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秦沫語就這麼安安靜靜的被幺蛾子找上身了吧。

秦沫語這個時候也是非常著急的說到:「怎麼什麼時候我又成了你的師傅了,花姑你這可是玩笑開得實在是有點過分了。」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這個時候花姑很顯然非常的決絕。 「既然是賭注,那怎麼只能有我贏了你這一個選項,就算是賭坊裡面也得是有贏有賠才行,既然是有賠有贏,我贏了我是你師父,我輸了自然就是你是我師父。」

這個時候秦沫語很顯然已經有一些崩潰了:「不是我不需要這個賭注行不行啊,再說怎麼看這也是我贏了才對,花姑你這麼套路我,你的良心真的不會疼么?」

「不會啊,我的良心活蹦亂跳的。」這個時候花姑也非常皮的回答了出來,很顯然這就是要跟秦沫語死死的綁定在一起。

「我該訴你啊,別以為我打不過你就是好欺負的,告訴你我二爺爺可是天明宗的化神期長老,修為可是不會比你弱的。還有我跟天明宗宗主的關係杠杠的,當初我可是還送過春宮圖的關係呢。」

「切,不就是天明宗的秦量還有姜行么,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大半個修仙界誰不知道他們的事情,當初那可是鬧得沸沸揚揚的,當初這個姜行為了追你的二爺爺那可真是煞費苦心,就連天明宗的煞陣都是說闖就闖,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那可真是一個漢子啊!」這個時候在花姑的話語之中秦沫語也聽出來的花姑對於姜行的崇拜之意。

秦沫語頓時之間十分的警惕的看著花姑說到:「我可告訴你,姜宗主跟我二爺爺的關係好的根本容下第三個人,你最好不要動什麼歪心思。」

秦沫語這個時候心裡也默默的想到,可不就是容不下第三個人么,這些年來不知道吃了多少他們撒的狗糧,現在有些日子沒吃竟然還有些想念,這是不是有點受虐的傾向了喂!

這個時候倒是花姑笑了:「額,哈哈哈哈,我要是喜歡也不會喜歡姜行那個樣子的小孩子啊,今年也就撐死了才四十歲,什麼都不動,也就占上一個年輕,活,好還粘人,這可不是我的菜。」

「人到中年的歐巴桑竟然在我面前就開車,你真的有為年輕的花骨朵考慮過么?」這個時候秦沫語有些眼神冷淡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花姑說到。

「那有什麼的,我想有孩子就有了,再說我有不需要男人,在我們家裡邊別說你了,在小有什麼不能說,我們家裡有沒有什麼男人,也不需要什麼男人啊!」

這個時候秦沫語不由得感覺到了後背真真的涼風吹過,再一次看到花姑的時候,尤其是花姑的鬍子的時候秦沫語有些害怕了,又開始不自覺的雙臂抱在前胸,想要保護好自己。

其實秦沫語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不需要男人的女人,雖然說秦沫語討厭那些大男子主義的直男癌,但是已經十四歲的她還是對於自己的未來有一定憧憬的。

所以這個時候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三觀,不要隨著別人的三觀而成長。

很顯然現在的秦沫語認定了,花姑肯定不是什麼正經的花姑,所以就連說話的時候都開始跟花姑保持著安全的距離。

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的花精很顯然是看不下去了僅僅只有金丹期修為的她直接就是一個巴掌直接糊在了花姑的頭頂上面:「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你這麼說就連我的清白都沒有了。」

花精一邊教訓著這個說話不著調的花姑,一邊非常抱歉的和秦沫語說道,其實是因為花姑家裡有一種秘法能夠完全不需要男人就可以誕下女嬰的秘法。

經過花精這麼已解釋之後秦沫語的臉色才有了好轉,在一旁被教訓的花姑很顯然已經十分的習慣了,由此可見原來這個修為真的跟情商沒有絲毫的關係,甚至可以說有的時候可能沒有感情的人對於修鍊上面的事情更加的輕鬆吧。

至少秦沫語是這麼感覺得,但是你要是讓秦沫語拋棄感情的話估計秦沫語還是有很多的不舍的,尤其像是秦商,淺素,秦量還有宮天行和寧飛飛其實都是秦沫語非常喜歡的人,

尤其是淺素,在秦沫語的童年之中絕對算得上上填補了秦沫語童年之中母親的地位,只不過不知道還能不能再一次的回到世俗界見到淺素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是十分的懷念淺素,然後九堡很久以前剛到修仙界的時候系在衣裙上面的一塊玉佩拿了出來,這其實是淺素給秦沫語的一塊玉佩,一般的時候秦沫語就直接的掛在衣服上面。

但是到了修仙界之後秦沫語就直接把這個玉佩收了起來,很簡單就是害怕玉佩指不定在什麼打鬥的時候就碎成兩半了。

這個時候眼尖的花姑很顯然看到了這個玉佩,一時之間竟然在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有仔細的看了看秦沫語的模樣,一時之間竟然起了疑心。

只不過這個時候的花姑並沒有說什麼,反倒是看著秦沫語拿著那塊玉佩,然後一把奪了過來。

「誒-,沒想到這剛拜師,師傅的見面禮都準備好了啊,還是師傅想的周到。」很顯然花姑一把年紀了這個時候竟然把厚臉皮發揮到了極致。

「誰說這是我的見面禮了,你趕緊還給我,我才不要收你為徒呢。」秦沫語很顯然非常的焦急,這可是淺素留在秦沫語身上為數不多的一件東西,可是不能送給別人的。

「哎呀我知道,師傅這是臉皮薄,覺得這個沒有靈氣的東西配不上徒弟我,不過師傅心意到了就行,心意到了就行。」花姑對於秦沫語想要上前搶奪的行為很是了解,但是就是不然秦沫語搶到,要知道至少是化神期的修為和一個金丹初期的修為只見可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的。

這個時候秦沫語很顯然也是認命了的說到:「我收你為徒,但是這個玉佩你必須還給我。」

這個回收花姑其實也探查完了這個玉佩的真偽,所以也直接還給了秦沫語然後用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語氣說道:「就知道師傅肯定會收了我這個天資聰穎的徒弟的。」 「現在可以把我的玉佩還給我了么?」這個時候秦沫語非常無奈的說到。

沒想到自己五年沒有出來現在外面的世界竟然變成了真箇樣子竟然自己一個小小的金丹期就能有一個化神期的修士做徒弟。

仔細想想實在是有一點太瘋狂了。要是按照修士的想法,就算強迫著這個金丹期的小修士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但是現在人秦沫語為師很顯然這中間的問題並沒有秦沫語想象的那麼簡單。

但是到底是因為什麼,秦沫語一直也沒有摸到頭腦。秦沫語甚至都懷疑到了這塊玉佩上面,但是秦沫語左翻右翻都沒能找到這塊玉佩之中到底藏著什麼樣子的秘密,怎麼看都是一塊十分簡單的玉佩啊。

這個時候花姑也直接把玉佩還給了秦沫語,然後直接掏出來了,一張藏青色的玉片然後和那塊玉佩一起交給了秦沫語:「師傅這個是百花門的玉葉,只要持有這個玉葉到百花門的商鋪隨時隨地都能夠享受打五折的優惠,而且你出售的東西都會分你七成的,相比較那些商鋪的五成還是要多一點,雖然不多,但是多少不會再有什麼不長眼的東西礙了您的雅興。」

秦沫語非常不好意思的接過了玉佩,但是花姑直接就把這玉葉塞到了秦沫語的手中繼續說道:「師傅,今天我先收拾收拾,明天就去找你,那個我待會給你一個我的神識定位玉,倒是后我找你也方便。」

這個時候秦沫語倒是有一些過激的說到:「別別別,只要我答應你了,我就不會跑,放心我是一個講信用的人。」

其實秦沫語說這個話的時候後背就是一陣冷汗,因為跟一個化神期的修士這麼說話,要是說沒有壓力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是不這麼說的話,到時候自己肯定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想到這裡秦沫語的腦海之中,還是浮現出了花姑一臉大鬍子的樣子,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要是自己走在人群之中到時候花姑跟在自己的背後,想象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這可不是秦沫語想要的場景。

所以秦沫語直接就把之前的所有獸煉武器一股腦的全部都倒在了花姑的面前:「能賣多少賣多少吧,我也不著急用錢,只不過是想要出來感受一下,沒什麼特別的。」

就在秦沫語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靈光武器店的前門直接就是醫生巨響。

這倒是讓秦沫語有些驚訝,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存在竟然連化神期修士的門都敢砸,難道這一個小小的伶人城現在都是卧虎藏龍的好地方了?

還是說這些大能都是吃飽了撐的顯得沒事幹,不好好跟家裡修鍊全跑出來體驗生活來了。

這個時候一邊想著一邊也跟著花姑來到了武器店的前廳,一時之間秦沫語就感覺自己上輩子一定是造了什麼孽,要不然怎麼什麼長相奇葩的傢伙都能讓自己看見。

如果說花姑就是一個張著鬍子的女人的話,那麼眼前的這個張著一對胸然後一身胸毛的傢伙到底是男還是女。

之前秦沫語還以為這個傢伙是什麼樣子的修為竟然連化神期的修士的店門都敢砸,現在一看竟然沒有想到這個奇葩的傢伙竟然只是一個剛剛築基完成的傢伙。

難道說這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

「額,師傅她的確是築基初期。我之所以沒有對他出手的原因就是以為現在我正在歷練,所以想要出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很顯然那個不知道是男人還是女人的傢伙沒有聽見秦沫語還有花姑的對話,現在正在十分囂張的叫囂著:「哈哈哈,花姑你今天要是嫁給了我咱們什麼都好說,要不然我今天就把你這個靈光武器店個拆了,然你知道什麼叫做敬酒不吃吃罰酒!」

這個時候秦沫語實在是忍不住了,但是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隨即仔細的看了看花姑的鬍子,這一看還真看出了端倪,原來是這個樣子。

但是花姑之前哭的那麼認真又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秦沫語看著花姑然後做了一個安心的表情,直接就把金丹期的威壓給釋放了出來,要知道其實秦沫語對於威壓來說一直都沒有體驗過到底是一種什麼樣子的感覺。

所以這第一次直接就是火力全開,頓時間不僅僅是這一個有著非常雄厚的胸肌的大兄弟來了個五(六?)體投地他身後帶來的小弟也全部都是一字排開,全部倒在了地上。

秦沫語這個時候說到了:「我可不是你們門派的,也沒有在歷練,所以誰要是招惹我的話,我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這前半句其實是秦沫語再跟花姑說但是這後半句則是十分嚴厲的再跟那些過來砸店的人說的。

很顯然秦沫語真的靠著自己奶凶奶凶的態度成功的嚇到了這群逼婚的人然後說了一句:「除了前頭這個鬧騰的最歡的其他人都可以走了。」

其實秦沫語還是非常好奇的,而且並不是一星半點的好奇,只不過這個傢伙有點不爭氣聽見秦沫語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直接下的尿了褲子然後直接就暈了過去。

Z女士 這個時候秦沫語看見這一幕很顯然就沒了興趣,直接就讓那些人把這裡收拾乾淨之後再趕緊的把這個傢伙抬走。

這個時候秦沫語則是扥這花姑開始往另外一個方向的二樓走了過去,秦沫語之前一直注意這這裡,想來這裡就是花姑住的地方了。

很顯然秦沫語並沒有猜錯,在上了二樓之後的確是一個清新淡雅的房間,甚至還能夠看見一個專門養魚用的琉璃缸,就連這種魚的品種都是秦沫語未曾見過的。

只不過現在的重點並不在這些事情上,說實話秦沫語對於現在的花姑非常的感興趣,要知道就算是歷練一般情況下也不會被別人欺負成這個樣子的。

很顯然花姑的歷練並不是普通的歷練。 秦沫語一直笑吟吟的看著花姑一時之間花姑簡直如坐針氈一般,總感覺自己的屁股下面有什麼東西似的硌得慌。

時不時的東瞅瞅西看看考縣這個樣子就能夠什麼都不說一樣。

這個時候秦沫語可能是覺得時間抻的夠長了,於是看著花姑說到:「你還別說這鬍子粘的還真的挺像那麼回事兒似的。」

花姑這個時候直接被秦沫語整了一個大紅臉,這個時候秦沫語看著花姑又繼續說到:「剛才你哭的時候還沒有察覺出來花姑你到底有多好看,但是現在仔細的觀察著你的骨骼,倒是長得周正,怎麼就會沒有人喜歡你呢?」

這個時候花姑很顯然也知道了,如果自己不說的話就算秦沫語不計較,但是日後可定會生出間隙,更何況秦沫語很有可能就是那位,要是這個時候關係處理的不好,到時候可不就是會出現問題么。

於是花姑直接伸手到了耳後然後沖著秦沫語說道:「那師傅帶回你一定要控制好心神了。」

秦沫語聽著花姑說的話自己直接就開始納悶了,究竟是什麼面容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威力,難道是「回味無窮」的長相,就連做夢都不能消除的惡顏?

很顯然這些都是秦沫語的遐想,真是的情況跟秦沫語想的完全是兩個方向,只看見花姑摘掉了自己的面具之後,直接就顯現出的是一張硬朗俊俏的容顏。

這個時候秦沫語好像也知道了為什麼,花姑會說要秦沫語要自己控制好心神了,要說花姑的長相肯定算不上美女,但是要說評選什麼俊朗的少年,到時候肯定能夠多的首位。

秦沫語雖然沒有沒吸引太久,但是還是細細的觀察了花姑的容貌,筆挺的鼻樑,深邃的眼窩,就連眉毛都帶上了一股不知道怎麼形容的英氣。

很顯然秦沫語已經猜想到了花姑在小姑娘之中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地位了,就這個長相要是能夠找到如意的郎君的話,估計上輩子真的需要拯救過地球才可以呀。

其實並不是說花姑的要求是在是到,而是因為這個年頭,能夠喜歡花姑的除了小姑娘根本就沒有別的人選,但是花姑可是想要找到一個更加適合自己的老公的。

仔細想想那個畫面,雖然兩個人,一男一女,但是怎麼看都像是兩個男子一樣,從最基礎的時候花姑就已經沒有了可能。

就算有男子喜歡花姑,想來在知道花姑是個女兒身的時候,多多少少不會有什麼愉快的事情法學生。

這個時候秦沫語已經明白了花姑的苦衷,只不過對於樓下的那個逼婚的傢伙則是有些更加的疑惑了起來。

「那剛才的那個傢伙是?」說到這裡的時候秦沫語還伸出拳頭,然後食指一直在往回勾。

很顯然花姑很快就明白了秦沫語的意思,但是對於秦沫語的珍重說法還是有一些不快的,只不過倒是已經習慣了,所以才搖了搖頭。

這下子秦沫語瞬間就感覺到了一身的冷汗。

要說那個傢伙之前肯定是見過花姑的真是容貌的,但是又不是男人,意識只見秦沫語只是覺得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要說花姑還好說,再不濟也是依然長得帥氣逼人,但是剛才那個有護胸毛護體的姐妹,實在是讓人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對於人類深深的惡意。

就是不知道在春秋換季的時候這妹子到底會不會有機會換件毛衣穿穿,要是換不了的話那這位顧念夏天的時候實在是太遭罪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的表情十分的精彩,實在是有點不敢相信,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血統才會誕生這樣一位容貌出眾的大家閨秀,尤其是過來砸店,還有帶上小弟的時候的那種英姿,現在想來竟然別有一番滋味,而且還怪熏得呢。

「她。。。她是女的?」雖然已經知道了答案,但是秦沫語還是忍不住想要在和花姑確認一下,畢竟自己的這個廂房實在是有點荒唐。

這個時候花姑也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確認了秦沫語的想法,只不過花姑臉上怎麼說都有點不自然。

這個時候秦沫語又想到了剛才花姑說的歷練所以繼續和花姑問到:「那個,花姑你的修為還需要歷練么?」

其實修為到了化神期知州那裡還用的到歷練,就算是一個在怎麼沒有心機的化神期修士,只要把威壓擺出來,隨便多問幾個人以化神期的智商來說對於歷練裡面需要學習的事情不都能夠學會了么。

這個時候花姑的臉上則是更多了幾分的苦澀,但是在秦沫語的眼裡竟然覺得十分的養眼,要知道秦沫語的身邊的男性,哦不雄性生物可都是十分養眼的,就算是沒有什麼智商的皮總的長相那也算的上是狼形靈獸的美男子。

秦沫語可以說一直都是在一個養眼的環境之中,所以對於花姑的長相來說秦沫語本身應該是有很多的抵抗能力才對,但是事實並不是這個樣子,花姑的帥氣程度根本就不是之前自己認識的那些人可以比擬的。

就算是姜行還有二爺爺宮天行等人都比不上花姑,怪不得會有人就算是搶也要把花姑搶回去呀,實在是難以讓人抵擋的魅力在無時不刻的不在散發。

但是一想到這裡秦沫語頭然想起第一次見到墨的時候,那種致命的吸引力,倒是比花姑的魅力要高上很多,但是罪從那天秦沫語拒絕了墨之後墨不知道傷心了多久。

也就是在那一次之後末開始不在和秦沫語溝通了,但是秦沫語需要墨做的事情,墨都會一絲不差的全部做好,但是每次墨看見秦沫語的時候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當然了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墨眼睛之中的意思,但是秦沫語只能揣著明白當糊塗,畢竟秦沫語知道在墨的腦海深處的那個聖女才是他真正喜歡的人,對於自己的話很明顯有替代者的意思。 紅塵蝶戀 如果要是真的答應了墨當時的請求的話,秦沫語才會成為真正的第三者,這是秦沫語打心底就沒有辦法能夠接受的事情。

所以現在的秦沫語沒有什麼能夠對於墨能說出來的東西,要知道這些年秦沫語也旁敲側擊的讓墨想起一些當年的事情。

要是那個時候墨還能夠認定想要和秦沫語在一起的時候,秦沫語肯定什麼也不說的就會答應墨的。

但是每當秦沫語提起相關的字眼的時候墨就會直接沉睡過去,然後醒過來的時候就會當做自己睡著了是的想要道歉。

其實這也是秦沫語沒有答應墨的原因之一,萬一墨要是知道了事情的實情也會埋怨秦沫語的。

雖然說秦沫語當湖拒絕墨是對的,但是墨卻一直認為秦沫語認為自己就是秦沫語的召喚獸所以才會拒絕自己的。

很顯然有的時候就算情商再高也會在愛情之中迷失了自我,墨就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之前撩撥秦沫語的時候手段那是多麼的高明,但是一段感情之中,只要你認真了,就算在好的情緒到最後都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

如果沒有變化的話,那就證明你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喜歡上一個人,現在的墨已經完全就是這個樣子了。

但凡跟秦沫語有關係的事情墨完全就是在按照自己的內心在處理,根本就沒有辦法再一次讓自己的思考能力佔據愛情的高地之上。

秦沫語雖然也比較喜歡墨,但是她一開始就知道其實墨只不過是被封印住了之前最為重要的記憶,所以才會喜歡自己的,萬一有一天他的記憶蘇醒了,又該怎麼和秦沫語相處。

要知道在秦沫語的眼中愛情的樣子,就應該是一對一沒有雜質的樣子,到最後要是每一個人都會受傷的話,秦沫語寧願一開始就是那個樣子。

其實還有更主要的一個願意,就是秦沫語從小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所以對於一個圓滿的家庭有著非常嚴格的要求。

與此同時一個圓滿的家庭才是秦沫語最需要的,所以如果沒有辦法的話秦沫語也是不會接受的。

這個時候秦沫語雖然想的很多,但是並沒有耽誤太多的時間,因為這些年都沒有想清楚的事情,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什麼答案的。

現在秦沫語只對於眼前的事情還是有些問題的:「花姑你究竟是什麼門派竟然化神期還會出來歷練,而且還要不使用真正的修為手段。」

這個時候花姑的的神情也嚴肅了很多:「這就說來話長了,要說其實還是因為我犯了錯,當初我們的聖女被我的徒弟在一處與世隔絕的地方帶的好好地,誰想到就在最重要的一天,我徒弟照顧的聖女竟然消失不見了,按理說應該是她直接跟聖女一起回歸到族裡的,只不過聖女大人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竟然先一步的被傳送陣傳送走了。」

說到這裡花姑還專門的看了秦沫語一眼之後繼續說道:「要知道我們一族之中,當初為了保護聖女死傷無數,要不是最後我的徒弟帶著聖女逃離了族中,想來就離滅族不遠了,這些年族長也在一直打探著我按個徒兒還有聖女的下落,誰成想帶最後我那個不孝的徒兒竟然跟丟了聖女。」

「這五年來我們一直在尋找聖女,只不過聖女就好像在修仙界之中藏匿起來了似的,我那個腿兒沒日沒夜的一直在尋找也沒有找到。」

「其實我現在的這個試煉就是族長大人給我的懲罰,就是因為沒有管教好徒兒,才會這個樣子的。」

網游之劍刃舞者 秦沫語知道這是一個冗長的事情,但是總結出來也就是花姑族中當年發生了事故,花姑的徒弟冒死帶著他們的聖女逃離了那裡,去到了一個不跟外界像關聯的地方一代就是不知道多少年,就在這期間這個聖女竟然被看丟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突然覺得這個聖女也是的,竟然那麼不老實,要是老老實實的待著,這個時候早就回到族裡繼續當她那個聖女了。

不過這個時候要是被仇人給抓走了的話,想來又是一陣血雨腥風。

只不過這都不是秦沫語關心的事情:「那現在你們的聖女找到了么?」

秦沫語其實UI與這個事情的答案根本就不關心,就算沒有找到秦沫語也是不會幫忙的,你沒看見么到現在系統都沒有給秦沫語什麼任務來完成。

就在秦沫語心裡碎碎念的時候,系統真的就直接發布額一個任務。

臨時任務:尋找淺素

任務獎勵:宗師級煉丹技巧。

任務描述:你小時候的侍女淺素身份並沒有你想象之中那麼簡單,所以請先尋找到淺素,限時任務,兩天之內請完成。

任務失敗隨機收回已發放獎勵。

這個時候秦沫語真的被系統發放的任務給嚇了一跳,沒有想到現在的系統的耳朵都這麼靈敏了,自己只不過是隨便的念叨了一句,然後系統就發布了任務。

只不過秦沫語現在真的算得上是一頭霧水了,要知道遺忘再說怎麼說都是跟自己知道的事情有關,也就是說現在知道了聖女的事情,再怎麼說也是一個跟聖女有關的任務才對,但是秦沫語這一次收到的任務竟然跟淺素有關。

難道淺素安阿姨來到了修仙界之中?

難道爹爹知道了自己已經傳送到了修仙界之中的事情。

不不不,爹爹可定沒有猜到,系統提示的信息是淺素的身份沒有那麼簡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