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需要慕靖南。

蜜月結束回京都,兩人的關係還是那般不溫不火的。

她還記得,那時,周君儀問她,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

想到她跟慕靖南的關係,她只笑著說,不急,先享受夠二人世界再要孩子。

其實,那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

回憶戛然而止。

現在不是回憶蜜月的時候,她不相信慕靖南已經回了京都,如果慕靖南真的沒事,為什麼陳尋會這麼阻攔她?

多半是……慕靖南出事了。

「那好,你告訴我,白痴呢?」

陳尋應對自如,「二少說,白痴沒有經過訓練,怕它會咬人。所以帶它回京都去,讓專業的訓犬員訓練合格后,才帶回來。」

司徒雲舒閉了閉眼,「陳尋,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所有問題應對自如,謊言撒得臉不紅氣不喘。

不服不行!

陳尋並不敢禁足她,而是給了她絕對的自由,她可以出去玩,但不能離開C市。

警衛一直都在保護著她,她走到哪,警衛就跟到哪。

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半了。

司徒雲舒呆在C市,也快一周了。

慕靖南還是音訊全無。

西遊鬥戰聖佛很閒 每當她追問起,陳尋就開始找借口,又糊弄她。

漸漸的,司徒雲舒也就不問了。

慕靖南一定是受傷了,但不會喪命。

如若是喪命,現在陳尋根本沒時間管她。

慕家人也不會無動於衷。

她只能耐心的等待了。

…………

「粑粑!」

小糯米精準的抱住陸胤的腿,仰著小腦袋,眼巴巴的瞅著他。

「怎麼了?」

小糯米氣哼哼的,控訴他,「粑粑昨晚說了,要帶小糯米去找麻麻噠!」

昨晚?

昨晚應酬回來,陸胤喝得醉醺醺的,自己說了什麼,他都已經忘了。

更別說,答應小糯米什麼了。

陸胤系好領帶,俯身把小傢伙從腿上抱起,他捏了捏小糯米軟綿綿的臉蛋,「小糯米,粑粑問你。」

「你問。」

小糯米嘟著小嘴巴。

「昨晚粑粑是不是喝醉了?」

「嗯吶!」

「那粑粑再問你,喝醉了的人,是不是理智不清啊?」

小糯米皺著小眉頭,陸胤笑著告訴她,「昨晚呢,粑粑喝醉了,所以在理智不清的情況下答應了你什麼。你不要當真。」 看到小金再次撲來,商崇連眉頭微皺。

剛才兩次出手,僅僅是用劍氣將其擊飛,算是給這玄獸兩次活命的機會。

而它仍然不顧一切的衝過來,讓商崇連真正動了殺心,於是就見他抬起血祭劍,猛地大力一揮,藍色光芒的劍氣爆射而出!

「藍炎劍斬!」

嬌妻太惹火,首席請息怒 武皇強者看到那道光芒閃出,頓時脫口說道。

這是一種六級劍技,商崇連的成名技!

商崇連在劍道學府進修,很顯然側重劍法,而六級劍技,則是他的武技,也是極為上乘的六級武功。

藍色火焰形成的劍氣,劃破虛空,無情的沖向小金。

在所有人眼裡,它如果被擊中,不死也要重傷!

因為剛才的兩招,商崇連只是單純的揮出劍氣,而如今卻施展了武技,其強悍程度自然很大。

看到劍氣劃破虛空,造成空間扭曲,小金的眼瞳猛地一縮,身為妖獸,對危險的預知很強,它知道,自己如果被擊中,肯定有死無生。

「要死了!」小金心中如此說道。

也許是感覺到自己即將死亡,那隱藏在體內的獸性頓然爆發,旋即就看它仰首怒吼,同時一股強大氣息猛地從周身爆發而出。

「咻!」

一股模糊氣流,以它為中心瞬間擴散。

而那飛來的劍氣被氣流掃過,速度頓然減緩,而小金巨大身子猛地一轉,繞開劍氣,沖至商崇連面前。

巨大的前肢,更是高高舉起!

看到小金出現在面前,商崇連冷傲臉上有著濃濃的愕然之色。

因為對方所散發的氣勢非常強,這種強,就好像是武聖大能!

而比他更震驚的還有諸多武皇強者。

他們在感覺到那股氣息襲來,紛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上露出極具震驚的表情,失聲道:「好強的氣息,難道這頭金獅是——精獸!?」

徹底亂了。

當小金那股氣息激發出來,所有強者早已不能淡定,畢竟精獸代表著人類武聖境界!

「嗖!」

就在此時,劍道學府的某處。

一道人影閃出,僅僅是眨眼間就出現在武鬥台上空。

而這人影不是別人。

正是隱藏暗處的武聖商弘權!

他一直在關注著商崇連的比斗,當小金爆發出精獸的氣息,這老小子先是錯愕,旋即就不顧一切的衝過來。

商崇連是商家的希望,他不允許有任何意外!

不過讓這老傢伙沒想到的是,小金爆發出強勢之威,沖至商崇連面前,高高舉起手掌的瞬間,那股氣勢就消失無影了。

現在的小金就和剛才一樣,還是四品玄獸。

這是什麼情況?

看著如往常那般普通的玄獸,商弘權愕然立在虛空,頓時被整的一頭霧水。

其實他並不知道。

小金只是氣勢在一瞬間達到了精獸,修為始終沒有變,很顯然,這是激發了它所說的王者血脈,也如在白家那般,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

「可惡!」

舉起掌,感覺到氣勢沒了,小金頓時憤怒不已,關鍵時刻竟然掉鏈子,正如人類所說,這太他媽操蛋了。

不過既然都抬起來了,就算氣勢消失,那也必須要揮出去,所以就見它還是狠狠向著商崇連壓了下去。

如果有剛才的氣勢,小金肯定會擊中商崇連,畢竟後者被徹底震撼,同時由於氣勢的壓制,他也無法躲避。

可如今,氣勢消失。

商崇連就不受控制,而且畢竟是天才,是可以和古木戰鬥的男人。

心性之強絕非普通人可比!

所以在氣勢消失,小金巨手壓下來之際,他就已經恢復之前的冷靜。

「鏘!」

血祭劍打了個轉,橫在自己身前,做出了最快的防禦姿態。

而小金最終悲劇的一掌拍在劍上,由於用力過大,手掌則被劍刃給劃破了。

「吼,嗷!」

忍著疼痛,小金拖著身子爆退。

待得站穩身形,看著手掌的大血痕,差點眼淚都擠了出來。

「嗖!」

商崇連可不給它任何機會,趁它後退之際,就迎面而來,手中血祭劍更是散發出璀璨藍芒。

「又要死了!」

危險感驀然從心頭升起,小金悲哀的如此想道。

它不會認為,還能在危難之際爆發潛力。

「可惡的人類,本王要是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小金心中謾罵著,而它的目標則是古木。

到了這個時候,它已經不在乎主人不主人的,先罵幾句解解氣,誰讓他拿自己來拖時間送死呢。

血祭劍就像是死神的鐮刀,在慢慢接近小金。

它已經真切的體會到了死亡的氣息,而這種氣息就和當年被打下劍斬崖一樣,讓其不寒而慄,讓其精神崩潰。

而就在小金以為自己要掛了。

而就在所有人也認為這頭玄獸要嗝屁了。

他們卻疏忽了一個人。

而這個人就是一直在小金身後『開大招』的古木。

此刻他的臉色異常猙獰。

同時右腿也散發出濃郁的紅芒。

上半身除了腦袋,已經徹底被紅芒所籠罩!

而若非他穿著道袍,否則便會發現,在隨著腿部兩演在逐漸開啟,無數密密麻麻的線條已經籠罩他的上半身。

禁陣的線條不斷蔓延。

最後順著古木的小臀部,蔓延至右腿上,並成功和兩道禁陣融合。

而,這則代表著,六演成功!

「噗!」

六演成功的那刻,古木噴出一口血。

很顯然,剛才痛苦的折磨不僅僅是肉身,還波及了五臟六腑。

不過這口血噴出,他頓時輕鬆了不少。

尤其感覺到六個禁陣相通,產生了巨大的連鎖反應,自己雙拳的力度也再猛然間增長了很多。

來不及去感受這種力量的突飛猛進。

只看他右腳跨出,一股氣流從腳底猛地的散發!

當拳頭達到極限,可以破壞空間。

而當速度達到一定極限,同樣可以擾亂空間。古木六演加持下,這一步跨出,引發空間動亂,就是最好的體現。

「嗖!」

小金以為自己要死了。

不過,卻看到那可惡人類出現在自己身前!

而後者此刻右拳下壓,一副出拳的姿態,迎接著即將到來的商崇連。

殺氣瘋狂湧現!

古木眼中更是充滿了冷厲。旋即所有人就聽到他那冰冷的聲音,在武鬥台響起:「欺負老子的契約獸,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這下小糯米聽懂了!

粑粑說話不算話!

氣得捏緊小拳頭,要打他,「粑粑騙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