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哥。」

「虎哥。」

「我們什麼時候得罪了你,你給我們一個道歉的機會。」

「你不要殺我們啊。」

其他的混子都恐懼於姜昆和秋虎兩人的威勢,根本不敢同姜昆和秋虎兩人做對,連連避讓著。

「你們沒有得罪我。」

「可惜,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那就是我們的主人,身為主人的狗,就應該咬誰!」姜昆和秋虎兩人完全被華新的折磨得發至心底的恐懼和誠服,一輩子再也不願意承受一次那種折磨和煎熬了。

「啊!」

「主人!」

……

連連躲閃的混子,立刻愣住了,也意識到了什麼。

他們不由紛紛向著華新看了過去,腦子裡面頓時湧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怎麼可能?」

「他居然是昆哥和虎哥兩人的主人。」

「不說昆哥,就說虎哥,那可是東海四霸之一啊,是誰敢得罪的人物么?」

一群混子全部都傻了,而這麼一瞬間,姜昆和秋虎兩人根本不給二人反應過來的機會,就朝著他們砍了過去。

「噗嗤。」

「噗嗤。」

啊啊啊。

一聲聲的慘叫頓時回蕩在空曠的廢棄的建築樓里。

「昆哥。」

「虎哥。」

豹子見姜昆和秋虎兩人根本不給面子,面上不斷抽搐著。

他豹子根本就得罪不起姜昆和秋虎兩人,但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人這麼砍殺。

「不要再砍了。」

「我們沒有得罪你!」

豹子驟然喊了一聲,就去阻攔姜昆和秋虎兩人。

剛伸出手去,姜昆和秋虎兩人手中的尼泊爾砍刀就朝著豹子招呼了過去。

「昆哥。」

「虎哥。」

……

豹子躲避了開來,目眥欲裂的瞪著姜昆和秋虎兩人。

「找死!」

「得罪主人,你們都得死!」

姜昆和秋虎兩人爆吼了一聲。

「啊啊啊!」

「姜昆,秋虎,既然我們都要死,那就別怪我們了。」

「兄弟們,不要給他們客氣,上。」

豹子紅著眼吼道。

「這……」

「這……」

其他的混子都是一愣。

雖說豹子已經說了話。

但是,姜昆和秋虎是什麼人,那可是道上成名很久很久的人物,根本就不是自己這些小人物能夠得罪的起的,一旦對兩人動了手,恐怕後患無窮,自己的家人都會受到牽連。

「老大。」

「我們不敢啊。」

「是啊。」

「我們不敢啊。」

……

躲避著的混子,都不敢對兩人動手。

「都要死了,還不敢。」

「只要把兩人幹掉了,誰會知道。」

「況且,我們是替蘇小姐辦事,蘇家的能量豈是你們能夠知道的。」

豹子連聲說道。

「給我殺了他們。」

蘇小小見此一幕,眼中儘是憤恨之色。

小小的一個酒吧服務生,居然敢和自己這麼做對。

「啊……」

這麼一愣聲的功夫,一名混子便被砍了一刀。

他不由慘叫了一聲,被砍的巨疼+上連連躲閃的窩囊,讓他心中充滿了憤怒,揚起手中的砍刀就下意識的朝著姜昆和秋虎兩人砍了過去。

「啊!」

姜昆肩膀上頓時就被砍了一刀,疼的他發出慘叫聲。

「噗嗤。」

姜昆慘叫了一聲,如同瘋狗一般,手中的尼泊爾砍刀就朝著對方捅了過去,噗嗤一聲,整把尼泊爾砍刀就捅進了對方的身體裡面。

「啊啊啊!」

「上!」

「他們是道上的前輩,是大佬了不起啊。」

「兄弟們,我們不是任由他們砍殺的菜瓜。」

「大家一起上,砍死他們!」

(本章完) 「大家一起上,砍死他們!就是死了,也夠本了。」

豹子等混子徹底窩火了,兇狠的瞪著姜昆和秋虎兩人。

一時間,提刀就向著姜昆和秋虎兩人砍去。

「嘶!」

姜昆咧嘴慘嚎了一聲,緊了緊尼泊爾砍刀,嘶牙道:「遙想當年,勞資也是一人一刀殺到今天這個位置的,哼。」姜昆舔了舔嘴唇,彷彿回到了當年的那個刀口舔血的日子。

「秋老虎。」姜昆凝視著衝過來的混子,嘴角翹了起來。

「姜昆。」秋老虎目不斜視,「好多年沒動過刀,砍過人了,怕是都快忘了什麼是疼了。」

「麻比的。」

「大佬了不起,勞資今天砍的就是大佬。」

豹子等混子提刀就砍了過來。

「殺。」

姜昆和秋虎兩人爆喊一聲,就朝著豹子等人沖了過去。

「噗嗤。」

「噗嗤。」

「噗嗤。」

……

豹子和姜昆、秋虎雙方,完全是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

姜昆和秋虎兩人完全無視對方砍刀,提著刀就朝著對方身上招呼過去。

一時之間。

姜昆和秋虎兩人頓時就被豹子以及剩下來的混子團團包圍了起來,一刀刀的招呼過去。姜昆和秋虎兩人悍勇無敵,悍不畏死,根本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尼泊爾砍刀就朝著豹子等人身上招呼著,鮮血四濺,頓時就染成了一個血人。

「哼。」

蘇小小見此一幕不由哼了聲,趾高氣揚的俯視著華新:「賤民,本小姐不知道你為什麼能讓姜昆和秋虎誠服於你,不過,那又如何,今天兩人註定會死在這裡,你也是一樣。」

「聒噪!」

華新冷漠的眼神撇了一眼,旋即看向刀刀見血的姜昆和秋虎兩人。

「聖獸煉體決。」

「聖獸古拳。」

華新爆吼一聲,渾身充斥著蒼茫蠻荒般的氣息。

砰!

右腳猛的一踏地面,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縫四散蔓延著。

他便如同離線之箭一般的沖了出去。

砰砰!

如同亘古蠻荒凶獸一般徑直把圍攏著姜昆和秋虎砍殺的兩名混子給撞飛了出去。

咔咔。

咔咔。

兩人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涌了過來。

脊柱斷裂的聲音清晰的傳入了兩人的腦海之中,身體彷彿被打穿了一般。

撲通。

撲通。

一般的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卻是已經沒了氣息。

「砰砰砰!

旋即,三拳兩腳,直接把剩下的豹子等人直接轟殺。

慘烈血腥的一幕頃刻間嘎然而止。

華新如同降臨的王者一般,巍峨如山,屹立不倒。

「主人。」

「主人。」

姜昆和秋虎兩個人這個時候,才感覺到渾身處處傳來的巨疼,撲通以聲就跪在了華新的面前。

「你們做的好。」

華新淡淡的看著渾身是血的姜昆和秋虎兩人。

「這是生機膏以及培元靈液。」

華新隨手丟出兩物,交給了姜昆。

「外敷內服,保你們不死!」

「是。」

「謝謝主人賞賜。」

姜昆和秋虎兩人顫抖的接了過來。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