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甲術!」

心念一動,真元瞬間從氣海命竅湧出,在體表幻化出一套威武霸氣的戰甲。

心念再動,威武霸氣的戰甲不斷變形,最終化為一層薄薄的半透明的真元戰甲,緊緊地貼在石磊的皮膚上。

石磊試了一下,這層真元戰甲的防禦力比單純的真元護體高多了,對真元的消耗更是少了一大半,如果他願意,以他現在的真元恢復速度,只要不進行太激烈的戰鬥,他甚至可以將《堅甲術》一直維持下去。

看了眼時間,距離天亮也沒有多少時間了,石磊索性也不休息了,維持著《堅甲術》的同時開始修鍊《縮地成寸》。

「呵呵呵~~石磊,我已經掌握了三門秘術》,你不會才掌握一門《縮地成寸》吧?」不知何時,水芙蓉從帳篷中出來,看到石磊正在修鍊《縮地成寸》,笑著說道。

火爆總裁強制愛 「你說錯了!」石磊一步邁出,幽靈般來到水芙蓉面前,伸出手掌向水芙蓉示意。

手掌上,一層半透明的真元戰甲緊緊地貼在皮膚表面,如果不注意,根本看不出來。

「我們用的可是傳承玉簡,一晚上掌握兩門秘術很難嗎?」石磊笑著說道。

「你知道傳承玉簡?」聽了石磊的話,水芙蓉很是驚訝。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石磊翻了一個白眼,「再怎麼說我也是磐石石氏的支脈旁系子弟,只要用點心,該知道的還是能知道的。沒有使用玉簡前,我認不出這是傳承玉簡,使用了玉簡后還不知道這是傳承玉簡,那我可就真的白活這麼多年了!」

「也對!」水芙蓉點點頭,「剩下的幾門秘術你準備修鍊嗎?」

「不了!」石磊搖搖頭,「那些秘術你想修鍊就修鍊吧,不想修鍊也可以留著,或者讓王佳和趙丹修鍊怎麼處理你看著吧。」

「那我還是留著以後再說吧。」水芙蓉笑著說道。

把剩下的幾門秘術給石磊修鍊,水芙蓉還是能捨得的,但是讓王佳和趙丹修鍊,她卻是有些捨不得。

「你說了算!」石磊說道。

吃過早餐后,石磊叫住了準備回帳篷里繼續修鍊的王佳和趙丹。

「你們兩個把帳篷收起來,今天我們換一個地方住!」石磊沉聲說道。

「館主,這裡住的好好的,為什麼要換地方啊?」王佳好奇的問道。

「是啊,館主,我們準備搬到哪裡去?」好蛋也好奇的問道。

「不遠,我準備把營地搬到通道那邊!」石磊笑著說道。

「哦!」

雖然不知道石磊為什麼會突然把營地搬到通道那邊,但是王佳和趙丹還是選擇了服用命令,用最短的時間把帳篷拆卸完畢收進了須彌指環中。

「石磊,要不我們比一比,誰先到那邊如何?」水芙蓉提議道。

「可以!」石磊點點頭。

「我數到三,咱們兩個一起跑,誰先到誰贏,如何?」水芙蓉說了一下比試的規矩。

「可以。」石磊點點頭,「王佳,我們兩個先走一步,你和趙丹快點過來。」

「現在可以數數了!」hi類對水芙蓉說道。

「三!」水芙蓉直接數到三,然後趁著石磊愣神的功夫跑了出去。

為了能夠獲勝,水芙蓉同時施展了《步步生蓮》和《幻影分身》兩種秘術,每一步邁出,水芙蓉的腳下都會有一朵青蓮盛開,身後更是帶著幾道半透明的殘影。

幾步邁出,水芙蓉已經出現在數百米外。

「真是夠賴皮的!」石磊搖搖頭,無奈的一笑,施展《縮地成寸》追了上去。

「我們也走吧!」

王佳和趙丹相視一眼,無奈的跟了上去。

「哈哈哈~~~我贏了!」眼看著通道近在眼前水芙蓉得意的大笑。

「呵呵~~~你輸了!」

石磊的身影從水芙蓉身邊掠過,搶先一步站在了通道旁,微笑著看著氣鼓鼓的水芙蓉。

「哼~~下一次我一定能夠超越你的!」水芙蓉氣呼呼的說道。

「我期待你的挑戰!」石磊笑著說道,「不過我們現在還是辦正事要緊!」

說著,石磊走進了通道之中。

水芙蓉緊跟其後,走進了通道。

很快,兩人就穿過長長的通道,來到了秘室之中。

「開!!!」

雙掌用力,石磊再一次將牆壁上的秘門打開。

「你再好好看看,這個傳送符紋秘陣是通向哪裡的?」是雷恩對水芙蓉說道。

「好!」水芙蓉點點頭,認真的觀察眼前的這個傳送符紋秘陣。

「現在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這個傳送符紋秘陣是通向萊卡城的!」水芙蓉沉聲說道,「另外,這個傳送符紋秘陣是以上品元石為能源的,我計算了一下,最起碼需要三十二枚上品元石才能啟動傳送符紋秘陣!」

「三十二枚上品元石? 腹黑女人撩愛計 不多!」聽了水芙蓉的話,石磊眉頭都不皺一下就從須彌指環中拿出了三十二枚上品元石。

「先把這些上品元石都放進去,等我們使用傳送符紋秘陣時就不用再浪費時間安放上品元石了。」

「先放三十一枚吧,如果全放上去就會激活傳送符紋秘陣,我們這邊沒有什麼問題,就害怕那邊鬧出什麼動靜,把蟲魔引過來就不好了!」水芙蓉說道。

「聽你的,那就先放三十一枚。」石磊也沒有堅持。

很快,水芙蓉就將三十一枚上品元石放進了傳送符紋秘陣的能量節點中只要再放進去一枚,傳送符紋秘陣就會啟動,把陣中的東西全都傳送到另一個傳送符紋秘陣上。

「我們走吧!」看到水芙蓉把上品元石都放好,石磊說道。

「好!」水芙蓉點點頭。 從秘室中出來的時候,王佳和趙丹已經搭好了一個帳篷。

「這個帳篷搭在這裡,把這個通道入口遮掩住!」阻止了王佳和趙丹把帳篷搭在另一側的打算,石磊指著通往秘室的通道入口沉聲說道。

「好!」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雖然不知道石磊為什麼在這麼做,但是王佳和趙丹還是聽話的把帳篷搭在了通道入口上。

通道的入口很大,足以容納三四個人並排行走,不過王佳和趙丹搭建的帳篷更大,輕鬆地就把通道入口完全遮掩住了。

「我去把獸欄里的野獸全都趕過來,今天我們多準備一些肉乾!」 幸運俏妻娶進門 說完,石磊也不等三女說些什麼,直接去了獸欄。

「水小姐,館主這是怎麼了?突然把營地搬了過來,還把通道入口用帳篷遮掩住了,甚至還想把獸欄里的野獸都殺了製成肉乾。」王佳好奇的問道。

「你們館主只不過是在提前安排退路罷了!」水芙蓉笑著對王佳和趙丹透露了一點石磊的打算。

「安排退路?」聽了水芙蓉的話,王佳和趙丹眼中滿是疑惑,不能理解水芙蓉為什麼這麼說。

在她們看來,如果想離開這裡,直接走就是了,哪裡用得著安排退路。

「沒錯!」水芙蓉點點頭,「前些天分過元石后,你們的館主就感覺有些不安,後來,這種不安越來越嚴重。你們館主認為,可能是那些元石散發的氣息吸引了遠處的蟲魔,現在那些蟲魔不斷靠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大量的蟲魔出現在我們面前。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你們的館主一直在準備退路。」

聽到可能會有大量的蟲魔出現,王佳和趙丹都有些慌了。

如果蟲魔的數量不多,她們還有信心跟在石磊身後殺出一條血路,但是如果蟲魔的數量太多,那她們就力不從心了。

「我們的退路在哪?」事關自己的生死,王佳和趙丹肯定要問個清楚明白。

「你們的館主已經提前把那些一次性的符文炸彈全都布置在了周圍,形成了三道嚴密的警戒圈,只要有蟲魔靠近,那些一次性的符文炸彈就會爆炸。如果蟲魔的數量不多,我們就把這些蟲魔滅了,如果蟲魔的數量太多,我們就從提前準備好的退路離開!」水芙蓉笑著說道。

「至於退路,就在被帳篷遮掩住的通道盡頭的秘室中,那裡有一座完好的傳送符紋秘陣,我們會通過傳送符紋秘陣離開這裡!」

「傳送符紋秘陣!」聽了水芙蓉的話,王佳和趙丹很是震驚,她們沒有想到,所謂的退路竟然是傳送符紋秘陣。

「沒錯,正是傳送符紋秘陣!」水芙蓉點點頭,「不過你們也要有心理準備,傳送符紋秘陣雖然能夠使用,但是我們並不清楚那邊是什麼情況,如果我們的運氣好,那邊可能會一隻蟲魔都沒有,還能找到離開這個星球的線索,如果運氣不好,我們可能被更多的蟲魔包圍,那個時候我們想逃都逃不掉!」

「如果真的被蟲魔包圍了,那我們也只能認命了!」王佳很是洒脫的說道。

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也只能聽天由命了,如果真的被蟲魔包圍了,那隻能說明他們的運氣不好,活該死在那裡。

「你倒是看得開!」水芙蓉笑著說道。

正說著,石磊趕著一群野獸回來了。

「水小姐已經告訴你們了吧?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趁著現在還有時間,我們一定要多做一點準備!我們今天的目標是把這些野獸都製成肉乾!」石磊大聲說道。

「是!」

三女同時點頭,開始行動起來。

放血、扒皮、剔骨、處理內臟、腌制、烤肉,三女分工明確,有條不紊的將一塊塊鮮肉烤成肉乾。

石磊也沒閑著,不停的收集乾柴。

足足忙碌了一天的時間,幾個人才將所有的野獸製成肉乾。

「呼~~~累死了!累死了!」王佳躺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有氣無力的說道。

「是啊,感覺好像身體都要散架子了!」趙丹也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水芙蓉和石磊出力更多,不過他們的修為比王佳和趙丹高很多,所以並沒有像王佳和趙丹那樣累得要死。

「館主,真的會有很多的蟲魔過來嗎?」休息了好一會兒,感覺體力恢復了一些的王佳問道。

「嗯,很多!」石磊點點頭,然後用手指點了點四面八方,「每一個方向都有很多的蟲魔過來,雜兵級的蟲魔雖然佔了大部分,但是精銳級的蟲魔也不少。如果有能力突圍,我也不至於冒著危險想著通過傳送符紋秘陣離開。」

「館主,那些蟲魔什麼時候能到啊?」趙丹問道。

「時間不會太久,也許是明天,也許是後天,不過那麼多的蟲魔肯定是跑得快的先出現,到時候我先帶你們殺上一波再離開。」石磊說道。

「好!」

王佳和趙丹連連點頭,改修了更好的修鍊秘法后,她們的實力提升了很多,正好用這些蟲魔測試一下她們現在到底有多厲害。

「那還等什麼?還不快去修鍊!不把修為提升上來,你們能殺幾隻蟲魔?」石磊沉聲說道。

「我們這就去修鍊!」王佳和趙丹二話不說,轉身回到帳篷中去修鍊了。

「我也去修鍊了!」說完,水芙蓉也回到帳篷中去修鍊了。

石磊不用特意修鍊,《煉星訣》也能在體內自行運轉,索性他把須彌指環中的東西都倒了出來清點一下,看看哪些能夠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用得上的,哪些是必須藏起來的,還有哪些是需要丟棄的。

將需要藏起來的東西收到幾個須彌指環中,然後貼身放好,又將在戰鬥中可能用到的東西按照分類收進了幾個須彌指環中,然後將這些須彌指環戴在手指上,最後,將那些用不到的東西挑挑揀揀,覺得扔了可惜以後還能用到的,就收進須彌指環中,剩下的全都被他隨意的扔在了地上。

想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了,石磊索性爬到了附近的哨塔中,耐心的等待蟲魔的到來。 「轟隆隆~~」

遠處傳來一聲巨響,驚動了正在哨塔中休息的石磊,順著聲音望去,隱約的看到幾隻蟲魔被一次性的符文炸彈炸成了碎片,但是更多的蟲魔卻毫髮未傷的繼續往這邊衝過來。

「等了這麼久,終於過來了!」

冷笑一聲,石磊一個翻身,從哨塔中一躍而下,直奔營地而去。

營地中,正在修鍊的三女也被爆炸聲驚醒,全都停止了修鍊,從帳篷中跑了出來,正好遇到回來的石磊。

「什麼都不要說,拿上武器跟我走!」

說完,石磊轉身向爆炸聲傳來的那個方向跑去。

三女相視一眼,也緊跟其後跑了過去。

「剛才我在哨塔那邊觀察了一下,大約有五六隻蟲魔被我布置的一次性符文炸彈炸死,不過還有二十多隻蟲魔沒有受傷,現在正向我們這邊跑過來,我們這一次的任務就是把這二十多隻蟲魔全部擊殺!」一邊趕路,石磊一邊將自己掌握的情況說了一下。

「館主,這些蟲魔中有精銳級的蟲魔嗎?」王佳問道。

「有三隻左右,不過這些精銳級的蟲魔交給我和水姑娘解決,你們負責那些雜兵級的蟲魔,等我們把那幾隻精銳級的蟲魔擊殺后,就回過身來幫你們把剩下的雜兵級的蟲魔擊殺。你們要做的就是在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儘可能多的擊殺那些雜兵級的蟲魔,讓我看看你們這一段時間的修鍊成果。」石磊沉聲說道。

「沒問題!」水芙蓉點點頭,說道。

「館主,您就放心吧,我們不會讓您失望的!」王家笑著說道。

「館主,我們這一段時間可是很努力的修鍊,修為提升了很多呢,您就等著大吃一驚吧!」趙丹也笑著說道。

「那我就等著看你們的表現了!」石磊笑著說道。

說話間,二十多隻蟲魔已經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幾隻精銳級的蟲魔發出一聲刺耳的嘶鳴后,帶領著雜兵級的蟲魔沖向石磊他們。

「你們兩個注意保護好自己,我先過去了!」

「縮地成寸!」

石磊幾步邁出,人影閃現間已經來到了一隻精銳級的嗜血蟻面前。

「盾擊!」

「山崩!」

手中的塔盾護在身前,將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的攻擊輕鬆攔下,然後趁著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被塔盾的反震震得身體僵直的機會,手中的方頭錘狠狠地砸向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

方頭錘準確的命中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的腦袋,方頭錘與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的腦袋接觸的瞬間,石磊氣海命竅中的星辰真元瞬間爆發,毫不留情的湧入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的腦袋,然後震碎了這隻精銳級的嗜血蟻腦袋裡的蟲核。

一個照面,石磊輕鬆的擊殺了一隻精銳級的蟲魔。

「縮地成寸!」

身形一閃,石磊輕鬆地躲過了附近幾隻雜兵級的蟲魔的圍攻,又出現在另一隻精銳級的金甲蟲面前。

「盾擊!」

「地裂!」

塔盾擋住了精銳級的金甲蟲的攻擊,然後方頭錘狠狠地砸在這隻精銳級的金甲蟲的腦袋上,氣海命竅中的星辰真元爆發,震碎了這隻精銳級的金甲蟲腦袋裡的蟲核,石磊如法炮製輕鬆的收割了第二隻精銳級的蟲魔的性命。

另一邊,水芙蓉擊殺精銳級蟲魔的速度也不遜色。

「步步生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