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袁老擺擺手道:「老夫說是這麼說,但迎人待客,化出一身枯骨總是不禮貌的,該道歉的是老夫。」

「袁老本心透徹,古今英雄無數,能看破這一點的可不多,」羅征拱手說道。

袁老盯著羅征嘿嘿一笑,扭頭對黎洛水說道:「洛水,羅霄的兒子可比他老爹說話好聽多了!」

黎洛水微笑道:「袁老,在道爭之地中我和羅征之間的話,你可是聽到了?」

「你們說了什麼?我沒聽到……」這袁老的頭搖的如同撥浪鼓一般,大約是體內的骨骼老朽了,他這頭顱搖起來裡面「咔咔」作響。

「袁老莫非要裝傻么?」黎洛水不高興了。

注意到黎洛水的表情,袁老臉上流露出無奈之色,「我的傳承就只是那把青陽傘而已!你們拿到了,可以離開了,我這裡有捷徑,要不要我送你們一程?」

「都到了這一步,你真的不願意麵對?」黎洛水盯著袁老質問道。

袁老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千梵域啊……老夫真的是嫉妒!可就算如此,勝算也不大。」

「妄你將本心修的如此透徹,但心中失了執念和勇氣,有個屁用!」黎洛水冷聲罵道。

聽到娘親開口罵人,羅征和羅嫣心中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袁老看看羅征,又看看羅嫣,苦笑一聲,「老夫的傳承就這麼些,洛水想要什麼就開口吧!」

黎洛水臉上露出一副得逞的表情,笑吟吟的望向袁老的身後。

在那裡插著一把古銅色的長劍。

這把長劍可是有無數個年頭了,此前一直被袁老抱在懷中,方才袁老凝出肉身後,就將那把劍插在了身後。 袁老注意到黎洛水的眼神,頓時一驚,轉身就將那把古劍抱在了懷中,彷彿抱著一個孩子一般。

「騰蛇劍都落在羅霄手上了!你竟然還打老夫這把劍的主意!」袁老叫嚷道。

黎洛水臉上流露出一絲無辜之色,「我又沒有說要你這把劍。」

聽到黎洛水這話,袁老的神色放輕鬆了一些。

不過黎洛水下一句話又讓他緊張起來,「不過承影這把劍,與一念善惡真意相得益彰,如果你將一念善惡真意傳承給征兒,這把劍亦贈與他的話,倒是絕配……」

「絕配個屁!反正別打我這把劍的主意!」

黎洛水說來說去,還是要打這把劍的主意,袁老頓時哭笑不得。

聽到娘親和這袁老之間的對話,羅征和羅嫣也是無奈的對視了一眼,現階段他們也插不上話,倒是不好說些什麼。

黎洛水忽然正色說道:「莫非袁老沒有想過,我們有一天返回母世界么?」

「想!當然想了……」袁老翻了一個白眼。

神域對於尋常人來說,異常的龐大,這就是一個完整的世界。

許許多多的真神們,才不關心什麼域外,什麼混沌,他們只知道神域,甚至只知道神域中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域,還有大大小小的神城,這裡就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

甚至許多聖人都是如此認為的,他們對於混沌並不感興趣。

可是袁老,黎洛水他們來自於母世界。

他們知道母世界才是混沌的中心,這神域雖然是蚩尤精心構造而成,組成形成一個完整的循環世界,亦能誕生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生靈,可這又如何?再完美也不過是一條船兒罷了……

袁老做夢都想有一天回到母世界。

他甚至都後悔當初,自己就不該上這條船,死在母世界也要比這裡好!

「父親說這條船上,終究有一天會誕生希望,」黎洛水說道。

「那希望應該是在黎民之中誕生!而黎民被殺光了!」袁老駁斥道。

無數黎民都是黎族九部的後代,他們之中多多少少都有蚩尤血脈,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確有希望誕生最純正的蚩尤血脈之人,他們在混沌的深處不斷地壯大,或許肩負著重整黎族的重任。

這個想法的確不錯,即使母世界中的黎族被斬盡殺絕,神域中也能保存希望的火種。

但隨著帝鴻氏派來的追兵,徹底抹殺了他們的希望!

聖族,也就是黎民,被斬盡殺絕!

這些年來,袁老一直處於絕望之中……

雖然他開啟了道爭之地,也不過是絕望之中的嘗試而已,他只是不願意看著神域墜毀罷了。

至於回歸母世界?

他知道那一天永遠都不可能到來。

「羅征他不是黎民嗎?」黎洛水反問道。

黎洛水這麼一問,倒是將袁老給問住了。

羅征蘊藏著純粹的蚩尤血脈,從羅征接觸到若木的那一刻,袁老就已經察覺了。

但純粹的蚩尤血脈又如何?

袁老曾經也擁有過……

「他,他只能算是半個黎民吧?畢竟他爹又不是我們黎族人!」袁老反駁道。

這話就有些無理取鬧了。

黎洛水怔怔的瞪著袁老好一會兒,臉色一沉,「這艘船原本承載的就是我黎族的希望,但現在你卻要選擇視而不見,當初父親選擇你作為船長,真是一個錯誤!」

話音落下,她扭頭對羅征說道:「征兒,嫣兒,我們走!沒必要求著這傢伙!」

說著長發飄飄,捲住了羅征和羅嫣,就要帶著他們離開。

袁老心中有了一絲觸動,伸手猛然一按之下,一股無形的力量自深井的上方壓制下來,將黎洛水攔住了。

「也許你說得對……」袁老苦著臉說道:「首領選錯了對象,我的意志的確不夠堅定,可黎族那麼多年輕俊傑,還有我們黎族的九大首領,還有十萬蚩尤衛……都敗了!我怎麼可能相信一名下位真神?」

「他不曾踏入彼岸境,就擁有千梵域!」黎洛水重申道。

「那又如何!一個千梵域抵得上我們黎族中的一個部族么?洛水……你離開母世界的時候還很年輕,你的歲月大部分時間都在神域中度過,你並不知道母世界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其中的一些妖孽,是你無法想象的!」袁老淡淡說道。

黎洛水沉默了。

對於母世界她的確沒有太大的發言權。

「不過,只要有一絲希望,哪怕是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都要試著去爭取一次,」袁老忽然淡淡的說道,「在這一點上,老夫不如你,也不如那個莽撞的羅霄!」

袁老說完后,淡淡的看著羅征,「當初你娘將騰蛇劍交給羅霄的時候,老夫就是極力反對,我倒是想看看,羅霄那小子想用騰蛇劍玩出什麼花樣來!沒想到今日,跟隨老夫征戰一身的承影劍,也留不住了!」

說罷他順手握住了手中的古銅色長劍。

當他的五指捏住劍柄的一剎那,整個人的氣勢就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他就像是一棵枯木,忽然某一天長出了鮮嫩的綠芽,渾身上下的腐朽之氣消失的一乾二淨。

就在他慢慢舉起那把承影劍的時候,道爭之地中的一念善惡真意也發生了變化……

整個若木,在同一時間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籠罩在整個非攻之地中的那股氣勢,也鮮明的轉變了!

名劍神城中……

一些上位真神紛紛抬頭,望向西邊若木所在的方位。

「怎麼了?壓制我們的那股氣勢怎麼變了?」

「好強大的意志!」

「劍族內部發生了什麼問題?」

即使是劍族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道爭之地的真相。

許多真神更是以為,非攻之地就是劍族所布置。

墨魄兒站在城樓之上,雙目望著遠處巨大的若木樹影,雙目之中滿是疑惑之色,這太不正常了。

「嗡……」

在他身邊的墨典也是滿臉詫異之色,「非攻之地中的這股氣勢失效了!不再壓制心中的惡念!若木到底怎麼了?」

即使是墨典,也以為非攻之地是因為若木而形成。

而無數個神紀元以來,非攻之地從來不曾失效過哪怕一個呼吸的時間。

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化劍神城的某處宮殿中。

牧血蓉在台階上走來走去,一刻也不曾停歇。

她修鍊殺神道,心中的殺念自然而生,所以時常給人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

不過來到這道爭之地后,被善念真意所影響,她的殺念始終都無法聚集。

牧血蓉很討厭這種感覺,這讓她坐立不安。

「你……能夠坐下來嗎?」

方恨少無奈的問道,大約是牧血蓉晃來晃去,讓他有些煩。

他們將自家的真神送入其中,但沒有有效的手段查探到內部的情況,只能在此地乾等!

他們完全不清楚若木內部發生的事情,自然會倍感焦慮。

「不知道牧弦他們成功沒有?想殺羅征那小子,恐怕還是太難了,」牧血蓉沒有理會方恨少,只是嘆息著說道。

唐晚冷笑一聲,「雖然我們派遣的人數減半了,可那些真神都是上位真神中的巔峰人物,滅殺他羅征一個下位真神不是綽綽有餘?」

「哼,說的那麼簡單,在時間海中又不是沒有機會,你們誰殺的了羅征?」牧血蓉盯著唐晚問道,「這麼快就忘記在那玉璽之中受的恥辱了?」

當初在玉璽之中,他們這麼多大圓滿的性命,可都是交到了羅征手中。

被牧血蓉這麼一說,唐晚頓時沉默了。

東方太清坐在一側的椅子之中,那金屬色的鐵手中抓著兩顆滾圓的金色佛珠,兩顆佛珠在他手中轉來轉去,每一次碰撞之下,就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就聽到東方太清慢悠悠的說道:「不用著急,道爭一行,那羅家的兩兄妹必死無疑!」

牧血蓉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東方太清一向穩重,如果他這麼說,必定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你為何這麼肯定?」

方恨少,唐晚,還有其他豪門聯盟的大圓滿和望向東方太清。

東方太清微微一笑,「因為東方鬼會召喚出最強大的恐懼化身……」

「最強大的恐懼化身?是什麼?」牧血蓉急著問道。

「你們也知道,東方鬼在此前幾年時間都不在浮島之中,他在眾神競技場的積分都為此清零了,」東方太清淡淡說道。

東方鬼之前在浮島中的名聲也十分響亮,在上位真神的排名中,曾排到第一,號稱這些年最有資格踏入大圓滿的天才。

所以牧血蓉等人還是有所關注的。

不過這傢伙在前幾年忽然就失蹤了,東方家對外宣布他閉關了。

「他不是閉關么?怎麼會不在浮島上?」牧血蓉奇怪的問道。

東方太清臉上泛出一抹笑意,「他並沒有閉關,而是進入了深淵魔域。」

「入深淵魔域?他一個人?」方恨少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深淵魔域這種禁地,一般東方家都會召集豪門聯盟的強者一同進入。

即使是第一層,第二層,也要有數位大圓滿和上位真神,才有資格在其中歷練……

「不,由我們東方家的幾位亞聖陪同,」東方太清說道。

這話更是讓其他大圓滿摸不著頭腦,幾位亞聖陪同一名上位真神入深淵魔域?

亞聖的實力強大,肯定會向深淵魔域的底層進發,這東方鬼隨同一起,除了打醬油幾乎毫無作用,關鍵的時候還會成為負擔。

就在唐晚,方恨少等人還有些糊塗的時候,牧血蓉已經想明白了,她一雙圓溜溜的雙目睜大,死死的盯著東方太清怒道:「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讓我們牧家派遣三名精英去赴死?」

「什麼意思?」唐晚還是一副傻愣愣的樣子。

這群大圓滿中恐怕就唐晚的腦子最不好使。

「也就是說,東方鬼會召喚出一隻無解的恐懼化身,」方恨少臉色平靜的問道。

「嗯,是那隻叫做圖厄的惡魔,」東方太清說道。

「惡魔!」

聽到這話,唐晚臉上也浮現出怒色,「那唐傑、唐旭他們豈不是回不來了!」

深淵魔域中的大惡魔,即使是這些大圓滿也難以應付,如此一來,進入道爭之地的所有人都是必死無疑……

其他的大圓滿臉色都不太好看。

能夠選入道爭之地的,都是各大豪門中的精英,這些精英日後都有可能成為大圓滿,也算是他們精心呵護培育的種子。

就這樣進入送死,未免太過分了。

「既然你們東方家有這樣的打算,為何不通知我們?」一名大圓滿不滿的抱怨道。

好歹可以讓他們換上幾個替死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