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倩倩頓時低頭認錯,「對不起,我只是擔心阿卿的身體,所以就想幫他洗澡……」

「你給我出去,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可以碰我丈夫。」

幾乎是秦菲的話音剛落,蕭伊敏就站起身,狠狠扇了秦菲一巴掌:「放肆!我還在呢,你憑什麼一副女主人的姿態攆人?看來是我兒子對你太仁慈了,以至於你恃寵而驕。」

因為事先沒有防備,蕭伊敏又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所以秦菲踉蹌了一下,身體向一邊倒去。

「菲菲!」

秦慕年快速伸出手,卻依舊沒來得及,還是眼睜睜地看著秦菲摔倒在地。

「啊,好痛!」 豪門弟弟惹人憐 秦菲狼狽至極,顯然沒料到蕭伊敏敢當眾讓她難堪,更加沒想到她會動手。

白倩倩抬起頭,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瞥了眼秦菲,繼而用哭腔說:「阿姨,你不要生氣了,我走就是了。若不是景瑞哥哥執意帶我來,我也不想惹秦菲生氣的。」

蕭伊敏拽住白倩倩,居高臨下地瞪視著秦菲:「要走也是秦菲走,她就是個喪門星……我好好的兒子,娶了她之後就變成了這樣。現在又想利用肚子里的那個野種來霸佔我們東方家族的財產……為什麼成為植物人的不是她?」

秦慕年全然不顧蕭伊敏的誹謗,一心只想將秦菲攙扶起來。

「哥,別動我……我肚子疼!」秦菲臉色蒼白的可怕,額頭上也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哼,你少裝模作樣,我看你就是故意摔倒的。」說著,蕭伊敏就作勢要去踢秦菲的肚子。可惜被人拽住了手臂。

「住手!」

聽聞熟悉的聲音,蕭伊敏眸底劃過一抹懊惱,卻不得不換上虛假的笑容,「你別誤會,是秦菲自己摔倒的,我正準備扶她起來……」

「滾開!」東方豪宇怒吼的同時就大力將蕭伊敏甩開。

蕭伊敏險些跌倒,再也偽裝不下去,立刻指著東方豪宇的鼻子罵道:「你算個什麼東西,這裡是我兒子家,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情況緊急東方豪宇自然是懶得搭理蕭伊敏,焦慮地看著秦菲,卻在問秦慕年,「秦哥,怎麼不快點扶起來?」

「趕緊打電話,菲菲說肚子疼。」

超級黃金眼 想必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秦慕年也慌了,說話的語氣都帶著少有的顫音。

「敏敏,我先抱你起來好嗎?地上涼……」

秦菲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了,只微微地點了點頭,感覺頭暈目眩的。 一場婚宴,註定了要成為滄瀾郡一個傳奇。

事後傳頌,自是會有無數個版本。

但不管哪個版本,方昊天是幸福的,做為他怕妻子也都是幸福的。

婚後三個月,這幸福的一家人已經在了去皇城的路上。

方昊天,容雁冰,蘇青璇,虛夜月,還有四小和青衣四衛。

一行十二人,選擇了步行。

既然去皇城沒有限期,這難得的平和日子,方昊天自然要好好休息,他感覺去到皇城后可能又會有一段時間忙了。

既然如此,那就一路遊山玩水,放鬆心情。

十二人都是當世強者,都是修鍊的大行家,一路遊山玩水,竟然從另一種生活中在修鍊上都有所獲。

現在四衛都已經成為突破到虛丹境了。

這也算是他們跟了方昊天的回報,都踏出了以前一直無法踏出的這一步。

到了虛丹境,壽命就更加悠長。

一路遊山玩水,轉眼又是一個月。

方昊天原本以為這樣的好日子會一直維持到他到達皇城。

但皇城似乎有人不願意他的日子再這麼好過下去啊。

當從滄瀾郡邊境一個小鎮出來時,那條並不寬大卻也被稱之為官道的路塵土漫天。

馬蹄陣陣,大地顫動,數量沒有一百估計也有七八十。

方昊天等人轉身,看著前方賓士而來的近百騎士。

這些騎士都手持長槍,槍頭森森。

方昊天輕笑道:「這傢伙排場挺大的嘛。」

百騎擁簇中,一襲青衣策馬而前,到了方昊天等人的面前時翻身下馬,然後突然行跪禮:「末將王越奉命護送方將軍前往皇城。」

正因為是王越帶人前來,所以方昊天才知道這些人是找他的,這才帶著大家站在路中間候著。

方昊天也沒有想到王越會行這麼大的禮,趕緊上前一步將他拉起,一臉笑意道:「進步很快啊!」

王越感激道:「是方將軍的成全。」

方昊天笑了笑,突然道:「恭喜你。」

王越明白方昊天的意思,咧嘴笑道:「謝謝。」

他知道方昊天恭喜的不是他的修為有大進步,而是他從此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陽光下生活了。

而現在看他帶的兵以及二品將軍的軍裝,他為人族做的貢獻皇朝顯然對他做出了重賞,並沒有抹殺他半點功勞。

只是他奉命來送方昊天這一點,方昊天感覺很意外。

寒喧幾句後方昊天便直問:「我根本不需要有人護送,怎麼派你來?除非你本來也需要到皇城去任職,所以軍部才叫你順便與我一起去皇城。」

王越道:「有這層意思,但最主要的是皇朝因為我的表現願意成全我,給我一次報仇的機會。」

方昊天微怔。

他身後等人雖然個個都是聰明絕頂之人,但也是愕然的看著王越。

方昊天等人想不明白王越報仇跟來送他們有什麼關係。

除非王越要報仇的對象就是他們,是來殺他們的。

但方昊天知道肯定不是這樣。

王越看到方昊天微怔的樣子,他竟然有點不好意的笑了笑,然後拿出軍文遞給方昊天。

方昊天打開軍文看了后眨了眨眼,道:「原來是這樣。其實不需要這麼正式的,你王將軍說一聲我同樣會全力以赴,樂於相助。」

王越說道:「我知道方將軍為人仗義,定肯幫我。但軍部之所以如此正式,是因為這件事也是軍部需要做的事情,只不過正好跟我報仇是同一件事,所以軍部趁機將此事交給我,成全我。」

「由此可見軍部那幫傢伙還有點人情味。」

方昊天說道。

說這話時他的腦海中浮現起執掌軍部大權的九賢王,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王越則是看向皇城的方向,一臉敬崇。

「王將軍。」方昊天突然叫了王越一聲,然後說道:「我們有什麼話路上說吧。」

「好。」

王越招了招手,馬上有士兵牽上十二匹馬。

很明顯軍部一直掌握著方昊天等人的行蹤。

方昊天並不介意。

有時候掌握你的行蹤並不是對你不放心並不是監視你,而是對你的一種愛護。

雖然方昊天等人實力超級,但這天下之大,金丹境層次的仙人是能稱霸一方,但誰敢說天下無敵?

要知道金丹境之上還有法相境,而法相境之上還有更高層次的存在。

雖然法相境已經屬於極為稀缺的強大層次,但整個洪武皇朝這麼多人,其中明面上與暗地裡加起來,誰能準備說出法相境層次有多少?

特別是號稱皇朝十大宗門的那十個巨無霸,其中隱藏了多少法相境仙人估計連公孫無敵都未必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軍部掌握著方昊天的行蹤,就是能夠一直暗中有所安排,要確保他安全到達皇城。

當然,這個安排只能是軍部的一種態度,如果真遇到方昊天都無法抗衡的人,也許軍部的安排也等於沒有。

軍部不大可能有為了方昊天而讓一個法相境的仙人暗中一路保護方昊天吧?

讓法相境仙人當保鏢,估計那位九賢王都未必有這個資格與殊榮。

對方昊天等人來說,騎馬和步行意義不大。

但有馬騎,自然也就不會犯賤的一定要步行。

王越與方昊天並肩而行在隊伍的最前列,隨後的是蘇青璇等人,再之後就是王越帶來的那一百兵。

前行中,方昊天問道:「王將軍,你跟對方是什麼仇?」

王越如實道:「滅宗大仇……」

原來王越出身彼是不凡,他的父親是鐵膽宗的宗主,結果被人滅了整個宗門,他父親堂堂一個虛丹境仙人被對方帶回去後生生弔死。

仇人是一個叫雙龍門的門派。

但這個門派真正厲害不在於這個門派本身,而是其背後的天悲宗。

天悲宗是洪武皇朝十大宗門之一。

也許正是因為天悲宗的原因,軍部才讓王越找上方昊天,讓方昊天幫他滅掉雙龍門。

軍部之所以插手此事,是因為軍部已經查出雙龍門與聖魔殿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個門派有可能已經成為聖魔殿的一個分殿了。

滄瀾郡中的聖魔殿已經被方昊天全部摧毀,但其他郡還有。

雙龍門,便是屬於北涼郡境內。

天悲宗,正是北涼境內最強大的兩大宗門。

天悲宗與凌霄門。

這兩大宗門,同時也是皇朝的十大宗門之一。

而北涼郡,是皇朝各郡公認實力最強大的一郡。

正是這個原因,方昊天等人才想著穿行北涼郡前往皇城,為的就是見識見識這個最強大郡區。

也有可能因為方昊天等人選持了這條路線,所以才讓王越找上他們。

如果方昊天等人走的是另一條線路並沒有經過北涼郡的話,那幫王越報仇的人軍部就另外派人了。

方昊天再多了解一下天悲宗。

對方畢竟是十大宗門之上,說不定裡面就有法相境層次的存在,不容小看,多了解點自然好。

但王越的層次不夠,他對天悲宗的了解大都是道聽途說,了解不多。

「看來想了解天悲宗只能通過雙龍門了。」方昊天說道:「我們先去關平城。」

「好。」

王越自然是以方昊天馬首是瞻。

去關平城大約六百里,方昊天到達之時已經是七天之後。

到了關平城,方昊天等人直奔雙龍門。

雙龍門是在關平城中的一個大勢力,可以說是關平城的第一大勢力了。

既然是來報仇的又是奉命來滅門的,自然就不會跟對方好相與了。

砰!

方昊天等人沒有下馬,直接撞門而入,遇到擋路的雙龍門弟子,方昊天等人直接用馬撞飛。

一行百多騎就這麼騎著馬光明正大,蠻橫霸道的衝進雙龍門中。

看到是軍隊,雙龍門弟子很震驚,趕緊上報。

很快就有長老帶著雙龍門十幾個強者擋在了面前。

這位長老留的鬍子很長,越過了他的心口位置。

他對著方昊天等人拱手道:「請各位將軍留步。不知道我門是哪裡得罪了各位將軍以至於各位將軍前來我門鬧事?」

王越突然怒吼:「姓魏的,是你?」,他認出這個長老是誰了。

這位在雙龍門地位尊崇的長老叫魏平陽,是雙龍門的大長老,當年就是此人殺死了王越的三個哥哥。

魏平陽卻認不出王越,眼有疑惑的看著王越:「這位將軍是……」

當年王越的宗門出事時,王越的年紀還小,現在事隔多年,魏平陽自然不可能認出王越。

也許在雙龍門人的心中,他們早認為王越那個宗門已經沒有人活在這世上,都已經被他們徹底斬草除根了。

「你認不出我,但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認得。」王越咬牙切齒的從馬上撲下,手腕一翻,長槍出現直接刺向魏平陽,「今天就從你開始。」

「鐵膽槍!」魏平陽認不出王越卻一眼就認出了王越手中的槍,「你,你是鐵膽宗的餘孽?」

此槍以前是王越父親的武器,簡直就是王越父親的身份標誌。

王越的父親創建鐵膽宗時就是取用了此槍的名字。

鐵膽槍王倫,鐵膽宗宗主!

此槍在王越的手中一直沒有叫鐵膽槍,因為王越不想讓從此槍知道他的出身來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