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同舉杯,齊聲說:「生日快樂!」

方微雨在燕飛飛旁邊,她絲毫沒有聽到他說這句祝福的話。 反派真不是我 因為他壓根兒就沒張嘴。

大家舉杯后一一幹了,方微雨喝了一小口,感覺不是很難喝,隨即也就大口喝乾了。晚上剛吃過暖鍋,這會兒正口渴。

她喝了一杯,覺得還沒解渴,又拿起罐子倒了一杯,「咕咕」地喝光了。

燕飛飛瞟了一眼她,滿臉不悅,「這麼喝不怕醉啊!」

「這才兩杯,這酒精度也不高,應該不會醉吧!」方微雨看了他一眼,又拿起罐子仔細研究起啤酒的酒精度了。

肖陽笑著說:「女生天生三分酒量了,方微雨的酒量肯定不止三分了!」

「沒有沒有,我都沒喝過!剛喝了,感覺不是很難喝,就又喝了一杯。」

「來,今天我們剛認識,希望以後能做朋友,干一個!」

肖陽倒滿了酒,舉杯敬方微雨,兩人碰了一下,方微雨仰頭一口氣喝光了。

「夠爽快!」肖陽拍了一下手掌,笑著說。

燕飛飛早已坐不住了,正好看見劉亮在洗牌,「亮仔,你要打關?」

「我準備讓你先來,你是老大,照顧各位小弟那是必須的嘛,來!接牌!」劉亮把牌遞給了燕飛飛。

燕飛飛二話沒說,一把接過牌,「那我聽壽星的,先來打一關!」

他正準備發牌的時候,包間門開了,吃完飯出去的尹傑回來了,他手裡提著一個大蛋糕,「劉亮,把我累死了!這是燕哥送你的,生日快樂!」

劉亮趕緊走到門口,象徵性地扶了一下尹傑,開心的接過蛋糕,「謝謝燕哥!」說完他轉身走掉,然後就沒有尹傑什麼事兒了。

尹傑滿臉抱怨:「什麼人啊,那蛋糕是我取回來的,好嗎?沒良心的!」

包間里坐著的人看見他們這樣都開心的大笑。

他們之間早習慣這種互噴了,要不怎麼是損友呢?

尹傑不管不顧地拿起桌上的果粒橙,打開瓶蓋一口氣喝了半瓶,「渴死我了!」他一口口地喘著粗氣。

最裡面坐著的趙成光突然起鬨:「你來得遲了,還喝了人家女同學的飲料,罰酒一杯!」

其他人也都跟著起鬨,他們都笑著看向尹傑。

尹傑委屈地看著燕飛飛,「我是替你去辦事兒的!」

「沒事,就一杯酒嘛,趕緊喝了,我要打關了!」燕飛飛的嘴角不自覺地向上彎了一下。

方微雨回頭瞅了他一眼,「想讓他笑一下,還真難!」她在心裡想著。

尹傑直接保持沉默,拿起酒杯,無言地喝完了。 燕飛飛連著三次開了肖陽,肖陽都輸了。這剛開場,肖陽就連喝六杯。

燕飛飛輕描淡寫地說:「我們的新朋友,需要多照顧!」其他人都在附和燕飛飛,只有劉亮深知他的用意,「這小氣鬼,有仇必報啊,這下肖陽慘了!」劉亮心裡想著。

「燕哥,也開開我們的牌啊!」劉亮想要調解一下氣氛。

燕飛飛自是知道劉亮對他的提醒,這次他開了女同學的牌。

「所有的女生,全開!」燕飛飛說。

底牌是紅桃10,燕飛飛手裡拿著的是梅花9,他似乎是勝券在握的樣子。

所有女生翻牌之後,其他人的牌都小了,只有方微雨的是紅桃9,劉亮叫囂著:「燕哥,人家金鏈子,你輸了!」

方微雨不懂牌,在跟著他們學,她知道了凡是與底牌一個顏色,並且數字能連到一起的就是金鏈子了!

燕飛飛象徵性地與其他女生碰了一下酒杯,一仰頭喝下去了。

一個通關打下來,燕飛飛幾乎沒喝多少。今晚他手氣不錯,每開一次肖陽,他都會輸。肖陽也暗自給燕飛飛記了一筆賬。

燕飛飛把關交給了劉亮。

劉亮手氣真背,開誰都輸,牌總是很小。

那啤酒喝得他肚子好脹,他向燕飛飛求救,燕飛飛幫他帶了好幾杯酒。一個關下來,他一個人喝了好幾罐。

劉亮終於可以交關了,他直接把牌給了坐他旁邊的肖陽,便跑去廁所了。

肖陽打關手氣也硬,起手開全場,他只輸了燕飛飛一家的牌。肖陽端起酒杯與大家一起幹了。

「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輸在燕兄這裡了,我就開你吧!」肖陽盯著燕飛飛。

燕飛飛都沒看底牌,直接翻出了自己的牌。

燕飛飛都沒看底牌,直接翻出了自己的牌。

大家開始鼓掌起鬨,「肖陽,又輸了,喝吧!哈哈……」有笑聲不斷地傳來。

肖陽喝完后又開燕飛飛的牌,到第三把的時候燕飛飛輸了。

燕飛飛心滿意足的拿起酒杯,喝了一杯。

今天這手氣真是給他長面子!

肖陽開了好幾次女生的牌,方微雨每把都輸,她連著喝了好幾杯。

燕飛飛一直仔細關注著她,她的臉蛋上泛起了微微的紅。

「怎麼又輸了!」方微雨有點懊惱,她端起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中,這會兒真是喝不下一口了,她的臉上呈現出糾結的神色。

坐在旁邊的燕飛飛伸手接過了她的酒杯,話也沒說,直接仰頭喝掉了,喝完后他才說:「這杯算你欠我的,後面幫我代酒!」

郭如雲看見燕飛飛剛才的舉動,拿著飲料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她也知道方微雨喜歡他,看這情況他也是喜歡方微雨的。平時他從來不會和女生有任何交集。

「我又沒叫你喝!」方微雨本來有點感激他,可他這麼說話又讓她心裡很不爽快,好像是自己求他代這杯酒似的。

肖陽臉上的神色有點微妙的變化,或許他已經察覺到燕飛飛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了吧。

有人提議說:「劉亮,上蛋糕啊!」

劉亮連忙把蛋糕打開,點上蠟燭,大家一起唱了生日歌。他一口氣吹滅了所有的蠟燭,「來,我給大家分蛋糕吧!」

趁大家都沒有防備的時候,肖陽猛地出手,狠狠抓了一把蛋糕上的奶油就朝劉亮臉上抹去……

「哦要——」大家一聲驚呼,劉亮已經變成聖誕老人了,他滿臉通白,兩隻眼睛都睜不開了,嘴裡卻不停地嘟囔著:「這他媽的誰這麼缺德啊——」然後他頂著個大白臉,盯著肖陽:「肯定是你……」

他話還沒有說完,肖陽又是一把和著奶油的蛋糕塞進了他的嘴裡,其他人只聽到「嗯嗯啊啊」的聲音,至於他究竟說了什麼沒人聽得清楚。

蛋糕大戰開始了,大家爭先恐後抓起蛋糕一頓亂抹,每個人的身上、臉上、頭上到處都是。

肖陽樹敵太多,躲去了門口。他大笑著看劉亮,欣賞著他剛剛的傑作。忽然他慢慢靠近沙發,手裡拿著的奶油蛋糕瞬間朝方微雨的方向扔去。

燕飛飛坐在沙發上一動沒動,好像這場歡鬧與他無關,他本身不太喜歡有人圍著他轉,別說給他抹蛋糕了!他那裡就是一個雷區,沒人敢去碰。坐在他旁邊的方微雨反倒安全了,她只是笑著看大家胡鬧。

其實她的手早就痒痒了。也因為他坐在旁邊,所以選擇她剋制自己。以往過生日誰邀請她誰倒霉,她可是最能鬧騰的!

燕飛飛正在剝松子,他感受到了有東西朝這邊飛過來,他一個迅疾的轉身,整個人擋在了方微雨的面前。

結果那塊蛋糕「啪」一下扔在了燕飛飛的衣服上。

看見這個場景的人愣住了,他們以為這下肖陽遭殃了。可是燕飛飛什麼都沒說,將手裡剝好的松子面順手遞給了方微雨,「拿去吃吧,我中雷了!得去洗手間了!」說完他已經起身打算離開。

方微雨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到了,她木訥的伸出手,接過了松子面。頓時,他手心裡的溫度傳給了她,她的心頭又莫名的熱乎起來。

他這樣做是偶然,還是有心的呢?

「肖陽啊,我還真得感謝你,要不然還不知道怎麼把松子面給她了!」燕飛飛暗自想著,與肖陽擦肩而過。肖陽拿眼神瞟了一眼他,他的臉上依舊是波瀾不驚。

尹傑、趙成光幾個接著打了通關,好多人真是喝不下了,都東倒西歪的。

郭如雲從一開始就沒喝,她很清醒。李曼喝了很多,可她的狀態比男生都好。肖陽又把目標暫時轉向李曼了,次次針對她。

幾圈下來,方微雨的頭有點暈乎乎的。「我出去一下!」方微雨捂著嘴,起身對旁邊的燕飛飛說。

燕飛飛放下翹起的二郎腿,起身讓開,方微雨勉強從他面前走過。剛出包間門,她便快步跑去洗手間的方向。

剛到洗手間,方微雨「哇」的一聲全吐到了洗手盆里,她連忙打開水龍頭,「嘩嘩」的水聲沖走了剛才吐出來的臟物。

她喘著粗氣,用手捧了水,洗了把臉,又順手從旁邊抽了張紙巾,擦了擦臉。她好想喝水漱一下口,可是此處沒有。

方微雨搖了搖頭,扶著牆,走出了洗手間。

「給!礦泉水!」

方微雨被這聲音驚到,猛地抬頭看見了燕飛飛,他手裡拿著一瓶農夫山泉遞向她。

「你……」

「不能喝就少喝點!」

燕飛飛說完后打算轉身走去包間。

隔壁包間里一個女人喝醉了,捂著嘴跑向洗手間。

方微雨站在洗手間門口正中的位置,那女人跑過去時碰到了方微雨,本來有點輕飄飄的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力量撞擊了一下,腳下一個踉蹌,直接面朝燕飛飛撲了過去。

燕飛飛條件反射性的張開雙臂接住了她,她穩穩地被他摟在懷裡……

隔著牆壁,洗手間里傳來那女人嘔吐的聲音。

方微雨聽見了他有些急促的喘息聲,她的臉瞬間變得更紅了……幸好她喝酒了,不然真會引人遐想的。

燕飛飛感受到了她的緊張,因為她抓著他腰間衣服的手在不斷地攥緊,現在該怎麼辦,是推開,還是繼續這麼抱著?

兩人都陷入了尷尬。雖然這不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可是那種緊張自己就會沒來由的冒出來,他們想逃也逃不掉。

「我該怎麼辦……為什麼每次都這樣!」方微雨確定自己喜歡他以後,和他說話都會變得不自然,更別提像現在這樣被他抱住了,她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這種局面還是讓他來打破吧!

「你……沒事吧!」燕飛飛小心的問到。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嗯,沒事!」方微雨小聲的回答。

燕飛飛緩緩鬆開了抱著她的手臂,「要是不能喝了,就別喝了!一玩起來,什麼都忘了!」他的聲音此刻溫柔如水。

方微雨感受到了他的溫暖和關心,紅著臉輕聲答道:「嗯,知道了!」

如果她一直這麼溫順乖巧,就會是另一個方微雨了。

回到包間,他們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是包間里少了一個人——郭如雲!

過了半晌,李曼醉意闌珊的看著方微雨問到:「如雲出去了嗎,怎麼好半天沒見人!」

方微雨說:「我也半天沒看見她了,不知道啊!」

劉亮忽然警惕起來,「燕哥,我去找一下郭如雲!」他本來想叫個女生,可看見那幾個都喝得稀里糊塗的,想想還是算了,免得連她們自己都走不回來!

「亮仔,酒差不多行了!」燕飛飛叮囑道。

「嗯,不喝了!」

劉亮轉身走出了包間。

他先去了女洗手間附近,沒有找到。然後又到了電梯附近,發現郭如雲站在不遠處。她緊緊靠著牆,她的面前站著一個陌生男子,他喝的醉醺醺的,正對著郭如雲毛手毛腳。

郭如雲嚇得眼淚直流,都哭不出聲音了。她想喊救命,可是嗓子像被什麼卡住了,此刻她就像啞巴一樣不能發聲。對方誤以為她不喊救命是心甘情願的。 劉亮一下子衝過去,一把打開那個男子的手,「你誰啊!沒看見她是學生嘛,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說著他又猛推了一下陌生男子,他毫無重心地摔進了電梯里,電梯門剛好關上。

郭如雲被嚇懵了,一下倒進劉亮的懷裡,「哇哇」的哭得昏天暗地。

劉亮第一次抱著一個女生,她還哭得這麼厲害,一時間他六神無主了。「別哭別哭,沒事了沒事了,我們走吧!」他扶著她走去了洗手間。

劉亮沒敢伸張此事,怕對她影響不好,雖然剛剛沒發生什麼,可是作為一個女孩子,她肯定會在意的。何況她還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

大家看見郭如雲如此神情,都有點疑惑地看著劉亮,他只是說:「沒事,她好像很不舒服,我們要不就散了吧,下次有機會再好好玩兒!這幾個女生好像都有點醉了,你們幾個照顧她們,確保她們的安全,一人一個,必須送回家!我就送郭如雲吧!」說完劉亮拿了包,扶著郭如雲走了。

壽星都走了,其他人也玩不起來了。他們三五成群,結伴而散。

肖陽臨散場時打了一個電話,等他到餐廳門口時,已有專車等候。他也有點飄了,深一腳淺一腳的上了車,很快那輛車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他nnd,有錢人就是不一樣!」不知是誰這樣噴了一句。大家也沒人在意,三三兩兩的都散了。

方微雨的頭越來越暈了,她的身體不自覺地向旁邊靠過去。

燕飛飛伸手扶住了她,「你還好嗎?」

方微雨沒有回答。

「天哪,這酒量!比三杯倒的強那麼一點點!」他用手扶住了她的肩,叫了一輛計程車。

燕飛飛把她的頭靠在自己肩上,轉頭看著她微紅的臉頰,他的心跳如波濤般洶湧。他迅速扭頭看向車窗外,「想什麼呢……」他對自己說。

方微雨可能脖子不舒服了,忽然扭動了一下身子,她的頭差點從他肩上滑下去,他立馬伸手扶住,又牢牢地往自己肩上靠了靠。

燕飛飛再一次仔細的看著她,她的眉眼如畫,臉蛋清秀可愛。他忍不住閉著雙眼輕輕在她額頭落下一個淺淺的吻。

他抬起頭,又認真的看著她……

「方微雨,我越來越喜歡你了!」他低聲地絮語,就好像這話是說給他一個人聽的。

燕飛飛知道方微雨現在只看重學習,他曾聽她講過自己來複讀的原因。不然以她爸的人脈,哪所高中讀不了呢?只是她想自己努力,那樣獲得的成功才會品嘗到喜悅的滋味。

他忽然想起自己小時候也很倔,每次回家必須把當天的學習全部消化才會吃晚飯。有一次,一道數學題難住了他,他花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才弄懂,那晚他吃的飯父親給他熱了三次……

想起那些曾經努力過的日子,他不禁自嘲地一笑而過,那樣的奮鬥對他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現在他不是一樣的一無是處,他失去了自己的方向和拼搏的動力,越來越沉溺於現狀而不思進取。他從第一次與同學打架開始就自暴自棄。

以前那些獲得掌聲和誇讚的日子似乎他從來沒有擁有過,他真的忘了那是怎樣的感覺!

可眼前的這個女孩兒,總能帶給他莫名的感動和鼓勵。在她身上,他能時刻感受到一種動力,催他上進,勸他不要放棄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