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等這兩名魔軍精銳的身體分開方昊天就越了過去,一拳將對面的一名魔兵砸爆,跟著赤霄炎龍劍點出。

一點如花,梨花雨!

每一點,都有一名魔軍精銳的眉心被劍光射穿。

劍光閃射,眼花繚亂,轉眼便是九百多劍。

也意味著又有九百多魔兵死去。

婚過無愛 此時,方昊天已經跟身後的聯軍拉開了距離。

對此,聯軍們也沒有派人上來幫方昊天的意思,他們只管按照虛夜月所定的作戰計劃,與其他的聯軍一樣,不緊不慢,不急不燥,不貪功不猛進,層層向上推近。

到了這個時候,方昊天已經開始個人作戰,不需要他跟聯軍做整體的配合了。

虛夜月如此大膽的布置安排,仗的就是方昊天的強大。

更何況還有一個絕對信任而又強大的蘇青璇在暗中相助,等於兩個無敵的大高手,虛夜月確實不大需要擔心方昊天的安危了。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虛夜月知道骨邪山之頂現在已經沒有單打獨鬥可以危脅到方昊天的大高手。

迦藍魔君的分身已死,不管是方昊天,還是虛夜月和蘇青璇,都不認為魔軍還能再在短時間內弄出第二個魔君分身出來。

如果魔君分身這麼容易弄的話,這麼多年魔軍早就不知道弄出多少。

像迦藍魔君這樣的分身,不需要多,魔軍只要弄出十來個,這仗估計早就不用打。

若真是如此,現在蠻獸封境早就是魔境,跟人族再也沒有半毛子關係,蠻獸封境的人族早就滅絕,早就成了惡魔的腹中之物了。

既然不可能再有迦藍魔君這樣的強大分身出現,而方威和南屏又不在,方昊天現在在骨邪山簡直就是可以來去自如,如入無魔之境。

而且有蘇青璇在,方昊天和蘇青璇兩大高手,一明一暗,哪怕現在方威和南屏突然回來骨邪山,虛夜月也不需要再擔心他們可以在人族聯軍打到山頂之前而殺死方昊天。

現在方昊天脫離大軍,獨自做戰,獨自前衝上山,他的作用是憑個人能力多殺惡魔,以他的強大重重打擊魔軍的士氣。

同時,也是讓他將魔軍的高手和精銳吸引住,減少大家的壓力。

所以虛夜月如此布置,看似讓方昊天逞個人英雄,實際上用心良苦,方昊天的作用比他與整個聯軍配合誅魔還要大得多。

當時不少人反對讓方昊天一個人冒險時,虛夜月就說了一段對後世都有很大影響的話:"戰爭也需要個人英雄,那是戰爭的旗幟……

旗幟,永遠是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將敵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一個點上,那敵人自是對其他點缺少足夠的關注。

果然,隨著方昊天遠離人族大軍,獨自靠近山頂之時,攔截他的都已經是清一色的魔軍精銳,個個都是魔軍高手。

雖然像赤明這樣的魔帥不見再出現攔截,但這些精銳的數量之多透露了赤明魔帥的意圖。

赤明魔帥是要用這些魔軍精銳消耗方昊天,等方昊天殺到山頂之時已經疲累之態,這樣赤明和其他的魔帥聯手就有殺方昊天的機會了。

赤明魔帥和其他的魔帥都有了一個共識。

只要殺死方昊天,將方昊天的頭提到空中給人族聯軍看,人族聯軍的士氣就立馬垮掉。

赤明魔帥等幾個魔帥如此想法,不可厚非,可以說是孤注一擲的聰明打法。

南屏和方威不在,迦藍魔君分身已毀,魔軍已無與方昊天抗衡之人。那除了用大量精銳消耗方昊天然後再由幾名魔帥聯手與方昊天決一死戰,他們真的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

噗噗噗……!

劍光,一路上山,不斷有血水噴射。

方昊天登到山頂之時,他所走的路線已經變成了一條清楚無比的平坦之路。

只是這條平坦之路,卻是用魔軍精銳的血和屍體鋪築而上。

嗖!

渾身是血,透漏濃烈血腥,殺氣衝天的方昊天落入山頂的石屋城中! 視線中的男人身材頎長,精緻的五官卻彰顯著他此刻的惱羞成怒。

熨燙整齊的西裝顯得一絲不苟,腳上穿著義大利高級定製的手工皮鞋,尤其西褲包裹下的修長美腿看上去就高人一等。

既便只是安靜地站在那兒,就給人一種君臨天下的霸氣,還到處透漏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很快,就有女店員認出他的來歷,「總……總裁,您怎麼來了?」

今早才聽說集團的總裁會到荔灣廣場來視察工作,而且還有人親眼看見他跟商場的負責人一起去了頂樓,怎麼這麼快就出現在了女裝部?

東方玉卿隱忍著心中的怒氣,再次冷聲提醒:「我說拿給這位小姐。」

招待蘇菲的那個女店員戰戰兢兢地回應,「是,總裁……小姐,麻煩您稍等一下。」

蘇菲看到東方玉卿的第一反應就是逃跑,怎麼這麼倒霉,怎麼會在這兒遇到他?

還有,他竟然是這裡的總裁?

早知道,她……唉,都怪郁林楓那個混蛋哥哥。

帶她去哪裡買衣服不好,偏偏跑到人家的地盤?

看到蘇菲朝門口走去,東方玉卿疾步上前,悠然開口:「不是要試穿衣服,你要去哪?」

「現在不想試了,還請你讓開。」蘇菲本來是想稱呼東方先生的,可又怕被人誤會什麼。

「菲兒,你確定一見面就要吵架嗎?我剛才真的是去視察工作,讓你一個人來買衣服,是我的錯。」

東方玉卿聲情並茂地說著,還不忘朝著旁邊的店員們使眼色,幾個人瞬間反應過來。

眾人除了震驚就是后怕。看樣子這個女人大有來頭,就連她們高高在上的總裁跟她說話都要這麼小心翼翼,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不過,此刻的她們即便有再多的疑惑,也不敢在東方玉卿面前表現出來。

蘇菲微蹙眉頭,顯然不懂東方玉卿這個妖孽為何要這樣說,分明就是有意讓人誤會她的身份。

契約總裁別亂來 你我相愛,未曾表白 之前在西餐廳里偶遇到的時候,是他先裝作不認識她的;此刻卻是主動跟她親近,還莫名其妙地說一些恭維她的話,好像生怕這幫女人不八卦他似的。

「小姐,您身材這麼好,肯定能夠駕馭這條裙子,不妨試試看。」女店員說話的同時,就將蘇菲推進了隔壁的試衣間。

蘇菲鬱悶極了,但也深知東方玉卿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格,只好開始試穿。

試穿之前蘇菲看了一眼吊牌,¥4998,呵,果然沒有猜錯……買完這條裙子,她的存款就只剩下不到六千了。

「哇塞,這件衣服一般人很難穿出品味的……小姐的身材真好,就像是專門為你量身定做的一般,真好看。」

「是啊,都是我們有眼無珠,還是小姐的眼光好。」

不止是女店員覺得合適,蘇菲也覺得滿意,所以直接開口:「那我要了,我刷微信可以嗎?」

「不著急,再試一下這款。」東方玉卿不知道何時站在了蘇菲的身邊,手裡拿著一條大紅色的連衣裙。

蘇菲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不要,我可穿不出去,太刺眼了。」

如果不是看到東方玉卿一臉的正經,蘇菲都有些懷疑他是故意刁難她的,畢竟中國紅穿不好就有種山妞的感覺。

「可是我喜歡。」東方玉卿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靠近蘇菲的耳畔,搞得她莫名的臉紅心跳。

「上班穿紅色,太那個……」

蘇菲下意識地咬了一下唇瓣,見東方玉卿堅持,無奈只好轉身去了試衣間。

東方玉卿在蘇菲看不到的角落,露出了一抹勢在必得的笑意,沒想到蘇菲在外人面前還懂得給他留面子。

話說時尚高端的裙子好看是好看,就是穿著費勁。

這好不容易才穿好,蘇菲就發現這條裙子的拉鏈不是在身側,而是在背後,而且拉鏈還十分小巧滑膩,她拉了半天都沒拉上。

「你們可以進來幫我拉一下拉鏈嗎?謝謝!」蘇菲說話的語氣略有些無奈與羞澀。

「好的,您稍等!」女店員說完就準備進去,可惜猛然被一隻衣架擋住了。

蘇菲正半蹲著穿鞋,正好背對著門口的方向,聽到開門的聲音她看都沒看就轉過身去站好。

「麻煩你了,嘿嘿!」

「為美女效勞,是我的榮幸!」傳到耳里的又是那道性感撩人的男音,蘇菲被嚇了一大跳。

「啊……這是女更衣室,你……你怎麼進來了?」

看到某人花容失色的面容,東方玉卿沒有半點尷尬,反倒還倒打一耙:「是你邀請我幫忙的,怎麼搞得就跟我要偷窺你似的?」

見蘇菲氣呼呼地瞪視著自己,東方玉卿也懶得跟她解釋那麼多,索性邁步上前將蘇菲抱在懷裡。

不等蘇菲驚呼出聲,東方玉卿就吻住了她的嘴唇,然後蘇菲就感覺到背部多出了一雙溫熱的手掌在自下而上地運動著。

就在蘇菲以為東方玉卿會抱著她吻很久的時候,就聽到某人帶有笑意的嗓音:「拉鏈已經拉好了,是現在出去,還是再等一會?」

「神經病!」蘇菲氣呼呼地沖著東方玉卿的皮鞋踩下去。

「唉吆!」東方玉卿故意讓蘇菲踩中,還發出一聲曖昧無比的慘叫聲。

看出了某人的惡趣味,蘇菲胡亂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唇,然後率先走了出去。

蘇菲看著鏡中的自己,大紅色的短裙襯得她膚色越發白皙。

紅色其實很挑膚色,很多人會將紅色穿的土氣、風塵,蘇菲卻能將這款紅裙穿的知性優雅,彷彿還帶著一點小性感。

「總裁的眼光可真好,雖然小姐穿那條水紅色裙子也很好看,但這條紅裙更加適合她。」

「像小姐這樣的身材,穿什麼都好看。」

聽到這句讚美味十足的話,東方玉卿象徵性地瞥看了那個女店員一眼,其實他想說的是蘇菲什麼都不穿的時候才是最美的,你們懂個屁。

看大家都在極力奉承東方玉卿,蘇菲也不好反駁。

擔心東方玉卿讓她兩條都買下來,所以蘇菲趕緊跟店員表態,「嗯,我也覺得這條紅群比剛才那條更好看一些,那就換成這款吧。」 石屋城中,現在顯得無比的冷清,除了一百零八名魔軍高手嚴陣以待之外,其餘的惡魔已經全部派出去與人族聯軍對戰了。

方昊天雙腳剛落地,魔影閃動。

以赤明魔帥為首的一百零八名魔軍高手將方昊天圍了起來。

一百零八,居然暗含了天罡地煞之數。

"天罡地煞陣!"

方昊天眼神微凜,但又有些許不以為然。

天罡地煞陣也是一門極高明的陣法,擅長變化,特別是攻守轉變更有神鬼莫測之稱。

部份人聯手攻擊,部份人聯手防守。

痛會教我忘記你 攻擊者,隨時都可以變成防守者。

同理,防守者,也可以隨時變成攻擊者。

互相轉化中,可以起到部份人休息的作用。

理論上來論,此陣一旦啟動,便可以永不休止的攻擊或是防守。

方昊天看向赤明魔帥,笑道:"赤明魔帥,你們敗了!"

此時骨邪山四周,殺聲動天,天昏地暗,戰事似乎已經到了最關鍵最高峰的時候,人族與魔軍多年對峙的情況很快就要完全改變。

如果人族聯軍輸掉,蠻獸封境將會永無寧日,生靈塗碳。

如果魔軍輸掉,蠻獸封境自是能迎來了多年未見的一片清平,再不用擔心魔災爆發。

但四周殺聲如何動天,如何震耳欲聾,如何的驚人,都無法影響到方昊天和赤明等一百零八魔。

"只要你死了,我們就贏。"

赤明魔帥臉龐猙獰。

方昊天是蠻獸封境的第一人,又是元武堂的堂主,更是人族聯軍的大統領。

如果方昊天死了,這對人族聯軍,對整個蠻獸封境來說都是無法承受的沉重打擊。

赤明的話並不多,他也清楚此時多說無益。

冷冷的回了一句后便舉起了他手中的大骨刀。

這把大骨刀透漏著滲人的寒氣,刀身之上更是刻著只有魔族才能看懂的古怪圖紋。

雖然方昊天不知道這把大骨刀有什麼來頭,但料想必是不凡。

"殺。"

赤明魔帥刀身一震,嘴裡猛然大喝:"殺!"

隨著赤明魔帥的這一喝,殺氣驟起,天罡地煞陣動了,一股兇惡之威當場籠罩,氣勢嚇人!

一剎那,方昊天便有被萬軍包圍之感。

方昊天雙眼微微一眯。

轟!

攻擊開始。

一名魔帥與三十五名精銳對他發起攻擊,含天罡之數,對方昊天進行天車上一擊。

而其他的惡魔則是雙手急揚,一股無形的氣團布起地煞守勢。

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

現在天罡一擊只有一名魔帥主持,地煞守勢卻是由赤明和另兩個魔帥主持,陣法首動明顯以守為主。

當然,此陣變化神速,變化莫測,下一瞬間就極有可能是地煞一擊,天罡轉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