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鐵,你現在要一直在暗中保護他,不到生死一刻不要出手!」羅蕭天對著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人說。

「屬下遵命,誓死保護羅續少爺!」羅鐵旋即身影一閃便是轉身離去。

府內另一處房間,有一對人在對話。

「兒子,這是一顆下品二階無極丹,能讓你的修為能瞬間提升一階達到印師三重。」羅力說。

「無極丹,爹你竟然有這種丹藥,為啥不要拿出來?」羅飛說。

「我沒想到羅續那廢物突然變得這麼厲害。看來他的機遇不小啊!」

「哼,這次我一定能殺掉他,後山狩獵大比就是他的祭日!」

「好好,就是他的祭日!」

………… 羅家,一處林間小道上有一男兩女。

「哥,你真的沒事嗎?」趙欣看著臉色愈發蒼白的羅續著急地問。

「沒事……」羅續說完便是噗嗤一聲吐出一口淤血,旋即兩眼一抹黑,倒在趙欣的懷中昏了過去。

其實剛才的羅續也是強弓之末,但他卻是將羅飛給嚇破了膽,直接認輸投降。從某種意義上說,羅飛是輸給了自己,如果不是他意志不堅定又怎會出現這種情況。往往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唯有打敗自己才是最大的勝利。其次羅續其實也根本沒把這家主之位放在眼裡,之所以爭奪是因為他知道害他的人極有可能是羅飛父子;二是因為師父、逍遙前輩、他的父母,他要走出焚源城,成為這個世界的頂級強者,才能保護他身邊的每一個人。他有太多的疑惑要去解決。

如果羅父子知道羅續根本沒把家主之位放在眼裡,不知道他兩會有何感想?也正因為他們的邪惡的慾望才導致他們不可能坐上這家主之位。

「九弟,你受傷了,我看看!」羅靜說完便是用靈力探查羅續體內的傷勢。發現羅續受傷極重,內臟幾乎沒有一處完整的,肋骨也斷了好幾根,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不被別人發現堅持下來。

「咦,我的靈力……竟然全部消失了?難到是被他吸收了。還是……」羅靜低聲喃喃地說。

「靜兒姐姐,我哥他怎麼樣,有事嗎?」趙欣急忙問。

「受傷極重,但是我剛剛探查他的筋脈時,靈力卻是完全消失不見。我們先扶她回去休息吧!」羅靜說。

「嗯。」趙欣說完便是和羅靜架著羅續會到他的房間內。

他們有的同時,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

「少爺,我剛剛跟蹤羅續他們,發現羅續也是受了極重的傷,之前他也是強撐!」一道嘶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哼,我竟然上當了,這該死混蛋廢物!三天後我一定將今天的恥辱讓你百倍奉還!」羅飛歇斯底里的怒吼。活生生地像個罵街的潑婦。

看到這一幕,那位黑袍老者也是眉頭一鄒,對羅飛現在的的表現十分不滿意。但又沒有辦法,畢竟他就是一介奴僕。

「潭老,你繼續監視羅續,有情況馬上彙報。」羅飛說,眼神閃過一絲陰毒。

「老奴遵命!」潭老說完身影便是轉身

一閃消失不見。

羅續的房間。

「唉,這小子最後還得靠師父我幫你啊。」說完金志天便是運轉自身的靈力暗中替羅續療傷。咦,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靈力竟然無法幫他療傷還被阻擋住了?奇怪奇怪真是奇怪!難道他的體內還會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秘密?嗯,一定是這樣。看來只能靠你自己了,為師我也無法幫你了。想到這,金志天那虛幻的身影便是緩緩消失不見。

「欣兒,你看著他。我去找些療傷靈藥來幫他儘快恢復傷勢!」羅靜說,隨後便是轉身離去。

「哥,你不會有事的!」趙欣走到羅續床前,玉手緊緊抓著羅續的大手說。

但誰也不知道的是,羅續現在體內出現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幫他快速恢復傷勢。經過這次重傷,這股力量竟然在強化他的筋脈。

吱吱——小白此時從懷裡蹦出來叫著。

「小白,不要叫,別吵著哥!」趙欣說,旋即伸手將她抓了過來,輕輕地撫摸著她的白色小腦袋。

哼,我吵著他!他皮糙肉厚。還有你個小丫頭片子,敢敢摸本公主的高貴的頭。小白心想惡狠狠地瞅著趙欣。

「呃,小白,你這是什麼表情?我又沒對你做什麼!」趙欣旋即靈動的大眼睛一轉便是笑眯眯地看著小白

吱吱——小白看著趙欣那詭異的笑容,頓時渾身一寒。

隨後,小白尾巴便是被趙欣的小手拽了起來。倒提著小白走到門外,直接扔了出去。

「小白你先出去玩會,一會我在找你!」趙欣的聲音傳了出來。

吱吱——小白被趙欣給摔了個狗吃屎,痛的她直叫。

你你,臭丫頭,竟敢這麼對我!你給我等我!小白心想,隨後惡狠狠地盯著趙欣說。

趙欣似乎也感覺到小白的氣憤,轉身回到房間將門關上。

小白緩緩地爬起來,走到房間門口。

被趙欣趕出來,她也不知道去哪。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出來了。現在的她還是有點想念羅續那溫暖的胸懷。哎呀,我的天,你想什麼呢,不知道害羞!他有那麼好嗎?忘了他是怎麼對你的!他就是個臭流氓…………想到這的小白也是一臉的糾結,不知道該做什麼。

房間內羅續此時則是在做夢。

在夢中,羅續靜坐在一座神密的空間中,這裡到處是繁花盛開,溪水長流,幽靜空靈的山谷,偶爾傳來陣陣的獸鳴聲。

「這是哪裡啊,我怎麼會在這裡?」躺在地上的羅續喃喃地說。

但過了好久也不見有人回答他,於是他站起了打量著四周,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逐漸鄒起眉頭。羅續心中想,這裡不會就自己一個人吧,如果是這樣我該如何出去呢?不對,既然我能進來,就一定有出去的辦法。還是走一走看看,說不定還能想到出去的方法。

就這樣,一個少年身影在這片神秘空間里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日出日落,周而復始,循環不息。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何如此奇怪,時間的流逝好快,這是詭異!對了師父呢?我怎麼把他給忘了!他老人家一定知道這裡是那。羅續想到這便是開始聯繫金志天,但發現根本沒有任何回應,就像是憑空蒸發了。

羅續感覺到這裡是如此的詭異,表面上這裡風景十分美麗迷人;內里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

這讓人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嘭——

「哎呀,什麼東西撞到我的頭了?」羅續說話的同時被反震之力給震退,其額頭上瞬間大了幾分。反應過來的羅續用手向前觸摸,突然發現這裡竟然有一道透明的屏障。

突然此時一道亮光,和熟悉的聲音傳來…… 「哥,你醒醒啊!別嚇我……」羅續被趙欣這一聲聲熟悉的叫聲給叫醒。

「呃……我沒事,就是多睡了一會。」羅續睜開緊閉的雙眼緩緩地說,旋即便是掙扎著要坐起來。看到這一幕的趙欣趕緊將他扶起來靠在床邊。

「哥,你都睡了兩天半了。要是在不醒來就要錯過明天的比賽了。」趙欣說,眼神一直盯著羅續。看到這樣的趙欣,羅續也是納悶這丫頭怎麼了。

「你幹嘛這樣看著我?」羅續說。

「沒事,我沒有。對了小白還在外面呢,我去找她。」趙欣故意岔開話題,旋即出門而去。

吱呀——門打開后發現小白一臉委屈的瞅著趙欣。

「小白,對不起啦。」趙欣說完便是伸手欲要將她抱起時,她卻急忙躲開向著羅續跑去。嘴中還時不時地叫喚著,聲音還有點凄慘,像是被趙欣給虐待了。

看到這一幕的趙欣眼角也不由的一抽心想,這小白鼠難道懂人性?

其實小白也就是怕趙欣又拽她的尾巴,將她摔在地上。所以直接跑到羅續面前。

看著眼前的一人一鼠,羅續也不由的笑了笑說:「小白,你啊,肯定又沒幹什麼好事。」

吱吱吱——小白叫喚著,像是極力抗議羅續說的話。毛茸茸的小白爪子胡亂地比劃著。

「行了,過來吧!別比劃了。」羅續無奈地搖了搖頭說。

最終,小白也是不在理會他和趙欣,直接竄回羅續的懷中。

另一間房屋內,有一位身穿青色長袍的少年和一位身穿黑褐色長衣中年人。

「羅飛,你的傷都好了沒!」中年人急切地問。這人真是羅飛的父親羅力。

「呃,好多了,我的傷幾乎好了,爹你不用擔心了!」羅飛說

「嗯,趕緊吃了這無極丹提升實力吧,明天就要開始比賽了。」

「哼,該死的羅續,竟然敢騙我,我竟然沒有看出來他當時已經是強弓之末!」

「呃……這個也不能全怪你,就連我都沒有看出來他是強弓之末。這說明他隱藏的太厲害了,你小子可得給我小心點,別出岔子!」

「嗯,這傢伙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得要好好計劃一下如何才能幹掉他。」

「的確得好好計劃一下,讓羅續這次插翅難逃!」

「爹,後山狩獵不是四大家族都要參加嗎?我們就這樣……」羅飛說完便是殘忍一笑。

「好,這個主意不錯,不愧是我的兒子!哈哈哈!」羅力聽到羅飛的提議覺的很不錯,至少人殺掉羅續又能擺脫嫌疑。

隨後,羅飛開始服下無極丹,瞬間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此時羅飛感覺體內的靈力飛漲了好幾倍最終他順利突破到印師三重。

不愧是下品二階丹藥,竟然能消除我衝破修為瓶頸時帶來的痛苦,真是個好東西。但是一生只能用一次,多了也就沒用了,羅飛心中想。

「哈哈哈,你小子修為突破到印師三重,羅續那陰險的小子肯定不是你的對手了。畢竟上次他也受傷極重,只是偽裝的好而已。這次你小子可別在上當給我丟人了。」羅力說。

「哼,該死的羅續竟然讓我丟了這麼大的人,我這次不會放過他的,進入後山就找個沒人的地方幹掉他。」羅飛一臉陰毒地說。

羅府,一座偏僻幽靜的小院里,一位看者緩緩走來,他滿頭白髮,身穿一身青色長衣,但精神矍鑠,步伐有勁。這人正是羅家家主羅蕭天。此時他的眼睛緊緊盯著前方正在練劍的羅續。

心中也是疑惑,他不是受了極重的傷勢嗎,這麼快就恢復過來了?但事實就是羅續在專心致志地練劍,絲毫沒有他的到來



「一陽破滅!」

「二陽破殺!」

「三陽狂殺!」

……………

「天陽萬里!」

看著羅續將這一套劍法修鍊的如此精妙完美的羅蕭天陡然一愣。便是心想,這小子也不知道從哪裡學來這麼強大的劍招,看來他的奇遇也不小,我的擔心看來是多餘了。經過剛才羅續的表現,他已經可以確定羅續他的傷勢完全恢復。想到這他便是微微一笑而過。

突然,羅續停了下來,原來他這時才注意到這裡有一個人,還沒想到是他的爺爺。

「爺爺,你什麼時候來的,也不說話?」羅續說,此時他的額頭上掛滿汗珠。

「呃,也是剛來,看你專心練習劍法,我也不能打斷你啊!」羅蕭天說,眼角鄒紋眼鄒起,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喜悅。

「呃,是這樣啊!對了,不知道爺爺來找我有什麼事?」

「沒啥事,就是你不是要出去歷練嗎?爺爺不攔你,就是送給你一些東西,希望你能用得到。」羅蕭天說完,便是手中光忙一閃出現一個巨大的包袱,隨後遞給羅續。

「孫兒多謝爺爺。」

「咱爺倆還這麼客氣?記住,你的命是最重要的,實在不行,就回來不要逞強……爺爺只要還活著,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嗯,孫兒一定惜命,活著回來。你老就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羅續說,眼角突然濕潤模糊了。隨後便是揉了揉眼

繼續說:「爺爺,我出去這段時間,你可要幫我看好欣兒,還有您要小心羅力父子,他兩覬覦您的家主之位已經很久了。」羅續說。

「唉,都是我的兒子啊,如將來他倆做錯,希望你能放過他們一馬。爺爺知道你不在乎這家主之位,你早晚都是要離開家族,外面世界才是你的舞台。」羅蕭天說完,瞬間感覺他蒼老了好幾歲。畢竟都是他的兒子,兒之錯,父之過。他也有很大的責任。其次他也懷疑是不是羅續知道羅力父子對他做了什麼,才讓他離開家族出去歷練。

「好了,只要他們不是鐵了心的要殺死我或是害我身邊的人,我答應你將來放他們一馬。」羅續說,其實他也能明白羅蕭天的苦衷。

「好了,爺爺就先離開了,不打擾你了!」羅蕭天說完,便是轉身離去。羅續看著他那蒼老的背影修鍊縮小成一個點,最後消失不見,眼角淚水早已滑落下來。 清晨,焚源城外的南部人來人往,一時間這裡熱鬧非凡。原因就是四大家族將在這裡進行一場狩獵大比。

人群中,有一對少年男女,男的一身白色長衣風度度翩翩,英俊瀟洒,在與人談笑。女的身著淡雅青衣,身姿修長而柔韌,香肌玉膚,淡掃娥眉,一對墨黑色的雙瞳,顧盼流轉。

這兩人正是羅續和趙欣。

「哥,你說你能在這次比賽中取得第一嗎?」趙欣挽著羅續的手臂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畢竟四大家族中比我厲害的天才多了去了!」羅續苦笑一聲回應到。

「哦,不過我信你一定能打敗他們的!」

「呃,」

羅續說,心想這丫頭從那來的自信。

「聽說其他三大家族都有不弱與羅續這樣的天才,他想拿第一,難啊!」突然出現在羅續和趙欣面前的羅靜悠悠一嘆后緩緩地說。那樣子分明是覺得羅續拿不到這次比賽的第一。

「哼,我哥是最棒的!肯定是第一!」趙欣反駁到,扭頭將小臉一轉,不在理會羅靜。

「呦,脾氣還挺大!我不就說了羅續幾句嗎。看你這麼大的反應,是不是看上我弟弟了?」羅靜向前一步走到趙欣面前問。

「我……我沒有!」趙欣吞吞吐吐地說。此時她感到小臉發燙,心臟跳動加快。也幸好她現在是將紅撲撲的小臉扭了過去,才讓他此時的尷尬少了幾分。

看到兩女如此的一幕,羅續趕緊前去將羅靜拉了回來岔開話題說:「姐,行了趕緊走,比賽的時間就要到了!」

「嗯,我們走吧!」羅靜對著羅續嫣然一笑,隨後轉身離去。

「欣兒,走吧!」羅續上前拉住趙欣的小手。

隨後他們一行人陸續來到後山森林一處空地。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站在一起的人群。其次站在正前方的四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和一位身才魁梧

青年男子。

在正前方的四人中,他看到了他的爺爺。心中想,這就是四大家族族長和城主了,沒想到這城主

這麼年輕。

「聽說羅家又出現了一個天才!」

「沒錯,聽羅續在前幾天以印者九重巔峰的實力打敗了印師二重巔峰的羅飛。」

「羅續,你確定是他嗎?他不是因筋脈堵塞而幾乎不能修鍊的廢物嗎?」

「看來他是故意隱藏實力,想要扮豬吃老虎啊!」

「是真的嗎?印師和印者之間的差距可是如驚天溝壑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