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最後統計的團隊總分,是現存成員的分數總和。打個比喻,你一個人發瘋的殺,自己就拿到了50分,而你想要這50分生效的話,就必須得活到最後,時間結束還未分出勝負,不得不比總分的時候。如果說在此之前,你被人打敗了,那你這50分就沒了,就算你還有其他團隊成員存活,這分數也不會分到其他人身上。所以,以一換多的這種類似「自殺式」的襲擊,從分數上來講是沒太大意義的,當然,如果能在時限前分出勝負,那就另說了。

此刻,羅賓漢居然說龍三是今日暗夜團的主將,這就由不得小約翰不驚訝。龍三一來就單獨行動,沒有任何人保護,並且他還不會隱匿魔法,沒有隱藏能力,這樣的主將真不是直接給人送分的嗎?!

「這人速度很快,反應靈敏,力量好像也很大,基本一擊就退,完全不拖泥帶水,其實力足以擔任主將了。我看暗夜團如今的打算,難道是準備拖到最後跟我們比總分嗎?」羅賓漢摸著下巴說道。

小約翰仔細看了看場上的情況,最終還是搖頭道,

「就算比總分,暗夜團也不可能超得過我們的,除非他膽敢跑來攻擊我們綠林團。可現在,他不停清掃著其他團隊的成員,到最後只剩他暗夜團跟紅衣團了,還怎麼跟我們斗?自取滅亡而已。」

「不。」羅賓漢卻是臉色一正。

「怎麼?」小約翰一愕,自己的團長可不像會是說笑的人啊。

「如果最後紅衣團也給他送分的話,那暗夜團的總分就完全可能超過我們了。」羅賓漢說道。

「這。。。。。」

好吧,如今暗夜精靈跟紅衣團聯合,為了最終勝利,可能他們確實做得出這種無恥之事來,「但那樣的話,最終就只剩下我們跟暗夜團那幾個人了,難道那點對手我們都無法在有限的時間內全部滅掉嗎?擂台就這麼大點,想躲也沒辦法躲啊,況且他還不會隱匿。」小約翰忍不住說道。

羅賓漢搖了搖頭,

「不要以為只有我們是聰明人,對方也不傻,如果不是有一定自信的話,想必他們也不會那麼做。拭目以待吧。」羅賓漢說道。

······

這邊,

「那傢伙腦子還挺靈活的嘛。」夜白誇讚起來,直接衝擊綠林團主陣,很容易就會暴露身份,但採取這種拖延時間搶分的方式,則少很多顧慮。

「你們配合一下,盡量讓綠林團少得分。」夜白轉頭對威爾說道。

威爾眉頭一皺,

「你確定你們能夠保住那分數?」

「沒有一開始就確保的勝利,至少是個希望不是嗎?而且你也可以看到,我們主將的實力,至少在敏銳跟閃避方面,還是挺有一手的吧。」夜白說道。

「。。。。。好吧。但綠林團肯定不會視而不見的。」威爾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雖然要是真的贏了,那之後幾天就沒太大意義了,基本可以確定是暗夜精靈的勝利。但紅衣團適合正面作戰,而暗夜精靈適合隱匿跟偷襲,這種時候,想要堅持到最後保分,肯定還是交給暗夜精靈成功率比較大。而紅衣團盡量阻止綠林團得分,也算是發揮他們正面作戰的優勢。在這種情況下,威爾是沒辦法按私心去反對的,以他紅衣威爾的驕傲,也不允許這樣。

一切,以打敗綠林團為優先!

旁邊

「不要在團隊賽上放太多精力了,重點還是個人賽。」凱瑟琳公主小聲提醒夜白。越是看到勝利的機會,就越不容易放棄,也就越會顧此失彼。凱瑟琳公主要的是夜白贏下個人賽,成為女王騎士,而不是這無關緊要的團隊賽。

「我知道。」夜白淡淡作答。

······

很快,綠林團察覺到暗夜精靈跟紅衣團的打算,終於是採取了行動。

溫里奧離開主陣,獨自出戰!

「喲。終於來了。」

龍三嘴角一勾,

「如果是個主將就好了。」

要是溫里奧是今天綠林團的主將,那他一旦被打敗,龍三就可以直接確定勝利。 傭人一臉難色,卻還是照他的話去做。

當門口的警衛聽到這番話,當然不肯離開。

直言要見小姐。

傭人說,「小姐現在還在休息,誰也不能打擾。你們先回去吧,等小姐醒來,會給你們答覆的。」

「誰的意思?」

「什麼?」傭人被警衛問得一愣。

警衛目光銳利,言語更是犀利,「既然小姐沒醒來,那麼,是誰的意思讓我們現在離開?」

「是……」

傭人吞吞吐吐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警衛冷聲怒斥,「是誰?!」

「是韓醫生。」

「韓楊?」

警衛都知道,韓楊是喬小諾的心裡醫生,現在他也在臨江別墅,替小姐治療。

只是沒想到,他的權利竟然大到可以替小姐做決定。

他只是一個醫生,此行為已經僭越了。

「把門打開。」警衛面色陰沉,已經不耐煩了。

傭人自然是不敢擅自做主把門打開的,一再推脫,「韓醫生代表小姐的意思,有什麼話,你們等小姐醒來再……啊!」

話還沒說完,傭人就看到警衛身姿利落的從門外翻躍進來。

當即嚇得大驚失色。

聽到動靜出來的韓楊,文質彬彬的模樣未變,笑著上前,「怎麼了這是?」

「聽說,你不讓我們見小姐?」警衛冷哼。

韓楊揮揮手,示意傭人先進去。

傭人怕怕地看了一眼警衛,便垂首小步跑進室內。

韓楊開始打圓場,「誤會一場。我怎麼會不讓你們看小姐?小姐下午剛吃了葯休息了,這會兒還沒醒,擔心你們會影響到小姐休息,所以我才讓傭人告知你們一聲。怕是傭人傳話添油加醋了,讓幾位生了誤會。我替她們向幾位賠不是。」

警衛可不是這麼好打發的。

一句簡單的誤會,添油加醋就想打發他們,不可能。

環顧一圈,發現別墅里竟然不見任何警衛的身影。

警衛心裡起了疑惑,看也不看韓楊一眼,越過他徑自往室內走。

韓楊心知攔不住他們,索性便由著他們去了,反正小姐醒來,他自有辦法讓他們全都離開。

不僅是室外,就連室內,都沒有警衛的身影。

他們上了樓,在卧室門外等候了一會兒。

韓楊便上來了,「小姐在卧室里休息,不放心的話,你們可以進去看。」

說著,便把門推開。

偌大的卧室里,床上躺著安然熟睡的,確實是喬小諾。

警衛們放下心來,便關上門。

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十一點。

喬小諾迷迷糊糊醒來,依舊感到腦袋昏沉,她緩緩坐起身,緩了緩,按著額頭離開卧室。

「小姐。」

剛踏出卧室,便看到幾個警衛齊刷刷地沖她垂首問好。

「你們……怎麼來了?」

什麼時候來的,竟然不聲不響的呆在門外。

「是少爺吩咐我們過來的,到的時候,您在休息,所以就沒敢打擾您。」

「飯糰他,也在A國嗎?」

「是的,少爺還在首都。」

點點頭,喬小諾按著額角往樓下走,警衛也跟在她身後。

樓下,水晶燈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溫里奧嗎,我記得他是。。。。。」

場外,夜白說道。

「光系,溫里奧所持有的特殊契約能力是使用光系元素魔法。」紅衣威爾接過話道,「溫里奧加瑪麗安的陣容,看得出來,今天綠林團就是專門針對你暗夜精靈的啊。」

「是嗎。那他們可是失算了呢。」夜白不由道,「光系對付暗系有奇效,不過對非暗系來說,傷害性就略小了,更何況還是非高階魔法的簡略應用。」

前面講過精靈契約體外控制魔法元素的優勢,實際上體外控制也是有弱勢的,那就是跟魔法元素的接觸不夠深,對魔法的理解不夠深,在起步初期,沒有專業人士教導,光憑自身去摸索的難度實在太大,更比不上人類特有的遺傳跟繼承了。所以,目前精靈族使用元素魔法的現狀就是,只能利用魔法元素的基礎功能,而無法使用出更高級的變化魔法來。

那麼,像光元素這種本身基礎功能不夠強大的魔法系來說,實用性就比較小了。

「你可不要小看溫里奧,雖說光系魔法的攻擊性確實不強,但用來輔助還是足夠的。」紅衣威爾提醒道。

夜白一笑,輔助嗎,這正是他最不怕的。龍三戰鬥最大的問題,不是他能不能戰勝對手,而是不能暴露身份。所以只要對方使不出大型傷害,沒有強度大到足以打碎龍三的攻擊,夜白就不怕龍三會「落敗」。

此刻,賽場上,普通人看不出有任何的變化,但敏銳之人,比如夜白之類,早已發現了不同,當然,首當其衝的,自然還是直接承受「攻擊」的龍三。

龍三幾個閃躲,都沒有閃開眼前的閃耀,就算是他,也不由讚歎一聲,

「厲害!」

光系的閃光攻擊,這是夜白也常用的手段,簡單而實用,在激烈的戰鬥當中,突然蒙蔽敵人的視力,很容易就達到一擊致命的效果。

但正常的閃光魔法,往往只是那麼一擊,而且基本上是扇形無差別的攻擊,雖說不會傷害到自己,但很容易把前方所有的同夥也連累進去。所以這種方式,不適合團隊作戰,只適合個人作戰。

而此時卻不同,憑藉精靈契約多魔法元素的體外控制,溫里奧居然把一瞬間攻擊閃光,變成了持續性攻擊,並且不會誤傷。因為閃光魔法一直保持在龍三的雙目前,單向光刺,無論人如何轉身躲避,都持續跟隨。暫時可以想到的躲避方式,應該就只有離開溫里奧的控制範圍,不過擂台賽場地就那麼大,真的能夠完全躲開嗎?再者說,溫里奧也不是站在原地不動,他可也是會跟著的呀。

於是,溫里奧憑藉這麼一個簡單的手段,徹底封閉了龍三的視力。而既然睜眼看不見的話,龍三也果斷閉上了眼睛。

「呵。」溫里奧一笑,輕輕一躍,瀟洒的來到樹上。如果說紅衣威爾是精靈族自信的代表,那溫里奧絕對稱得上是優雅的代表,哪怕溫里奧臉上也畫了很多的契約紋路,但卻一點掩蓋不了他的紳士本色。就算是在殺人之時,也不讓人感覺任何的狠戾,彷彿他根本不是在做什麼惡事,而是在演奏一曲高雅的夜曲那般。

樹梢上,蕩漾著微風,溫里奧搭弓起箭。

之前暗夜精靈所佔有的優勢,現在完全反過來了。把龍三當做成精靈的溫里奧,自然認為在草地上龍三還能夠憑藉精靈魔法來感知,但在這樹上的話,可就什麼都發覺不了了吧。無法視物,看你還如何躲避這百米勁弓!

咻!

雖說他溫里奧在綠林團眾隊長當中戰鬥力不算強,但一對一,不限制魔法的話,幾乎沒人能夠戰勝他!

大勢已定。

可就在溫里奧準備漂亮的收弓之時,突然瞳孔一縮,連忙離開了他當下所立之處。

轟!

這是龍三衝過來的反擊。

「怎麼可能?!」

雖說沒打到目標,但此情此景還是驚起了一片呼聲。閉上眼睛無法視物的龍三,不但輕鬆躲開了溫里奧的弓箭,並且還憑藉弓箭所飛來的方向,判斷溫里奧的位置,立刻發起反擊。這真的是一個普通人能夠擁有的敏銳跟反應嗎?!

「那傢伙到底是誰?暗夜團中竟然還有這等人物?」小約翰也驚坐而起。

「環境嗎。」羅賓漢摸著下巴,「精靈大陸,長久安逸,少有戰亂,很多年都沒有出過像樣的強者,更多的是我這樣缺少實戰的理論研究家;反觀在人類大陸的同胞們,一直在危險與困境當中磨礪自己,數量雖少,卻更容易出現強者。」羅賓漢說道。

小約翰臉色變了變,有些不服,

「我們可也一直在戰鬥!」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在人類大陸長大的原因,我總覺得那傢伙的戰鬥方式不像我們精靈族。」羅賓漢喃喃道。

好比說剛剛那種情況,作為精靈族,遠距離反擊難道不該使用精靈魔法嗎?如果用精靈魔法從后偷襲,溫里奧估計還反應不過來,但龍三卻直接正面衝過去,如此溫里奧才躲了開來。很多時候,戰鬥習慣反應一個人的過去。

「不像我們精靈族?」旁邊的小約翰也愣了愣,突然好像抓到了點什麼,但看著龍三那標準的精靈外貌,小約翰頓時又打回了心思。

「不管怎樣,視力被封的話,最後勝利的肯定還是溫里奧吧!」小約翰道。

「如果對方只是如今表現出來的這種實力的話,那溫里奧應該是能夠拿下的。」羅賓漢比較謹慎的作結論。

回到賽場,

龍三再次反擊,還是未能打中溫里奧。溫里奧仗著封閉了龍三的視力,一直保持遠距離攻擊,從不給龍三打近身的機會,如此龍三的速度優勢就體現不出來了。而要是一直這樣被溫里奧拖著的話,龍三也沒辦法趁機去搶分,拖到最後,勝利的肯定還是綠林團。難辦啊。不能使用魔法,不能化身,只能使用物理攻擊,對付這種猥瑣的遠程射手,以弓對弓嗎?可說實話,哪怕龍三是元素種族,他也不認為自己在弓箭方面能夠比得上精靈族!

「退吧。」

卻在這時,場外夜白髮話。

「放棄?明明還有一戰之力啊!」紅衣威爾忍不住叫道,那個龍三都還好生生的,連一點傷都還沒有呢,現在就是威爾都隱隱感覺到一絲勝利的希望了,結果夜白卻喊「退」?

「已經沒有了勝利的可能,還是多考慮下明天吧。」夜白淡淡道,沒有任何失敗的不甘。

明天!

威爾神色一凝,終於還是到了這一步嗎! 扶著樓梯扶手下樓的喬小諾,突然覺得天旋地轉。

她停下腳步,抓緊了扶手,眼前一黑,差點沒倒下去。

「小姐!」

警衛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緩過來之後,喬小諾擺擺手,「沒事。」

雖然她說沒事,但警衛仍舊不放心,扶著她下樓。

「小姐,是不是頭痛?」韓楊倒了一杯水,警衛扶著喬小諾在沙發坐下后,他便遞了上去。

喬小諾沒接,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緩了良久,才說,「我餓了。」

韓楊轉身,看了傭人一眼,傭人立即意會,「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