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十域秘境中第四層,月千歡他們還在等待七天期限。唯有光幕消失,他們能離開石台後,才知道自己的通關任務是什麼。

清顏就坐在月千歡身邊,她笑看著月千歡。開口:「緊張嗎?」

「並不。」

「不緊張就好。要是在這裡緊張,可是會丟掉半條命的。秘境開啟后,你只需要跟我們一起。那些散修是輕易不敢招惹我們十門弟子的。」

月千歡並沒有拒絕清顏。在找到墨九卿和風欲之前,和清顏他們一起走更省事一些。

一天天的等待中,石台上人數也漸漸多起來。不過直到期限到了,石台即將打開光幕的那一晚,墨九卿和風欲都沒有出現在這裡。月千歡幽幽的嘆了口氣。

不知道他們會在其他兩座石台,還是在另一個沙盤世界里?

石台四周的光幕開始漸漸淡化了。人群聳動起來,人人亢奮激動等待著血腥的比賽拉開帷幕。他們抱成團,目光不善陰狠的掃過四周,挑選目標。

也有不少人看向十門弟子的隊伍,但只是看一看便匆匆別開視線。如清顏所說,招惹十門可不是一個好選擇。

身後傳來腳步聲,透著濃烈惡意的聲音開口:「君歡是吧?你別以為得到幻靈族的垂青,就能在這兒耀武揚威。哼,等會進入機關中,你要是敢拖我們的後腿,我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來挑釁找事的?

月千歡回頭看向來人。三五成群,直勾勾目光兇惡不善的盯著她,妒忌之意十分明顯。

月千歡冷冷一笑,她理理袖擺朝他們走過去。見她走來,氣勢洶洶的一群人下意識後退了一步。等反應過來惱羞成怒正要開口,卻見月千歡看都不看他們,直接無視繞開他們走了。

頓時,一個個臉色鐵青發黑。居然無視他們! 萬眾矚目之下,光幕徹底消失了。人群頓時沸騰,人們紛紛低頭看向自己手中的令牌。

月千歡分出一縷神識沒入令牌之中。令牌上顯示:【集齊七顆碧羅葡萄珠,即可通關第四層。】同此時,月千歡通過手指上的空間金線,探知到了墨九卿的下落。

嘴角微勾,眼底浮現喜色。看來墨九卿在這個沙盤世界里,不過他出現在了另一個石台上。倒是風欲,不在這裡。

月千歡收起令牌,她探知了一下方向。墨九卿是在南邊!

「你們都收到任務了嗎?我們先一起離開這兒,待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后,再留下來探討。」清顏開口,打斷月千歡的思緒。

張張嘴,月千歡想開口說自己不用和清顏他們一起了。她應該去找墨九卿!

不過話還沒說出口,清顏走過來看向她說:「走吧,君歡師妹。石台附近很快就會打起來,我們先離開這兒!」

月千歡聞言掃了眼四周,現在掉隊分開的確不是一個好時機。於是她點點頭,和羅門二十多個弟子一同離開這兒。正巧,他們離開的方向也是南邊。月千歡可以順路一段。

前腳離開石台,後面就聽到傳來震天的喊殺聲,刀劍撞擊,殺意驚人。

不過這和他們沒什麼關係。進入森林中,危險的是機關!

月千歡第一次看到機關,是一顆大樹上突然爆發無數猙獰密集的倒刺,將一個羅門弟子直接紮成了肉串。樹榦上爬出藤蔓,直接捲住弟子的神魂吞噬撕碎。死的不能再死!

眾弟子臉色蒼白,受到了驚嚇。

清顏沉聲冷冷開口:「大家都小心一些。這裡遍地是機關,不要貪婪去取寶物。先完成任務再說!」

清顏的提醒是有用的。因為越往外面走,處處可見天材地寶,包括不少的靈藥靈果。要不是月千歡從月家傳承之地里挖走了不少珍貴的靈藥靈草,恐怕也割捨不了這裡的吸引。

月千歡聽到有弟子悄悄議論,「這些寶物都是真的嗎?確定不是幻象?」

「當然是真的!這些寶物可是九王們準備的。三個王朝里都有三個這樣的秘境,但凡憑著自己的實力,想要多少寶物都可以!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散修,拼了命的搶奪令牌想要進來。」

眾弟子聽見紛紛點頭。又有人說:「不過這些寶物可不是好拿的。拿得越多,越吸引那些散修的矚目。咱們還不如加油通關,出去后得到九王的嘉賞重用,到時候還缺這點寶物嗎?」

雖然話是這麼說,眾弟子目光落在腳下的草地灌木叢里,貪婪極為不舍。

有人忍不住趁著前進時,偷偷落後半步,張開手隔空去抓地上的寶劍。月千歡就在他身邊不遠,突然察覺到危機,月千歡腳尖重重一踏,速度加快。

就在月千歡跳起來時,咻咻咻破空聲響。

草地上的青嫩青草一瞬間拔高變長千米。如同魔爪,張牙舞爪的撲向眾弟子。月千歡抬手拔出妖藤劍,冰冷犀利一劍斬下。 呲啦——

妖藤劍撞在草葉上,發出刺耳的聲響。斬不斷!月千歡心頭一跳,立馬掐訣武力沒入腳上,速度如閃電飛竄逃出青草的攻擊範圍內。

她到安全的地方后,回頭看去。有三個弟子被困在草葉中,鋪天蓋地的青草根根如利刃,將他們活活凌遲殺死。場面血腥粗暴的,令人頭皮發麻。

清顏黑了臉,冷冷開口:「誰要是再不聽話去找死。趁早滾出隊伍去,不要拖累其他人!」

聞言,眾弟子紛紛蒼白著臉色低下頭。剛剛惹到青草怪物的弟子第一個就死了,他們也暗暗心驚膽顫,一邊慶倖幸好自己沒有去拿那些寶物。

這裡遍地的機關,真不是開玩笑的!

清顏走向月千歡,語氣瞬間變得關懷柔和。「你沒事吧?」

「沒事。」月千歡淡淡開口。

身後隊伍里立馬傳來了不和諧的聲音。先前挑釁月千歡的那個男人開口:「清顏師姐,你管她做什麼?她也被青草攻擊了,說不定就是因為她,那三個弟子才被殺了呢。」

「你是瞎子嗎?沒看到是另一個人招惹的機關?」清顏雷厲風行回頭,逮著那個弟子狠狠呵斥。

頓時羞惱紅了眼,那男弟子惡狠狠的瞪向月千歡。顯然將過錯全部推到了月千歡的身上,這樣的情況月千歡見的多了,根本不放在眼底。

她無心管這些雞皮蒜皮的小事。月千歡環顧四周,開口:「清顏,我們先離開這裡。這些機關並不是被觸動才會激活,它們也可能會主動攻擊人。」

「嗯,君歡師妹你說的不錯。我們先離開這兒!」

一路走下去,步步是機關。他們又折損了六個人,最後剩下的人只有十幾個平安的到了一座草屋之中。草屋的對面,就是一座橫跨懸崖的木橋。

清顏:「長老們說過,十域秘境中第四層的建築都是安全的。我們可以在這兒休息一下,先制定一個計劃。」

對之前死去的弟子,清顏和一眾弟子並沒有太過傷心。進入十域秘境,生死有命,自己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月千歡抬眸看了眼清顏,她也走過去聽清顏他們制定計劃。雖然等會要離開,但月千歡打算先聽聽。他們是正宗的羅門弟子,比她知道更多關於十域秘境的情報。

因此清顏開口時,月千歡不時提問,悄無聲息的打探到不少十域秘境的情報。月千歡也在心中制定自己的計劃。

月千歡開口:「清顏師姐可知道碧羅葡萄珠。」找到清顏,月千歡單獨問她。

「碧羅葡萄珠?這是你的任務嗎。巧了,跟我的一樣。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拿碧羅葡萄珠!」清顏笑著說。

聞言,月千歡眼底閃過驚詫。她開口問:「碧羅葡萄珠有很多嗎?」

「對。碧羅葡萄珠就像是葡萄一樣,長了一葡萄藤。它生長的地方,就和這個懸崖一樣。橫跨懸崖,掛滿葡萄藤。不過雖然碧羅葡萄珠很多,但這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得到的。」

「為什麼?」 清顏開口:「碧羅葡萄珠只生長在第四層的葡萄峽谷的頂端。別看是峽谷,比懸崖還要深。而且峽谷中都是碧羅獸,實力堪比三階武皇。密密麻麻,數不清多少的三階武皇。若是掉下去,死無全屍。」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她在心中記下葡萄峽谷,和碧羅獸。又看向清顏問:「清顏師姐可以告訴我,葡萄峽谷在哪兒嗎?」

清顏:「怎麼,你不跟我一起去嗎?」

面對清顏疑惑的表情,月千歡笑了笑。「當然想和清顏師姐一起去,這樣還能簡單容易很多。但以防萬一我們被分開了,我知道位置也好去找清顏師姐你啊。你說對嗎?」

清顏點點頭,覺得月千歡說的在理。當即她劃分了一份地圖給月千歡。

拿到地圖,月千歡道謝。「多謝清顏師姐。不過清顏師姐知道十域秘境這麼詳細,為什麼其他師兄師姐們不知道?」

這是月千歡一番觀察后發現的。羅門隊伍中,只有清顏對十域秘境十分熟悉,連地圖都有。其他弟子卻和她差不多,一問三不知。他們同樣是羅門弟子,這不是很奇怪嗎?

聽月千歡開口,清顏微微皺眉。她詫異開口:「君歡師妹你不知道嗎?」

心底咯噔一下,月千歡警惕起來。她不知道什麼?

「這個眾所共知的啊。我們能來十域秘境是經過比賽和挑選才得到的資格,而其中能得到第一的弟子,可以提前得到先輩們的手札,裡面就有對十域秘境的情報。」

清顏狐疑不解的看著月千歡,「手札只有我能看,所以你們不知道。君歡師妹,你怎麼會問我這樣的問題?」

糟了!

月千歡眸光暗了暗,她露出馬腳了。正思忖著怎麼解釋時,外面傳來羅門弟子的聲音。「清顏師姐,你快出來看看!」

「好。」清顏當即點頭。她轉身時,又深深看了月千歡一眼。

將清顏的神色反應盡收眼底,月千歡微微蹙眉。看來,她該準備離開了!地圖已經到手,無需再跟羅門弟子走下去。呆的越久,她越容易暴露。

決定找個機會脫離羅門隊伍后,月千歡收斂神色,邁步走出去看看羅門弟子剛剛大喊的是什麼事。

月千歡一過去,就見羅門弟子紛紛行動起來。月千歡聽見他們說:「木橋要斷了,咱們快點走!」

「木橋要斷了?」月千歡錯愕。

聽到她聲音的弟子抬頭看了她一眼,匆匆解釋:「沒錯!剛剛有一陣風吹過,木橋就被損壞了一半。在不過去,咱們就走不了了!」

一陣風損壞了木橋?

月千歡驚詫難以置信。她邁步走到懸崖邊抬頭看去。只見先前還好端端的木橋,現在中間分裂開了一道大口子。這個距離,他們還低跳的過去。要是再壞,或者世界塌了。那就真的無法過去了。

清顏制定的計劃中,就必須要過懸崖。但她要去葡萄峽谷,並不用過懸崖,去對面森林。

或許這是個離開的機會!

忽然,月千歡心頭一跳,她臉色蒼白忌憚抬頭看向懸崖之下…… 反應迅速,月千歡第一時間掐訣破開空間瞬移後退。就在她後退的那一剎那,月千歡看到了懸崖下吹上來的東西。

是風!

沒錯,就是原本該無形無蹤的風。那是一把由風形成的巨大鐮刀,透明無形。只能通過空間中波動的靈力從而捕捉到它的形態。鐮刀從下往上一斬,直接將木橋中間再次斬斷一截。

清顏聽聞動靜匆匆趕過來,她臉色發黑。「該死!這機關怎麼觸發了,快!所有人準備過懸崖。」

「啊?清顏師姐,這樣我們也要過去?這不是找死嗎!」

「對啊!」眾弟子紛紛開口,「機關已經觸發,我們過不去的!算了吧,清顏師姐我們重新再找一條路吧。」

「閉嘴!不走這個懸崖,走其他路我們要多走十天,就要多面對十天的危險機關。你們自己選吧,只跟我走這條路,還是自己重新選。」清顏冷冷丟下這句話,直接提起行囊沖向木橋。

鐮刀的攻擊是間歇性的。月千歡在一旁暗暗數著鐮刀的次數,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兇殘。

清顏跳過去的時間正好,順順利利到了懸崖對面。見清顏平安過去,眾弟子們遲疑著開始一個個邁開步子。他們知道怎麼選擇,跟著清顏才是最好的!因為清顏有地圖,並且了解十域秘境第四層。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她默不動身的落在了人群最後面。在前面的弟子一個個過去時,月千歡推演時間。

只要她前面有誰耽誤一下,她就能順利的留下來和清顏他們分開。月千歡這個主意計劃的十分完美!隨著風之鐮刀一次次變本加厲的攻擊,木橋破碎不堪,搖搖欲墜。

隨著倒數第三個弟子一鼓作氣衝過去。木橋咔擦一聲破碎斷裂了,月千歡前面的男弟子幾欲崩潰。「橋斷了,我怎麼過去!」

清顏站在懸崖對面皺了皺眉頭。她卻不是看著那個男弟子,而是深深望著月千歡。

抬頭,月千歡與她目光對上。眼眸中冰冷不見神色波動,月千歡冷靜開口:「清顏師姐你們先出發吧。我會在葡萄峽谷與你們會和的。」

「好。」事到如今,橋徹底毀了,又有風之鐮刀在根本不可能飛過來,清顏只能同意。但她看著月千歡,心底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她感覺,月千歡是故意這麼做的!

她明明可以一開始就過來,為什麼要站在最後面去?清顏才不信她是害怕了,所以不敢。

清顏深深盯著月千歡,她開口:「君歡師妹,你一定要來葡萄峽谷!」

「我會的。」月千歡嘴角微勾。她知道清顏懷疑她了,不過現在分隔兩地,懷疑也沒有任何用處。

她掃了眼懸崖邊上惶恐焦急的男弟子,月千歡徑直轉身離開這兒。她腦海中勾勒出地圖,一邊起手掐訣聯絡空間遊絲。遠在十域秘境第四層的另一邊,墨九卿同時感覺到了月千歡的呼喚。

他拭去劍上沾染的鮮血,抬頭遙遙看向遠方。墨九卿低喃:「歡歡。」 月千歡緩慢走在森林之中,她抬頭環顧四周,目光冰冷懾人。妖藤纏繞在指尖,探出細嫩的藤蔓感知四周有無危險。

凌天是妖藤,可以進入任何一個地方。因此它一路都堪當探測機關的羅盤,四周也沒有別的人,月千歡完全不需要遮掩。雖然用走,但沒有觸發機關下,她的速度也很快!

掐訣推演,月千歡開口:「還有兩天距離,就能和月卿會和了。」

「主人,前方有人活動留下的痕迹,小心。」凌天輕聲提醒。他探查到了前面的痕迹,不止一個人!如月千歡這樣一個人,最容易被當做掉隊的,引起群攻偷襲。

月千歡停下腳步,沒有貿然前進。她抬頭看了眼天色,天色漸黑,她得找一個地方休息。

沒有一個地方會比九重空間塔更安全!但月千歡不能進去,因為暗中有一雙眼睛盯上了她。眸光幽暗嗜血,月千歡抬手摸了摸妖藤的藤蔓,暗中傳音:去找一個適合當陷阱的機關。

是!凌天領命,探出藤蔓沒入泥土裡。

月千歡轉了個方向,繼續慢悠悠的走著。暗中盯著她的人也從一個變成了兩個。他們躲藏在樹梢上,目光對視一眼。一人傳音道:「她有古怪。居然一路都沒有觸發機關!」

「會不會是她身上有什麼能探查機關的寶物?老大不是說,有這種東西存在嗎。要是她身上有的話,咱們搶過來嘿嘿。」

「先去告訴老大,咱們今晚動手拿下她!」

「好嘞。」當即一人調頭,前去通知他的大本營。殊不知他們的對話,都被妖藤探知一五一十傳遞給了月千歡。

薄唇冷勾,月千歡笑了笑。「他們要來,坐等便是。這十域秘境里遍地機關,是再好不過的幫手。」

月千歡最終選上了一個小峽谷里,抬頭看向四周。機關暴露在山壁外面,咔咔運轉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千歡用凌天一一探知了這些機關的作用,隨後便在這兒坐下,守株待兔。

黑夜下,一群人借著月色偷偷摸摸的跟過來。

凌天時刻盯著他們,一早就將消息傳遞給了月千歡。月千歡坐在岩石上打坐,沒有挪動。她好似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繼續修鍊。

一雙雙陰狠毒辣的眼睛,直勾勾盯著月千歡。月千歡只有一個人,對他們而言下手是輕而易舉的,根本不用費工夫。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全部出動,打著一招拿下月千歡的主意。

他們藏身在黑暗中,慢慢靠近了。

一步,兩步……十八步,十九步……二十三步。月千歡刷的睜開眼,那群人離她只剩下三步之遙。他們見月千歡醒了,反倒哈哈笑出聲。「小妞,乖乖把寶物都拿出來。我們還能賞你一個全屍,否則休怪我們辣手摧花了!」

「呵。」月千歡冷冷一笑。她心中低喝,動手!

早已沒入地里埋伏的凌天立馬出擊。刷刷藤蔓拔地而起,惹的這群人驚呼立馬拔出刀劍。然而凌天根本不是要攻擊他們,而是…… 凌天的目的,是觸發機關。

咻咻咻——破空聲響,一排排玄鐵箭以閃電之勢飛出,眨眼衝到他們面前。一時反應不過來的人,當即被玄鐵箭扎穿成刺蝟。

呲呲腐蝕的聲響,玄鐵箭上還帶著劇毒。不僅能腐蝕他們的肉身,還能毒入靈魂。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峽谷之中。僥倖躲過這一機關的人們憤怒瞪向月千歡。

為首一人爆喝:「賤人!你竟敢暗算我們,一起上!殺了她!」

「殺啊!」

月千歡冷冷一笑。她踮腳往峽谷深處飛出,在她身後第二排機關動了。呼嘯聲中,旋轉倒刺憑空出現,四面八方的包圍那群人。他們憤怒爆喝,丹田開武力沸騰,出手攻擊旋轉倒刺。

以他們的實力而言,這些機關殺不了他們。但越往裡面,機關越厲害。

月千歡雙手背負在身後,彷彿閑庭賞花一般慢悠悠的拖著那群人往峽谷深處走。他們氣急了!又見月千歡所過之處,機關都沒有觸發。當即更加堅定月千歡身上是有寶物。

能夠探測機關,還能阻擋機關的寶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