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助理也馬上反應過來,臉色頓時變得和阿麗希特一樣慘白,有人帶著哭腔道:「殿下好像和負責照顧她的一名隨行女官去銀座遊玩了!」

「還不快派人去找!拜託傑雷米亞邊境伯,務必要找到尤菲米婭殿下,否則……」

阿麗希特話雖然沒有說完,可是在場的每個人都明白她的意思,以那位強悍魔女對自己妹妹的喜愛,一旦尤菲米婭出現任何事,他們這些人最好的下場也是以死謝罪!

「混蛋!到底發生了什麼?」

……

……

一架樣式獨特的機甲懸浮在半空,俯瞰著腳下的土地,如同一位英武的騎士,背後的雙翼泛著綠色的光芒,左臂是一隻修長的銀色鬼爪,彷彿最鋒利的刀刃,閃爍著寒芒,正是完成改造后的『蘭斯洛特』,它現在已經超出了第七代機甲的範疇,完全可以稱之為第八代機甲!

「飛翔的感覺還不錯。」陳濤透過環視窗向外望去,白雲環繞,腳下的一切彷彿變得無比渺小。

「現在所有人一定都很慌亂吧?」既然已經決定開始行動,陳濤自然先一步駕駛『蘭斯洛特』悄悄消失不見,他相信現在扇要等人一定在著急的尋覓他。

「看來綱手他們做的很成功。」陳濤望著地面上彷彿積木一樣不斷倒塌的建築物,越是高聳的大樓倒塌的也越快,地面上揚起一大片灰塵,越升越高,直到遮住整個租界,大地在震蕩,陳濤不知道伴隨著這一切會死多少人。

「今天的天空是灰色,夾雜著血紅。」安靜的坐在駕駛艙內,陳濤無動於衷的注視著發生的一切。

他不會再為這件事而有所疑惑。

一分鐘后,灰塵遮蔽了一切,不過震動已經逐漸在減弱,彷彿源頭被切斷,剩下的只是連鎖反應,滿目瘡痍,世界似乎突然一下子變得無比靜謐,可仔細聽,卻能隱約聽見祈禱和啜泣,彷彿這已經是這片世界唯一的聲音,隨著最後的連鎖反應也消失不見之後,這聲音好像在一瞬間驟然增強了萬倍,整個世界又活了過來。

「叮!此時摧毀度已達百分之十!」

「叮!此時摧毀度已達百分之二十五!」

「叮!此時摧毀度已達百分之五十!」

……

「叮!此時摧毀度已達百分之七十五!」

「叮!此時摧毀度已達百分之八十!」

「叮!玉石俱焚:採取最極端的手段,摧毀『11區』,寧可徹底亡國也不向外敵屈服,要求整個『11區』面積被摧毀百分之七十以上。(較難)(已完成)。」

「玩家可以隨時選擇回歸。」

……

…… 「結束了嗎?」尤菲米婭在自己隨行女官的保護下慢慢睜開雙眼,無神的望著眼前的一切,剛才還在舉行演出的熱鬧盛典,已化為一片廢墟,她此時正趴在地上,感覺身體有些沉重,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壓著她,用力扭過頭,發現原來是她的隨行女官。

尤菲米婭剛想開口,卻突然發現她的女官兩隻眼睛不知什麼時候已沒有了神采,額頭處一片猩紅,混著泥土,是暗紅色凝固的鮮血。

彷彿快要窒息,尤菲米婭有點喘不上氣,她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短短的一分鐘,就如同做了一場可怕的噩夢。

這時她耳邊相繼響起幾聲呻吟,放眼望去,原來是四個和她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同齡人。

而她此時才發現,以五人為中心,彷彿有一道看不見的屏障般,其他地方到處都是塌陷,或者是從半空截斷的鋼筋、石頭,可這些東西卻都偏偏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紛紛避開了她們所在的位置。

那四個人正是米蕾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場景,五個都屬於世界重要配角的劇情人物們,彼此相視了一眼,總感覺詭異的熟悉,望著眼前的一幕,不知為何,心底莫名泛起一抹涼意。

她們好像看到了彼此身上都連著無數根如同血管的絲線,裡面蠕動著透明的液體,而這些絲線一直延伸到虛空深處,望不見源頭……

……

……

「叮,正在掃描人物信息」

「遊戲人物開始剝離。」

「叮,世界解除載入!」

「主線任務完成,開始世界最終結算。」

「叮,請稍後……」

和脫離《火影忍者》世界一樣,陳濤站在一片純白的空間,身體再次恢復原狀,有關駕駛機甲的技能也全部淡忘。

「叮,遊戲人物剝離完畢。」

「世界載入脫離。」

「叮,玩家還剩餘98747點成就點,轉化為9875點通用成就點。」

「交易契約完成,玩家收取『***』1500點通用成就點。」

「交易契約完成,玩家收取『***』1000點通用成就點。」

「交易契約完成,玩家收取『***』800點通用成就點。」

……

「交易契約完成,玩家收取『***』120點通用成就點。」

「叮!玩家剩餘21520點通用成就點(可在任意世界使用)。」

……

「叮,玩家共獲得26%世界探索度。評價:A+。」

「叮,玩家完成成就任務,獲得稱號:偽裝大師。評價:S+。」

「叮,玩家主線任務目標全部達成,完成度110%。評價:A。」

「玩家綜合評價:S-。」

伴隨著連續不斷的提示聲中,陳濤面前出現三樣各不相同的東西,漂浮在他的面前,一個微型的『蘭斯洛特』機甲,一個彷彿由基因鏈構成的雜亂線團,一個微弱的白色發光體。

其中前兩者也各自散發著光芒,而且遠超第三個。

有過一次經驗,陳濤自然明白眼前的東西代表著什麼,首先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第八代機甲,第二個則是費盡心機在C.C.那裡忽悠到的GEASS之力,至於第三個則是他花費成就點學到的駕駛技能。

「叮!玩家獲得『S-』評價,請選擇一種選項進行重疊。」

「1、全面重疊遊戲人物百分之四十的能力。」

「2、全部重疊遊戲人物剝離出的任意一種能力。」

「可惜只有S-的評價。」陳濤此時不知足的想道,殊不知普通玩家要想獲得『S』層次的評價是有多麼難,簡直比買彩票的幾率還低,而他卻連續兩次都是這個等級,第一次更是『S』級,但是陳濤此刻卻希望自己得到的是『S+』,因為從《叛逆的魯魯修》世界中獲得的三種能力他全都想要。

可惜不可能每件事都按照他的意志所轉移。

「究竟該選擇1還是選擇2呢?」

陳濤有些猶豫,假如他選擇1的話,三種能力他也能全部擁有,可是只有全盛期的百分之四十,削弱了太多,可是選擇2的話,首先機甲與駕駛機甲的技能就該直接排除,因為兩者根本不能單一存在,否則他選擇機甲卻不會駕駛、或者選擇駕駛卻沒有機甲,只有傻子才會這麼干,這無疑已經讓他作出了抉擇。但是選擇『GEASS』之力的話,『逆轉未來』的能力雖強,可要知道它比萬花筒寫輪眼的局限性還大,尤其是進入其他世界按秒收費更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如果我換一個角度想呢?」陳濤自語道,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他選擇1的話,那麼『GEASS』的副作用是不是也相應的變小呢?很有可能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種削弱反而在他這兒算是一種增強。

因為再強的能力如果無法使用,那麼這種能力又有什麼用呢?

「而且我千辛萬苦才將『蘭斯洛特』弄到手,如果這次評價不是『S-』的話,恐怕『蘭斯洛特』根本不會出現在選項里,這是一個提升我實力的機會,我的瞳力不能浪費,如果有『蘭斯洛特』在手,就算再遇到難對付的敵人,也可以減少使用萬花筒的頻率。」

想到這陳濤終於做好了決定,以他目前的處境,再結合所有的情況,選擇第一個無疑才是最正確的。

「選擇第一種吧。」陳濤不再猶豫,直接確定道。

「選擇完畢,玩家是否確認?」

「是。」

隨著陳濤作出選擇,他身前懸浮的三種能力彷彿瞬間被一把無形的利刃斬過,出現短暫的透明並瞬間虛化,幾秒鐘過後,才又恢復原狀,可三者的光芒卻全部黯淡了大半,緊接著陳濤彷彿變成了一塊磁石,三者不分先後一起朝陳濤迅速的飛去,好像如燕歸巢一般,融進了身體。

其中代表著駕駛技能的白色光團融進了頭部,代表著『GEASS』之力基因鏈線團融進了胸口,代表著『蘭斯洛特』的微型機甲則融進了陳濤的手臂。

陳濤下意識朝自己的手臂看了一眼,正是烙印著『試煉之證』的位置,他只感覺印記微微一沉,彷彿裡面儲存進了什麼東西,而且有一種可以隨時取出的感覺。

陳濤眉頭微微一皺,像是思考著什麼,隨後流出瞭然的神色。

「重疊完畢。」

「玩家第一次正式世界結束,獎勵發放完畢,請玩家儘快脫離,倒計時十秒。」

「10」

「9」

……

等陳濤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的家裡。 盤坐在卧室,陽光透過窗戶射在他的臉上,有些刺眼,令他下意識伸出手擋了一下,雙眼的焦距快速聚合,陳濤知道自己再一次回來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他現在的心情非常平靜,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狀態,慢慢站了起來。

『逆轉未來』的能力失去了作用,不過陳濤卻知道並不是消失不見,而是缺少必要的條件無法啟動,就好比他使用寫輪眼的前提是需要瞳力,而他使用『GEASS』的前提則是需要消耗成就點,可是由於他身處現實世界的緣故,成就點等東西全部被隔絕了。

而駕駛機甲的所有技能像刻在腦子裡一樣,全部都記得,不過有些關鍵的地方卻變得模糊,他有一種預感,如果現在讓他再一次駕駛『蘭斯洛特』,恐怕不會再那麼熟練,無法發揮出它全部的性能。

陳濤抬了一下手臂,至於『蘭斯洛特』他確實帶了出來,他能感覺到就儲存在手上的『試煉之證』里,只要他想,他隨時都能將其『取』出來,儘管他也不清楚這是什麼原理,但是認為很神奇就對了,他不知道這個通過新手世界烙印在他手上的『試煉之證』,在某種程度上,竟然還擁有像『儲存空間』這樣的功能。

「『蘭斯洛特』體積太大了點,暫時不能『取』出來觀察它的具體變化,不過參考只能繼承百分之四十的能力,估計威力最多相當於被改造之前,不過改造后新增的那些性能應該還在。」

陳濤認真思考道,百分之四十並不是簡單的繼承這些能力百分之四十的數據,如果這樣計算絕對是錯誤的,打個比方,假如改造前的『蘭斯洛特』總性能是15,而改造后變成了20,那麼後者的威力絕對不是僅僅增加了三分之一,而是成倍數的增長,又比如他現在的萬花筒寫輪眼,就算他當初選擇只繼承百分之五十,也不可能退化成三勾玉,最多是對應瞳術以及瞳力會適當的削弱。

如果單純按照數據直接乘以百分之四十來繼承,那麼獲得能力的威力絕對是減少了不知道多少倍,否則的話,陳濤也不會那麼快就作出選擇。

「等找機會召喚出蘭斯洛特檢查一下就清楚了,現在我需要做的是放鬆。」

和第一次回歸時一樣,現實依舊只過了短短一分鐘,可實際上陳濤卻『離開』了一個月,而且精神上一直保持高度緊張,現在終於鬆懈下來可以不用再想那麼多時,突然感覺一陣陣困意湧來,明明現在還是大早上,卻想要倒頭就睡。

拉上窗帘,卧室的光線頓時暗了許多,營造出一個完美的睡眠條件后,陳濤感覺自己更困了起來,嘴唇微微動了動,直接倒在床上,隨手抻過來一個枕頭枕在腦袋下面,找到一個最舒適的姿勢后,不一會便直接進入了夢鄉。

……

……

這是一個不足六平米的白色小房間,裡面沒有任何擺設,唯一的特點便是『乾淨』,就像是雪一樣,房間是封閉的,裡面只有一個人。

陳瀟瀟眼睛慢慢恢復了焦距,終於回復了神采,扭頭望了一下四周的環境,她知道自己再一次回到了現實。

聖京高校作為專門培養精英超凡者的特殊學校,每個考入這裡的學生在入學時都會分配到一個這樣的專屬房間,它的作用是學生登錄世界時使用,可以避免被打擾。

「呼,竟然真的完成了主線任務,可惜最終評價太低了,不單沒有一點收穫,還將上個世界攢下的成就點用光,」陳瀟瀟一想到這次悲催的經歷,感覺有些肉疼,那可是1500點通用成就點啊,按照『匯率』,便是15000點普通成就點。

「不過總比任務失敗的懲罰要好,」陳瀟瀟不停的安慰自己,她現在有點不知道該哀嘆自己倒霉還是幸運,一個沒什麼用的小型世界被她給遇到了,撈不到好處不說,最後的主線任務也難的離譜,本來她都已經絕望的放棄了,如果沒有那個人的話。

此刻她忽然想起了陳濤,那個欺負她、壓榨她卻又幫了她的人,心情變得無比複雜。

登錄過那麼多世界,她還從來沒有像那樣狼狽過。

「威脅我……還有我的成就點……」陳瀟瀟有些失神,看上去有些不甘,嘴裡不停低聲念叨起來,「別讓我再遇到你,否則我一定會報復回來的!」

「不對,」陳瀟瀟聲調忽然升高,大叫一下,她剛剛差點忘了一個人,李夢璃!她這次可不是一個人登錄世界的,以前她為什麼沒有那麼狼狽過?那是因為她沒遇到過李夢璃。

陳瀟瀟馬上為自己這次的失利找到了一個完美的借口,並不是她不夠優秀,主要是這次遇到了豬隊友啊!

人一旦找到了推脫的借口,便會不停的告訴自己相信它事實就是如此,所以陳瀟瀟忽然憤怒了,她剛才心裡如果僅僅是一個小小苗頭的話,那麼現在已經完全認為就是李夢璃坑害了她。

倒霉的登錄到《叛逆的魯魯修》,撞到鐵板,極難的任務,還有被坑掉的成就點!

陳瀟瀟越想越來氣,『噌』的一下彷彿火箭一樣躥了起來,她本身的脾氣性格就非常火爆,否則開發出的『念能力』的特質也不可能是強化系這種純攻擊類的屬性。

自然也不可能會那麼強勢,會有看不起自己親哥哥的一面,雖然在她看來,不過是出於好意。

所以她決定現在去找好閨蜜聊聊人生理想,順便發泄一下窩在自己心裡的火,至於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她相信自己的好閨蜜一定不會『責怪』於她。

儘管她並不認為是因為她拳頭更大的緣故。

「她現在應該也回歸了吧?直接去她房間門口堵她!」

專屬房間的作用就是防止被打擾,所以不論發生任何事,沒有人可以闖入,連敲門都不行,唯一打開門的辦法就是屋子裡的人自己走出,所以陳瀟瀟決定直接去李夢璃的專屬房間外去堵門。

「我一定會會好好『疼愛』你的。」陳瀟瀟推開自己房間門時想道。 陳濤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被一陣鈴聲吵醒,才睜開朦朧的睡眼,嘴裡嘟囔幾句,不知道是誰給他打的電話,不情願的掏出手機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腦海里忽然閃過磐石那張冷酷的臉。

沒有想太多,畢竟他告訴過磐石自己第二次登錄次元世界的具體時間,估計是問候他的可能性居多,畢竟兩人也算是朋友。

陳濤作為新手世界便獲得『S』級評價的人,哪怕是像磐石這種高手也很樂意與他結交,因為陳濤的潛力巨大,不一定哪天就會超越他。

「哈嘍,陳濤小哥,第一次正式世界過的如何?」厚重的男性嗓音,不論是誰一聽,第一印象絕對都是這是一個『純爺們』!而事實上,在陳濤眼裡,磐石純的明顯有點過分。

「咳咳,」因為才睡醒,所以陳濤咳嗽兩聲,聲音有些沙啞,而且還有點渴,於是一咕嚕從床上滾了下去,準備去外面給自己倒一杯水。

「還可以。」走到客廳的茶几,陳濤給自己滿滿倒上一大杯,一邊說完一邊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長舒了一口氣后,還打了個嗝,心裡暗道一聲好爽。

「還可以是什麼東西?你這是敷衍我啊!你新手世界可是『S』級評價啊,而且一般前三個正式世界都不會很難,其實也算是一種對新人的優待。」手機響起磐石不滿的聲音,好像對陳濤這種不老實的回答有些生氣,彷彿陳濤這樣做對不起兩人的友誼。

「就是順利通過了。」陳濤『呵呵』了兩聲,最後開口說道。

「這次是什麼評價?有『B』沒?還是『A』?」磐石緊接著又問,有一種非要刨根問底的趨勢。

陳濤翻了個白眼,心想兩人的友誼有這麼深厚嗎?連通關后的評價都要分享!不過陳濤也明白磐石為什麼要這麼問,畢竟他還和對方有約定,他的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所以磐石才會要了解的這麼清楚,應該也是想心裡有底吧。

「夢部長讓你問的?」陳濤沒好氣的說道,眼睛轉了一圈,發出兩聲壞笑,「怎麼只問『B』和『A』,難道我就不能又得了『S』嗎?或者是『C』、『D』呢?」

「嘿嘿,那當然是有根據的了,根據往年的獲得『S』級,包括『S-』的在內,百分之八十的玩家第一次正式世界都獲得了『B』階評價(包括;『B-』、『B+』),百分之十八的玩家獲得了『A』階評價,只有百分之一點幾的人在滑落到『B』階以下,剩下零點幾則依舊是『S』級,以我對你小子的了解,哼哼,你可是擁有我們也沒見過的寫輪眼形態的人,怎麼可能會滑落到『B』階以下!」磐石對陳濤的疑問擺出了一條條理由,說的頭頭是道。

「怎麼樣?是不是爺們?痛快的說了得了,咱們都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我還能出去給你到處宣揚去?頂多就夢部長咱們三個知道,你就當給哥哥點信心好不好?這樣吧,哥哥可以讓你潛規則一次……」

磐石前面還很正經,可說著說著突然跑偏,陳濤嚇得一哆嗦,手機差點沒扔出去,隨著磐石的聲音,陳濤眼前頓時浮現出一幅畫面,一個渾身長著像岩石一樣肌肉的強壯男人,沖他飛了一個媚眼,陳濤當時就險些吐了出來。

「我知道你對我這身肌肉垂涎已久了,其實我對你也挺有好感,怎麼樣?我這次可是下了血本,絕對夠兄弟了!你可不能再推脫,或者隨便蒙我,如果你不喜歡男人,也可以把我想象成女人的!」

陳濤徹底無語,甚至快要發瘋,他TM什麼時候對一個肌肉大漢垂涎已久?他也不是變態!還想象成女人,他光是想就已經承受不住了好不好!

難道這就是所謂真正的『兄弟』?不論你需要男人還是女人,他都會變成你想要的那個人。

「呵呵,大哥,我錯了,你是專門來噁心我的吧?」陳濤哪怕因為自己間接害死上千萬人也不曾動搖,可現在他只感覺自己的身心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我說,我說還不行嗎?但是你要保證我說了之後,絕對不能再來煩我!你必須立刻掛斷電話,該幹嘛幹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