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對於方元基來說,唯一慶幸的便是李逸晨的實力的確很一般,可以說若非景輝一時失察而中了李逸晨的奸計,那麼根本不用自己出手,景輝就能把李逸晨打敗。&1t;/p>

&1t;/p>

「那個……我可以拒絕嗎?」看了方元基一眼,李逸晨流露出幾分怯意後轉向凌錦詩問道。&1t;/p>

&1t;/p>

「難得有向方公子請教的機會,你還拒絕什麼?抓住機會好好學習!」按這種小聚的流程,此刻李逸晨自然不能拒絕,不過凌錦詩自然不可能說得那麼直接。&1t;/p>

&1t;/p>

「啊……這樣啊!」李逸晨接著又帶著幾分為難地說道,「不過方公子一看就實力非凡,我雖然也有勉強可以應付的手段,但我怕收力不住作傷了方公子!」&1t;/p>

&1t;/p>

「若是你有那本事傷我,那也只能怪方某學藝不精了!」 暴走正妃要休夫 原本就心裡已經憋著一肚子氣的方元基聽到李逸晨這番話,臉上更有一種掛不住的感覺,不由帶著幾分怒意的沉喝起來。&1t;/p>

&1t;/p>

「那好吧,方公子你可以小心點了!」聽到方元基的話,李逸晨心中一陣暗喜,他自然知道這種小聚的規矩,剛才那番話不過是為了給自己接下來的動作鋪墊而已。&1t;/p>

&1t;/p>

「這個自然,不過若是你再動用神魂而被我不小心誤傷的話,那可也不能怪我哦!」方元基也故作善意的提醒道。&1t;/p>

&1t;/p>

畢竟無論如何李逸晨也是頂著荒神堡弟子的招牌,若是他再放出神魂,自己給他傷了,終究有些不好解釋,所以李逸晨的話也提醒了方元基。&1t;/p>

&1t;/p>

「那是自然,我既然敢動用神魂,自己就有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李逸晨同樣自信滿滿的說道,彷彿他對神魂的運用用著自己獨到的心得一般……&1t;/p>

&1t;/p>

頂點閱讀網址:m.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一擊碎神魂

「若是支持不住就認輸,別傷到自己!」就在各懷心事的李逸晨和方元基拉開距離的時候,李逸晨的耳中傳來凌錦詩的傳音。&1t;/p>

&1t;/p>

不過此時心中早已有所打算的李逸晨卻裝著沒聽見一般,直接向著方元基那邊邁步而去。&1t;/p>

&1t;/p>

這是……看著李逸晨這般舉動,眾人皆是一愣!&1t;/p>

&1t;/p>

雖然他們似乎猜到李逸晨有近身戰的想法,但又覺得好像這個可能不大!&1t;/p>

&1t;/p>

畢竟方元基再怎麼說也是神遊境後期巔峰的存在,若是兩人近身作戰,那麼極可能演化為純力量的比拼,而一旦陷入這個局面,李逸晨修為不如對手的缺陷就會立刻暴露出來。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1t;/p>

&1t;/p>

但是如果不是為了近身戰,那麼李逸晨這樣做的目的又將何在?&1t;/p>

&1t;/p>

不僅是他們,方元基也是一臉的疑惑,但有了景輝的例子在前,唯恐李逸晨又要搞出什麼手段,方元基此刻也只是全神戒備留意著李逸晨的一舉一動,同時體內亦暗聚著力量,計算著李逸晨與自己的距離。&1t;/p>

&1t;/p>

一旦李逸晨進入自己的控制範圍,那麼無論李逸晨有什麼手段,方元基都會出自己最有把握的一擊。&1t;/p>

&1t;/p>

不過李逸晨卻彷彿根本不知道哪個距離為安全距離一般,數步之間已經進入方元基的攻擊範圍!&1t;/p>

&1t;/p>

見狀,哪怕方元基心中再有所顧慮,此時也不可能再繼續一動不動!畢竟這一戰關係到他是否能進入這個圈子,那麼不僅要勝,更要勝得漂亮!&1t;/p>

&1t;/p>

之前李逸晨有違常理的舉動之下,其實氣勢上已經被李逸晨所壓住,若是自己再沒有動作,哪怕最後勝了也會被人所輕看。&1t;/p>

&1t;/p>

不過方元基既然能被龍雲嘯帶到這裡,自然也有其過人之處,之前雖然因為謹慎而沒有動作,但其一旦動起來,聲勢卻遠非景輝所能比擬。&1t;/p>

&1t;/p>

揮手之間,一掌拍出!&1t;/p>

&1t;/p>

這一掌沒有半點剛猛之意,甚至度亦是徐徐而出,但掌心之中那涌動的法則卻給人一種彷彿此掌一出,整個天地都在這一掌的籠罩之下,令人避無可避!&1t;/p>

&1t;/p>

不僅僅是李逸晨,哪怕就是四周那些人亦能感覺到這一掌劃過空氣之際所帶來的威壓!&1t;/p>

&1t;/p>

不得不說,這一刻所有人皆在心裡認可了方元基的確有加入他們這個圈子的資格!&1t;/p>

&1t;/p>

無論景輝的實力如何,但是方元基這一手就便已經足夠令在場之人意識到,哪怕是他們也未必有必勝方元基的把握。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1t;/p>

&1t;/p>

而就在所有人都驚嘆於方元基表現出來的實力之時,李逸晨卻同樣抬起了手臂,不過相對於方元基那種對法則之力的詮釋的一掌,李逸晨的這一掌所蘊含的只有剛猛與度的極致!&1t;/p>

&1t;/p>

無數驚雷之聲炸響,李逸晨這一掌后先至,迎著方元基的掌心直襲而去。&1t;/p>

&1t;/p>

這是充滿著力量的一掌,同樣讓所有人都能感覺到,李逸晨這一掌幾乎將神遊境後期的力量演化到了極致,甚至所有人都覺得若是李逸晨的力量能達到這種水準,那麼他在與景輝那一戰中,哪怕不冒險利用神魂出奇招也未必會輸!&1t;/p>

&1t;/p>

不過此刻心中雖然對李逸晨的實力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但仍然沒有人覺得李逸晨接下來會有半分勝算!&1t;/p>

&1t;/p>

因為李逸晨對力量的運用仍然更多的是停留在以自身之力禦敵的位置,而方元基那看似平凡的一掌中,除了自身的力量,更包含著更多對法則之力的調動!&1t;/p>

&1t;/p>

換言之!李逸晨這一掌是自身力量的極致,而方元基這一掌,則是自身之力加上天地間的法則之力的總和!&1t;/p>

&1t;/p>

落足點的不同,那麼效果自然也會不同!&1t;/p>

&1t;/p>

雖然一力破萬法,但是李逸晨本身境界就不如方元基,如今手法上又落了下乘,那麼不用等到最後,所有人似乎都已經看到了結果。&1t;/p>

&1t;/p>

不過就在這一刻,李逸晨無名指上的逍遙聖戒卻閃過一抹令人難以察覺的光華,隨即無數的力量湧入李逸晨的體內,從四條被李逸晨早已打通的隱藏經脈中齊頭並進,瞬間注入李逸晨的右臂之上!&1t;/p>

&1t;/p>

李逸晨的右臂陡然加,快到越所有人的視線的地步,轟的一聲與方元基的手心撞在一起。&1t;/p>

&1t;/p>

接著一聲哼悶中,方元基整個人立刻暴退而去,雖然此刻方元基仍然極的運轉著功訣,保持著他的雙腳如同生根般的牢牢緊貼地面,但雙腳所劃過之處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深及寸許的划痕之際,亦出無數的轟響爆裂。&1t;/p>

&1t;/p>

噗……在後划十餘丈之後,再也不支的方元基一口真血噴出,隨即整個人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他之布下的防禦光幕之上,然後又重重掉落地上,再次被摔得噴出數口真血。&1t;/p>

&1t;/p>

「你……你……」落地的方元基指著李逸晨,眼神中充滿著震驚與不信的緊盯著李逸晨,一時卻不知說些什麼。&1t;/p>

&1t;/p>

親自體會了的方元基才知道剛才李逸晨那一掌是多麼的恐怖!&1t;/p>

&1t;/p>

在兩人手心接觸的一瞬間,方元基只感覺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直擊碎自己的攻擊,隨即撞在自己的身體之上,那種感覺就好像一座大山重重的撞在自己身上一般。&1t;/p>

&1t;/p>

哪怕在感覺到李逸晨攻擊的力量遠遠越自己的想象後方元基第一時間立刻引導著全身的力量企圖去化解那股襲入體內的力量,但李逸晨攻入體內的力量實在太過狂暴,以至於支持片刻之後,防禦被擊潰的方元基直接被震飛出去。&1t;/p>

&1t;/p>

不過此刻的方元基已經無心去糾結自己失敗的問題,因為落地之後,方元基本能的想要運轉功訣壓制傷勢的時候,卻現自己的丹田彷彿的去了知覺一般,自己更是連神魂都感應不到。&1t;/p>

&1t;/p>

所以他在指著李逸晨說了兩個字之後,立刻檢查起自身的情況!&1t;/p>

&1t;/p>

丹田、神魂!乃是根本中的根本!若是這兩者受損,那麼方元基人生的方向將會從此改寫!&1t;/p>

&1t;/p>

而其他人雖然不知道方元基此刻的情況,但此時仍然一個個充滿著震驚的望著李逸晨!&1t;/p>

&1t;/p>

雖然如今他們仍然無理解李逸晨那看似隨意的一擊中為何會蘊含著如此狂暴的力量,但是他們卻不得不承認,李逸晨這一擊中的力量太過恐怖。&1t;/p>

&1t;/p>

哪怕是像龍雲嘯和秋萬山這樣的人物也不得不承認,就算他們親自出手,也不可能達到李逸晨這樣的效果。&1t;/p>

&1t;/p>

原本有幾個打算這次打壓一下荒神堡的勢力的人,此刻也在心裡暗自慶幸著方元基先去試了李逸晨的實力。&1t;/p>

&1t;/p>

雖然他們自信在知道了李逸晨有這等手段之後,他們絕對不可能給李逸晨這樣硬拼的機會,但若是不知道的話,他們也很可能做出和方元基一樣的選擇,而這樣選擇的結果自然也就不言而喻。&1t;/p>

&1t;/p>

哪怕不會像方元基好么凄慘,但落敗卻是必然!&1t;/p>

&1t;/p>

凌錦詩此時同樣大睜著雙眼緊瞪著李逸晨,顯然她也沒有想到,自己隨著找的一個剛入門的弟子居然會有這等驚人的手段。&1t;/p>

&1t;/p>

「啊……」不過就在所有人都震驚不已的時候,李逸晨卻是彷彿此刻才回過神來一般,看著方元基道,「方公子……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沒想到你居然這麼不堪一擊!」&1t;/p>

&1t;/p>

「你……」此刻依然沒有感應到體內丹田和神魂存在的方元基聽著李逸晨這番話,氣急攻心之下,更是直接一下子暈死過去。&1t;/p>

&1t;/p>

「凌師姐……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千嘯門的弟子這麼差,不然我也不會那麼用力了!」見狀,李逸晨更是著急起來。&1t;/p>

&1t;/p>

他既然出手,那自然不僅僅是想要打敗方元基他們那麼簡單,雖然李逸晨知道這樣的事端不可能引兩方的大戰,但至少也可以為提前埋下一些伏筆。&1t;/p>

&1t;/p>

不過雖然有心挑駁,但李逸晨那番話,配合著他此時略顯驚慌的神情,看起來到更像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擔心自己犯了大錯而被荒神堡拒之門外!&1t;/p>

&1t;/p>

不過服過丹藥之後景輝已經蘇醒過來,剛才看著方元基那般情況,亦趕緊上前,顧不得自身傷勢,連忙將天道力注入方元基體內,使得剛剛醒來的方元基又聽到了李逸晨這番話。&1t;/p>

&1t;/p>

「那個切磋較技,偶有誤傷也是不可避免的,不過你以後注意就行了,先過來吧!」雖然感覺以後若是自己帶著李逸晨這傢伙參加這樣的小聚似乎也不錯,但如今方元基他們已經那麼慘了,凌錦詩自然也不可能說出太過刻薄之言,畢竟無論怎麼說,方元基他們也是龍雲嘯所帶來的,多少還是要給龍雲嘯點面子。&1t;/p>

&1t;/p>

「李逸晨……你居然碎了方師兄的神魂!」就在李逸晨剛走到凌錦詩身後站好之時,景輝卻充滿著怒意的直盯著李逸晨大吼起來。&1t;/p>

&1t;/p>

剛才在為方元基注入天道力的時候,景輝就感覺到情況有些不對,一番細查之下,立刻感覺到此刻方元基體內的神魂已經破碎,化著各種凌亂的力量遊盪于丹田之中,而更可怕的是此刻方元基的丹田也極不穩固。&1t;/p>

&1t;/p>

若是丹田再破碎的話,那麼方元基的神魂之力游出體外,到那時,方元基就不是還能不能修鍊的問題,而是就算不死也會變成白痴傻子的結果。&1t;/p>

&1t;/p>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