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強瞥了那長刀落地,並默默退到牆角的靈竅期武修一眼,破擊刀魚便直接越過了此人,撲向下一個看守。

「噗!」

這是一個靈竅後期巔峰的武修,可面對破擊刀魚,依然沒有能夠做出任何抵抗,刀魚穿身而過,此人氣絕身亡。

沒有浩大的聲勢,只有十尾破擊刀魚靈活游弋。

「噹啷!」

「噹啷!」

「噹啷!」

長刀落地聲不絕於耳,反抗是死,不反抗卻能活,此時再也沒人願意做無謂的犧牲,剩餘的十幾人全部放棄了抵抗,並且退到了牆角。

「老於、妙仙子、魏晨!」

陳強先是看了老於、魏晨和妙妃鸞一眼,三人微微點頭。

收!

斗戰空間納物功能開啟,立馬有一股吸力作用在三人身上,三人任憑吸力牽引,緊跟著便從監牢內消失不見,進入到了斗戰空間之內。

「還請陳師兄也救我們出去!」

見到老於三人脫難,其他人也紛紛鼓噪起來。

「各位若想逃離此地,便放棄意識抵抗!」

陳強朗聲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

收!

陳強再次催動斗戰空間的納物功能,瞬時間,整個地牢的囚徒為之一空,只剩下倖存的看守面面相覷。

「走!」

陳強已經感受到了法身期那浩大的威壓在快速迫近,當即不再多做停留,心中一動身體快速向地下沉入。

地面如水波般蕩漾開來,陳強霎時沉入到地底深處。

浮光掠影!

在距離地面大概萬米后,他便不再繼續下沉,心訣運轉一步跨出便是千米開外。

陳強帶著人族大陸所有的天驕逃離了血月城,整個過程出乎預料的順利,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見到陸豪的面。

……

三族通道附近。

如今大傢伙逃離血月城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三族通道隨時都有可能開啟。

在這期間,陳強除了修鍊之外,便是變化各種形象在各個部落之間遊走,到了如今他終於弄明白一件事情,永恆聖殿就是整個遠古秘境的核心,只有三族通道開啟后才能夠進入。

通道一旦開啟,不僅僅他們這些從外面進入秘境的人能夠進入其中,秘境內的原住民同樣能夠自由出入,不過卻有修為限制,一旦修為高過神魂後期,便無法進入永恆聖殿了。

而白龍鹿所提及的九岳,是永恆聖殿中的一處特殊地點,那裡有通往外界的出入口,只有外界進來的人、妖、魔才能進入其中。

這是一座石頭山,外表看起來很不起眼,可哪怕是道田境界全力一擊也很難損害石頭山分毫,這座石頭山就是人族這邊的三族通道入口。

現在這座石頭山周圍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這些人大多來自各個部落。

在這些人當中,卻有兩股勢力最為顯眼,一股勢力來自血月台,一股來自驚魂觀。

這兩撥人馬涇渭分明,隱隱對峙,兩部人馬周圍都空出了一大片區域,兩個巨無霸爭鋒,沒有人敢輕易靠近。

陳強、鵬程,以及余冰此時便混在人群中,遠遠的觀望,當然他們都沒有使用本來的面貌。

「這一次秘境之旅,恐怕會讓外面的大佬失望了!」

余冰感慨的說道。

石頭山周圍聚集了上百位神魂期武修,至於靈竅期武修起碼得有幾千人,就憑他們這二十幾個人,想要同這麼多神魂期、靈竅期武修爭鋒,無異於痴人說夢。

況且他們這二十幾個人,僅有寥寥六人是靈竅期武修,余冰和上官哲兩個人是靈竅後期,陳強、妙妃鸞、百里仇三人是靈竅中期,鵬程是靈竅前期。

至於其餘人等,都是築基期,沒有一個人突破到靈竅期。

秘境之內規則不全,小境界的突破難度倒不算太大,可大境界的突破實在過於艱難,據陳強打探來的消息,大境界的突破需要時間的沉澱,沒有三年時間以上的沉澱,任你是不世天驕,還是無雙體質都要老老實實熬著。

因此,哪怕南希已經早早的達到了築基後期巔峰,可幾個月下來愣是感應不到靈竅所在,想突破都無從突破。

「本以為是三族天驕爭雄,誰會想到竟然演變成這個樣子?!從進入秘境開始到現在,連妖、魔二族的影子還沒有看到,我們的人卻已經隕落了九成九,估計另外兩族也不會比我們強多少!」

陳強也是感慨不已。

「能活著出去便不錯了,再有這類沒有查明的秘境開啟,我是不會再進去了。」

鵬程此次進入秘境,實實在在沒有搜刮到任何資源,若非得了點獨角精華煉體,那就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你距離突破到靈竅後期還有多遠?」

余冰把頭轉向陳強問道。

「還差點火候,估計再過幾日便能突破了!」

陳強如今的真元已經被蘊養的差不多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一點點火候,一點點機緣,強行突破也不是不行,不過他並沒有那麼做,而是靜待時機。

「不必急於求成,遇到合適的靈材再突破也不遲!」

余冰說道。到了靈竅後期,便需要煉化靈材了,在給真元增加屬性的同時,也讓金丹天圖更加圓滿。

陳強微微點頭表示明白,靈竅期煉化靈材有很多講究,品階不能太高,否則煉化不了,同樣的品階也不能太低,否則會使得金丹天圖出現瑕疵。

「你打算煉化基礎屬性的靈材,還是特殊屬性的靈材!」

所謂基礎屬性的靈材,便是基礎五行屬性的靈材,而特殊屬性的靈材,則是基礎五行屬性之外的靈材,例如風屬性的靈材、陽屬性的靈材則都屬於特殊屬性的靈材。

「基礎屬性的靈材!」

陳強只打算煉化基礎屬性的靈材,而且是五行屬性的每一種都會煉化。

之所以做這種選擇,只是因為他的個人屬性顯示面板只有五行基礎屬性,以他的理解極有可能武道世界構成,便是由五行基礎構建。 小迪聽到此話,似乎有些愣住了。是啊,她一直執著於消滅厲鬼,卻從未想過他們為何會變成厲鬼,從沒想過如何凈化他們。

就在小迪愣神的幾秒里,女鬼竟然拚命穿牆逃走了。

「別走!」傅先生驚叫道。

可女鬼早已遠去,看到此況,傅先生拚命拍自己的腦袋,四五十的人竟癱坐著哭了起來。沈氏兄弟連忙去安慰。

小迪無奈地挑了挑眉,看著安然無恙的三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你們都沒事吧?」

轉眼望向十分平靜的桃木劍,生氣地跑過去踹了一腳,「剛才那麼危險你沒看到啊,只會在那抖,抖啥抖。鬼王跑了,還不去保護沈易雅。」話音剛落,桃木劍憑空消失了。

主神的無限世界編輯器 「你是雅苑圖書館的人。」沈易軒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驚叫起來。

小迪滿臉黑線,「不是……我那麼漂亮,你剛想起來啊。」

……

雅苑圖書館里,老闆娘不停地擺弄著桌上的茶几,似在對空氣說,「來了。」

某中學里,昏暗的404宿舍十分靜謐,只是偶爾會傳來若有若無的打呼聲。

校門口不知誰一直慢悠悠地恍來恍過去,周圍陰風陣陣,原本靜默的404宿舍,不知何時竟有了旋風,發出低沉的嗚嗚聲,像是誰的哭聲,既哀怨有詭異。

「過來,過來!」一個女孩睡夢中聽到一個女人正悄悄地叫喚她,恍惚中女孩迷迷糊糊地醒了,她起身望向窗口,無風無月無星無光,卻又不是全然的黑暗,而是一片蒙昧的死氣沉沉的灰,沒有任何生機令人壓抑的蒼白的灰。

「幫幫我,幫幫我。」那個聲音又響起來了,它似乎直擊女孩的內心,痛苦又絕望。

女孩痛苦地捂著胸口,突然表情變得木納,瞳孔一片死灰。

這時靜默在角落許久的桃木劍劇烈抖動起來,飛快地移到女孩身邊,劍柄上鑲嵌著的藍寶石發出刺眼的光芒,霎那間光芒遍布劍身。其上霍然出現著「羅傾」二字,它閃爍著奪目的光采,有一種冰清玉潔、又璀璨明亮的美麗。

那把劍極速地繞著女孩旋轉,不一會兒,女孩便沒了意識,沉沉地睡了過去。

校門口那個身影突然一頓,便化作一團黑氣消失不見了。

次日,404宿舍里,「啊,誰把桃木劍放我旁邊的。」沈易雅仔細看著一旁的桃木劍,面色一驚,「這不是哥哥買回來的桃木劍嗎?」

「鈴鈴鈴。」沈易雅的手機響了起來,傳來哥哥急切的聲音,「小雅,你沒事吧。」

「沒事。」沈易雅突然感覺鼻頭一酸,「還能聽見你們的聲音真好。中秋節我們兄妹三人一定要好好過。」

手機那頭靜默了許久,傳來微乎其微的啜泣聲,另一個男人安慰道,「我說易軒,大男人哭啥。」

「能不哭嗎,昨晚那女鬼指甲就快戳穿你的喉嚨了,嚇死我了。」

……

小迪喝著手裡的奶茶,一臉無奈:「我昨天殺了很多厲鬼。」

老闆娘不說話,只是自顧自地擦拭手中的玉鐲,通體血紅,像是能滴出血來。

「老闆娘,」小迪有些愁眉苦臉,「我還讓鬼王跑了。」

「嗯,很正常,」老闆娘終於回應了,「可以去找她了,走吧。」

「現在嗎?」小迪連忙帶上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小跑地跟上老闆娘的腳步。「我們不直接瞬移過去嗎?」

「不用,她就在這裡。」老闆娘走出圖書館大門望向不遠處那條分岔口的槐樹,「那個分岔口極陰極寒,它孕育出來的樹便是鬼冢,鬼怪休養生息的不二之選。」

聽到這話,小迪只覺得不寒而慄,「怪不得那個分岔口三天兩頭就出車禍,還記得我小時候,你老是不讓我去那裡附近玩。原來是這樣啊。」

只見老闆娘緩緩地閉上了眼,右手幻化出一張黃符,隨即手一揮,哪張符便飄飄忽忽地往分岔口移動,不一會兒那張黃符變回來了,但不似剛才過去時,現在的黃符像是被誰揉成一團,不斷閃著金光,就在老闆娘面前停了下來,很快黃符就被老闆娘收入囊中。

「鬼王呢?」

「就在黃符里。」說著老闆娘轉身走進團書館里那間封閉已久的屋子。

那間屋子中央放著一盞長明燈,火苗不斷跳躍著,還透著淡淡的藍色,仔細嗅來,還有一絲幽玄深沉的氣息。為什麼叫長明燈,因為它已經燃燒幾百年了。

「我來了,」老闆娘似乎在對空氣說話,說話間,那盞燈明顯比剛才跳躍得更劇烈了,它好像在回應老闆娘的話。

「我按照你給信息,找了一年多,也並未找到她。」

聽到這話,那盞燈猛地暗淡了下來,昏暗的屋子裡那點昏黃似是變成了永恆,在龐大的黑暗中越顯得卑微,如一顆微弱的繁星,孤獨鑲嵌在黑暗的永夜之中。

「其實你不該奢求這些,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你若不想重蹈覆轍,便好好在這修養身心,直到學會無愛。」老闆娘輕嘆一口氣,把剛才那張黃符放進長明燈里,不一會兒,黃符就被燒成灰燼。

一旁的小迪猛地一驚,十分驚訝地看著老闆娘。

老闆娘看出來小迪心中的疑惑,「那是對厲鬼最好地超度。」說完便離開了這個有些詭異的屋子,並很好地把它鎖上了。

「那盞長明燈是一位得道高僧的血肉所化,再那裡灼燒的厲鬼才能真正地凈化,並進入輪迴。」

「那那隻鬼,到底和沈家有什麼矛盾。」

「前世債,今生還。欠下債遲早是要還的,就算沒有她,沈老爺這一世也會死於非命。」

老闆娘無奈地搖搖頭,「可是她太心急了,偏偏跟這一世的沈家扯上關係,這一世的沈老爺可是一個心很善的人,來世她得還這一世沈老爺的債了,幾生幾世糾纏不休。」

那隻厲鬼原也是可憐的:

那一年,走在雨巷裡,她撐著傘,耳邊不停響起他的話,他說等他學成歸來,就娶她。

她信了,便每日都在這雨巷等著,就怕他回來求親當日,她不是第一個知道的。她想,她是真的很幸福。

她等了很久,真的很久,恍恍惚惚,她在這裡見了無數人,無數的四季變化,直到這條小路長滿青苔……原來她真的等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有人和她說,「該走了,在這裡待久了,冥府就不要了。」

她被嚇到了,驚恐地後退,卻不小心跌倒了,把人急忙扶住她,「我是冥府的鬼差,你已經死了快十年了。」

她驚恐地甩開那個很奇怪的人,跑開了。

那麼久了,似乎是第一次離開那條雨巷,她哆哆嗦嗦地裹著單薄的衣服,穿過熱鬧的人群,她拚命呼救,但沒有人理會她。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在她發愣的時候,一輛車穿過她的身體,恍惚間,她想起來很久以前,也有一輛車撞了她,對,是撞了她,車子狠狠地從她身上壓了過去,那是撕心裂肺的痛。

她痛苦地跌坐在冰涼的地上,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她眼角緩緩流下了兩行血淚,腦子裡猛然想起司機的臉,是他!

她看見了,是那個她心心念念的人啊,沈國強開著車狠狠地把她撞死了,她倒在了血泊中,還看到他在笑呢。

呵呵,終於想起來了,原來,她早就被害死了,是他親手葬送了她,就是因為他要娶那個富家千金,怕她成為累贅,就殺了她。

呵!真可笑,真是可笑。

她在地上狂笑著,面上肌肉微微扭曲起來,青白的臉掛上兩條觸目驚心的血痕,笑聲頓止,目光凌厲如刀。

對,她要報仇,她不能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死去。

那天,守在雨巷那個總是滿臉期待的遊魂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身殺氣的厲鬼。

高掛地月亮在露了小半張臉后,終於又躲回了雲層,整座沈府,整座別苑,哪一處地方都是寂靜無聲,陰風四起。

她冷笑著,看著瑟瑟發抖的沈國強,他有氣無力的哀求道:「別殺我,看在我們曾經那麼相愛的份上!」

「哈哈哈,」她的眼露殺氣,仰天大笑,「相愛!」

說著猛地掐住沈國強的脖子,她狠狠瞪著他,眼珠子還不經意的耷拉下來,看得他毛骨悚然,半天終於擠出一句話:「法師,救,救,救命啊。」

就在這時,門外一個身穿道袍的老人一個飛劍刺中了她的手,疼得她立馬鬆開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