區域的機械族,周邊幾個其餘的機械族也將自己的力量調動起來,打算協助參展。機械族的響應對於防禦還是很有幫助的,起碼無數的資源支撐下,一支強悍的機械主宰大軍出現。

由機械族打造的機械主宰雖然不像葉凡那樣可以製造非常恐怖的數量,可是單個的戰鬥力還是非常恐怖的,就連八級機械主宰都有很多,可以說或許數量上比不上,這個質量上更強。

不過僅僅這些還是遠遠不夠的,就算得到了數十個神宇的支持也不行,因為這些神宇最多也只能提供資源,讓機械族不斷製造大軍。可惜機械族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這裡並不是機械神宇,他們的製造速度根本跟不上。

對於神族來說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以母巢大軍的推進速度來計算,大戰真正開始之後,他們一定非常艱難。對於這種情況其實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母巢大軍太恐怖了,這是能否覆滅整個大神宇所有生靈的恐怖大軍,而現在抵抗的只是大神宇很小一部分,哪裡能夠擋得住,要不是有數尊恐怖的九重主宰,情況只會更加的糟糕。

……

葉凡在趕路,對於跟神之主的戰爭還是能夠了解到的,機械族的神網真的非常給力,能夠將發生在大神宇另一頭的事情最短時間內傳遞過來。對於己方的嚴峻形勢葉凡沒有太好的辦法,現在他最重要的就是儘快找到九層傳承塔,起碼要讓自己的實力達到把重主宰境界才行,不然他是不會踏上戰場的。

半年的時間還是很容易過去的,葉凡已經靠近機械族,原本他打算進行最後一次傳送,直接進入機械神宇,不過就在這時候他感應到了奇怪的波動。

「這是什麼……」

葉凡的眉頭皺起來,他的心中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似乎是一種非常熟悉的波動。

熟悉?

真的熟悉嗎?

當葉凡打算去探尋的時候,他又疑惑的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那點熟悉的感覺。

到底是為什麼?

葉凡很是疑惑,既然熟悉沒道理找不到熟悉的原因。

熟悉?

葉凡眉頭一皺,按道理來說他不可能有熟悉的東西才對,畢竟他是穿越來到這個時代,所以這種熟悉的感覺是沒有道理的。

難道是前世的自己所熟悉的東西?

不對!

也許是傳承塔!

葉凡的眼睛瞬間一亮,他感覺傳承塔的可能性很大。

在什麼地方?

海賊之文虎大將 葉凡的眼睛非常亮,真武之眼清晰的告訴了他方向,瞬間他放棄了立馬去機械族的打算。

帝艦出現在一座神宇面前,從外表來看這應當是一個魔道力量盛行的世界。葉凡想到剩餘的五個傳承塔可能出現的地方,似乎只有一個暗黑之界跟暗黑之劍。

帝艦直接進入神宇,沒有驚動任何人,九級帝艦要做到這一點還是很輕鬆的。剛剛進入神宇,葉凡就能感受到濃郁到難以想象的暗黑魔力。

在什麼地方?

這次葉凡沒有詢問,而是用真武之眼,他的眼睛很是簡單的告訴她目標到底在什麼地方。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在不經意間你就會有意外的收穫。葉凡絕對沒有想到自己會如此輕易的找到暗黑之界。

暗黑之界很特別,表面上看去這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世界,這裡似乎跟整個神宇其他的世界沒有任何區別。可是葉凡還是發現了,暗黑之界真的不一樣了,這裡的是暗黑之力,而不是其他地方的魔道之力。葉凡的感覺非常明顯,暗黑之力跟魔道之力是完全不同的,因為這種力量應屬於神力的範疇,雖然看上跟魔力一樣,可是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當然了,這僅僅只是力量屬性的區別,真正讓葉凡激動的就是已進入暗黑之界,他聽到了呼喚聲,這種呼喚非常的強烈,他就算想要忽略都非常的困難。

這並非是傳承之塔的呼喚。

葉凡很是驚訝,他並沒有感應到傳承之塔的存在。

不是傳承之塔,那是什麼在呼喚自己?

暗黑之劍。

葉凡的感覺非常明銳,呼喚自己的就是暗黑之劍,至於為何如此肯定其實非常簡單,他從這種呼喚中接受到劍之道信息。

暗黑之劍為何要呼喚自己?

召喚星海 葉凡有些懵逼,說實話,他雖然有過猜測看,知道自己有前世,可是傳承塔跟自己有關也就罷了,這個什麼暗黑之劍為何也呼喚自己?

不管怎麼說,暗黑之劍跟傳承之塔不管從哪一個方面去看都不應該有什麼關聯才對。

自己前世到底是誰,似乎非常了不得的啊。 這劍似乎跟自己真的有關係啊。

葉凡握住劍的時候就有關係,可惜前世的記憶根本沒有,他自然找不到任何有關的信息。對這種感覺很是不爽,葉凡討厭未知,為何自己就不能記住最為關鍵的東西,讓自己鬱悶這麼久。

既然跟自己有關,自己又是用劍的,葉凡沒道理不帶走聖劍,當然,他沒有粗暴的將劍據為己有,哪怕這東西本來就是自己的,他還是要照顧一下暗黑聖殿僅剩的兩個門徒。

「劍我會帶走,你們也跟著離開吧。」

葉凡淡淡的說,語氣很平靜,可一種理所當然的意思卻非常明顯。

老頭子咂嘴道:「暗黑聖殿的門徒只有一個職責,那就是等待聖劍的主人到來。雖然我無法肯定公子是否就是我們要等的人,但是聖劍既然不排斥公子,那麼公子就是我們要等的人了。既然聖劍已經有了歸宿,那麼我們師徒也算是圓滿完成了任務,接下來我打算去大神宇各地旅行,這輩子還沒有出去走一走,可不想錯過了。」

葉凡淡然道:「讓你跟著就跟著,神戰已經開始,這個時代馬上就要結束,一重主宰最多也就炮灰,你跟著我安全。」

「神戰?」

老頭子一臉的茫然,他從未離開過暗黑聖殿,更沒有離開過暗黑界,自然不會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

葉凡:「這是整個大神宇所有神族跟神之主的戰爭,很快大戰就會波及到整個大神宇,沒有任何生靈能夠避免,不要天真的認為自己不參合就沒關係,神之主要將所有生靈幹掉血祭,如果你是死人當我沒說。」

老頭子一臉懵逼,他當然不是死人,所以肯定也在神之主的幹掉名單中。

「這個神之主吃飽撐了,幹掉所有生靈,他也不怕被淹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