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起酒杯,在等常念布舉。

不過常念布舉擺手道:「羅先生,你的喝,我的不喝。」

他只用筷子挾了些菜吃。

那杯酒里有主僕丸,若常念布舉不肯喝,那就浪費了一枚主僕丸。

現今羅陽沒有更好的選擇,只能找辦法讓常念布舉喝掉那杯酒。

「常念布舉先生,喝完這杯。」羅陽要求道。

「羅先生,我的不喝酒的。你的喝。」常念布舉說道。

出來應酬的人,極少不喝酒的。

估摸常念布舉只是出於安全考慮,才不喝的。

羅陽笑道:「常念布舉先生,難得一起吃飯,喝吧!」

可是常念布舉就是不肯喝。

又不便動粗讓常念布舉吃掉那杯酒,羅陽只得先緩和一下氣氛。

「常念布舉先生,對了,你要魂珠有什麼用?我聽說魂珠的力量很不好,會讓人成魔的。」羅陽說道。

結果常念布舉又語塞了。

由此可看出常念布舉並不了解魂珠,向上峰請示,應該只是出什麼價來購買而已。

至於魂珠有什麼作用,常念布舉說不定是一點都不清楚。

「常念布舉先生,你不會只是買來收藏吧?」羅陽又問道。

「羅先生,正是那樣的。」常念布舉尷尬道。

羅陽喝了一點酒。

隨即又舉起酒杯,說道:「常念布舉先生,來,喝一杯!」

常念布舉卻依然搖手道:「羅先生,非常的抱歉的,我的真的不喝酒的。」

或許是真話。

可不讓常念布舉喝那杯酒,羅陽就難以從他的嘴裡問出想知道的答案。

畢竟那杯酒里有主僕丸。

「常念布舉先生,你不喝酒,是不是要喝飲料?」 離婚向左,幸福向右 羅陽又問。

「羅先生,不用客氣的。你的喝。」常念布舉說道。

這麼看來,若是飲料,說不定常念布舉就會喝了。

想到這兒,羅陽說道:「常念布舉先生,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給你拿些飲料過來。」

常念布舉說道:「羅先生,不用的,不用的。」

可是羅陽已走出了包廂。

親自去找服務生要了兩瓶飲料,怎樣將主僕丸放進去,那又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想了想,羅陽只好又去找服務生要了些新鮮的水果,然後要了一隻大玻璃杯,先將飲料斟在杯里,再將葡萄與切好的芒果放進去。

弄好之後,還真像是一杯剛榨出來的鮮果汁。

悄悄的把一枚主僕丸放進杯里,然後就端回包廂里。

走進包廂,只聽常念布舉在打電話。

見羅陽進來了,常念布舉便掛了機。

估摸又是向上峰請示更多有關木炭和魂珠的做法。

「羅先生的,你的太客氣了。」常念布舉說道。

「常念布舉先生,應該的。來,嘗嘗。聽說很好吃的。」羅陽說道。

把那杯鮮果汁放在常念布舉的面前,等他喝下去。

不管是喝酒還是鮮果汁,裡面都有主僕丸。

只要常念布舉喝下去了,那羅陽就有機會找到一些答案。

多的或許是沒有了,但問出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的名字之類的,或住在哪兒,或有什麼大公司,說不定會有收穫。

「羅先生,你的請吃的,我的還不渴的。」常念布舉說道。

「常念布舉先生,你到底想喝什麼?告訴我,我去拿來給你。」羅陽說道。 李沖在見到這六頭怨靈之前是遇到過其他怨靈的,當初沈軍父子被他用計告發抓進了監獄,后慘死於監獄之中。

最後更是變成了怨靈,而那時的沈軍父子便是二頭怨靈。

在系統的解釋下,李沖也對怨靈有了基本了解。

怨靈成長到最強狀態,是擁有九個頭顱,其實力堪比鬼神。

八個頭顱的怨靈,就算在地府中,也僅次於十殿王者,與戰力強大的鐘馗判官都有一拼。

至於七頭怨靈,雖然實力相比弱了一些,可也有牛頭馬面的實力。

頂級鬼王!

李沖雖說與鬼王交過手,還真正的消滅過兩個,但要知道,那並不是頂級鬼王,只能算是實力比較普通的。

相比之下,怨靈和鬼怪也是有差距的,當鬼怪自身的怨氣達到一定零界點時,才會有機會成為怨靈,為此,同樣級別兩者的實力會有比較大的差距。

也就是說,七頭怨靈的實力,要比正常頂級的鬼王還要強大。

這些念頭,不過一瞬間。

可就是短短的一瞬,七頭怨靈便展開了攻擊!

只見,怨靈身軀上的三顆頭顱,從其軀體上分離,懸浮在身軀周圍。

在怨靈的控制下,怒吼著朝李沖飛來。

見此,李衝心中一凜。

這隻六頭怨靈成長到七個頭顱以後,其本領似乎也增加了不少。

那飛過來的三顆頭顱,眼睛都是不同顏色。

紅、黑、綠。

李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這三種顏色的眼睛,都有著對他造成性命危險的強大威脅!

「狐仙附身!」

在這一刻,李沖沒有任何猶豫開啟了狐三太奶賦予他的能力。

伴隨著李沖一聲輕喝,他周身的氣都與先前不同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湧入體內,全身上下充滿了能量,呼之欲出。

不僅如此,他是雙眼也變了,不再是黑色,而是黃色的豎瞳!

他的指甲從指尖延伸而出,變成了尖銳的利爪。

他的身後,長出了一條火紅的尾巴,輕輕的搖晃著。

李沖就那麼站在海面之上,彷彿踏在土地一般,強大的氣將周圍海水都激蕩的來回翻滾。

嗖!

只是瞬間,化為狐狸的李沖便從原地消失了。

而見到這一幕的七頭怨靈,則不禁駭然。

那三顆攻擊李沖的頭顱,似乎失去了目標,就那麼停在了半空。

「蓬!」

猛然一聲悶響,七頭怨靈慘叫一聲龐大的身軀應聲拋飛。

而李沖的身影在怨靈拋飛的那一刻,重新出現在怨靈方才的位置。

「好強的力量!」李衝心中大喜。

雖說狐仙附體只能持續五分鐘的時間,但附身之後,不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已經十倍百倍的提升。

就方才那一拳,已經將七頭怨靈的一條手臂轟的粉碎。

嗖嗖嗖!

怨靈主體受傷,三顆頭顱迅速飛回,其速度之快,連李沖也沒來得及將其攔下。

望著遠處受傷的七頭怨靈,李沖眼神閃過一抹可惜。

若是這一拳轟在頭顱上,那它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接下來也能容易對付一些了。

他能夠感覺到,雖然狐仙附體之後,實力暴漲,但也是有限度的。

倘若說他先前的實力能夠與高級鬼王一較高下,現在也就是頂級鬼王左右。

當然,這裡所說的都是比較厲害的鬼王。

可是,雖說這七頭怨靈被一拳所傷,但隨著海水中不斷冒出的怨靈接連被它吞噬,那些傷勢也很快復原。

反觀李沖,從附身到現在,已經過去是十幾秒。

「你是什麼怪物?!」七頭怨靈的傷勢雖然修復,但依舊驚訝於李沖的變化。

尤其是現在的李沖,整個人看去,就像是一個人類和狐狸的結合體。

「老子是神仙!」

話音未落,李沖的身形再次消失。

有了前車之鑒,七頭怨靈不敢大意,這回,竟是又將兩顆頭顱奮力身軀。

加上先前的三顆,共有五顆頭顱!

在李沖身形消失的那一刻,它便將五顆頭顱環繞在身軀周圍。

並且,在五顆頭之上,冒起了幽藍的火光。

原本李沖打算利用速度再次重創對方,只要攻擊準確一些,力道再大一些,自然能夠將其透露轟碎。

如此一來,幾個來回就能徹底將七個頭顱完全消滅。

可是……

李沖停下了身形,一雙泛著冷芒的眼睛冷冷的看著對方。

那懸浮環繞在七頭怨靈的五顆頭顱,尤其是那頭顱上泛著的幽藍火光,讓李沖感到強烈的危險。

「糟了,這樣一來根本沒法近身。」

他方才利用速度已經非常接近對方的身軀,可就在他即將攻擊的那一刻,那五顆頭顱上的火光差點將他點燃。

他能夠感覺到,一旦觸碰到火光,他的靈魂都要被徹底焚毀。

「怎麼辦?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附體的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減少,一旦解除附體,再想要消滅它就困難了。」

李沖的餘光又看向遠處。

「這九幽之海中,除了這頭怨靈外,還有其他怨靈,雖然實力都不如它強大,但我總要留一些手段,更何況,這九幽之海尚不知道還存在什麼危險,在沒有找到地藏王菩薩前,最好還是不能施展最後的底牌。」

在李沖看來,能夠讓地藏王菩薩親自出手布置結界,一方面是因為黑羅剎的原因,可黑羅剎不知怎麼逃了出去,當然,這個暫且不說,他相信,除此之外,必然還存在著一些令人膽寒的危險。

因此,最後的底牌金龍佩,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能施展的。

至於系統……這一點讓他更為無奈。

因為在他進入結界后,將結界修復以後,便是失去了與系統的聯繫。

這種情況之前也遇到過,但這次有所不同,李沖覺得,是系統自動關閉了與他的聯繫,而不是外在因素的影響。

因為,除了購買這一項無法使用以外,其他系統的功能都可以使用。

無法購買系統的法器和裝備,一旦失去狐仙附體,他對陣七頭怨靈的資本也就越來越少。

相反,在他沒有把握將七頭怨靈重創或者短時間內擊殺的情況下,七頭怨靈還存在著可以吞噬其他怨靈繼續增加實力的可能。

如此……

眼下的局面,對他相當的不利。

「怎麼辦?時間不多了啊。」李沖咬著牙暗暗想道。

…… 「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儘可能攻擊,一定能找出破綻,只要找出一絲破綻,最快速消滅一個頭顱,那它的實力就不再這般可怕。」

李沖雙眼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手中的虎魄刀,也在微微的顫抖,似乎是感應到了李沖強烈的戰意,充滿了興奮。

「刀氣斬!」

又是一記刀氣攻擊,可這一次與先前有所不同,這一次是李沖全力施為,更是蘊含了九陽真氣和狐仙之氣的雙重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