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到來,天威浩蕩,陰森鬼氣瞬間蒸發。

шшш▪тt kān▪¢ 〇

“天劍!”

老婦人神色驚駭,不可思議地看着他:“你將天劍帶在身邊?”

絕品棄後 “天劍玄妙,豈是你能理解?”江道明神情漠然,並指如劍,天意四象訣順天之力,灌注天劍內。





高龍龍吟,朱雀長鳴,白虎玄武嘶吼,衝入天劍之內。

四季相合,天劍得到加持,化作一柄百丈巨劍,攜帶無盡天威,由上而下,斬向老婦人。

“老身不甘啊……”

老婦人咆哮,體內陰森鬼氣不斷催動,本就重創,滿是裂痕的身子,此刻在瓦解。



百丈天劍落下,虛空崩塌,無盡鬼氣消散,老婦人身子被天劍吞沒。

萬道金光綻放,輻散百里,天威浩蕩,不見任何鬼氣。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50。”

十層武者,隕落!

50點命元!

孟婆血脈,她女兒血脈稀薄,沒有本源之力,她還有一些,卻也不多。

老婦人隕落,天劍倒飛而回,恐怖的天威沒入體內,驅散他體內的陰森鬼氣。

龜裂的身軀,快速癒合,眨眼之間,已經完全恢復,外表看出任何傷勢,只是內傷還需要時間調養。

江道明面色發白,一指點出,引動天劍,衝向下方戰場。

轟隆隆

天地搖顫,方圓百里,無上天威降臨,陰森鬼氣蒸發。

陣法紋路閃耀,御妖師們神色一變,驚恐地看着上空,那從天而降的天劍。

咯嚓

鬼氣蒸發,陣法紋路寸寸崩碎,無上天威浩蕩而來。

“快逃!”

御妖師們驚恐叫道,這天威,他們無法抵擋!

“天劍!”玄天長老神色一喜,激動的渾身發抖。

天劍再次下山了,以天劍之威,肯定能斬了那位十層武者。

天劍,經過天劍宗世代溫養,已經是真正的仙神之兵!



一位位御妖師身軀炸裂,死無全屍,無數鬼魂失去控制,漫天哭嚎。

天劍浩蕩,劍芒通天,斬入大地,剎那間,大地崩裂,留下一道千丈裂縫,天威劍意交織,讓裂縫周圍空間都扭曲起來。

慕容鳳等聖雲宮武者連忙出手,以天山煉魂術,消亡鬼魂。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1。”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1。”

“擊殺妖魔……”

命元迅速增加,江道明俯衝而下,絕情道威擴散,尋找剩餘的御妖師和妖魔。

鎮天之力再現,封禁虛空,任何一個御妖師也別想逃脫。

漫天妖邪之氣消散,陣法紋路徹底破滅,再也見不到任何一道身影。

命元:80!

四十位御妖師,四十隻培養的妖魔,再算上老婦人的,足足130點!

天劍金光綻放,驅散所有妖邪之氣,剎那間,天劍融入虛空,消失不見,迴歸天劍宗。

“殿主。”

諸多武者上前迎接:“殿主神威,斬殺南荒孽障。”

“多虧了天劍,否則,本殿主沒有這般輕鬆。”江道明道。

雖然沒有天劍,他一樣可以解決,但傷勢會更嚴重。

天劍已經是仙神之兵,藉助天劍,可以讓他輕鬆不少。

“殿主,如今御妖師盡滅,但聖雲宮的弟子……”

慕容鳳神情沉重,聖雲宮的弟子,已經隕落,老宮主聖雲風,可能也隕落了。

“節哀。”江道明神情沉重,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到附近找找,看是否有聖雲宮弟子蹤跡。” 貧民天后明亮的星 玄天長老輕嘆道。

現在這情況,只能盡人事了。

衆人御空而起,衝向四周,尋找聖雲宮弟子身影。

而肆虐天山的妖邪,此刻也如潮水一般退去。

半刻鐘後,衆人齊聚,全都搖頭,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南荒國,可能真的將聖雲宮弟子煉化了,或者,已經帶去了南荒國度。



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凌駕萬物之上,一道道目光,如同蒼天一般,俯視着天山區域。

江道明微微擡頭,看着天穹,他知道,是十層武者在關注這裏。

只是,這些十層武者來的太晚了些,事情已經結束了。

“事情已經結束,諸位還是繼續閉關吧。”江道明淡漠道。

“辛苦了,江殿主。”

一道縹緲聲音響起,高空之上,一名白衣女子乘風而來,白衣飄飄,容顏驚世。

縹緲氣息逸散,神情清冷,帶着幾分冰寒。

“南荒,越界了!”

白衣女子淡漠一語,看了眼江道明,清冷道:“殿主恩情,等本座回來,再向殿主道謝。”

說完,一步踏出,搖顫虛空,身形消失在遠方。

在她身旁,還有一道道身形,若隱若現。

“他們這是去哪?”江道明皺眉問道。

“南荒國。”玄天長老冷聲道:“此次南荒國破壞規矩,派出十層武者,自然要給一個交代。”

“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月華清冷出聲,化光而去。

“走,清掃剩下的妖邪。”林秋也道。

江道明微微皺眉,沒有跟着他們離開,而是前往天池。

駱藏鋒面色蒼白,跟着江道明離開:“殿主。”

“派人注意妖邪退去的方向,不需要動手,只需要一個方向。”江道明淡漠道。

“殿主的意思是?”駱藏鋒微微一怔。

“他們,這次肆虐天山,必定帶走不少屍體,甚至活人,煉化不了那麼快。”江道明冷聲道。 「恭敬不如從命!」雖然李逸晨的感覺沒有其他人明顯,但也是微微一愣,不過他原本就要回城,此時自然也沒有多想。

而對於陸天化進城之事,洛浩自然不會反對,更是一臉熱情的帶起路來,到是陸圓圓以及陸天化的跟隨者們一個個有一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片刻之時便入城主府,而在回城之前洛浩早已名人備上酒宴,一則歡慶陸天化傷勢痊癒且願意再回雲風城,二則是表示對李逸晨的感謝。

所以在洛浩的帶領下,一入城主府,一眾人便直奔宴客廳而去。

「在入席之前,我想單獨對陳大師表示一下謝意,想借洛城主宴客廳后的密室一用,不知洛城主是否介意?」宴客廳門口,陸天化含笑道。

洛浩卻是微微一笑,當即笑道,「這個自然沒問題,我這就帶你們過去!」

其他人在洛浩的安排下已然入席,而在前帶路的洛浩卻悄悄向身後的孫正鋒做出一個只有兩人才能看懂的手勢。

宴客城後邊的密室這是雲風門的一個秘密,除了洛浩便只有左右護法二人知道,該密室暗中被一個尊階中品殺陣所覆蓋,乃是雲風門在初尊界的殺手鐧之一,此時陸天化將他的救命恩人帶入此處,洛浩相信絕對不是偶然,雖然他目前還不明白其中原因,但這並不妨礙他對陸天化的信任。

同樣知情的孫正鋒此時也悄悄的退了出去,開始調動起城衛來。

三人走到密室前方,陸天化道,「既然是洛城主的地方,那洛城主就一起進去吧,也算為我們做個見證!」

「恭敬不如從命!」洛浩不待李逸晨回答,當即點頭道。

雖然李逸晨也意識到氣氛有些不對,但卻並不擔心,甚至他覺得自己猜測的謎底可能也到快要揭開的時候了。

三人步入密室,咔的一聲,石門立刻封閉了起來。

「我先感謝陳大師的救命之恩!」說著陸天化再次向著李逸晨行上一禮。

「陸老客氣了!」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等待著李逸晨的下文。

「陳大師能把奇玉天丹煉到這般地步,老夫著實佩服,不知老夫能否冒昧的請教一下陳大師的丹道師承何派?」陸天化含笑說道。

「對於丹道,我所學甚雜,我自己也不知道屬於哪一派了!」李逸晨同樣面含微笑地回道。

「不過我在服下陳大師的奇玉天丹之時,卻感覺陳大師的煉丹手法似乎有著幾分當年靈火上人的煉丹之道的感覺!」陸天化此時也就不再掖著藏著了。

果然洛浩雖然之前猜到可能會有事發生,但聽到這番話之際還是臉色微微一變,同時再聯想著李逸晨以煉丹為由,幾乎把他們體內的靈火都驗了一遍,此時聯想起來立刻意識到,當初李逸晨的目的估計不僅僅是為了煉丹需要吧。

甚至說李逸晨的檢驗與煉丹根本沒有關係,其目的就是要摸他們的底。

從李逸晨的表現來看,李逸晨的確是才入初尊界不假,但誰能肯定這一切是他們是故意偽裝的,何況就算李逸晨真的是初入初尊界,誰又能保證他背後沒有代表著什麼勢力,而他的行為,若是往這個方向去想,那就是一個有些令他們心驚的結果。

「當初靈火上人之事,我想陳大師也有所耳聞,當年祖上不少強者亦殞於圍剿靈火上人一役,所以祖訓有雲,與靈火上人之後人不共戴天!」陸天化見李逸晨沉默接著說道,「所以如果陳大師真的身懷靈火上人道丹的話,那麼現在可以提出為我煉製奇玉天丹的報酬,然後離開此地,下次再次之時,也許我們就只能是敵人了!」

「那我若是說我的丹道與靈火上人並無半點關係呢?」李逸晨微微一笑,心裡卻同樣在分析著陸天化的話中之意。

陸天化亦是一愣,他沒想到自己話說到這份上,李逸晨居然還能如此堅持,畢竟以雲風門的傳承,他自然不會懷疑自己的判斷,而若是李逸晨真的懷著什麼目的,那麼那番話他也應該能深進退了。

「那就是陳大師在質疑我的見識了!」陸天化卻繼續堅持道。

「其實吧以風雲堂與靈火上人的關係,陸老能看出那奇玉天丹與當初火靈的煉製手法有些相似之處,我到不會懷疑!」一番分析之後,李逸晨覺得自己也必須要借著這個機會把話挑明。

「你是什麼人?」李逸晨話音剛一落下,陸天化和洛浩皆是臉色一變,身影一閃兩人一前一後的將李逸晨圍在中央,幾乎同一時間洛浩手中靈訣一動,剎那之間一道赤紅之光從密室的四周升起,散發出駭人威勢的同時將三人於一起籠罩其中。

在光罩的中央片刻之間凝聚出一個耀眼無比的光球,雖然此時那光球內斂著自身的威勢,但那無法壓制的炙熱散發出來,哪怕是李逸晨也不得不運功,才能勉強抗住那股炙熱。

「陳大師,念你救了陸某一命,只要你現在以心魔立誓,剛才那番話的內容永遠不對任何人提起,今日你仍然可以安然離開此處!」陸天化盯著李逸晨再次開口道。

顯然李逸晨剛才那番話已經坐實了他們的猜測,但恩將仇報的事,陸天化卻又做不出來。

無論李逸晨是以什麼目的幫他煉製奇玉天丹,但李逸晨煉製了奇玉天丹救了他一命這個事實是不容抹去,所以他仍然不願意與李逸晨鬧到那一步。

「不行!今天不能放他離開!」洛浩卻堅決反對道,「這關係到雲風門數千條人命!」

「也對,那陳大師今日只有得罪了,不過你放心,在你倒下那一刻,我一定在你閉眼前看到陸某會把從你身上得到的還給你!」陸天化這一次到沒有反對洛浩的意見。

「天化!」洛浩不由臉色一變。

「你知道我的為人!」陸天化卻是直接打斷洛浩的那後邊的話道。

「陳大師,我再最後給你一個機會,立誓!」的確正如陸天化所言,洛浩知道他的性格,但洛浩卻還是不願意看著自己的摯友因此而離去,所以此時他也不得不做出讓步。

「不……剛才你說的對,有恩報恩是我個人的人,不能因此把整個雲風門賭進去!」陸天化卻堅持道,「你若在堅持我就先走一步,反正在這裡,你一個人也能完成!」

「我說兩位,你們在商量的過程難道就不打算問問我的意見嗎?」如今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雲風門就是當初輪迴殿的風雲堂的後裔,李逸晨自然也沒必要再隱瞞什麼。

說話之間,只見李逸晨雙手捏出一道道靈訣,「靈火天極陣乃是當年靈火上人以靈火訣為根研究出來陣法,雖然你們這只是簡易版,但以你們的修為,哪怕只是修鍊天火真訣,也不應該才發揮出這點威力!」

李逸晨一字一句表現出來的對他們的了解令兩人心驚不已,不過接下來更令人震驚的是隨著李逸晨靈訣停止,那一直籠罩著三人的赤紅之光卻突然消失,彷彿整個陣法都失去了作用一般。

陰媒 「你……」看著這般場景,兩人心中震驚無比。

此間的陣法乃是他們所布,而李逸晨揮手之間就把控制權奪去,甚至他們清楚,只要李逸晨願意,他可以瞬間引動陣法之力對他們兩人發起攻擊。

而且李逸晨所用的靈訣,他們更看得出那就是靈火真訣!

「看看這個,你們應該能猜到我的身份!」李逸晨微微一笑之間,右手一翻,只見一團火焰當即在他的手心中翻滾起來。

「煮海!」

「焚天!」

Leave a Comment