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能夠手撕鋼板的傢伙究竟有多大力氣,比手撕鬼子的要厲害多了。

「幸運的是,這伙竊賊作案手法並不專業,現場留下了大量痕迹,因此吳中警方很快就找到了這伙竊賊。」

隨著孫帆話音落下,蘇嵐面前的照片,也隨之改變。

幾名警察,押解著一名頭上蒙著黑布罩的犯罪嫌疑人,正走出一個樓的單元門。看樣子,盜竊金店的人已經被抓住了。

只是,這樣的話,還需要治安官們做什麼?

蘇嵐腦中剛剛起了這個疑問,就見面前的圖片又變了。

幾輛警車,東倒西歪的停放在一個院子里,車身上,到處都是被撕裂的痕迹。

這個痕迹,和已經損壞的保險箱上的痕迹,一模一樣。

而照片背景一角,建築物上面的國徽,也表明了警車當時停放的地點。

孫帆的聲音適時的響了起來:「嫌疑人被抓獲之後,當天夜裡,停放在吳中市刑警隊大院里的九輛警車全部遭到破壞。」

「現場沒有人發覺嗎?」聽到孫帆的話,趙莉開口問道。

此時的蘇嵐,心中也有同樣的疑問。在刑警隊大院里破壞警車,而且還是連續毀壞了九輛。那些警察,難道就一點反應沒有嗎?

只不過,蘇嵐是第一次參加治安官的行動,因此,他首要的任務還是學習,所以他只是聽著,看自己的同事是怎麼進行任務討論。 「當天夜裡值班的人,當時並沒有發現異常情況。這些車上也沒有安裝警報,畢竟誰會沒事去偷警車。夜裡有個值班的警察出來吸煙,這才發現情況不對。」孫帆繼續說道。

「不過,也幸虧是這樣,否則的話,當天晚上就要出現傷亡了。」

孫帆說著,用手在屏幕上一劃,屏幕上原本的照片,瞬間變成了當天夜裡,刑警隊大院監控的畫面。

在漆黑的夜裡,攝像頭拍攝下的是黑白的畫面,而且十分的模糊。

但是這時候,蘇嵐卻沒有在意這些細枝末節,一陣寒冷的感覺從他的心中升起,讓他覺得脊背發涼。

在快速播放的畫面上,一輛輛警車在完好的狀態,快速變得千瘡百孔。

但是,畫面上,沒有出現一個人影。一切的改變,就像是在被一個無形的大手在背後掌控者。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嗎?」蘇嵐開口問道,話語中帶著幾分顫音。

開始的時候,蘇嵐以為被抓住的嫌犯還有其他的同夥,趁夜前來報復。

可面前播放的監控畫面,卻讓蘇嵐不得不開始向靈異的方向想去。

「你小子居然怕鬼?」即使在做著任務簡報,孫帆也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放心吧,不是鬼,你這次要面對的敵人,叫大黃。」

「大黃?」蘇嵐想了想:「這不是個狗名……」

接下來的話,也不用蘇嵐再說了,這時候監控顯示的畫面也已經快進到了距離監控最近的一輛車被破壞的畫面上。

一隻狗,正在用牙咬著警車的車門,不停的拖拽著。

結實的警車車門,在狗嘴裡開始不斷的變形,鋼板在這隻狗的嘴下,和一塊塑料泡沫沒有什麼區別。

「旺財,中華田園犬,本次金店盜竊案嫌犯所飼養的寵物。而且,現在看來,盜竊案中,破壞保險柜的也是它。」

這時候,監控畫面消失,已經重新恢復透明的屏幕,也緩緩收回到了車頂上。

「蘇嵐,你這次的任務,就是捕捉大黃,我們要將他帶回治安局,弄清楚它是怎麼從一條普通的寵物狗變成了這樣。」孫帆看著蘇嵐,向他解釋這次任務的目標:「怎麼,你還有疑問嗎?」

蘇嵐清咳一聲,舉起了自己的手:「我只有一個問題,我的武器在哪裡?」

這下子輪到孫帆吃驚的看著他:「武器,什麼武器?」

「大哥,你讓我去抓旺財還不給我武器,你看看那是什麼,別人抓個狗還有個套桿呢,我這要抓的可是能牙撕鋼板的狗,你就讓這麼赤手空拳的去給他加餐?」蘇嵐無奈的說道。

別說是這麼強的狗了,就是一隻普通的狗,誰願意去找狗的麻煩。更何況這樣一隻狗,恐怕地級武者來了也得跪。

「那麼,你想要什麼樣的武器?」孫帆問道。

蘇嵐想了想:「怎麼說我們也是算是國家特工吧,槍支一類的不用說了,給些刀劍勾叉的也行吧。」

孫帆搖了搖頭:「你以後還是少看那些無聊的電影吧。」

蘇嵐不明所以。

「對於我們來說,槍支是最不划算的東西。地級五品以上,就可以憑藉自己強大的身體素質,讓人無法跟上他的行蹤了。如果使用槍支的話,那麼只有使用大量槍支封鎖他全部的活動路線才行。」

「而到了天級之上,他們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在開槍之前跑出包圍圈,那時候,槍支幾乎沒有任何作用了。而我們面對的敵人,都是普通的警察力量應付不了的,否則,還要我們做什麼。特工電影里之所以還這麼演,那是因為這樣比較炫。」孫帆語重心長的說道。

蘇嵐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於是點了點頭。

「而刀劍一類的武器,如果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話,很容易先把自己抹了脖子。」孫帆搖了搖頭:「武器,也不是這麼容易使用的。而且,你實力不夠的話,使用任何的武器都不可能戰勝自己的敵人。」

「身為治安官,你要記住,無論在什麼時候,你能夠憑藉的,就只有自己。很多時候,你是沒有外物可以借用的。」孫帆語重心長的,做出了總結。

「我懂了。」蘇嵐點了點頭。

孫帆的話,確實讓蘇嵐產生了很多思考。

自己現在,已經成為一名治安官,而思維,卻仍舊還是那名普通的大學生。

今後,自己會面臨無數的戰鬥,生與死的戰鬥,而自己,卻還在用曾經的思維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身為普通人,可以用以命搏命的打法,因為你面對的敵人,沒有人會想和你拚命。甚至於,只要你擺出敢於拚命的架勢,他們就會軟弱下來。

因為,他們不敢承擔這樣的後果。

但是,治安官面對的敵人,每一個,都是亡命徒。

他們並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比起被治安官抓住的後果,他們寧願選擇放手一搏。去尋找那些可能。

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是比自己更敢於拚命的。

沒有實力,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成為治安局烈士名單上的一員,每年的清明,被後輩們緬懷一下。

前提是治安局有這樣的活動。

「我明白了。」蘇嵐點了點頭:「這次任務之後,無論結果如何,我請求治安局對我進行訓練,儘快提升我的實力。」

孫帆點了點頭,這原本,就是這次任務的目的。

只有見識到生死之間的大恐怖,這些新人治安官們,才會從治安局身份帶來的虛榮感中清醒過來,腳踏實地的開始自己的治安官生涯。

這原本就是治安局對於新手的例行一課。只是蘇嵐這麼快就能夠反應過來,讓孫帆有些意外。

有些人,不見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掉淚。只有到了最後的時刻,才能意識到自己錯過的是什麼。

而有些人,則有著足夠的悟性,只是一句話,或者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能讓他認識到自己的處境。

有道是,響鼓不用重鎚。

像是蘇嵐這樣的人,既然認識到了自己的處境,自然就會認認真真的訓練,不會再有偷懶的心思。

而那些見到黃河的人,在遠離黃河之後,卻又會慢慢的回到之前的狀態,直到同樣的狀況再次到來,才會再一次的驚慌失措。

然而,治安官這一行,能容忍你失誤的次數,又有多少呢? 講述完這次任務的目標,車內,就陷入了寂靜。

現在,夜已經深了。高速公路上,現在已經很少見到家用車了,大多數,都是忙碌的貨車。

孫帆和趙莉,也將座位向後放倒,開始了休息。

現在距離此行的目的地還有一段時間,他們要養足精神。

而蘇嵐,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閉上了眼睛,看似假寐。

其實,此時的蘇嵐,正在調動自己的內勁,開始消化吸收今天從黃鼠狼身上吞噬來的內勁。

只是一隻動物,但是比起楚勇身上的內勁,這一次蘇嵐得到的內勁,要多的多。

不過,現在的蘇嵐,也已經不是曾經的蘇嵐。體內的內勁,也比剛剛得到的時候,壯大了許多。

蘇嵐運轉自己體內的內勁,一點點的吸收著外來的,現在還不受自己控制的內勁。

這是個水磨工夫,急不得。

而蘇嵐現在,只要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他是絕對不會缺少耐心的。

當車輛到達目的地的時候,蘇嵐也只不過是將新吞噬來的內勁轉化了五分之一。

不過,這一晚上的修鍊,蘇嵐除了內勁之外,還得到了其他的收穫。

兩個收穫,第一個,或許對於蘇嵐來說,並不是什麼太好的消息。

轉化來的內勁,比起轉化前,消失了不少。這樣的內勁轉化,是有損耗的。而且,按照蘇嵐的估計,內勁轉化完之後,連之前一般的量都沒有了。

這樣的損耗,應該是一直都在。只是因為之前楚勇給他的內勁太少,而且,蘇嵐體內的內勁,原本也沒有受到他的控制,所以他才沒有發現。

第二點,蘇嵐就說不上是好還是壞了。

在自己的丹田內,內勁組成的球裡面,有一個生命,活的。

那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內勁,只有在運行一個周天之後,再次回到自己丹田內的時候,才會有一部分發生轉化。

蘇嵐在探詢這個轉化過程的時候,這才發現了自己丹田內的異常。

這個活物,只有一個可能,武蟲。

自己的實力,都是武蟲帶來的?

蘇嵐有了這樣的疑問。

早上五點,天色剛剛從黑轉亮,治安局的車,帶著孫帆小隊的成員們,來到了吳中市。

當車輛快到吳中市刑警隊大院的時候,孫帆幾人已經恢復了清醒。就連坐在座位上打了一晚上呼嚕的吳亮,也醒了過來。

「我們這是到哪了?」清醒過來的吳亮,只是打量了一下車內的環境之後,便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臉上沒有任何的驚訝,看起來,這樣的事情對於吳亮來說,也不是第一次了。

「吳中,帶蘇嵐來刷新手任務。」駕駛座上,已經將手放到方向盤上,裝模作樣開著車的孫帆回答道。

「哦。」吳亮點了點頭,連任務的具體情況都沒有再問。

新手任務,對於吳亮來說,難度並不大。 纏綿不休:危情總裁 而且,新手任務主要是讓蘇嵐見識一下任務的危險,自己只要做好保護的工作就行。

「這麼快就有新手任務啊。」吳亮只是驚訝於任務來的太過於迅速。

現實生活又不是遊戲,不會特意給你準備好新手任務讓你刷。只有在遇到了合適的任務之後,才會分派給自己小組,讓蘇嵐去增漲戰鬥經驗。

「現在還不到統一納新的時候,只有蘇嵐一個新人,任務來的快一些又有什麼可奇怪的。」對此,孫帆倒是不以為然。

「這倒也是。」吳亮點點頭,就不再說話了。

危險關係:豪門隱婚寵妻 因為這時候,治安局的車,已經拐進了刑警大隊的院子里,裡面,也已經有幾位身著警服的人在等著了。

車輛停下,孫帆當先下了車,隨後,其他幾人也跟在了他們身後,走下了車輛。

「是來自天京的同志吧,我是吳中市的警察局長,孫賢。」最先迎上來的,是一位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的男子,肩膀上三級警監的職銜,表明了他吳中市警察最高領導的身份。

此時他正滿臉笑容的和孫帆握著手,一點也看不出指揮著全市警察的威嚴。

「孫局長你好,我們是局裡派下來的。」孫帆伸出手來,和孫賢握了握,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這些是我的同事,這次的任務,局裡指派我們幾位完成。」孫帆沒有說明自己幾人的名字,而他的這位本家也十分識趣的沒有多問。

即使是吳中市警察的老大,有些事,也並不是他這個級別的人能夠多問的。

再說,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又有哪個不是人精。對於孫帆幾人的身份,他們巴不得知道的越少越好。

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對於自己,反而並不是什麼好事。

「你們遠來辛苦了,是不是要先休息一下?」孫賢看著幾人,天京市到吳中,開車來也需要一夜的時間,這還是在全速前進的情況下。

因此,孫賢這才有了這樣的詢問。

「不用了,你們給我們提供一下旺財現在的位置,我們自己過去就可以了。」孫帆擺了擺手,雖然奔波了一夜,但是不需要駕車,因此他們現在精力還算不錯。

再者,他們出門在外,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治安局的形象,總不能到了地點之後,連具體情況都不問,先去睡覺吧。

「我們有人在跟著嫌疑,呃,旺財,稍等一下,我讓他們把位置報過來。」孫賢看樣子是說嫌疑人已經習慣了,但是說出口之後,才意識到不妥。

這次的目標,壓根就不是人類。

說完這句話之後,孫賢急匆匆的拿出電話,去詢問確切位置了。

按理說,這應該不需要孫賢自己親自詢問的,他之所以這麼做,有很大的原因,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

「找到了,旺財在吳中三道附近的衚衕里。」 寵妻撩人:緋聞總裁你別鬧 很快,孫賢就得到了大黃的確切位置:「要不要我們找個人陪你們去?」

孫賢想的很周到,身為天京人,治安官們對於吳中並不熟悉,有人領路的話,可以避免少走很多彎道。

然而,他忘了,現在是科技社會。

「有微信嗎?讓你的人發個位置過來,我們自己找就行了。」孫凡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用這麼麻煩。 科技改變生活,而更強大的科技,可以更好的改變生活。

收到手下發過來的位置信息之後,孫賢正在考慮著怎麼將位置發送給孫帆。

治安官的微信,不是這麼好加的吧?

萬一他們發個朋友圈什麼的,我是點贊不點贊呢?

這一刻,孫賢想了很多。

然後,孫帆告訴他,他想的太多了。

「掃一下這個二維碼,然後將位置共享給它就行了。」孫帆敲了敲自己的車玻璃,原本黑色的車窗上,適時的浮現出了一個二維碼。

無語的孫賢將位置共享過去之後,下一刻,車裡發出了「叮」的一聲,然後孫賢發現自己剛剛加上的好友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