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些沒有任何品級的陰魂,風乙墨自然不會手下留情,祭出了鎖魂煙,盡數收了進去。

深入了千餘丈,就已經用鎖魂煙抓了數百隻陰魂,這時,他看到一處廢墟內盤坐著一個人影。

有邪修在此地修鍊!

天底下並不只有陰陽訣一種功法可以吸收陰氣的功法,他看到了邪修,邪修也看到了他,微微一愣,身體緊繃,提高了警惕。

可風乙墨並沒有招惹不必要的麻煩,轉身向其他地方走去,讓那人鬆了一口氣。他不過是元嬰一層,似乎剛剛結嬰成功,在此利用陰氣穩定修為,自然比不上氣息強大的風乙墨,生怕對自己不利。

短短千丈距離,風乙墨就看到了數座坍塌的佛像,可見這裡沒有被毀之前,香火是多麼的旺盛,足以匹配萬佛山的稱呼了。

通過一處處殘垣斷壁,不難看出當時戰況的慘烈,佛像們為了保護萬佛山,定然進行了慘烈的戰鬥,只可惜他們勢單力薄,始終敵不過天幕道人等人的聯手,摧毀了佛修們的反抗。

不過,他不相信所有佛修全部被殺光了,薛芸姐曾經說過,殘餘的佛修弟子們一夜間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因此,風乙墨相信此地應該有一個極為隱匿的傳送陣,可以把所有佛修傳送到某一秘密的地方,或者那就是通往靈界的通道! 陰風怒號,鬼哭神嚎,越往裡,游弋的陰魂越多,逐漸出現了鬼卒、鬼兵。

它們基本上生出了簡單的靈智,就好像低階妖獸一樣,知道恐懼,感受到風乙墨強大氣息,不像陰魂亡命的向上衝來,而是四散而逃。

在一座被攔腰斬斷的一座山前,風乙墨驚奇的發現這裡沒有任何鬼物陰魂,便開闢出一個臨時洞府,進行休息。

之前在蓮花山殺了數十元嬰長老,她們的儲物袋自然全都笑納,還有薛芸贈與的修鍊資源,都沒有時間好好整理,正好藉此機會,徹底清理一番。

當他打開薛芸贈與的儲物袋,頓時驚呆了,裡面除了小山一樣的靈石外,更有十幾顆散發濃濃火靈力的晶石,氣息比地火元晶還要強大。

「這是天火靈晶!」風乙墨心中感激,芸姐知道自己擁有五級靈焰,想要繼續晉級,必須吞噬更高的火系異寶,這才想方設法的替自己弄來天火靈晶,一顆天火靈晶比得上數十顆地火元晶!

上一次,修羅黑芯焰被黑冥王自爆右臂炸傷,損失了不少,如今,有了天火靈晶,說不定還能更進一步,立即放出了修羅黑芯焰,把十幾顆天火靈晶一股腦的全都投入其中。

修羅黑芯焰發出一陣歡騰喜悅的情緒,卷了天火靈晶,鑽入風乙墨丹田,慢慢消化去了。

除此之外,還有上百株五級、六級靈藥,都是十分珍稀的品種。

對於薛芸的大方,風乙墨銘感五內。

聖蓮教諸位長老的儲物袋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無非是一些靈石、靈丹、煉器材料、法寶等,只有在元嬰後期修士儲物袋裡,風乙墨發現了半張殘缺的灰色符籙。

符籙擁有不同顏色,表示不同屬性,可是灰色的還是第一次見到,雖然僅僅剩下半張,可是他卻能夠感受到濃濃的犀利的殺戮氣息!這跟銹刀所散發出來的灰芒有幾分相似。

半張符籙就堪比四級高階符籙,那麼完整的一張該厲害到何等程度?

風乙墨單獨收起灰色符籙,取出了巴掌大小的一截枯焦的嗜血藤。當初,萬舉自爆肉身,炸毀了嗜血藤,卻僥倖遺留下一段,如果風乙墨不是修鍊的是陰陽訣,從枯藤里感受到微弱的生機,恐怕已經忽略了。

想要培植嗜血藤,最好的辦法就是使用木本源珠或者是極為珍貴的息壤,可惜那是五行異寶,可遇不可求,就算得到了,也會被煉化到身體或者培植珍貴的靈藥,增加修為,而不是用來培植一株靈藤。

風乙墨想了想,取出一大塊龍肉,把嗜血藤插入龍肉中,然後找出十幾塊木屬性上品靈石,逐一捏碎,灑落在嗜血藤根部,又從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滴落在嗜血藤之上,便把它收入須彌鐲內。

「我已經儘力了,能不能活過來,就看你的造化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風乙墨自言自語道。

然後,他放出千餘塊上品靈石,擺出聚靈陣,盤坐陣中,開始修鍊陰陽訣。

他之所以修鍊陰陽訣,除了此地陰氣極重,不適合其他功法外,更重要的是可以通過陰陽訣,感知附近陰氣、陽氣的分界線。

他有理由相信,但凡擁有佛門異寶、功法的地方,陰氣都會減弱,甚至沒有陰氣。

佛寶本身就擁有極強的陽性,可以驅鬼避邪,那些鬼物自然懼怕。

陰陽訣被風乙墨催動到極致,四面八方的陰氣向他的洞府湧來,從十幾丈,迅速的擴張到數十丈,百丈,達到了千丈!

那個處於葬魂墟邊緣的邪修感受到這邊的異變,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不敢繼續修鍊,匆匆的離開了。之前多虧自己沒有生出歹意,不然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兩天兩夜之後,聚靈陣的靈石全都化為齏粉,風乙墨緩緩張開雙眼,目光清澈,沒有任何一絲雜念。

儘管此地陰氣極重,可是他還是通過陰陽訣,感受到一絲若有若無的純正的佛力,頓時驚喜交加,自己果然來對了地方。

停止了修鍊,風乙墨站起身,循著感受到的似有似無的佛力方向找去。

走了數里,風乙墨來到了一個原本是半山腰如今是山頂的山頭,一座佔地數十畝的寺廟連同院牆,都被什麼一下子連同山體一起削去了一半,只剩下大半截地基。

切口光滑整齊,方圓十幾里的山竟然被一劍削去了整座山頭,可見一劍之威!

坍塌的建築經過萬餘年的沉積,早已被風雨侵蝕的不成樣子,看不出當年的輝煌。

風乙墨走入寺廟之中,來到主殿前面的廣場,傾倒的巨大紫銅香爐完全被廢墟所掩蓋,只露出一隻香爐耳朵,銹跡斑斑。

經過廣場,風乙墨走向藏經閣,此地更為狼狽,到處都是燒焦的痕迹,除去被削為兩截之外,還被縱火焚燒,想必裡面的各種經文典籍早已被付之一炬,不復存在。

風乙墨暗暗搖了搖頭,他沒有生於萬年前,不知道天幕道人為何痛恨佛修、僧人,去能夠感受到當時整座萬佛山的悲哀、凄慘!

展開天眼瞳,風乙墨掃視整座廢棄的寺廟,足足三遍,這才在藏金閣下面看到極其微弱的禁制波動,光憑神識,完全無法發現。

風乙墨心中一喜,飛身來到近前,祭出一件上品法寶,對準地面轟了下去。

轟!

碎石漫天飛舞,地面出現了一個深數丈的大坑,他又接連轟擊了兩次,令大坑深二十幾丈,這才停止,縱身躍到坑裡,伸出右手,貼在禁制上,命令噬靈蠶無聲無息的吞噬了禁制,出現了一個尺許見方的盒子,他看都沒看,直接收入到須彌鐲內。

接下來幾天,風乙墨搜尋了大部分區域,卻始終沒有任何收穫,最後,他來到萬葬魂墟的中心區域,原本應該矗立在原地的山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深百丈左右,直徑五百丈的巨大深坑!

說明這裡在萬年前發生了劇烈的爆炸,把整個寺廟炸的蕩然無存!

或許當初此地死的人多,四周都是一個個游遊盪盪的陰魂,並且出現了更為高級的鬼卒、鬼將。鬼將膽子大,遠遠的望著風乙墨,也不靠近,也不逃避。

就在風乙墨搖了搖頭,打算離開的時候,忽然陰風大作,狂風乍起,四面八方的彙集而來,無數遊離在邊緣的陰魂、鬼物跟著湧來,一股極為強悍的陰氣從地面升起,接著一個高大的鬼物出現在深坑之上,卻是一個光頭的僧人。

只不過這個僧人面目猙獰,僅僅有一個光頭,渾身上下全都是由一個個鬼將組成,足有數百隻! 「阿彌陀佛,施主可好?」面目猙獰的僧人嘴裡念著佛號,可是一個光頭毫無表情,沒有任何莊嚴肅穆之感,反而是一種詭異!

風乙墨沒有任何錶情,冷冷看著光頭和尚,顯然這位僧人早已死了萬餘年,只不過是因為怨氣太深,無法散去,從而變成了鬼王,更確切的說是高階鬼王!

「大師執念太重,這麼多年還無法釋懷嗎?何不早日進入輪迴,重新修行?」風乙墨道。

「哈哈哈!」僧人仰頭狂笑,渾身的鬼將無不劇烈的顫抖,張牙舞爪,陰風呼嘯,場面甚為驚悚。

「執念太重?如果是你親眼目睹了奉行普度眾生、慈悲為懷的眾位佛修一個個慘死面前,你會怎麼做?我等一直濟世,感化世人,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卻最終落得如此下場,如果是你,你心裡會怎麼想?」僧人顯得十分激動,滿臉暴戾,一層層黑氣不斷的湧現。

風乙墨搖了搖頭,「大師苦修佛法,難道不知道事有因果,今日你們佛修所經歷的磨難,很難說不是前世之因,造就了今日之果,你可曾想過前因後果?」

僧人呆了一呆,萬餘年,第一次遇到像風乙墨這樣大談因果之道之人,猙獰的臉上露出迷茫,須臾,渾身陰氣四溢,無數陰魂蜂擁而來,令其懸浮到半空:「老衲不管什麼因果,只求今世,但凡見到你們修道之人,必殺之!」

說完,他身上的鬼將陰魂立即向風乙墨衝來,簡直就是鋪天蓋地。因為他就是這裡的王者,所有的陰魂鬼物都聽他的命令!

風乙墨臨危不懼,毫無懼色,鎖魂煙一卷,沖在最前面的陰魂立即被捲入其中,變成了鎖魂煙中的一部分,不過,鬼物、陰魂實在是太多,幾乎是瞬間,風乙墨便陷入了鬼物的層層包圍之中,數以十萬計的鬼物湧來,令周圍的環境溫度都降低了許多。

「小子,陷入本王的萬鬼大陣,就別想出來了,成為它們中的一份子吧!桀桀!」僧人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副面孔,除了還是光頭之外,完全就是一個鬼的樣子,鬼面獠牙,陰氣衝天。

對付鬼物,最好的攻擊手段就是雷霆、火,可是修羅黑芯焰吞了十幾顆天火靈晶,正處於消化晉級階段,無法使用,風乙墨從須彌鐲內找出幾張雷系符籙,祭到半空,頓時電閃雷鳴,無數陰魂、鬼卒在雷霆下化為了飛灰!

可是,這些雷系符籙最高是三級高階符籙,威力有限,而且鬼魂實在是太多,不要命的湧來,雖然不至於造成致命傷,可是如果被它們近身,勢必奪走了生機、吸走了陽氣,風乙墨放出吞魂蟲,護住周身,不讓鬼魂靠近。

忽然,風乙墨想起了在彌落山得到的聚陽陣的陣旗,毫不猶豫的祭出,八面聚陽陣的陣旗落在他的周圍,一道道法訣打出,聚陽陣的陣旗在陰風中迎風招展,散發出陣陣光芒,原本陰翳的天空透露下來一道道太陽光線,陣中陽氣大盛,蜂擁而來的鬼物就好像積雪遇到了太陽一般,變成了一絲絲的黑煙,消失在空中!

風乙墨心中一喜,別看聚陽陣只是四級輔助陣法,可是沒有想到在對付鬼物方面,卻如此的出色,除了已經實質般凝聚了身體的鬼將能夠沖入大陣之外,其他的全都煙消雲散!

衝進來的鬼將也盡數被吞魂蟲吞噬了魂力,驚恐萬狀的死去!

僧人鬼王仰頭咆哮,「小子,沒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厲害的寶物,可是本王的鬼卒、鬼將多的是,你永遠也殺不盡!而且,等天黑了,本王看你的大陣如何作用!哈哈哈,在本王萬鬼大陣中,沒有人能夠活著出去!」

接著,僧人鬼王嘴裡發出凄厲的鬼哭狼嚎,更多的鬼魂不要命的向風乙墨發起了攻擊,方圓萬丈的陰魂鬼物全都涌了上來。

風乙墨表情嚴肅,鬼王說的問題正是他所擔心的,因此,他迫切需要一種可以剋制鬼物的功法神通來保護自己!

他一邊催動聚陽陣,保持著充足的陽氣降落,一邊取出之前所得到的盒子,任何禁制在噬靈蠶面前都不夠看的,很快,盒子上的禁制就被破開。

打開盒子,出現在風乙墨眼前的赫然是一個紫金色的小鍾,古樸厚重,散發濃濃的靈力、佛力,令人如沐春風,在小鐘下面壓著一本線裝的書籍,上面寫著「金剛輪經」!

「古寶!」風乙墨驚喜的叫起來,立即把古鐘抓在手中,開始煉化。

強大的神識印在古鐘上面,「東林鐘」三個字印入風乙墨腦海,並且還有一行通靈法訣,令風乙墨高興的差一點跳起來,東林鐘不僅僅是古寶,還是通靈佛寶!

很快,風乙墨便煉化了東林鐘,祭到半空,一道通靈法訣打出,東林鐘便發出一聲空靈的巨響!

當!!

暮鼓晨鐘,聲波以東林鐘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蕩漾開去,那些圍攻聚陽陣的無數陰魂鬼物立即停滯不動,接著便開裂,宛如一個個瓷器般碎裂,消失的無影無蹤!

遠處正在指揮陰魂的僧人聽到了鐘聲,呆了一呆,尖叫起來:「不可能!他怎麼會擁有東林鐘,而且還能驅動,不可能!」

可是他的尖叫聲還沒有停下來,又是一聲鐘鳴,這一次,聲波波及的距離更遠,已經達到了百丈!

但凡聲波所波及的地方,眾多的陰魂、鬼物無不片片碎裂,魂飛魄散,連輪迴轉世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一下,僧人鬼王慌了,猛然深吸一口氣,無數鬼將鑽入他的嘴裡,氣息逐漸攀升,接著腦袋向下一縮,變成一個十幾丈大小的圓球,數千個鬼將的腦袋從裡面伸出,組成了球體,他的聲音從圓球內發出:「小子,就算你有了東林鐘又如何,看本王的千將轟!」

說完,由鬼將組成的巨大圓球向風乙墨轟去!圓球聲勢浩大,帶起了無盡的陰風,就像一座鬼山,不把風乙墨撞的粉碎誓不罷休!

這個時候,可不是隱藏實力的時候,風乙墨毫不猶豫的放出了三指鬼傀儡,擋在身前,同時,調集了全部法力,打入到東林鐘內,就聽當!的一聲巨響,地面都跟著晃動起來,東林鐘發揮出八成威力,聲浪此起彼伏,翻滾著湧向了四面八方,最近的山石廢墟都被震成了碎屑!

嗡!

聲浪接觸到僧人鬼王凝聚成的圓球,那些最外層的鬼將根本連慘叫都沒發出一聲,便煙消雲散! 一層接一層的鬼將被聲浪剝皮般震成虛無,圓球由原來的十幾丈飛快的減少至數丈,最後變成了丈許,露出僧人鬼王充滿驚駭神情的光頭,卻咬牙切齒的撲來:「好在你沒有能力發揮東林鐘全部威力,不然本王只有逃跑的份了!」

然而,風乙墨身前的三指鬼傀儡突然張嘴,一道赤色的光柱噴出,準確的轟在了僧人鬼王身上!

「不!」僧人鬼王慘叫一聲,整個圓球四分五裂,所有的鬼將被轟出了碎片,剩下一個淡淡的,透明的元神,樣子就是一個寶相莊嚴的僧人!

此時的僧人臉上沒有了之前的暴戾,神態祥和,對準風乙墨雙手合十,深施一禮,便煙消雲散!

最後一擊,風乙墨還是讓三指骨傀儡嘴下留情,保留了僧人的元神,沒有讓他魂飛魄散,而是讓他輪迴去了!在蓮花山一戰,風乙墨發覺到鬼傀儡的弱點,除了只能以自身強悍的骨骼攻擊外,沒有其他的能力,不像雷角蛟可以釋放雷弧,於是對五具骨傀儡分別進行了改造,增加了靈氣炮,利用百脈通靈,把傀儡能量源石的靈力彙集到傀儡嘴裡,集中發射出去,威力巨大。

只不過一顆上品靈石只能發射一次,算是極大的奢飾品了!

鬼王一死,所有的鬼將、鬼卒頓時四散而逃,空氣為之一清,陰雲散去,露出了幾道光芒,照亮了身前巨大的深坑,宛如之前所經歷的好像是夢境一般!

風乙墨搖了搖頭,一名得道高僧在臨死時,因為感覺到不公,怨念橫生,成了怨鬼,無法說其對與錯,只能說他的佛心不夠罷了。慶幸的是他只在葬魂墟內,沒有出去禍害人間,說明他對於這個曾經的家萬佛山牽挂甚深,無法忘懷!

收了東林鐘、聚陽陣,一揮手,把所有的吞魂蟲放出去,肆意的吞噬附近的鬼魂,除了可以讓葬魂墟的陰魂減少外,更可以幫助吞魂蟲提升實力。

陽光傾瀉,在空蕩蕩的深坑內,風乙墨看到了一塊眼熟的黑色木牌,一抖困龍鞭,卷了上來,卻是另外一塊鎮魂碑!

這個鎮魂碑的名字還是從被收的烈魂鬼皇口裡得知的,只不過這一塊上面雕刻著只有碩大腦袋的惡鬼的樣子。

「這鎮魂碑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何在大陸出現了這麼多塊?」風乙墨翻來覆去的看了看,沒有發現任何端倪,只好先收了。這是他收集到的第四塊鎮魂碑了。

見再也沒有其他物品,風乙墨收了三指骨傀儡,離開了葬魂墟的中心,向邊緣走去。來此地的目的既然已經達到,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停留,更何況還需要尋找塑造肉身的異寶給凌婭,時間緊迫,他不想浪費時間!

吞魂蟲一直跟著他,四處吞噬陰魂鬼物,吃的酣暢淋漓。在蓮花山,被他殺死的聖蓮教長老釋放出雷霆符籙,轟殺了數百隻吞魂蟲,令他十分心疼,不過也讓他知道了吞魂蟲的弱點。

然而,剛剛走出了數百丈,風乙墨便停了下來,前方出現之前所見過的那名元嬰一層邪修。

只不過,此人雙目空洞無神,周身的死氣十分濃郁,一絲絲、一縷縷,化為黑色的絲線,縈繞不停,宛如風乙墨曾經見過的萬年殭屍一般!

顯然,那人已經被某一種特殊的存在所控制,完全失去了自我!

風乙墨雙目圓睜,把天眼瞳施展到極致,目光穿透了彙集在邪修四周的黑煙,模糊的發現一個樣子醜陋的尖嘴猴腮的元神魂魄藏匿在邪修身體內!

這是什麼東西?

風乙墨微微一驚,可以無聲無息的控制了一名元嬰修士,可不是簡單之物,而且,他在奇怪東西身上,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

在什麼地方見過它呢?

正在思考,前面的邪修突然雙手高舉,嘴裡發出極為晦澀、沙啞、難聽的聲音,就好像在舉行什麼祭祀的儀式一般。

它在幹什麼?

風乙墨十分詫異,忽然,就聽附近的地面傳來莎莎的聲音,接著一隻只白骨手臂從土壤里伸出來,赫然是一個個亡靈骷髏!

那邪修身邊縈繞的黑煙就是曾經見過的亡魂煙!難怪那個尖嘴猴腮的傢伙有些熟悉,卻是在厥陰洞內遇到的被封印的亡靈師!

他什麼時候解除了封印出來的?

來不及細想,鎏虹追風劍激射而出,圍繞著他身邊一轉,最近的亡靈骷髏全都粉碎,徹底消失了。因為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攻擊亡靈骷髏直接選擇了頭骨,才能一擊斃命!

然而,或許因為當年死於此地的人太多了,地面的亡靈骷髏層出不窮,而且氣息逐漸變的更為強大,從普通人的骷髏變成了築基修士、金丹修士,乃至元嬰修士,到了最後,幾個堪比五級低階骨傀儡的亡靈骷髏出現,不過許多亡靈骷髏都是缺胳膊少腿,殘破不全的。

這些骷髏都是當年佛修跟圍攻萬佛山的修士的骸骨!

按理說,萬餘年時間,早已經塵歸塵、土歸土,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全都保留了下來,顯然不符合常理!

可是,現在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除了鎏虹追風劍,吞魂蟲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他連忙放出了鱷魚骨傀儡,長達三十丈的骨尾橫掃,頓時粉碎了數百隻亡靈骷髏!

咔嚓!咔嚓!

鱷魚鬼傀儡勢如破竹般橫行無忌,然而,三個氣勢強橫的亡靈骷髏出現,伸手抓住了它的骨尾,令其動彈不得,任憑如何扭動龐大的身軀都無法掙脫,卻是三個化神期亡靈骷髏!

化神亡靈骷髏雖然沒有骨傀儡威力大,可是畢竟是化神期,而且沉澱了萬餘年,陰氣極重,每一根骨骼上都散發著鋼鐵般凝重的氣息,殘留在骨骼內的靈力跟陰氣交織,竟然已經把骨骼石化了,堪比上品法寶!

風乙墨心頭一沉,萬萬沒有想到在離開之際遇到如此厲害的亡靈師,該怎麼對付它呢?

亡靈師,不是簡單的鬼魂,也不是單純的修士,而是介於兩者之間的一種特殊存在,既會法術,又有陰魂鬼物的飄忽不定,並且能夠調動萬千亡靈大軍,端的厲害無比!

如果是其他地方,亡靈師也不會調動如此多的亡靈骷髏,而且還有數個強大的化神期亡靈骷髏,簡單的法術攻擊跟硬碰硬的物理攻擊作用都甚微,只能想其他的辦法。 風乙墨祭出《八陣圖》,從裡面放出杏黃旗護住全身,同時放出第二元神跟三指骨傀儡,幫助鱷魚骨傀儡掙脫開三個化神期亡靈骷髏的束縛,擋在他前後,鎏虹追風劍游弋在左右,完全以防禦為主。

他這是要為修鍊《金剛輪經》爭取時間!

對付鬼物、亡靈,還是佛法最管用!

風乙墨心無旁騖,不管亡靈骷髏的攻擊,專心致志的翻開《金剛輪經》,認真的看起來。

「般若如金剛,能破壞一切虛狂妄執,而不為所壞者,人心也!聲若金剛,光為輪,破除邪祟……」

風乙墨一邊看,一邊雙手掐訣,前世的佛門經歷一一展現在腦海之中,不知今生還是往世,雙手不斷變幻手印,彷彿這《金剛輪經》原本就深深印在腦海之中,只不過被喚醒了一般,輕車熟路的進行下去。

那個邪修見無數亡靈骷髏倒在風乙墨身邊,遲遲無法攻陷,似乎焦慮起來,仰頭長嘯,七八具化神亡靈骷髏瘋狂的纏住了鱷魚骨傀儡跟三指骨傀儡,其他亡靈骷髏對準杏黃旗發起最為猛烈的攻擊。

雖然鎏虹追風劍不斷的劈開一個個亡靈骷髏的腦袋,可是亡靈骷髏實在是太多,防不勝防,令鎏虹追風劍無法顧及全面,最終它們的骨爪還是落在杏黃旗上面。

只不過杏黃旗旗面翻騰,把所有亡靈骷髏的攻擊全都擋了下來。作為頂級的防禦法寶,杏黃旗的防禦力是非常強悍的!

即便如此,坐在杏黃旗內的風乙墨還是感受到亡靈骷髏的攻擊力量,他卻不為所動,一心一意的沉浸在修鍊《金剛輪經》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