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班級登上擂台,爭鋒相對,各自擺開陣法,像是這種集體戰鬥,陣法起到很大的作用。

任鋒芒看著對面的劣班,深吸了一口氣,頭也不回道:「各位,任某拜託了,甲班的名譽,不能栽在我們手裡。這一戰,許勝不許敗!」

「放心,我們堂堂甲班,卧虎藏龍,豈是這群阿貓阿狗能比的。剛才比試招式威力,我們一時大意,這次不會了。」

「今天要是輸給甲班,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我們可是甲班,豈能輸給劣班這種拖後腿的班級,這個臉,我們丟不起。」

「不要小看他們,待會兒要拿出十成十的實力。」

「明白!」

甲班的學生抖擻精神,一個個目光如電,又好像是一群猛獸,惡狠狠的看著劣班。

劣班同樣氣勢洶洶,渴求著勝利,苛求著鮮血。

半空中,浮現出銅鑼與大鼓的虛影,一旦鑼聲響起,就意味著戰鬥開始了。

陣法·天兵戰陣,劣班學生布陣施法,所有人的力量連接在一起,勾勒出巨大的陣法圖案,在頭頂上方形成一支金刀金甲的軍隊,數量足有上萬。

陣法·極光炮陣,甲班學生布置的是另外一門陣法,凝聚出十門大炮虛影,其中能量吞吐,炮口統統瞄準劣班,蓄勢待發。

鐺!鐺!鐺!

咚咚咚……

先是鑼聲響起,接著是急促高亢的鼓聲。

戰鬥,拉開序幕。

雙方几乎在同一時間展開進攻,動用陣法的力量向著對方攻了過去。

「殺啊!!!」

劣班上方的金甲大軍喊殺聲震天,向著前方衝擊,腳下金磚鋪地,金磚一路延伸到擂台之上。金甲大軍揮刀衝鋒,將擂台變成了戰場,為首的將軍騎著栩栩如生的戰馬,士兵們徒步奔跑。

每一名金甲天兵,都是用劣班學生的力量構成,擁有不凡的破壞力。

轟!轟!轟!

甲班的十門大炮紛紛開炮,直接轟入到金甲大軍的洪流當中,將許多金甲天兵轟碎。

一方派兵衝鋒,一方開炮轟擊,這場擂台戰才剛剛開始,就已經如此白熱化。

陣法無外乎攻守二字,從表面來看,雙方都選擇了傾向於進攻的陣法。

金甲大軍試圖衝殺到甲班近前,卻被炮擊擋住,雙方形成了僵持不下的局面。

劣班並非所有人都在布陣,有一道身影突然脫離了陣法,周身席捲風雲,向著甲班沖了過去。

是雲飛揚!

他是一個特例,從一開始就定好了,他的責任是破壞甲班的陣法。他單槍匹馬一個人沖向了甲班,右手向上一揚,在手指上方凝聚出一道風刃,將空間都切割開來,留下了一道漆黑的虛無長線。

甲班的學生,注意到了衝過來的雲飛揚,非常的意外。

區區一個人,就想來偷襲整個甲班? 姜小時感覺又是跟這垃圾系統白溝通了,一說它就是要跟上面反應,誰特么的知道它是不是忽悠她。

「如果,她這次在回來,你就跟上面反應一下把我送回去吧!」姜小時真心心累,莫名其妙的來到這裡,還不像其他的穿書者走向人生巔峰,就連人家本主都還沒有走。

垃圾系統,【宿主,在這裡給你十二萬分的道歉,我會補償你的。】

姜小時已經不想跟它他說話保持沉默了,反正說的再多它也不會跟她說實話的。

「小姐,需要一杯熱飲嗎?」

空姐的柔柔的聲音讓姜小時睜開雙眼,神情很是疲憊的點點頭。

空姐貼心的為她到上一杯熱飲,「小姐,如果還是很不舒服,你記得叫我。」

「謝謝。」姜小時手裡拿著熱飲喝了一口,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靠著,淺淺的閉著眼睛回想著自己看到的。

白月光躺在冰棺裡面,大佬每日都會來跟她說話,那眸中的深情說話時的哽咽,不用看只用聽也知道那感情是有多深。

姜小時想著心口就酸澀的不行,她發現大佬跟白月光的感情是誰都無法替代的,現在白月光很有可能會回來,她該怎麼辦,內心很是糾結,此時她多麼希望自己是一個戀愛史豐富的女人,那樣就不會陷入這樣的困境之中。

……

兩個小時后飛機到達蓉城姜小時走的是vip通道,直接就去停車場找到趙花顏的車上去。

剛上車坐好,額頭上就多了一個大掌,語氣裡面全是擔憂的語氣,「小時,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那裡不舒服?」

「沒事。」姜小時把腦袋往旁邊偏了偏。

趙花顏把手收回,俊臉上寫滿了擔心,「沒事臉色還這麼差,吃飯沒有?」

「吃過了,趙叔我有點累,想休息一會兒,到了莫氏集團你在叫我。」姜小時說完就靠著車椅閉目養神。

趙花顏見她情緒完全就不對,但是也沒有去打擾她,而是給傅辰修發消息。

「老大,你又跟小時吵架了嗎?」

「沒有。」傅辰修在私人飛機上,皺著眉頭回著消息,他跟小丫頭的感情好著了,怎麼會吵架。

「小丫頭情緒不是很高,臉色也有點難看,心事很重的樣子,老大要我說,你直接就把莫祖元給送進去好了,還以免小丫頭來。」趙花顏根本就沒有把莫祖元放在眼裡,在他看來,只要解決掉莫祖元,姜小時的家仇就算是報了,何必搞的這麼麻煩,網上和輿論這麼多。

「在我來之前不要讓小丫頭進莫氏。」傅辰修叮囑道。

趙花顏立馬就回了他,「老大,你家小丫頭你覺得我說的話她聽嗎?她連你的話都不聽更何況說我的,老大這個任務完成不了。」

「那就護著她,不要讓人給欺負了去。」

「老大,好歹我這麼大個人站在那裡,怎麼會讓人欺負我們家的丫頭,當他是一個擺設嗎?」趙花顏說道。

「嗯。」

趙花顏收了手機在看了一眼閉目養神的姜小時,眉頭微不察覺的蹙了一下。 「竟敢一個人衝過來,瘋了么?」

「分出一個炮口對準他,將他轟飛!」

「劣班的打法,還真是有勇無謀。」

甲班的學生們盯著飛來的雲飛揚,將其中一門大炮對準了他,鎖定了他的氣息跟位置,轟然開炮。

轟!

炮口吞吐一道光束,猶如極光一般美麗,速度快如閃電,瞬間飛到了雲飛揚的面前。

雲飛揚左手一揮,霎時間狂風大作,將極光卷中,扭曲了攻擊方向。

他輕描淡寫的一手,就化解了甲班的炮擊。

世人以修鍊五行屬性的居多,尤其是火焰屬性的最多,可有幾人知道風的強大?

雲飛揚就是神浩星上將風之武道發揮到極致的那個人,在這方面,前後一千年,屬他最為閃耀,登峰造極。

他的風,可以徐徐拂動,也可以席捲天下!

剛才這一幕,令甲班為之動容。

那麼快的攻擊,竟然還能化解。

甲班的班頭任鋒芒當即做出判斷,認為衝過來的雲飛揚極其危險,決定加大火力對付雲飛揚。

多達三門大炮扭轉炮口,同時對準了雲飛揚,連連發動炮擊,一道道光束在空中交織。

換成一般人,根本應付不了這種局面。

雲飛揚一臉淡然,彷彿閑庭信步一般,在炮擊當中穿梭而過,連一道炮擊都沒有命中他。他正在以非常之快的速度,迅速逼近甲班的陣地。

如果再增加大炮,那對於劣班的壓制就不夠了。

竹馬青梅 「收起大炮,全力對付劣班的陣法,由我親自去對付這個人。聽說他以前是個傻子,現在是個覺醒者,今日一見,果然厲害,不得不重視。」

說話的是任鋒芒,他脫離了陣法,手握著一根狼牙棒,飛速沖向了雲飛揚。

他天生神力,手中的狼牙棒是特製的,重量足有百萬斤重,一般人根本用不了。有這樣的分量,一旦揮舞起來,威力無比恐怖,沾上一點邊就有性命之憂。

「覺醒者,我來會一會你!」

任鋒芒舞動狼牙棒,使出大道至簡的招式,對著雲飛揚當頭砸落。這一擊直接砸破空間,形成了黑暗的虛無,就連周圍的天道法則都受到了傷害。

面對強悍攻擊,雲飛揚將右手上凝聚的風刃用力甩出,風刃呈現半月形,當空旋轉飛舞,攻敵所必救之處,這是生死交鋒的訣竅。

風刃飛到了任鋒芒的脖子附近,逼得他不得不臨時變招,收回了狼牙棒,轉為了守勢。

雲飛揚游身而上,瞬間佔據了主動,也不用什麼兵器,直接大手一揚,彷彿大鵬展翅,捲動一股狂風,重重攻向了任鋒芒的胸口。

任鋒芒目光一變,釋放出一道玄力分身,化作雙翼飛虎,撲向了雲飛揚。

雙方使出各種眼花繚亂的武學手段,當空展開近身交鋒,斗的難解難分。

轉瞬間就是十招過去,雲飛揚出掌如刀,切向任鋒芒的胸口,任鋒芒揮舞狼牙棒,雙方來了個硬碰硬。

噗!

碰!

雲飛揚手掌見血,任鋒芒的狼牙棒被一層勁風護甲卸掉了七八成的力量。

雙方都吃了點虧。

傷痛的刺激下,戰鬥變得更加激烈瘋狂!

至於其他人的戰鬥,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兩個班級仍在以陣法抗衡,有的金甲天兵衝到了甲班近前,也有炮擊轟中了甲班。

戰鬥已經出現了戰敗者,有人受傷太重,被迫退出離場,還有人遇到了生命威脅,一樣被判戰敗。

像是這樣的交鋒,不是想手下留情就能辦到的,會有生命危險。

每當有學生面臨死亡的時候,天縱丹聖就會插手,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學生強行抓走,帶到擂台之外。

天縱丹聖根本不用下台,直接凌空揮手,就能讓學生化險為夷。

有他在,學生們打的再激烈,也不會出現死亡。

玄神與玄神是有差距的,像是這種事情,不是每一個玄神都能辦到。

轟!

又是一次炮擊,轟入了劣班的陣法當中。

有幾名學生被擊中,命懸一線,這時忽然有一隻大手憑空浮現,將他們抓走,等他們回過神時,已經落在了擂台之外,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淘汰了。

他們在擂台之外,心有不甘,數了數擂台之上的人數。

甲班五十七人,劣班五十四人!

已經出現了三人之差!

這個不大不小的差距,讓這幾名劣班學生的心懸了起來。這幾個月的時間,他們進步很大,脫胎換骨,可這次面對的對手,畢竟是甲班。

高高在上的甲班,難以逾越的甲班。

這場戰鬥的勝負關鍵,很大程度落在了雲飛揚的身上。

「小輩,能跟我交鋒這麼久,是你的榮幸。如果換成我前世的巔峰狀態,十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雲飛揚聲音傲然,雙臂用力揚起,背後浮現出了他前世的形象,一尊帝王強者的虛影憑空浮現,接著化作了實體,高達百丈,通體青色戰甲,背後伸出大鵬雙翼。

剛才的一連串戰鬥,他在有意的將戰線拉到甲班附近,現在他距離甲班已經很近了,可以一舉定乾坤。

雲飛揚連同背後的巨人一同出招,右臂上旋,帶動全身,左手下撈而起,對著身前出掌拍擊。

一股溫暖的風輕輕拂過,無孔不入,吹動了大半個擂台戰場,甲班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春風拂面之感。

微風過後,一朵朵風刃之花綻放開來,洞穿甲班眾人的身體,切斷那些能量大炮,摧毀了他們布置的極光炮陣。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一個人,單槍匹馬破了甲班的陣法!

雲飛揚隱隱找到了前世的風采,儘管只是那麼一點點而已。他這一擊耗盡了力量,也完成了使命,很識趣的轉身退場,那一尊巨人消散開來。

「記住,我是風帝雲飛揚,千年之後,我又回來了。」

雲飛揚離開。

再看擂台,足有十三名甲班學生重傷淘汰,就連任鋒芒都受了傷。更糟糕的是,他們的陣法被破了,所有的大炮虛影都已經消散,而劣班的陣法還在。

這場戰鬥的局面發生了劇變。

「殺啊!」

金甲大軍喊殺聲震天,衝到了甲班的近前,逼得他們出招應對,戰鬥遍地開花,彷彿洪水衝垮了堤壩。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劣班的學生見狀,全都精神一振。

這下有門了! 「趙爺,莫氏集團到了。」經紀人把車平穩的停在莫氏的路邊,喚了一聲趙花顏。

趙花顏還沒有睜開眼睛,姜小時就已經先睜開眼睛,視線看了一眼車窗外面的莫氏大樓,秀眉擰了擰伸手就打開車門下車。

趙花顏趕忙跟上去,「小時,你等等趙叔。」

姜小時突然一下停下腳步,扭頭看著趙花顏,「趙叔我現在的臉色如何?」

趙花顏,「……」有點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