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和吳庸,肥仔他們是在辦公司外面的,李天辰並沒有讓他們進入。

雖然關著門。

可隔音效果並不怎麼樣的。

再加上裡面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時而砸凳子碎裂的聲音,時而又是有人的鬼哭狼嚎的聲音。

這些聲音混合在一起,想要不吸引人的注意力是不可能的,只是短短的幾十秒鐘,就吸引了幾十人過來外觀。

因為門被關著,外面人看不到裡面究竟是什麼場景的。

可從裡面發出的動靜,大家也能夠感覺的出來,裡面絕對是在上演一場『殊死搏鬥』。

「哇,誰膽子這麼大,敢在這裡打架?」

「這裡可是學校呢?」

「我怎麼感覺好像是語文老師吳曉輝的聲音?」

「我也感覺好像是他。」

圍在外面的人越來越多,因為看不到裡面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所以耳朵都豎的老長。

沒過多久,裡面的動靜徹底的停了下來。

裡面突然之間變得安靜無比。

「結束了嗎?」

「打完了?」

「打完了是不是該出來了?」

「讓我們看看究竟是什麼人在裡面打架?」

「膽子也太大了點吧?」

咔嚓!

大家的議論之聲還沒有完全落下,辦公司的大門便是被人從裡面打開。

房門開啟。

李天辰單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面不改色,就好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不急不緩的走了出來。

看到有人走出來,圍在門口的大家立刻分開。

李天辰走出來之後,所有人都好奇裡面究竟是什麼人,他們究竟怎麼樣了。

立刻衝進去一看。

結果。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

那三個人皆是鼻青臉腫不說,腦袋仲的跟豬頭似的,更加令人捧腹的是,他們身上的衣服褲子也都全部被扒拉了下來,三個人光著身體蜷縮在角落邊。

狼狽不堪。

「我的天啊,是吳老師,王楚風,馮宇?」

「連老師都敢打?」

「這李天辰的膽子怎麼這麼大?」

所有人都不由的震驚了。

紛紛轉頭看著遠方,在那裡正由一道孤傲的背影,右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緩步的走向校門之外……

出了校門,李天辰從口袋裡摸出白狼煙,抽出一支點燃。

「沒想到教訓這三個傢伙,竟然能夠獲得這麼多的功德。」剛才李天辰在教訓完王楚風他們三人之後,總共獲得了二百七十多系統獎勵的功德。

「我現在的功德,已經積累到了五百三十七了,離下一等級還差四百多。」李天辰現在系統等級是一級的,想要升級到二級,總共要一千的功德的:「升級還有些距離,我『賞善罰惡』已經積累到了四次,在來一次『賞善罰惡』,就累計五次了,到時候就又能夠抽獎了。」

在校門口的位置,停著一輛蘭博基尼超級跑車。

這輛車子的出現,吸引了無數人的眼球。

然而,更加吸引人眼球的絕對不是這輛奢華的超級跑車,而是那斜靠在超級跑車上,帶著墨鏡,正隨意的玩弄著自己的指甲,神情看上去漫不經心,然而絕對堪稱禍國殃民級別的超級大美女。 這位超級大美女,腳底下是一雙白色的高跟鞋,肉色半透明的薄絲襪緊緊的將包裹在她那大腿上,令的她這雙本就修長的美腿更加的惹人眼球。

我就喜歡你做作的樣子 黑色的包臀短裙,這短裙明顯有些偏緊,整個渾圓挺翹的臀部完全被承託了出來。

上半身竟然只是一件簡單的弔帶!

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穿弔帶的女人,都是身材極為不錯的女人,或者說是對自己的身材極為自信的女人。

秦月妍便是這一類自信的女人。

要知道這裡是學校的門口位置,又是放學的時候,是人流量的高峰期,突然出現這等極品中極品的女人,自然是極為惹人注意的。

她的年齡現在是二十多歲。

已經是過了少女那稚嫩的年齡,在她的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一股令男人心碎的成熟韻味。

幾乎是所有從旁邊經過的人,無論男女皆是忍不住的會朝那邊多看幾眼。

有一些膽子稍微大些或者自以為良好的那些雄性牲口們,本想上去搭訕的,然而還未等他們靠近秦月妍,一道犀利到令的他們心寒的冰冷眼神便是瞪了過來。

貌似,這女人有些不好惹啊。

只能夠望而卻步!

秦月妍自己都不知道拒絕了多少自以為是的傢伙了,突然眼神為之一亮,踩著高跟鞋跑了起來。

要知道她現在穿著的可是短裙。

而且還是包臀比較緊緻的那種,這一跑起來,臀部扭動厲害,看著周圍的雄性牲口們眼珠子都快要從眼眶當中蹦躂出來了。

這女人先前還那般的高冷,無論是誰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的眼神。

可為什麼現在卻是突然之間興奮了起來?

是見到誰令的他興奮?

「李天辰。」奔跑中的秦月妍跑向從校門口當中的李天辰,因為她穿著的是並不合適奔跑的高跟鞋,所以跑起來並不快。

隨著李天辰三個字從秦月妍的口中脫口而出,周圍所有人不由的愣了一下。

然後快速的轉頭看去。

便是瞧見,單手插在牛仔褲口袋,左手還夾著一根煙的孤傲少年,徐徐的從校門口走了出來。

「怎麼又是這個傢伙?」不少人都認識李天辰的。

他們對李天辰的印象還是存在於前些天,高三七班全班女生倒追李天辰的哪一件事上,先前李天辰走王楚風他們還沒有傳到這邊來的。

試想一下全班女生都追求一個男生,那這個男生究竟是該多麼幸福的人啊?

無數人都嚮往的。

說白了,就是羨慕的。

可如今,如此的極品女子竟然又是沖著他來的?

我的天啊,李天辰究竟有什麼好的?

當大家看到這女人竟然又是沖著李天辰而來,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先前企圖上前搭訕而失敗的那些雄心牲口們,都恨不得自己就化身為李天辰,然後迎接這超級美女的投懷送抱。

聽到有人叫喚自己的聲音,原本目不斜視的李天辰這才轉頭看了一眼:「是你?你怎麼來了?」

李天辰的言語平平淡淡,並沒有大家預料中的那種開心,興奮之色。

甚至隱隱約約感覺,有種嫌棄她的感覺。

似乎嫌棄對方前來似的。

這就令大家奇怪了,要知道如此的極品女人,換做大部分男人都恨不得有這麼一個超級女神來找自己呢。

你李天辰不笑臉相迎也就罷了,反而還嫌棄對方。

裝,你就死命的裝吧?

「你這麼說,是不是不想我來?」來到李天辰的面前,秦月妍露著甜甜的笑意。

「我如果說不想,你會現在就離開嗎?」李天辰依舊是臉色平靜。

呃?

秦月妍被李天辰這傢伙嗆的頓時語塞了起來。

白了李天辰一眼:「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好心好意來找你,打電話給你也關機,我頂著烈日在這裡等了你足足半個小時,你非但不絲毫感動,見了面對我態度還這樣,我秦月妍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李天辰沒有說話,摸出了口袋裡的電話。

發現手機是黑屏的。

倒不是他關機,而是死機了。

他這電話本來就破,經常死機的。

李天辰想要開機,結果,丫的,開不起來了。

索性也就不開了。

把手機塞入口袋中,李天辰這才說道:「我說,你特地來找我不會就是為了和我說這個吧。」

「當然不是了。」琴月妍雙手別在身後,身體微微前傾,一雙透徹明亮的大眼睛看著李天辰,面帶神秘般的微笑,低聲道:「我想你了,所以來看你,不行啊!」

吐氣如蘭。

在加上這般軟言細語的說話,恐怕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抵擋不住這般柔情的。

此刻,若是要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這個女人,柔情似水最為合適不過了。

「你這是要使用美人計了么?」李天辰撇了撇嘴:「你認為你這一招對我會管用?」

「沒用么?」秦月妍依舊是帶著自信般的笑容:「說的也對哦,某人才剛剛失戀,失戀的人心情都不好。」

「經過調查,女人若是剛失戀的話,這個時候對其下手,成功的概率會大大增高,因為這個時候的女人是最為脆弱的時期,也是最需要人關心的時期。」

「可是男人不同,和女人恰恰相反,一旦失戀,短時間之內是無法從那段感情中走出來的。」

「所以,男女戀愛,若是雙方都動用了真感情,往往更受傷的一方都是男性。」

「因此,這個時候美人計對你來說,幾乎無用的。」說到這裡,秦月妍無可奈何的聳了聳肩膀。

她見李天辰對自己一直是保持距離愛理不理的樣子,還以為是因為失戀了心情不好的原因。

李天辰有些無語:「你這都是從哪裡聽來的這些謬論?說的自己好像是戀愛專家一樣。」

「我可是連戀愛都沒有談過呢,不敢自稱戀愛專家。」秦月妍淡漠一笑:「我聽說你原女朋友被一個叫做王楚風的傢伙給搶走了,想必你一定恨死他了吧,怎麼樣,想不想要收拾他?」 秦月妍接觸李天辰的目的其實是非常簡單的,依照她爺爺秦悟道的要求就是想盡辦法接近他,取得他的信任之後拉攏他進入到自己的秦家來。

而秦月妍經過了幾次的試探,已然知曉,單純依靠美人計是行不通的。

所以,她一直在尋求讓李天辰信任自己的其他辦法。

而就在她調查李天辰背景的時候,她發現了李天辰的『情史』。

就在一個月前,他被人給甩了。

甩他的那女的叫做楊麗麗。

而楊麗麗則是跟著一個叫王楚風的人給跑了。

對於任何一個男人來說,自己的女朋友被人給拐跑了,自然是極為痛恨對方。

霸道皇叔該吃藥了 所以在秦月妍看來,若是能夠將王楚風給解決了,就算不能夠將李天辰拉攏進入自己的秦家,那麼也定然能夠讓他對自己的好感上升那麼一些的。

一旦有了一些好感之後,以後接觸起來,就更加的容易了。

萬事開頭難就是這個道理的。

而一旦開了一個好頭,後續的事情就簡單了。

因此,秦月妍才會主動提出替李天辰收拾王楚風的。

「你的意思是說,你有辦法收拾的了王楚風?」並沒有秦月妍意料中的興奮,李天辰只是淡漠的撇了撇嘴,道。

「這是當然了,我們秦家在南延市還是有一些能量的,只要你點個頭,王楚風包括他所在的家族,能夠令的他立刻就破產。」秦月妍自豪的道。

看她那般自信的神情,貌似要讓人家破產,是頗為簡單的事情一般。

「不用了。」李天辰直接說道。

嘎?

秦月妍頓時愣了一下。

這傢伙竟然拒絕了?

本來,她以為李天辰肯定會答應的。

畢竟,那個王楚風那個傢伙,可是將他的女朋友都給搶了。

有哪個男的不想要看到自己的情敵落魄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